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我是還珠格格:095章◆養病


95章◆養病

  熱……好熱呀……

  頭腦昏沉,嘴唇乾燥,高熱引起的痛不停歇的傳來,一陣陣直蔓延過全身,逼得我不得不從好夢裡醒來。

  我努力的睜開雙眼,視線經過短暫的恢復後,首先映入眼簾的是一道白色的幔帳。

  然後是身下柔軟的絲被,大簇的錦繡花團襯著她略微蒼白的肌膚。

  絲被好滑,軟軟的貼合著我的身軀。

  咦!!

  猛地睜大眼睛,突兀的發現自己竟然是全身赤裸不著寸縷的躺在床上,手腳彷彿不是自己般的沒有一絲氣力。

  「醒了。」似魔魅般的動聽男聲自身旁傳來……這男聲聽著怎麼這麼耳熟!

  「你是誰?」頭部的昏沉還在持續不斷,我虛弱的開口「你想對我做什麼?」

  「別急,先來喝口水」富有磁性的聲音,似魔音繚繞,鍥而不捨的穿透我耳膜。

  「以後叫我灝寒,或者是灝……」他身上獨有的氣息在她耳畔繚繞,溫熱的、帶著男性特有的陽剛味道……

  待我喝完水後,他撫摸上我的額頭,「嗯!高燒似是退了些,不過溫度仍是不低,好了,我已派人給你熬藥去了,待會兒乖乖的喝藥,知道嗎?」

  我愣愣地看著,享受著他溫柔似水的撫觸,在退去了一身邪佞陰戾之氣的他,此時溫柔似水的神態讓我整個人感覺酥麻的戰慄起來……

  怎麼了,沒了昨晚的邪佞氣息,反而讓我越發懼怕起他來……

  怕自己掉進他的溫柔陷阱裡,怕自己被他的柔情捕獲,到最後一口被他吃掉……

  似是發現我的異樣,他憐愛地笑看著我道,「怎麼了,還是不舒服嗎……」伸手又在我臉上探來,動作溫柔極了,一如他的笑。

  「沒……沒什麼,我……很好!」我躲過他伸來的手,避開他探索的目光……

  我在這個時空已是招惹了太多的男子了,不管是我有心還是無意,這都是無可避免事實,我不想在這個時候又增加一個,特別是眼前這個善變的男人……

  「那好吧!你好好休息,我也該回房去補眠,昨晚我可是一宿沒睡呢!」

  待他走遠後我才回過神喃喃地道,「一宿沒睡,難道是為了我嗎?」

  我所要擔心的事難道真的,要發生了嗎?

  方才離去的男子給我的感覺真的很複雜,他帶給我似恐懼、似魅惑、似溫柔、似憐愛的感覺,彷彿每一種都可以拉我下地獄受苦似的……

  這種感覺真的不好,我感覺遇到他,我苦難的日子就快要來到,就如同暴風雨前的寧靜般……

  「小姐,你醒了,真是太好了,昨天晚上少爺抱你回來時,你已是渾身發著高燒,還迷迷糊糊地說著糊話呢!」這時兩個丫頭模樣打扮的女子各端著一個托盤走了進來。

  「昨晚?發燒?」

  「少爺連夜請來城裡最有名的大夫來為小姐診治,可小姐這高燒來勢洶洶地,大夫說這燒如果再燒下去,恐有性命難保,只有用溫水擦拭身體來先行降熱,再服藥物,這樣燒才退得快……」

  「擦拭全身……」

  「是呀!昨晚大夫開完藥方後,少爺親自為小姐你擦拭身體退燒呢!我服侍少爺這麼長時間,可從來沒見少爺對哪個女子這麼上心過……」

  「你是說,昨晚你家公子為我……,擦身退燒,那我…啟不是…被他看光了……」我紅著臉吶吶地說道!

  「那有什麼!我家少爺可是這揚州城的大紅人,哪家的小姐不想嫁給我家少爺,平日裡不知有多少女子藉著各種理由接近少爺,有的甚至在少爺面前脫得精光的呢!可我家少爺愣是瞧都沒有正眼瞧一下呢!後來試的人多了,就傳出各種風言風語,說我們少爺有斷袖之癖,真是氣死了!」

  「斷袖之癖?」我撲哧一聲笑出來,「我看不像……」

  「是呀!真是氣死了,所以我家夫人便想地給少爺取親,便與表小姐訂下了終身,說是明年便把辦婚事給辦了……」

  「原來他早已訂了親,卻為何對我如此?」我暗自想著他對我的舉動來……

  按說我現在這付容貌應該是很安全的,不會讓男人一見便會興起任何佔有慾才對呀!可是他的舉動,卻讓我不解起來……

  算了,不管了,走一步是一步吧!端起女子遞過來的藥,一飲而盡,唔!可真是苦呀……

  「小姐,這兒有蜜棗,去去苦吧」旁邊一直沒啃聲的另一女子,見我怕苦,連忙遞來裝有蜜棗的拖盤。

  「小姐,我叫采青,她叫綠竹」她指著端著蜜棗的女子道,「少爺叫我們來侍候你,以後有什麼需要,請小姐儘管吩咐我們就是了!對了,我們還不知道小姐叫什麼呢?」

  「名字?我早已不記得了,隨你們怎麼叫我,只是不要一口一個小姐的……」我下意識的不想讓她們知道我的名字,我的一切……

  「那可不行,你是少爺第一次帶回來的女子,說不定跟少爺……」她故意不把話說完,只是對我擠眉弄眼著,我只當沒看見和問她,「對了,這是哪裡?」

  「這裡是揚州首富的袁家……」

  袁家?在紫禁城時曾聽說過,富可敵國,與朝中也素有來往,此地不可久留,「采青……,請你代我謝謝你家公子的救命之恩,他的恩情,我唯有來世再報了……」

  我邊說著邊渾身軟軟地在床邊找著衣物穿上,接著又道,「我現在覺得好多了,打擾你們多時,也該離去了……」說完便想下床。

  可誰知,剛想站起來,腳下一軟,便倒了下去,幸虧采青眼明手快的扶住了我,不然的話,肯定摔得很慘……

  「小姐,看你身體都還沒有好透,怎麼能下床走動呢?再說少爺早已吩咐下去了,小姐這陣子得住在這裡,哪裡也不能去,若是有個什麼,我們這些下人可都別想有好日子過了……」

  「你們……」

  「小姐,你就行行好!不要為難我們這些下人了……」采青有些委屈地哀求著我,接著道,「小姐,就算你身體好了,能走出這扇門,也走不出這個院子,門口都有少爺的人在把守,個個都身手了得呢!」

  我頓時瞪大了雙眼,「這不是軟禁了我嗎?我不要……,去叫你家公子來見我……」我氣得靠在床邊虛弱看著她道。

  「好了,小姐,你還是把身體養好了,再和我家少爺說吧!」采青在一旁看著我的一付慘樣,不禁掩口輕笑起來……

  就這樣,我在袁家住了下來,身體在一點點的復原,已可以下地走動了,可是我卻只能在這個院子的範圍內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