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我是還珠格格:105章◆沈家姐妹


105章◆沈家姐妹

  「該死!」遠處,看著相擁兩人的袁灝寒咒罵著,憑著深厚的內力,方才兩人的對話全部被他聽得一清二楚,正想過去分開他們,「少爺,姑丈老爺和兩位表小姐已到了。」這時,一個下人的聲音阻止了他……

  「知道了,你先派人好生伺候著,我隨後便到……」

  「是,少爺!」下人應聲而去。

  「韻,原來你還沒有死心……」他瞇起犀利雙眸看著兩人,眼神幽冷飄緲,清冷地說:「哼!想帶她走,簡直是做夢,我是不會讓你如願的……」說完大踏步離去。

  天空中的雪花繼續飛舞著,可絲毫也影響不了兩個相擁的人,她輕歎一聲,原來幸福是如此簡單,只要一個溫柔的懷抱,一個溫暖的眼神,一句貼心的話語和一種自由自在的生活……

  而不是被困在一方天地中,成為某些人的禁俘,做著自己不願做的事情,慢慢地蹉跎歲月,直到死去,如同是那籠中的鳥兒,沒有任何自由……

  為什麼有些人永遠都學不會尊重別人,而只是將自己的意願強加給別人,為什麼他們不來問問她的意見,問她想要什麼?想要過怎樣的生活?

  為什麼他們總是在逼她,在強迫她做自己不想做的事情,這也許就是大男子主義在作祟,認為女子只能依從男子才能過活,可是這卻不是她想要的生活……

  其實確切來說,袁灝寒對她倒還是不錯的,甚至是不失溫柔呵護,只是自己感覺他太危險了,某些時候也太強勢了,再加上他長了一張魅惑人心的俊顏,自己潛意識裡在逃避,怕對他一旦動心便會萬劫不復。

  總之,她對他有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複雜感情,她很是感謝他一次次的救了她,也很感激他,可是那種被束縛的生活真的不是她想要的,再加上他的佔有慾太強烈,醋意太大,在這樣的情形下,他恐怕會永遠拘禁著她,這樣的生活,真是不是她所樂見的……

  也許他不要那麼的強勢,或許他會是一個完美的情人也說不定,至少他曾經為了撫平她心中的傷痛,而給了她一個月短暫而又寧靜的生活,讓她從自怨自衰的生活中走出來。

  「月兒,你在想什麼?」這時耳邊響起的聲音打斷了她的冥想。

  「呃!沒……沒想什麼……」她心虛地回應著,慢慢地退出他的懷抱。

  這種感覺真的是不好,自己依在一個男人的懷裡,心裡卻在想著另外一個男人,雖然還沒有愛上韻,可是自己已答應會試著去愛他,此時就不能再去想其他的男人了。

  而對於袁灝寒這個男人,反正自己就快要離開了,對他談不上愛,也更談不上恨,只有著一絲絲的悸動,也許,只能說是也許,如果和他時間再相處長些,自己真的會愛上他的,無論是誰見了那張攝人心魄的詭魅俊顏,也都逃不過他那致命的誘惑,更何況是他刻意溫柔的魅惑著她,在他強烈的攻勢下,說不動心是假話,差點自己就招架不住了……

  還好,她下意識的逃避,冷漠的對他,沒有讓自己陷進去。

  「小姐,韻少爺……」這時,一個下人的聲音打斷了她的胡思亂想。「少爺請韻少爺到大廳去……」

  「好,我們知道了,你下去吧!告訴灝寒我們馬上到。」他譴走了下人後,溫柔地看著她道,「走吧!看看灝寒又想耍什麼花招……」

  「韻,你去吧!我想回去休息了。」

  「也好,你身體還沒完全恢復,快回去歇著吧!」他柔情似水的凝視著她,「剩下的交給我就行了,你只要相信我就可以了!」

  她點點頭轉身離去,漸漸地消失在他的視線中……

  …………

  當楚韻苒出現在袁府大廳內時,一個紅色的人影便撲進了他的懷裡,「楚—大—哥………,這麼久沒見啦!你有沒有想過我嘛…………?」一個嗲得讓人渾身起疙瘩的女聲從他懷裡傳來……

  怎麼是她?這個女人平日裡仗著是夫人最疼愛的外甥女,在袁府裡作威作福,可從沒少欺負過下人,只怕是袁府上下最討厭、最恨的人就是她——沈傲珺,而且也是他最討厭的女人。

  自小時候認識沈傲珺起,他就看厭了她那自以為是的醜陋嘴臉,她的家人自小就對其嬌縱過度,而造就了她凡事強求獨佔,看上就不放手的性格。於是,他就從討厭她開始,慢慢地厭惡一切有關雌性的東西,而女人這個詞,這麼多年來從來就沒有出現在他的生命裡……

  「楚哥哥……」待楚韻苒從思緒中恢復過來後,不期然瞥見袁灝寒眼中一閃而過的笑意,霎時他明白了一切,於是他巧妙的擺拖了沈傲珺,然後對她抱拳施禮道,「表小姐,還請自重!」

  「自重,自什麼重?」沈傲珺嘟著紅艷的嘴唇撒嬌道,「楚哥哥,我們是什麼關係嘛?那可是青梅竹馬呀!抱一下又有什麼關係?」

  「表小姐,現在可不比小時不懂男女有別,如今,你我二人皆以成年,更應明白……」

  「我才不管什麼道理不道理的,我就是喜歡抱你…………就是喜歡,怎麼樣?」不等楚韻苒把話說完,她就一把緊緊抱住楚韻苒的右臂,胡攪蠻纏著道,「楚哥哥,我從小就喜歡上你了,喜歡你很久很久了耶!我不管不管不管嘛………!我要你娶我……」她邊說著話,邊將整個身子不斷的往他身上貼……

  「表小姐,男女授受不親,還請自重……」最後,不堪其擾的楚韻苒用力掙脫她後,用力的吼出這句話!

  「表……表……表哥,嗚…………嗚…………他………吼我,嗚…………我要去……………告訴………舅媽…………嗚……………」

  「韻,真是男女授受不親嗎?那幾日前,你抱著個美人時,怎麼沒說『男女授受不親』呢?難道是我看錯了嗎?」袁灝寒性感的薄唇微微勾起一絲諷笑,濃重的妒意隱藏在溫柔的微笑之下……

  「表哥,那個女人是誰?」沈傲珺立刻收起假哭,一臉凶狠地問道。

  「哦!沒什麼,對韻來說,只是一個無關緊要的女人而已,你不要緊張。」袁灝寒說完還若無其事的看了眼楚韻苒。

  「那就好,我可不希望有任何女人來跟我搶,不過若是讓我知道這個人是誰的話,我定叫她死得很難看的,哼……」她一臉嫉妒的表情,讓一旁的楚韻苒厭惡的閉起了雙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