穿越之我是還珠格格:094章◆揚州袁家


94章◆揚州袁家

  突然,遠處傳來一陣馬蹄聲驚擾了她,於是她轉過頭看向發聲處,臉上慢慢地綻放出一抹無奈的笑靨,給這張平凡無奇的臉增添了一絲清麗,不一會兒功夫,就聽見蹄聲如雷,塵沙飛揚……

  十餘乘馬疾風般急馳而來。馬上乘客一色都是玄色薄氈披風,裡面玄色布衣……

  但見人似虎,馬如龍,人既矯捷,馬亦雄駿,每一匹馬都是高頭長腿,通體黑毛,奔到近處,但見眼前一亮,金光閃閃,卻見每匹馬的蹄鐵竟然是黃金打就。

  來者一共是一十九騎,人數雖不甚多,氣勢之壯,卻似有如千軍萬馬一般,卻見端坐在當先一匹全身雪白的馬背上一名俊美男子,勒住了馬,只聽見「嘶……」的幾聲,十九匹馬全部停了下來……

  袁灝寒微瞇起一雙晶亮如星、陰冷如夜的妖艷雙眸,凝視著兩丈外,站在懸崖邊女子……

  他直視著她帶有幾分悲傷且又無奈地雙眸,那是一雙異常清澈的雙眸,好似可以洗去一切的污濁,那一瞬間他便被那雙眼睛俘獲了,幾乎令他這個心早已冰冷如鐵的人也為之一震。

  此時天已黑,月亮早已高高掛起,月光冷冷澈澈的灑下,早與女子的白衣溶為一體。

  只見那女子站在懸崖處雲霧飄渺間,衣衫輕動,白玉似的肌膚在月色下欺霜勝雪,明艷之極,幾乎讓人看呆了眼,雖無傾國傾城之貌,更談不上美,但卻覺得清麗無雙……

  兩人相隔兩丈,女子只是默默看著他,臉上若有似無的笑意逐漸加深,這其中無不帶著諷刺,……

  袁灝寒凝視著她的笑容,沒由來的心陡然一痛,有一種陌生的情愫在心底蔓延開來,柔和的疼痛,牽扯心肺……

  她的笑彷彿一朵開在冷雨中的薔薇,悲傷、無奈、寂寞、孤獨、美麗,而又充滿了戒備。

  他沒想到這樣相貌普通的女子竟然會笑得如此驚為天人!她那淡淡的笑容使觀者情不自禁的掉入她像是邀請、又像是拒絕的一團迷霧之中,同時,也陷進極樂、致命的泥沼裡。

  女子默然站立許久,最後輕輕歎了口氣,清麗容顏之上,彷彿又添了幾許憂愁。邁動腳步,她緩緩而行,信步向著林中深處走去……

  看著女子的動作,袁灝寒這才發現自己方纔的失態,第一次有個女人竟然可以讓自己看入了迷,他竟然想繼續看著她的笑容………

  等等,自己到底是怎麼了?二十幾年來,自己從未為女子如此失神過,頓時他覺得自己的心好亂……

  看著女子越來越遠的身影,他頓時慌了,他現在只知道,他要留住住她,在他還沒有弄明白自己的心意前,他不允許她在自己眼前消失!

  於是,他翻身下馬,幾個飛躍後來到了女子身前……

  ……

  筱薇看著兩丈外默然不語,只是緊緊盯著她看的男子……

  他應該只有二十四五歲吧,他的輪廓極美,雖沒有刀削的立體五官,卻有著無與倫比的邪佞和柔美……

  他有一張近乎完美的臉,堪稱絕色的臉上,修長的眉,高挺的鼻樑,銳利而狹長的雙眼宛若寒星冰芒,閃爍魅人心魄的淡紫光芒,薄薄的嘴唇微微翹起似笑非笑,是如此的邪佞魅惑,瑩白無暇的肌膚籠罩在白色錦緞長袍下,幾縷長髮掙脫束縛,跑到前面輕拂他無暇的臉頰……

  這樣一個如同夜魔般詭魅的俊顏,這樣一個邪魅魔韻似妖的男人,讓人覺得恐懼和攝人心魄之餘,卻又有帶著致命的誘惑!

  猶如飛蛾撲火般,使人明知會深陷其中,也縱情的飛舞向那帶著猩紅的地獄火焰,直至燃燒殆盡!

  牢牢盯著她看的袁灝寒由起初的詫異、疑惑、呆楞、專注、探究變得驚艷、熾熱、迷惑,這一系列的變化讓筱薇斂起笑意,眉宇緊皺,他凝視她的眼神讓她不禁覺得有些害怕,就連呼吸也變成不平穩起來……

  然而,她急促的呼吸聲在寂靜地林中顯得格外突兀。蒼白如雪的柔嫩小手移到胸口,感受著自己失頻的心律。半晌後,她似乎意識到再這樣對視下去,只會對自己不利。

  於是,她毫不遲疑地轉身離去,她要離開這裡,而且越快越好、越遠越好……

  她可以感受到此男子是極難應付之人,自己定然不能落在他手上,想著腳下的步子越發俐落起來……

  「等等……」低沉似魔魅般的動聽聲音自身後傳來……

  這非但沒有讓她停下離去的腳步,反而越發快起來,到最後竟然跑了起來……

  袁灝寒見她並未因自己出聲挽留而停下,一時情急,幾個飛躍後攔在她身前,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臂道,「你是誰?一獨身女子為何會在這裡出現?」

  「放…手…,好痛……」

  「灝寒,小心有詐……」不知何時另一男子悄然來到,並提醒著緊抓她不放的男子。

  「怎麼,你怕是美人計嗎?」袁灝寒冷冷地一笑接著道,「韻,你看她像嗎?」

  只見眼這個叫韻的男子,錦袍儒衫,渾身不見一絲戾氣,給人一種強烈的信賴與安全感,他雖沒有袁灝寒那種邪佞魅惑的雙眼,但他那雙眼睛卻如同星辰般神彩奕奕,流露出理智與狡潔,不同的風格,同樣吸引住人的視線……

  線條流暢的臉龐,高挺的鼻樑,紅潤的雙唇,緊抿的唇角雖不及袁灝寒極美的輪廓,但卻給人以正直而堅韌的形象,毫無疑問,雖然他比不上袁灝寒詭魅的俊美之貌,但論其個人魅力,卻毫不遜色。

  眼前兩人的容貌就猶如一正一邪般,完美而契合……

  楚韻苒細細地觀察著筱薇許後,才道,「是我多慮了,既然不是,就放這位姑娘離去吧……」

  「話雖如此,但我卻不能放她走……」袁灝寒深深地凝視著眼前女子似倔強、似冷漠的雙眸,於是他收緊雙臂,將筱薇不停扭動的身子緊緊地摟在懷中,並在她耳邊呢喃道「因為從來沒有哪個女子敢漠視我的存在,只除了你……,所以,我要帶你回府……」

  「什麼?」

  「不可以」楚韻苒和筱薇都異口同聲驚呼道……

  「我哪也不去……,啊……」待筱薇從震驚中回過神來後,在袁灝寒懷中更加手腳並用的掙扎拒絕起來,「嗡」地一聲,勁後一麻,黑暗如潮水般湧來……

  ………………

  蘇州——袁家。早在大清國初期建立就已存在。當時的袁家祖先又是少有的經商的天才。隨著國家的興旺繁榮,袁家的生意也越做越大,而後漸漸擁有自己名下的重要產業。

  且一代代招攬人才,延續至今,而且生意是處處皆有,無不涉及。更可貴的是在國遭天災人禍、籌集軍餉時,袁家都能傾囊相助,救濟了很多的百姓,充實了軍隊,就連皇室也要給幾分情面,也曾賜予不少官職爵位都被一一拒絕,他們始終秉承著的袁家祖訓——漢人不入官場!

  而今時的袁家,在這個天下太平昌盛時期,更可謂是,富甲天下也!

  袁府大廳內——

  「灝兒,聽楚韻說你帶了個女子回來,是真的嗎?」一個年近四十的美婦人如是說道。

  「是的,娘,我看她一人在外,甚是可憐,故帶她回府」袁灝寒嘴上說著話,臉上始終帶著淡淡地似有若無的笑,只是這笑並未到達眼睛,顯得異常地疏離和冷漠……

  「我不答應!灝兒,你又不是不知道,為娘和你姑丈都在為你擔心,這麼些年來,娘還從未見見灝兒對那家姑娘放在心上,還想著待到明年,你表妹也有十五歲時,選個黃道吉日與你倆完婚,這個事你姑丈和表妹可都是知道的,可如今灝兒你又帶回來個來歷不明的女子,我怕到時候不好向他們交待呀!」

  袁灝寒聽後,狹長的媚眼微瞇,眼光一冷道,「娘,有什麼不好交待的,當時我也並未同意娘的這個決定,再說我已經將她安排在我的院子裡了!」

  「灝兒,你怎麼可以不聽娘的話,娘也是為了你好呀!把這樣一個來歷不明的女子留在身邊可是會壞事的,說不定是他人安排在你身邊,想要圖謀不軌!袁家可不能敗在這個女子身上呀!」

  「娘,我心意已決,若無其它事情,兒子想下去休息了!」說完便頭也不回的離開……

  袁夫人看著自己的兒子離開後,恨恨地說,「灝兒,娘決不會坐視不理的,娘定會幫你除了這個狐狸精,以保住袁家的家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