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我是還珠格格:097章◆魅惑


97章◆魅惑

  「你說什麼?你是說灝兒,這一個月來都同那女子同睡一屋?」袁夫人臉色難看的從椅子上站起來,看著一旁微微發抖的女子道,「還真是個狐狸精,一來這裡就勾引上灝兒,我是不會讓她得逞的,哼……」

  灝兒不會真的喜歡上那狐狸精了吧!甚至想娶那她為妻?不然的話,灝兒又怎會將那狐狸精安排在自己的院子中,還同睡一室……

  那可不就妙了……堅決不行,她絕對不能讓這種事發生!必須早做打算,她不得不預防以後可能會發生的事……

  她實在不敢想像,萬一灝兒真愛上了那狐狸精,那麼,後果不堪設想了!

  「好了,你下去吧!不要跟少爺講你來過我這裡,否則的話,你是知道我的手段的……」袁夫人陰狠地盯著她道,「別以為你是灝兒的侍女,我就拿你沒辦法,剛才可不是吃了苦頭?」

  「是,夫人」女子低著頭,一瘸一拐地走出了屋子……

  看著女子的背景,袁夫人陰陰地笑著,「灝兒,你別以為攔著我,不讓我去你院中見那狐狸精,我就沒有辦法了,哼!我是不會讓任何人破壞我的計劃的……」

  ………………

  秋天的早晨是冷清的,片片落葉慢慢地飄落下來,,一陣寒風吹過,預示著寒冷的冬天即將到來……

  采青和綠竹伺候著我梳洗完便退出,給我準備早膳去了,看著她們離去的身影有些異樣,可是又說不上來……

  「好想出去走走呀……」我喃喃的念著,這樣成天關在一個院子中,就算是再美的景色也會悶的。

  緩緩地走到院中,深深地吸著帶著涼意的空氣,感到冰冰涼涼地很是舒服,靜靜地站著,享受著清晨的寧靜!

  許久後…………

  「阿嚏!阿嚏…………」一個噴嚏接著一個噴嚏而來,這時我才發覺有些涼意,正想走回屋時,一轉身就頓時愣住了,袁灝寒的身影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站在我後方的廊柱旁!

  雖然兩人間有著一定的距離,但看到他邪佞而俊美的容?上,薄唇輕抿,半挑的笑弧似笑,非笑,眉目間彷彿開出一朵妖艷魅惑的罌粟花……

  「怎麼不多穿件衣服,采青她們是怎麼侍候你?」看著他衣袂飄飄地向我走來,邊走邊解下身上的披風,待走到我身邊,將披風裹在我身上……

  「穿得這麼單薄,你可是還想再生病?」醇濃的磁性男聲在我耳邊響起,輕喃的聲音溫意綿綿,但卻讓我更加不安起來……

  待我突然意識到自己離他太近,慌神的使勁推開他後,下意識的轉身就跑。

  可我還沒走幾步的身子,便立刻落入兩隻有力的臂膀包圍中,並被他拉過身子,執拗地握著我的臉,逼迫著與他對視……

  「怎麼,躲我?你就這麼討厭見到我?」他的聲音聽起來十分危險,隱藏著陰森的怒氣!

  看著他那張俊美邪魅的臉龐上早已毫無笑容,此時正滿帶寒霜,一雙讓人無法看透的深邃邪佞雙眸牢牢的盯住我,眼神變得凌厲,眉宇間露出隱隱寒意,讓我不禁覺得有些害怕起來……

  他凝視著我的眼神越來越冷,直看著我頭皮發麻,身上繚繞著他邪冷魔魅的氣息……

  「沒……沒有……我沒有……要躲著你……」在他強烈的逼視下,一種莫名的戰慄襲上心頭,竟然連一句完整的話語都沒有辦法說完。

  「沒有?」他看向我的邪佞眼神裡滿帶著不相信,嘴角帶著一絲似有若無的冷笑「可你的行動已說明了你的心意……」

  「阿嚏!阿嚏!我…,啊……」還沒有來得及否定,便被他攔腰抱起……

  「先回屋再說吧!看你身子涼得……」雖然他聲音聽起來陰森清冷,但是動作卻很溫柔……

  他抱著我走進屋子後,並沒有放下我,而是一直把我抱進臥室裡,輕輕地將我放在床邊坐下後,便是深深地看著我……

  我不動聲色的看著他,不自覺的吞了吞口水,我嘗試著以最平靜的聲音問道,「你應該是很忙吧?為什麼還不走?」

  他低沈的笑了,他的身體慢慢逼近我,無奈中我只有向後退,漸漸地,他將我逼靠在了牆邊,他雙手觸牆,欣長的身軀前彎,將我包圍在一個狹小的範圍裡。

  突然,臉被冰涼的觸感驚了一下,他邊撫摸著,邊逼我正視他,「你在怕我嗎?」他極輕的問著,雙眼緊緊地盯住我道……

  「沒有……」我快速的否認著,眼前這個男人帶給我太多的壓迫感。

  身體被困在他的雙臂中,那股來自他身上清新而淡雅的香味和溫熱的氣息擾亂著筱薇的心,她不敢再正視他的眼睛,只有到處亂瞄,以免被那魅人的邪氣所吸入深淵……

  他寬厚的雙肩,欣長的身材,撐在牆上的手臂修長有力,肌肉均勻。一襲白色的錦衣,翩然濁世又風度嫻雅。

  然而,從他那微微敞開的衣襟處,可看到充滿光澤彈性的胸肌,頓時她的心不斷的狂跳起來……

  這時,下巴被他輕輕佻起,她被迫將視線移回來,抬頭,看見了他長而翹的睫毛下,那雙淡紫色的美麗瞳孔透著詭異和邪惡正散發著誘惑的訊息……

  「月兒……」他柔柔地低喚出聲……

  「呃?」她疑惑地看著他莫名的話語!

  「不管你以前叫什麼,從此刻開始你便叫月兒,是我獨一無二的月兒……」他微微翹起的嘴角,正慢慢地露出愉悅地、慵懶無邪笑靨,「知道嗎?你純淨的雙眼就像月光般清澈透亮,把我的整顆心都吸走了……」

  他的手指在筱薇的臉上來回的撫摸,不放過任何一絲滑嫩的肌膚。那俊美的容顏向著她越逼越近,而筱薇的呼吸也越來越急促……

  逃不了了嗎?筱薇無奈地想著。她看見他的眼睛裡有太多的慾望、蠱惑和堅決,那是她根本無法承受的!

  他是個太過妖異,太過聰明的男人,他深知自己的長處並且得心應手地利用,他魅惑著別人卻不被別人所誘惑。何其危險又何其甜蜜的魅惑,像野生的罌粟魅惑著人進入甜蜜的深淵……

  不,她不能迷失了自己!一旦迷失便是萬丈深淵……

  袁灝寒似是看穿了她的想法,她的身份他姑且不去管它,可是她這個人他是要定了!

  「月兒,你想逃開嗎?千萬不要有這種想法啊,縱使你逃去天涯海角,天上地下,我都會捉回你的。我會把你捆在我的身邊,一步也不讓你離開!」他那俊美邪魅的臉龐就在眼前,距離近得連彼此的呼吸都可以感覺得到。

  看著他眼中勢在必得的慾望,她剛想轉頭避開,忽然一隻手伸來,輕柔且堅定的把她的頭固定住。

  堅決而強勢的吻住了她,然而他的氣息並不炙熱,甚至很清冷,彷彿時刻提醒人不要沉醉其中,卻偏偏讓人無法抗拒……

  「我想要你…月兒…」魔咒一般的輕言暱噥,溫柔地吮歎在她耳邊。「做我的女人吧!」他的吐息,他的熱氣,隨著他輕柔的雙唇傳入她耳裡,滲入心底,「我會盡快安排我們的婚事……」

  她沉醉在他魔咒般的暱噥裡,直到聽見他說出成親時,她才仿若從夢中驚醒般,「不可以!絕對不可以!我不可以嫁給你……!!」她在他懷中大聲地發出心中的吶喊,彷彿只有這樣才能提醒自己不要沉淪在他的溫柔陷阱裡……

  「這可由不了你說不……」

  「我是不會受你擺佈的」,她冷笑道,「也絕對、絕對不會嫁給你,如果你硬是要逼我的話,那唯有魚死網破,我是寧為玉碎,不為瓦全……

  「想尋死?你以為我會給你這樣的機會嗎?看看這間屋子,可有任何利器?」醇濃的磁性低嗓吐露的不是再是綿綿情話,而是在公佈她的命運,「我已給了你一個月的時間,這已是我的極限,我不想再等下去了,我要你屬於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