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我是還珠格格:102章◆兄弟反目


102章◆兄弟反目

  這時,筱薇才回過神來,她有些吃驚的睜大了雙眼,赫然發現自己一絲不掛地,正以一種曖昧的姿勢,跨坐在他身上,並且明顯感到那蓬勃起來的男性慾望,正隔著薄薄的衣褲頂弄在她兩腿間的嬌嫩處輕輕刺探。

  而他的手不知何時已握住了她胸前飽滿的雪乳,恣意的揉捏。一時間她全線失守,此刻她再也不敢輕舉妄動,她怕再一刺激他,他會立刻要了她,而她唯有不斷地推據著他的身體,可是漸漸的,身體開始泛起一種莫名的興奮,像有團火在蔓延灼燒,一寸寸燙起來,衝擊著她腦海裡的每一個細胞……

  「月兒……」似乎感到了她身體的誠實反應,楚韻苒心頭一熱,用身體在筱薇身上磨擦著,雖然隔著衣服,但兩人灼熱的體溫也有沸騰的傾向。

  「你們在幹什麼??」一聲怒吼和猛烈的甩門聲猶如一盤冷水將正沉醉在慾火中的兩人澆醒。

  兩人同時抬頭一看,只見袁灝寒如轟雷般火冒三丈,他陰鷙的雙眼正憤恨的、死死的盯著他們。

  楚韻苒馬上清醒過來,站起身把臉色蒼白的筱薇抱到床上趴好後轉身看著他道:「我喜歡她,灝寒,我們兄弟這麼年我從來沒有求過你什麼,而今天——我求你把她讓給我……」

  「韻,你…好…你很好!你明知道她就要是我的女人了,你還背叛我而對她下手,你這算是那門子兄弟?」

  「灝寒,月兒從頭到尾都沒說喜歡你,你是不是太早下定論了?」楚韻苒的眼中閃過一道冷光,毫不留情的指出這個事實。

  曾經,為了這份兄弟之情他努力壓抑自己的感情,也曾經,在夜深人靜時獨自黯然神傷……

  以前他太高估自己了,原以為自己可以成全他們,可以看著他們成親的!可是到最後還是不能,現在有些事變得不一樣了,在自己品嚐過她的美好後,他怎麼能放得開她,又怎麼捨得放開!他想要她,現在他的心情和灝寒一樣,對她是勢在必得……

  兩人冷然的目光在空中交射著,雙方氣勢如潮,一發不可收拾。尤其是袁灝寒如冰似的刺人冷光……

  終於,在兩人對視了許久後,袁灝寒冷若冰霜地道,「韻,你先出去,我要聽聽她的意思……」

  楚韻苒回頭凝視了她半晌後便抬腳向門外走去,袁灝寒也跟著走到門邊對外喊道,「來人……」話音剛落就從暗處跳出幾人來,「屬下在……」

  「在門外守著,沒有我的吩咐誰也不能進來,包括韻在內……」冷冷地說完便走回屋內……

  此時,屋內只剩下他們兩人,袁灝寒冷著一張臉來到床邊坐下,伸手在她臉頰邊輕扶,一字一句道「你這個女人,一不在你身邊,你就給我惹出這許多事端來,七天七夜的昏迷,讓我誤認為失去了你,現在你又讓我生平第一次有了嫉妒的感覺,那感覺讓我恨不得殺了跟我情同手足的兄弟,你真是個禍水,可是……就算你是禍水也不能阻止我要你的決心,就連你自己也不行,我早已發出喜貼,揚州城裡只要是有頭有臉有人物都會來參加我們的婚事,待你傷勢痊癒後,我們便馬上成親……」

  「既然你都已做了決定,為何還要聽我的意見?」她淡淡地說。

  「你以為我是真的要聽你的意見,我只是為了讓韻離開,才故意這麼說的,我要你從心裡、身體上都徹底屬於我,現在我就要你馬上成為我的女人……」只見袁灝寒一邊說著話,一邊脫著衣服,不一會兒功夫便全身赤裸了……

  「不要……我的傷還沒有好,你不能趁人之危……」她驚懼地看著爬上床來的男人,以前的惡夢難道又要重複嗎?她還清楚的記得,自己塗了密藥的身體在巨物侵入的一瞬間,痛得她連死了的心都有……

  記得離開簫劍時,因為春藥的關係與他做得太過激烈,下體撕裂的疼痛讓她走路都很困難,無奈自己重回「飄香院」後,只有再次塗上李鴇母的密藥好緩和痛楚……

  「怎麼?還在想韻嗎?別白費心思了,現在你該想想怎麼滿足一下你的男人……」他繃緊了臉,一股不悅的寒氣隱隱散發。

  爾後他修長健碩的身軀也逼了過來,伸手將她抱起來,並讓她跨坐身上,溫熱結實的胸膛貼緊她的胸乳,明顯感覺到她發硬的乳頭摩擦著他的胸前……

  他用修長的手指輕輕撫上她的面頰,無限柔情的道,「你準備好做我女人了嗎?」

  「我說沒有準備好,你會放過我嗎?」

  「不會。我說過就連你自己也無法阻擋我要你的決心!」他一邊說著話,手也跟著一邊慢慢下滑,終於罩上她雪白圓潤的乳房,拇指輕輕滑動,感受著手指下羊脂玉一樣的觸感。

  他忍不住用十指揉搓起來,直到感覺那兩顆櫻桃堅硬地頂住他柔軟的掌心,他用手拖起她絲滑的渾圓,迎向他降下的熱唇,含住那小小挺立的果實,輕輕啃咬著,再以舌尖繞弄、廝摩……

  他可以感覺到她身體傳來陣陣戰慄的回應,於是他的另一隻大手則繼續握住她另一隻祈求愛憐的柔嫩乳房,拇指在敏感的乳尖上持續畫圈蹭弄,邪惡地摩擦,極力挑起她體內的慾火,想要她徹底為他而燃燒……

  直到她紅潤的乳頭被他的唾液濕潤,顯得更加鮮紅欲滴後,他眸色一暗,終於他再也控制不住自己要得到她的慾望,抬頭狠狠地吻住她兩片誘人的唇瓣,將濕滑舌頭鑽入她唇內,來回地在她的貝齒上滑動,並試圖撬開她的牙齒,可筱薇卻緊咬著牙,他突然用手抓住她的一隻玉乳使勁地肆意揉捏、撫弄著……

  「嗚……」筱薇痛得張開嘴,趁這個空隙,他滑溜的舌頭攻入筱薇的唇內,索求著她口中的芳香蜜汁。

  她無法呼吸,被吻得嘴巴很痛她全身都被迫貼緊在他結實的身上雙乳不斷的摩擦著他堅硬的胸膛,一隻大掌按在她的翹臀上,將她的私處緊緊地抵壓在他蠢蠢蠕動男性上,又硬又滾燙,她惱怒的掙扎,可得不到任何成效,反而讓自己喘不上氣,心口湧起股莫名的熱潮。

  許久後,再也無法忍受慾望折磨的男子,突然一把將筱薇的身體翻轉過去,雙手插在玉腹香肌之下用力向上合抱,她整個人被迫以跪伏的姿態嬌弱無力地伏在床上,,玉臀卻被高高抬起,誘人的幽穴像一朵鮮嫩的花蕾徹底裸露在他面前,無處躲藏。

  筱薇羞澀地想向前逃,可身體根本無法掙脫他鐵鉗般的雙手。

  「不要啊……」無奈中,她只有盡量併攏一雙雪白柔嫩的玉腿,拚命地扭動腰肢,卻更加激起身後男人征服的慾望。

  可沒有多久,雙膝開始顫抖,連夾緊力量都快沒有了。男子趁機用手指探入她無處躲避的羞處,逼她徹底就範……

  手指很快被不斷湧出的清純玉液潤濕,羞恥的感覺和身體的快感一同襲來,筱薇的嬌軀一陣嬌顫,癱軟下來。

  「濕得好快。怎麼啦?不抵抗了嗎?」他濃郁而沉冷的魅惑嗓音充滿了挑逗及曖昧的調戲聲!

  手指仍然不停著挑逗著她嬌嫩的花唇,絲毫不給她喘息的機會。凶殘的巨莖已高高舉起,並強行插進她的雪白玉股間,頂在軟綿綿的花瓣上。

  碩大滾燙的男性慾望在她柔順緊閉、嬌軟滑嫩的花瓣上不懷好意地划動著,像捕獵的野獸,做好攻擊的準備。

  想到馬上就能徹底佔有她,好斷了韻跟他搶的念頭,不禁亢奮起來,他雙手控制住筱薇顫抖著的玉體,挺起粗壯的巨莖,對準花唇中心,緩慢而又堅決地插進去……

  隨即,舒爽的感覺讓他閉上眼睛,慢慢享受著她身體裡緊窄異常的美感,他一分一分地進入,最後被一道防線所阻擋,伴隨著她香肌的強力收縮,不斷湧出無比的快感……

  筱薇秀眉緊顰,咬緊櫻唇,忍受著鑽心的疼痛,男人緩慢地刺入,使她忍不住仰起頭。強烈的壓迫感,一直湧上喉頭,突然感到陣陣目眩。

  突然,她身後的男子挺身猛刺到底。「不要……………啊……………」只聽一聲淒烈地慘呼,碩大無比的巨莖終於刺穿阻擋,凶狠地撕裂了她最後一道防線……

  溫熱鮮艷的落紅隨即湧出,一滴滴落在床上,像一朵朵鮮艷的梅花,隨著她一陣慘呼,珠淚噴湧而出……

  「不要…………好痛……………」

  在屋外候著的楚韻苒聽到屋內傳來的哭叫聲,頓時明白了屋內所發生的事情,他憤怒地想衝進去質問他,可是卻被門前的四個門神給擋住。

  「憑你們幾個,就可以攔得下我嗎?」楚韻苒嘲弄地看著他們……

  「攔不下也要攔……」四人異口同聲道。

  這時天空變得陰沉沉,黑壓壓一片,風越吹越大,很有點山雨欲來風滿樓的氣氛。

  「如此,可別怨我……」說完,疾如閃電般的先發奪人,「辟哩啪啦」的幾個回合後,四人便被他給點住了穴道,立在那兒一動也不動的……

  「哼!我說過就憑你們是攔不住我的……」說完便轉身推開門,大踏步進入內室,果然看見了他最不願看見的事……

  只見屋內的大床上一名渾身赤裸的、柔若無骨的絕色女子趴伏在床上,她身後男子正握著她不盈而握細腰,挺身在她的雪白玉股間不停的聳動著……

  「嗯……嗯……不要……好痛……啊……」女子不由自主的嬌吟著,軟綿的軀體絲毫沒有抵抗能力,她淚眼朦朧的輕咬朱唇,痛……混合著火熱的感受,直令她想昏厥過去……

  楚韻苒看著床上的兩人,一個是情如手足的兄弟,一個是自己這輩子唯一想要的女人,頓時他憤怒地想殺人,隨後只覺喉頭一甜,「哇……」的一聲吐出一口鮮血!此時,他恨不得想把她搶過來,看著自己愛的女人被其他的男人給佔有,頓時讓他有種嫉妒到發狂的感覺……

  「啊……」最後他再也看不也去了,狂吼一聲便轉身離去……

  這時,屋內的袁灝寒聽到了屋外傳來的怒吼聲,知道韻定是看見了自己特意讓他看見的好事,他冷然的唇角稍縱即逝地掠過一抹淡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