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我是還珠格格:098章◆母子反目


98章◆母子反目

  是呀!她在這屋子住的日子也不短,是未曾發現任何可用來自盡的武器,現在連要協他的借口都沒有了……

  難道說她寧靜的日子已到了頭了嗎?還是說這段時間的生活只是一個假象,不行,得想法逃離這裡……

  現如今,唯有先敷衍一下他了……

  「采青,綠竹進來吧!」這時,袁灝寒的聲音打斷了她的冥想,只聽見門外傳來一陣腳步聲,緊接著便是擺放碗筷的聲音,原來她們早就準備好了早膳,只是看到兩人在床上曖昧的樣子,便悄悄地退出屋子,在門外候著……

  「等你用完膳後,我就帶你去做嫁衣。」趁著筱薇發愣之際,袁灝寒一把抱起她,走到外室的桌旁後,才將她放在椅子上,在她的頰邊落下一個吻後,並在她耳邊呢喃著,「乖乖用膳,等會我來接你……」說完,便走出了屋子……

  就這樣,筱薇被袁灝寒帶著出了袁府,來到了揚州城最有名的布莊,訂做了一套又一套的新衣後,便又坐在了回府的馬車上……

  豪華的馬車內寬敞的足以並排坐下好幾人,可是筱薇卻挑了個離袁灝寒最遠的位置坐著。

  「月兒,為什麼不坐到我身邊?」

  「我覺得坐在這裡也沒什麼不好!」

  他微瞇著眼睛,嘴角露出莫測的笑,「既然如此,那我坐過來好了!不用這麼緊張,放輕鬆點……」

  太過詭異的眼神讓筱薇不敢正視他,正在猶豫是不是要換個位置時,不知何時袁灝寒早就抱住了她,在她耳邊磨蹭著,並噴出灼灼的熱氣,緩緩地道「為什麼跟我在一起時,你都是這種害怕的神情呢?我又不會吃了你。」低沉悅耳的話語讓她的心跳得越來越快了……

  「放手……」她雖然叫著,卻一點力氣也使不上,因為他正沿著她的耳垂細舔著,雙手也在她身上肆無忌憚的撫摸起來……

  「不要……放開我……」她柔弱無力的叫喊,聽在他的耳裡更像是一種邀請,他一把將筱薇抱起,輕放在自己的腿上,隨後整個人都壓了上去。

  袁灝寒捧住筱薇的臉,手指細細的,來回的撫摸著她光滑的臉頰,呼吸著彼此的氣息,「唔……」四片冰冷的唇伴相碰激起了慾望的火花,他的吻越來越纏綿,唇與唇的交融讓兩人的體溫迅速上升……

  他沒有放過品嚐她的機會,任何一絲縫隙都如纏蛇般滑過,靈活的舌頭更是不停的與之嬉戲,纏繞。

  緩緩的,手移了下來,他撫住筱薇的腰,另一個手則快速的解開了她的上衣,在那光滑細嫩的肌膚上細細撫摸著。

  那令人窒息的吻使兩人更加帖近了,袁灝寒第一次想要得更多更多,他的手不自覺的加緊了力度……

  漸漸加深地吻,吻至了她的耳邊,筱薇早已聲嬌如歎,雙眼迷離。他滿意的笑了,並在她耳邊的敏感處輕輕一咬。

  「啊……」筱薇猛的從激情中回過神來,這才發現自己的上衣凌亂的掛在身上,而袁灝寒正在自己身上點燃著一把慾望之火……

  不……不能再這樣下去了……她暗暗的想著,最後使出全身的力氣,猛的將他推開。

  「呃……」他一個悶哼,被打斷的情慾讓他滿臉不愉,邪魁幽暗的眸光卻霎時冷得沒有任何溫度,更帶著一絲憤怒。「月兒,你馬上就要成為我的女人了,不許你拒絕我!」

  「少爺,到了……」這時,正想爭辯的筱薇被馬車外的聲音給打斷了,馬車早已停在了袁府門外。

  「月兒,我們的婚事,也該對我娘告知一聲才是!」說完便摟著她下了馬車,朝著袁夫人的屋子行去……

  剛進到花廳就瞧見一個衣著華貴的中年女子坐在柚木椅子上,身材保持得還是窈窕有秩,再細細地看來,卻見她滿頭珠玉,遍身羅綺,晃一晃,翠搖玉響,生怕旁人不知道她有多少珠寶似的!再看她的面相,年輕時也絕對是個美人胚子……

  「娘,灝兒要成親了,今個特意帶兒媳來給娘問安!」雖然是柔到極致的聲線,可卻無絲毫感情,簡直有夠冷漠的……

  「灝兒,既然你已決定了,娘再多說也無用了……」說完便轉頭打量著筱薇,什麼也沒問,只是一個勁的對著她微笑,笑得她是渾身都不自在,那種笑看起來很深奧,很神秘,彷彿預示著又將會有什麼不祥的事發生一樣。

  許久後,袁夫人才正色道,「從今後,你就是灝兒的人了。國有國法,家有家規。以後說什麼,做什麼都得有個規矩,這個回頭我會讓人說給你聽。這以後還會有灝兒的表妹進門,往後大家一起盡心侍侯好灝兒,不要吃酸捻醋的傷了和氣,明白了嗎?」

  「……」筱薇無言的看著眼前一臉笑意的袁夫人,不知該說什麼……

  「娘,除了她,我不會再娶其他的女人,我希望你明白,以後也請娘不要為難她!」此時的袁灝寒整個人散發出一種威凌天下的凌厲之氣,邪佞而俊美的俊面上此時噙著一抹強勢而漠然的笑容。

  「你瘋了嗎?」袁夫人氣怒吼著尖叫著。「你叫娘要如何向你姑丈家交待?」

  「我說過了,那是娘一廂情願的想法,我可從來沒有答應過」他的神情沉冷涼冽若黑夜深泉……

  「灝兒…你…你,你一定是瘋了,所以才會說要娶這個來歷不明的狐狸精,而不要你的表妹!」她最擔心的事終究還是發生了,而且最糟糕的還是灝兒竟然不願娶傲霜進門,這教她完全不能接受……

  「不,我不同意這門婚事!外面那些花花草草,甚至是這個來路不明的低賤女人,是絕對沒有資格成為我們袁家的媳婦的!只有像你表妹那樣知書達禮的,才適合當我們袁家的媳婦兒……」這話是故意說給筱薇聽的。

  「蕭灩溶…」袁灝寒厲聲制止了她欲繼續下去的批評,「看在你是我姨娘的情面上,看在你從小將我帶大的情份上,我才尊稱你一聲娘,可是你不要太過份,月兒她就要成為你的媳婦了,我希望以後不會再聽到你批評她。」他沒有任何感情的聲音聽起來十分危險,夾雜著隱忍的怒氣……

  「你!」看見他強硬的態度,蕭灩溶華氣得幾乎快要說不出話來。她咬緊了下唇,當初她就應該早一點不顧一切的送走那狐狸精,今天就不會噩夢成真了!

  不,她絕不能讓那女人成為她的媳婦兒!

  「這樣好了,我答應你娶這個女人,但是你必須娶傲霜進門……」既然改變不了灝兒的決定,蕭灩溶決定退一步,至於以後,她再想辦法除掉這個女人了……

  「不,她只能是我唯一的女人!」以前他不曾要過任何女人,那些女人們會自動送上門來。而如今,他只想要她一人……

  「你……」蕭灩溶氣跌坐在椅子上,她都已經讓步了,沒想到他的態度還是這麼堅定!

  「娘,我的婚事就這樣定下了,十日後成親!」

  臨出大廳時,他回頭再補上幾句——

  「如果有人敢對她不利,或做出什麼傷害她的事來,不管那個人是誰,我都絕對不會放過的!」他的聲音聽起來陰森且帶著隱隱寒意,頓時讓蕭灩溶不自覺的打了個寒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