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歲芭蕾舞女教師給老公戴綠帽子


我今年26歲是合肥一家舞蹈學校的老師,教的是芭蕾舞。老公是個大學教師

,教的是統計學。現在我要和大家講講2000年到2004年上半年我的一

些事情。

我不是一個天生淫蕩的女人,可是墉,在我和老公認識前,我已經有過

三個男朋友箊,並且都有性關係。少女時的我,嚐到性的快樂和甜蜜以

後,我的心真的開始有點波動了。

  

老公是一個不錯的男人,要不我也不會在眾多追求者中選擇了他。但是,他和我做愛的

時候,說實話,不好。

  

因為是舞蹈學校,平時課並不多,白天我做什麼呢?我每天起床後就獨自一人在家呆著

。我偷偷的從女友那裡借來了一些北歐的AV片,我迷上了那些肌肉男和他們持續的雄

性的進攻……說實話,從那時侯起,震盪器和假陰莖我就已經買了,只是我藏得很好,

他一直沒有發現。AV+震盪器+假陰莖+內心不斷升溫的情慾=紅杏出牆!

  

老公平時對我看得並不嚴格,我出去只要說一聲「我出去一下」,他從來不問我去哪裡

。他對我很信任,也許在他眼中,我這個教別人高雅藝術的女子,不會和性以及放蕩有

任何關係吧?其實,平時我出去都是和一些男人女人們一起到歌舞廳裡去跳舞。我喜歡

跳舞,也喜歡去迪斯科,那裡的誘惑和性的挑逗及暗示隨處都可見。很多男人會在舞池

裡吃我豆腐,我也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只要不碰敏感部位,我就隨便了。但是,這樣的

活動真的是愈發煽動我內心的慾火。我那麼受歡迎,那麼多男人願意……人生那麼短,

人生那麼多苦,我為什麼不能尋找自己的快樂呢?

  

給老公的第一頂綠帽子就很大,真的很大,應該說是一次給了他三頂。那個星期五晚上

,我騙他說一個女友住院要我去陪她,可能星期天才回來。說完這些話我的臉其實很燒

,紅撲撲的,但他還是相信了,他對我太信任了。關門出去的一剎那,我真的有點後悔

,可慾火太旺了。我明白,我更需要做愛,因為當時我給自己的理由是:即便我肉體上

不出軌,心也已經出軌了,我為什麼不呢?

  

那天我包裡還裝了跳芭蕾用的練功服和鞋,打車到了那個男人家,他的房子是複式的,

挺大。那個房子裡已經有三個男人在等我了,都是他的朋友,而這個男人,其實就是我

教的一個12歲小女孩的父親。這三個男人都很魁梧,我一見心裡就激動,他們碰我的

時候,我已經癱了,心跳得極快,只想著讓他們快點佔有我。

  

整整三十多個小時裡,除了中間睡覺的六小時以外,我們一直在做愛。他們還讓我穿上

芭蕾舞的服裝,卻不讓我穿內褲,這樣一直做愛……我得承認,在和別的男人做愛的過

程中,我內心裡除了興奮和舒服的感覺以外,什麼都沒想。但,一旦停了下來,我就會

想起老公一個人在家裡無聊地看電視,還真有點愧疚。

  

等到星期天下午,那個男人開車送我回到我住的小區的時候,我身心都很疲憊,而且沒

有洗澡,身上和那裡都是別的男人的味道,我的陰道裡甚至還殘留著別的男人精液!我

的嘴也和別的男人接吻了,還用嘴……乳房和腰以及大腿都被別的男人抓得傷痕纍纍。

這樣的一個我,在走進家門的那一刻,真的很難面對老 公那無知卻也無辜的笑臉。

  

我進屋的時候,他一個人在書房看書,他出來看了我一眼,就又回去了。我迅速的回到

房間,關上門,在浴室裡洗了整整一個小時!

  

那天夜裡,老公提出了性要求,我沒拒絕他,或許我沒臉拒絕。我感覺比平時要舒服興

奮,難道是因為我和別的男人做過後幾個小時又和自己的老公做的緣故嗎?

  

因為老公需要自己的時間,所以我週末經常可以自己活動。在那半年裡,我每週都會去

找那個男人做愛,直到後來我懷上了別人的孩子。而且,更糟糕的情是,其中一個男人

因和另外兩個男人鬧翻了,不再來往,竟然在一個半夜打電話到我家裡,對我老公說:

「我把你媳婦兒給搞啦!他和好多男人睡過了!王八羔子!」他真的很變態!

  

但是,我沒想到的是,我老公竟然一點沒有懷疑我,笑笑地說也許是有人惡作劇,就繼

續倒頭睡覺了。我當時心裡真的很恨那個男人!可是,我身子被他佔有過了,而且不止

一次,已經不潔了。自己一身黑,還有臉罵人家烏鴉嗎?

  

懷孕的事情老公被察覺了,我也不想瞞,他以為是他的,還很激動。但我藉口舞蹈事業

需要保持身材,堅持先打掉,打胎的錢竟然也是老公出的!從醫院出來,看到老公那麼

關切的臉,我很感動,也下決心不再放蕩。

  

後來兩個月,我都很體貼老公,並且沒有再和別的男人聯繫過,但……也許大家會罵我

賤,我還是忍不住去找了那個男人和他的朋友……而且在這個時候,我還和原來的一個

初中同學的老公發生了關係,而且是在我自己家裡,我和老公睡的床上,那床單上還殘

留有那個男人的精斑,我老公竟然依然沒有察覺什麼,而且,他即便發現了,也會認為

是他自己的。哎,我的老公啊!

  

到這個時候我的心已經野了,不過也很平和,我竟然可以一邊和別的男人做愛,一邊盡

量控制自己的喘息和呻吟接老公打給我的電話。我知道,我已經完全把性和愛分開了。

  

後來我又迷上了當人體模特,我給很多攝影師(大部份是業餘的)當過人體模特,還是

合肥最早的人體彩繪參加者。而這一切,老公依然不知道,他眼裡只有書本和他的學生

!我甚至希望他知道,希望他明白我需要什麼!希望他重視!希望他痛苦!

  

在那期間我到上海休假了兩個月,我是一個人去的,騙老公去上海走親戚。那兩個月,

我住在一個以前認識的攝影師家裡。他獨身,我們每天都做愛,還拍了很多很美的做愛

的照片。他還把我的一些裸體照片和做愛的照片特寫(做過處理)發到網路上,可我心

裡竟然很自豪,覺得自己沒白做一回女人。

  

而且這個攝影師很瘋狂從來不讓我避孕,每次都要射到我陰道裡,他才有一種征服的滿

足感。他還很變態的問我,想不想老公?他和我老公比誰厲害?有一次做著做著他還掏

出我的手機,要我給我老公打電話……

  

他太瘋了,中間他還把我介紹給另外兩個攝影師,我們先後也做過兩次。他們喜歡看我

擺出芭蕾的造型和他們做。但我不大喜歡上海和他們,兩個月後我就回合肥了。

  

2003年我很「老實」,只和一個網友做過。2004年上半年,我又和兩個網友發

生了關係。其中還有人寫信到我們家告訴我老公:「你老婆讓我給睡了!」我老公還是

不相信,認為是他的學生惡作劇!他還叫我白雪公主(因為我很白,皮膚很好)。哎,

老公啊!

  

直到6月份,我懷孕了,這次懷的是老公的孩子。我很確定,因為在後期那幾個玩伴和

我性交的時候我都讓他們戴套,並且我自己還用「妻之友」灌那裡,還口服一些。再說

都是算準了日子的,應該不會有錯,我能感覺出是我和老公的孩子。

  

這次,為了彌補老公一下,再說我也26歲了,我決定生下來。我已經半年沒和任何別

的男人聯繫了,我的慾望好像也隨著要當母親的喜悅而降溫了。老公現在已經是他們大

學一個學院的院長了,並且還兼職當幾個公司 的上市顧問,錢也慢慢多了。呵呵,男人

有錢了,會有一種別樣的性感。我知道他在外面有女人了,但我根本不在乎,那是他應

該的。他那樣我心裡反倒踏實,有點安慰。男人和女人,性和愛,分得很清楚。我以後

不會再和別的男人做了,我發誓!我愛老公,正如他愛我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