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我是還珠格格:103章◆雪中送碳


103章◆雪中送碳

  清晨的一絲曙光透過厚重的窗簾縫隙灑進了昏暗的屋子裡,屋內到處都充斥著濃濃的淫靡之氣,寬大的床上一個赤身女子趴睡在一個同樣赤裸的男子身上……

  女子尖尖的瓜子臉上蒼白如紙,看不到一絲血色,小巧的嘴唇上腫脹著、滿是傷痕纍纍,依稀可見曾被肆虐過的痕跡。凌亂的黑髮披散在瘦削的肩上,卻掩不住凝脂上青紫的斑斑印跡,或齒印或吻痕,交錯複雜,乍看之下,簡直令人怵目驚心……

  許久後,一絲曙光驚醒了床上沉睡中的女子,她慢慢掙扎著想要起身,但每一個輕微的動作都會使下體的傷口牽扯出如昨日撕裂身體般的痛。

  「你醒了……,身子怎麼樣?痛不痛?我有沒有傷著你?」低沉的男音夾雜著歡愛後的慵懶突兀地在她耳邊響起,隨即將坐起的她摟在懷裡……

  「痛——也不能阻止你要我,說了也等於白說」她冷漠地道。

  「月兒,我發覺你越來越瞭解我的想法了……」

  「我並不想瞭解你……」

  「這個不急,我們以後有的是時間……」

  「我想清理一下身子。」她掙開他的懷抱,拉過一邊的絲被裹在胸前……

  「你等會兒,我叫人去準備熱水……」說完便穿衣下床走了出去。

  不一會兒功夫,一桶冒著氣的熱水便被送進了屋子,她緩緩坐在木桶裡,小心避開背部的傷,一會兒後,采青走了進來,愣愣地看著她……

  「采青,你怎麼了?怎麼盯著我看?我有什麼不一樣嗎?」她摸著自己的臉奇怪地問著,半晌後,在水中的倒影中看到自己的模樣後,才知道采青發愣的原因,「這才是我的真實樣貌,有些吃驚吧?」她淡淡地道。

  「小姐……你是小姐?」采青的聲音帶著濃濃的哭音,「我還……以為……還以為……」看著少爺屋內出現的陌生女子,還以為小姐真有個什麼三長兩短的,還好只是虛驚一場……

  「你是以為我死了?還是以為你家少爺變心了?」她淡笑著道,「怎麼就你一人,綠竹呢?」

  「撲通」一聲,一旁的采青跪在了地上,哭著道「小姐,你一定要救綠竹呀?」

  「綠竹,她怎麼了?」她疑惑的問。

  「那日,綠竹把小姐離開院子的消息出賣給了夫人,才造成小姐今日的結果,後來少爺便審問我們兩人,事後少爺查明此事與我無關,便把我放了,只是不讓我進院子來侍候小姐。而綠竹就被關起來了,說是不給送吃的,等小姐醒來再處置,可若是小姐有個三長兩短,便要活活地餓死她,小姐,現在只有你能救她了,求求你了,小姐……」采青一邊哭著,一邊磕著頭。

  「你家少爺他怎麼可以如此狠心!綠竹她能受得了嗎?」她吃驚地道,她雖然與綠竹相處的日子不長,可畢竟是有些感情,綠竹對她也是盡心盡力的服侍,從沒出過一絲小錯,雖然綠竹生性膽小,可也是乖巧懂事,甚是惹人憐惜,因而平時她都待她極好,而且她也是知道餓肚子的滋味是很難受的,更何況是幾天幾夜呢!

  「小姐,還有你不知道的呢!」采青邊哭邊把那日發生的事都講了出來……

  夫人被幽禁了起來,哪裡也不能去;而幾個家丁被趕出府以訖討度日,有兩人因挨不了餓,搶了一個小攤販賣的包子,後來被一幫人打斷了腿;而幾個被管家帶走的侍女,被袁府一些如狼似虎的家丁給糟踏的不成人型,有幾個想自殺的後來被救了回來,可是卻受到更殘酷的對待,她們被下了最烈的春藥,藥性長達三天三夜,這些都是從其他下人那兒聽來的。

  「采青,你先起來吧!」待采青站起身後,她才繼續道,「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綠竹她怎麼會背叛我呢?」

  「小姐,綠竹她說,她是身不由己,是被夫人給逼的,她家中還有年邁的母親在夫人的手中,還有她從小就有婚約的心上人一家的生計也掌握在夫人手中,她如果不把小姐的情況透露給夫人知道,她的親人都會受苦……」

  「這件事我知道了,等會兒我們就去看她……」

  「謝謝小姐!」

  「對了,綠竹不是被關起來了?你是怎麼知道這麼多?」

  「小姐,是有一天,我趁守在門口的兩個守衛,一個打渾去了,一個在打磕睡時人偷偷地去看的綠竹。」

  「原來如此!等會兒你去準備些食物帶給她吧!」

  ………………

  一柱香時間後,她便在采青的服侍下沐浴完畢,背部的傷也細細的塗了一層上好的生肌活膚露,再用紗布密密的裹好後,才穿上一身的衣服。並在采青的摻扶下向屋外走去……

  待走到門口,頓時在她的眼前,看到了一幅很美的畫面,是一個被美化得更潔淨的世界。

  雪花,緩緩地落下,是呀!不知不覺已是十一月了,她默默地注視著這美景……

  感覺這冬天的雪花有著不容小視的魅力,它把聖潔和美帶給了滿是污濁的人間。

  她慢慢地走到屋外,任雪花飄落在她的髮絲上、臉上,感覺整個世界安靜了許多,乾淨了許多,空靈了許多,人,也心淨了許多,心情,也豁亮了許多。想起小時候的雪,想起在濟南的日子,那麼靜,那麼美,她看著雪花飄到每一個角落,可以感受到雪花的快樂,它是那樣自由,那樣灑脫。

  「采青,我們走吧!」她們踩在厚厚的雪上,發出噌噌的聲音,她的腳立即就感到一種強烈的寒意……

  走出院子後,途中又經過一些亭台樓閣,而此時,她更充分地感受到了大自然絕妙的神力。

  小亭、假山、院牆已被銀裝素裹了。矮矮的花樹和草尖上,已經積了厚厚的一層白雪。

  無意間,她看到了一株隱隱約約的黃,讓人心疼的黃,那是臘梅。似乎在看到它的那一瞬,就聞到了它的清香,似乎她們這正是踏雪尋梅而來。

  西漢詩人韓嬰曾說:「凡花皆五出,唯獨雪花六出」,她無心細數臘梅與雪花各有幾瓣,只近近聞著了它們合在一起的淡淡清香,正是這淡淡的,才打動了她,使她心裡覺著難忘這短暫的美。

  此刻,才真正明白了為何有「溫馨」之說,才領略了梅不知寒的意味。

  終於,她們兩人來到離主屋較遠的一個破舊屋子外,門口有兩個家丁模樣的男子守著。

  「把門打開,我要進去!」她淡淡地說著。

  「少爺說了,不許任何人進去探視……」其中一個家丁冷漠地道。

  「我是任何人嗎?」見他們如此仗勢,她立時就冷下了臉道,「要知道得罪了我的人可不會有好下場的,看看昔日高高在上的夫人便是最好的榜樣,那還是最輕的,至於重的,相信不用我說,你們也應該知道。」她是最不願用權勢壓人,可是在這個吃人的社會裡,只要你有權,你便能呼風喚雨、為所欲為……

  「這……」兩人臉上露出恐懼的表情,可是他們又不敢違抗命令,一時間倒叫他們左右為難起來。

  「放心,出了任何事都由我一人承擔,與你們無關!」於是兩人這才放心的讓她們進屋……

  屋內,儘是腐敗的灰塵味,一張破爛的床上正睡著一個女子,這時一陣寒風吹來,女子冷得瑟瑟的發著抖,她轉頭看過去,卻原來是窗戶破了好大一個洞,瑟瑟的寒風不時地向屋子裡吹著,而牆角掛著的一些蜘蛛網也隨著寒風擺動著……

  「綠竹,你醒醒,不能睡呀!醒醒……」她推著床的女子,可怎麼也叫不醒,伸手去拉,「呀!好燙!綠竹發燒了……」

  「小姐,這可怎麼辦?」一邊的采青急得又掉下眼淚來。

  「采青,你去把門口的兩人叫進來。」采青領命而去,不一會兒,她身後便傳來一陣腳步聲。

  「你們兩個,一個把綠竹抱回她原來住的屋子,一個先去綠竹的屋子裡升好爐火,然後再送一桶熱水到房裡,接著再去叫個大夫來看看。」她冷靜的吩咐著事情。

  「這個……」兩人臉上同時都帶著遲疑的表情,面面相臨著。

  「我說過一切都由我來承擔,你們還有什麼好怕的?」見他們倆還在對望著,她不悅地喝令道「還愣在那兒幹嘛?還不趕快做事!」

  「是。」兩人這才回過神來,按照她的指示做事。

  很快的她們一行人便回到了綠竹的房間,屋裡早已升好的爐火,暖暖地,一旁放著一個冒著熱氣的水桶。

  「采青,你趕快幫綠竹用熱水去去她身上的寒氣……」吩咐完采青,便轉身叫兩個家丁退出屋子。

  不一會兒,綠竹便醒了過來,虛弱地坐靠在木桶裡,聲音沙啞的道「小姐……我……對不起……你……」

  「好了,我都知道了,你先不要說話,你的身子受了寒,我已經叫了大夫,他等會就到,其它的事情,我們以後再說。」

  一盞茶時間後,綠竹已清爽的躺在溫暖的床上,一個五十開外的大夫正在把著脈……

  「她受了很嚴重的風寒,若是再遲些,恐有性命之輿,老夫給她開幾副藥服下,出些汗,過幾天就可以痊癒了……」

  「有勞大夫了,采青去送一下大夫,順便派人去把藥帶回來……」

  「是,小姐。」

  兩人很快便走了出去,只剩下她和沉睡中的綠竹,屋內,很安靜。她起身緩緩地走到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