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我是還珠格格:101章◆離魂


101章◆離魂

  …………終於可以解脫了…………

  伴著那一聲響徹雲霄的怒吼,知道自己可以離開了……

  只是感覺自己好冷……好冷……冷入骨髓……

  在她完全失去意識的那瞬間,彷彿看到了他跑到她的身旁緊緊地抱住了她……

  呵呵……太遲了……真的太遲太遲了…………

  突然——覺得身體裡有一股鑽心的疼痛竄上來,自己彷彿被什麼東西抽走了一般,身體越來越輕,漸漸地她感到了意識與軀體正在分離……

  爾後她看見自己像半透明的輕紗般冉冉地升起,漸漸地浮在了半空中,隨著風兒飄飄蕩蕩,越飄越高……

  狂冽地冷風不斷地在侵襲自己,身體輕飄飄的在天空飛著,眼睛所能看到的只有一片白茫茫的霧氣,她試著動了動身體,感覺自己好像可以隨自己的意志隨意飄動,於是便放下心來細細觀看……

  眼觀四周,白霧茫茫,濕濕的觸不到邊際,這景色似曾相識!

  她慢慢地朝著一個方向飄移著,突然發現遠處似乎有個模糊的影子,於是她努力地朝它靠近,可是她一接近它便會退得更遠……

  她不死心地再次嘗試靠近它,可竟然又與剛才一樣退得更遠了,如此試了幾次後,她氣憤地叫著,「你是誰……」緊接著,蒼茫的天地間,只是不斷地迴響起著她的聲音……

  許久後,遠處傳來一個聲音……

  「時候未到,你還是回去吧!」話音剛落,她就感覺自己像鉛一樣在往向下沉,且越來越沉重……

  「啊…………」突然,她發現自己如同從萬丈高空上跌下,正在急速下墜,越往下降越黑暗,直到再也看不見一絲光線……黑得伸手不見五指……

  四周好黑……好黑……這是哪裡……她死了嗎?

  在這無邊的黑幕裡穿行著,她像是被重重的黑暗所密裹……

  「你們這群庸醫,都過了幾個時辰了,怎麼她還是昏迷不醒,而且還全身冰冷?我甚至是感覺不到她的呼吸……哼!若是她有什麼不策,我定要你們這些人全部給她陪葬!」就這這時,一道冷冷的聲音就在她不遠處響起,冰柱般的聲音冷颼颼的刺來,令人感覺後頸陰森森的,情不自禁的抖了抖……

  風中夾雜著絲絲陰森,直將血腥的氣味鋪天蓋地覆蓋而來,男子的聲音透著直將人穿心的冷,感覺將空氣中的邪力跋扈又增加了幾分!

  突然,她被一股強大的吸力給吸了進去,緊接著「咚咚…咚咚…」她清楚的感覺到了自己心臟的跳動,她還沒死嗎?

  意識又回到了身體裡面!將她從昏迷的太虛境界中強拉了回來。所有的感官都瞬間回籠,疼痛如跗骨之蛆啃嗜著她剛剛甦醒的意識。鑽心的疼痛從背部開始蔓延到了全身,一絲絲的疼痛連在心裡……

  她閉著眼趴在床上,忍著鑽心的巨痛,一次又一次地想睜開眼叫他不要在她耳邊亂吼亂叫,但都力不從心,漸漸地眼皮變得越來越沉,睡意也越來越濃……

  在徹底陷入黑暗前,她聽到了一個如釋如負的聲音響起,「有呼吸了…袁公子,這位姑娘有呼吸了……真是謝天謝地、菩薩保佑呀!袁公子可以放心了,老朽也算是幸不辱命呀……」

  …………

  不知昏睡了多久後,迷迷糊糊的感覺到有人在耳旁邊呢喃……

  「月兒……你一定要好起來,我和你不是約好天上地下、不離不棄的……不管你逃到天涯海角……上窮碧落下黃泉,你都逃不開我……」灼灼地熱氣,帶著痛苦的聲音,在她耳邊響起……

  她想回答他,她沒有和他約好,可卻怎麼也發不出聲音,一陣劇烈的疼痛猶如狂浪般襲來,並且快速向全身蔓延,直覺得眼前一陣昏眩,沒過一會兒,耳邊又響起另外一個聲音,「你一定要好起來,那怕是繼續折磨著我的心,我也甘願,只要能遠遠的看著你就夠了!不論你變成什麼樣子,我都會在你身邊……」

  這……是誰?聲音是如此熟悉而又陌生……,她又再次陷入無盡的黑暗中……

  就這樣,她感覺自己昏昏迷迷的、反反覆覆的昏睡著,也總是聽見周圍響起的一陣陣的腳步聲,彷彿有人在不斷的進進出出,總是不能安靜下來……

  直到一天早晨,她感覺周圍靜悄悄地,一點聲音也沒有,屋子裡暖暖地……

  她輕輕地動彈著眼皮,努力想睜開雙眼,起初是慵懶而酥軟的,接著像是有了勁道似的,再一努力,緩緩睜開沉重的眼皮,人就徹底地醒過來了!

  此時,背部的傷已沒有起初猶如是撕心裂肺般的疼痛,最起碼還可以勉強忍受,只是她感到非常的口渴,可身邊連個照顧的人都沒有……

  於是她費力的撐起身體,可誰知尚未痊癒的傷口因為她的使力而撕扯起來,一種火辣辣的疼痛感,鑽心似的從背部傳來,她不禁哼出聲來。

  她忍著痛,費了好大的勁才讓自己坐起來,看了看床側並沒有發現她的衣物,無奈下,只有慢慢的把腳放下床來,扶著床邊站直,將鋪在床上的絲被隨意地裹在身上,幸好屋子的不遠處升著爐火,使整個屋子裡溫暖如春,赤身裹著單薄的絲被也毫不感覺冷,她光著腳踩在鋪滿地毯的屋子裡,慢慢地挪動著腳步向桌邊走去……

  可能是她太渴了,剛到桌邊揚手就提起茶壺,可隨即那陣鑽心的疼痛就讓她的身體失去了平衡,她慌忙地想要穩住身體,伸手胡亂的抓著,終於,抓住了鋪在桌上的織錦緞面做的布縵,可鋪在桌上的茶杯與一盤水果的重量卻無法阻擋她下滑的身體,「啊……」最後她以極其狼狽姿勢摔倒在了地上,與柔軟的地面做親密接觸……

  「辟哩啪啦……」的伴隨著她摔倒的尖叫,桌上的東西全部應聲而落的摔在了地上,一盤的水果也撒滿了一地……

  「發生了什麼事?」這時屋外響起一個熟悉又陌生的聲音,一身錦衣的楚韻苒出現在她眼前,他看著地上的她道,「你怎麼了…」

  「呃……那個……你可以扶我起來嗎?」她趴在地上痛楚的看著他,只見他點點頭,走過來慢慢地扶起她,正準備把她扶回床上時,突然他的腳踩到一個水果,頓時身體一滑連帶著她一起,兩人一同摔在了地毯上,只不過,這次她是摔在他的身上。

  「月兒,你還好吧!」他躺在地上伸手撐起筱薇的身體,隨即自己也跟著坐起來,待他坐起身後才看傻了眼,原來在摔倒之時,裹在筱薇身上的絲被早就不翼而飛……

  只見一具粉雕玉琢、晶瑩玉潤的玉體裸裎在自己眼前,她就如同是漢白玉雕成的巧奪天工的藝術品,在晨光的映射下泛著誘人的光澤。

  冰肌玉骨嬌滑柔嫩,成熟挺拔的雪白乳胸上襯托著兩點奪目的嫣紅,盈盈僅堪一握、纖滑嬌軟的如織細腰,平滑雪白的柔美小腹,優美修長的雪滑玉腿,真是無一處不美,無一處不誘人。

  尤其是女子那一對柔嫩的乳峰俏然聳立,雪白圓潤、美麗可愛的乳尖嫣紅玉潤、艷光四射,與周圍那一圈粉紅誘人、嬌媚至極的淡淡乳暈配在一起,猶如一雙含苞欲放、嬌羞初綻的花蕾,楚楚含羞。

  筱薇的身體完全無遮無掩的呈露出來,無助而淒艷,宛如一朵慘遭寒風摧殘的雪蓮,任人採擷。霎時他努力克制的慾望猶如出籠的野獸般雄雄勃起……

  「你……別這樣……」筱薇被他火熱的視線盯得渾不自在起來,她那纖美修長、柔若無骨的美麗玉體在他的注視下開始無助地扭動、掙扎著要離開……

  可誰料,正因為她的掙扎,讓慾火難耐的他瞬間便已攫住了她的小嘴,並撬開她的唇,靈舌長驅直入,深攪她甜蜜的唇齒間,細細地品嚐著這一刻屬於他的溫柔……

  「嗯……別……」這聲音讓陷入情慾中的楚韻苒聽起來,有種欲迎還拒的味道。

  那分明是在暗示他……別……別停……於是,他繼續加深這個吻……

  「嗯……不要……停下來……」那條該死的舌頭怎麼可以如此活絡的捲住她的舌頭糾纏不清,她幾乎被那狂烈的吻,吻得透不過氣來時,他才戀戀不捨的離開她的唇,「叫我韻,我喜歡你呻吟的聲音!」說完便吮上她白暫的頸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