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我是還珠格格:099章◆生死徘徊


99章◆生死徘徊

  這幾天來,袁灝寒總是形影不離的陪在她身邊,若不是因成親的一些瑣事需要他親自處理,想必沒有人可以把他從筱薇身邊調開,於是,這天他便早早的出府了,希望能盡早辦完事情後好回府陪我……

  一大早,她用過早膳後,便謊稱頭疼,想上床休息會,將兩個丫頭打發了出去後,將一床棉被塞進另一床鋪好的被子裡,眨一看還真像是有人睡在裡面。

  收拾好床鋪後,便快速換上從采青、綠竹那兒偷來的衣服,快步來到門邊,悄悄地打開一個縫向外看去,發現屋外沒有一個人,采青和綠竹也沒有如往常般守在屋外,於是便跨出門檻向外走去……

  不一會兒就走到了院門口,發現還是上次見過的那幾人,於是,低著頭默默地走過他們身邊,興許是這段日子一來,她很安份的過著日子,才讓看守她的人懈怡了,這正是她要的效果,讓她能順利走出這院子……

  出了院子,她深深地吸了口氣後,按著記憶中的路走著,卻不知身後有一雙窺視的眼睛……

  走了許久後,終於看見了袁府的大門時,心中一喜,不禁加快了腳步,卻不想正走著,卻不知被什麼給絆了一下,頓時跌在了地上……

  「喲!這不是我們袁府未來的少夫人嗎?怎麼還一身丫頭打扮呀?」卻見蕭灩溶在幾個侍女的簇擁下緩緩地走了過來,「哎呀!這天可涼著呢!怎麼好端端的會跌倒了呢?」

  筱薇慢慢的從地上站起來後,默默無語地看著蕭灩溶一臉譏諷的笑容,分明是來者不善,心中暗自叫糟……

  蕭灩溶看著一言不發的筱薇,恨不得她立馬消失在自己眼前,今天可算是讓她逮到了機會,「喲!怎麼?你啞巴了?見了長輩怎麼一點禮數都沒有?還是你做了什麼虧心事?再或是你偷了什麼貴重物品,好趁灝兒不在時偷運出去?」

  這輩子筱薇最討厭的是被人冤枉,可是她不能爆發,盡量克制著逐漸升溫的怒火道,「夫人,您不要血口噴人!我沒有偷袁家任何東西,我也從未曾想過要嫁進你們袁家,夫人,您不要誣賴我……」

  可誰知,她話剛說完,蕭灩溶已是橫眉怒目、猙獰的朝她撲了過來,狠狠地抓住了衣襟,朝著她就是一巴掌,「啪」的一聲,她的左臉頰已挨了個響亮的耳光……

  還真是狠,筱薇感到自己被打的部分火辣辣,疼得這半邊臉都麻木了,眼淚控制不住的流了下來。可她仍是倔強的昂起頭,冷冷地看著蕭灩溶,周圍的侍女也都是一副看好戲的樣子,恐怕蕭灩溶等這一刻等了很久了吧……

  這時,蕭灩溶趁筱薇愣神之際,對著她左右開弓,又是幾個耳刮子的打了起來,她想要避開的身子,卻被圍過來的幾個侍女擋住了退路,頓時院中傳來一陣「劈哩啪啦」的聲音,打的她搖搖欲墜,只覺口腔裡迅速蔓延開一股腥甜滋味,眼前一片昏暗!

  這時,一個奇異的想法湧上了心頭……

  於是,筱薇強撐著抬起頭,看著蕭灩溶扭曲的臉龐,忍痛冷漠的道。「堂堂揚州首富袁家的當家主母竟不問青紅皂白,無故欺凌、毆打我一弱女子?難道不怕傳出去成為天下人的笑柄!」

  「我就是欺凌你,又怎麼樣?你能奈我何?」蕭灩溶臉色不善的道……

  「奉勸夫人可不要引火上身!否則下場堪憂……」她每說一個字,都會牽動臉上的傷,痛得她直抽冷氣,可是她必須忍著……

  「呸!我還告訴你了,無論你今兒說什麼,我都不會放過你……」蕭灩溶眼底閃過一抹令人畏懼的寒光……

  「既是如此!可不要怪我沒有提醒夫人了。」她暗自看著蕭灩溶的臉色越來越難看,心下知道自己的目的就快要達到了……

  「哼!你還是多擔心一下自己吧!待會兒,我看你這張利嘴還能不能說出話來……」

  「袁夫人,看您這一張原本艷麗的臉龐,現在卻變得如此猙獰可怕!」她忍痛繼續火上澆油著,「夫人也肯定聽說過,相由心生這個詞?想必夫人的心也是如此吧!否則不會如此面目可憎!哈哈…………,可恨之人必有可憐之處,還真是令人同情!」……

  「你太放肆了!你敢不把我放在眼裡,還敢在這裡大放撅詞!」蕭灩溶勃然大怒的喝道,直瞪著筱薇,像是要把她吞進去似的。

  「怎麼?被我說中了嗎?還是你想否認堂堂揚州首富袁家的當家主母也有讓人可憐的嗎?」筱薇一臉譏諷的看著蕭灩溶,繼續把她逼向失控的邊緣,「就算你再怎麼有錢有勢,衣著華麗,也無法挽回逝去的歲月、老去的容顏,就算你打扮得再精緻,也必須忍著寂寞獨守春閨,丟掉這些身外之物,你也只不過是一個寡婦,是一個關在富麗堂皇籠子裡的金絲鵲,這不是很可憐嗎?」

  最終,蕭灩溶被她氣得喪失了理智,對著她再次狠狠的甩了幾個巴掌,直把她打的跌倒在地……

  「把她拉到我的院子裡,我要好好的教訓教訓她,今天也順帶讓府裡所有人都明白,以下犯上的代價。你去,通知府裡所有下人立刻到我院子集合。」交待完身旁的侍女後,便怒火高漲的拂袖而去。

  這時,幾個男丁押著筱薇向蕭灩溶住的院子走去……

  沒過一會兒,袁府裡所有的下人就把這個院子擠得水瀉不通。周圍儘是議論紛紛的聲音,嘈雜無比……

  這時,蕭灩溶高一抬手,所有的人立刻靜了下來。「今天找大家來,是想請家法出來懲治一人,以正袁家家風。」說完,就瞪著早已被按在長凳上的筱薇。

  「你別以為嫁進我們袁家,仗著有灝兒給你撐腰,就膽敢以下犯上頂撞我,再怎麼說我也是灝兒的姨娘,從小把他撫養成人,我早就把他當做我的親生兒子了,今天,別說你還不是我兒媳,就算你已嫁入我們袁家,我今個兒也要讓你嘗嘗頂撞長輩、以下犯上、亂嚼舌根的下場!」稍做停頓後,看了看滿院子的人又道「也給你們這些人提個醒,只要是犯錯,定以家法侍候,決不容情!來呀,請家法!」

  一個家丁捧來了一根皮鞭,蕭灩溶恨恨地喝道,「給我狠狠的打,沒有我的命令不許停手……」

  「啪」的一聲響,鞭子無情的揮下,重重地抽在筱薇的身上。背上立刻傳來火辣辣的疼,那種侵入骨髓的痛讓她真想暈過去算了……

  每抽一鞭,她的頭向上仰一下,此時,她覺得自己離死亡真的很近……

  可是她只閉上了眼,咬牙挺著,沒有讓懦弱的聲音溢出,只帶著一絲淡淡地笑意……

  蕭灩溶啊蕭灩溶,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自來……

  今天,最好是能打死她,若是就此死了,倒也解脫,但如果打不死她,今天她所受的罪,所受的痛,他日定當要她百倍千倍的奉還!

  所以,最好別讓她有活下去的機會,否則的話,就有好戲看了……

  她在這裡起誓,若是活著,她定然不會再讓自己受人欺負,若是活著,她有的是時間報復,反正時間還長,她還年輕,所以千萬不要給她這個機會,就讓她借蕭灩溶的手離開這個讓她傷痕纍纍的地方……

  …………

  然而此時,揮鞭的人下手一點也不含糊,每一下都是力道十足,她的背很快就血跡斑斑了。汗浸濕了頭髮,疼痛已到了麻木的地步,還要多少下才能解脫?她虛弱地想著……

  意識越來越模糊,她已感覺不到任何疼痛了,就快完了嗎?自己終於可以離開了嗎?

  呵呵!這個仇她是報不了,不過,這樣也好,漸漸地,她失去了意識……

  太好了,可以回家了,媽媽,我好想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