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我是還珠格格:106章◆方律銘是誰?


106章◆方律銘是誰?

  「少爺……」這時,一個下人來報,「表少爺已到了……」

  「哦!律到了,把他帶大廳來……」他一臉愉悅地道……

  不一會兒後,一位身材挺拔、玉樹臨風的男子走了進來,滿是疲倦的表情,臉上帶著一絲不自然的笑容道「灝寒,恭喜恭喜呀!總算是要成親了……」

  「律,我派人去請了你幾次,怎麼到現在才來?」袁灝寒挑眉斜視著眼前的男子,假裝不悅的道。

  「如此,倒是我方律銘的不是了,實在是律銘有事脫不開身,還請表哥多擔待些呀!」他故做賠禮狀深深一鞠……

  「哈哈……,律,你少來這套,我還不瞭解你,生性灑脫、不拘小節的你,若不是理虧或是有事相求,才不會叫我一聲表哥呢……」袁灝寒此時才隱去不悅的表情,和方律銘對視而笑著……

  「對了,律,你說有事脫不開身,到底是何事?看表哥我能否幫得上你……」

  「說來話長……」

  「無妨,你且慢慢道來……」

  於是,兩兄弟便旁若無人的聊起來,而坐在他們不遠處的一女子,冷淡地看著他們兄弟二人間的互訴衷腸,原來這位女子便是蕭灩溶為袁灝寒訂下親事的表妹——沈傲霜,她柔柔地聆聽著他們兩人的對話,目光也在他們二人身上來回游移。

  漸漸地,她發現,自己雖然沒有見過這個叫方律銘的男子,可是,他卻給了她一種似曾相似的感覺……到底在哪裡?……在哪裡見過呢?她陷入自己的思緒裡……

  許久後…………

  「原來你是為了找你的心上人,才會耽誤了行程,可是你找了這麼許久都沒有找到,倒是在我成親前幾日趕了過來,哼!你還真有本事,嗯……」他莞爾一笑

  「還真是讓表哥猜中了,與其讓我一人在大海裡撈針,不如請表哥加派人手幫我找,這樣便會事半功倍。我真的很擔心她,怕她會出什麼事?」

  「律,放心吧!我一定會幫你的,你也是時候該定下來了,我還說等我成親後,定要幫你挑選一女子硬塞給你,卻不想你自己早已找到意中人,我倒是很想見見是怎樣的女子,能讓我這個生性灑脫,到處流浪的表弟,為她失了心神,哈哈…………」

  「還說我呢!你呢?什麼時候讓我見一下未來的嫂子呀!」方律銘也一臉笑意的說道。

  「不急,待到我成親那日,你便可以見到她了。」

  「怎麼?還要再等幾日。」

  「那是因為我的月兒可是長得非常美,美得不食人煙火,我是怕你會被她迷住了……」袁灝寒雖然淡淡地笑著,可雙眸卻隱約泛出冷誚的幽光……

  「表哥,你說的是哪裡話!我早有意中人,又怎麼會看中其它女子呢?」方律銘搖頭,為著灝寒莫名的嫉妒而苦笑道。

  「不會最好!我只不過是防患於未然,你且再等幾日又如何,我可不想在成親前出任何紕漏」他原本一雙帶有淡淡笑意的眸子,突然瞇成一道鋒銳的寒意冷冷的瞪了一眼不遠處,正在飽受沈傲珺騷擾的楚韻苒後,才又回過頭來道,「好了,律,看你風法僕僕地趕來,也應該累了,先去休息吧!我們改日再聊吧!」

  「韻,你帶律去客房休息。」灝寒的這一句話,總算是把他從沈傲珺的魔掌中給解救了出來,他真是從沒想過一個女人竟然可以厚顏無恥到這種地步,竟然在光天化日下,在眾人眼前挑逗他,這種女人,他還真是消受不起,這時他想起了月兒,那個美得似仙、柔得似水、處事淡然的女子,光是這樣想著她,都會讓他有一種幸福的感覺!

  「韻?還愣著幹嘛?」這時,等在一旁的灝寒繃緊了臉,一股不悅的寒氣隱隱散發,瞪著韻冷冷地道,「還不帶律去客房……」看著韻臉上幸福的神彩,他敢肯定,韻定是在想著他的月兒,這個認知霎時讓他妒火中燒起來……

  「哦……」從沉思中回過神來的楚韻苒這才道,「方公子,請跟我來……」說完,便步出了廳堂,向外走去。

  灝寒看著他們二人離去後,才回過頭看看著沈家的兩姐妹,眼神不禁沉了下來道,「姑丈去哪了?」

  「我爹去見舅媽了,表哥有事要找我爹嗎?」沈傲珺一臉不明所以的道。

  「哦!沒什麼,只是問一下。」灝寒看著兩個如花似玉的表妹淡淡地道,「你們也累了吧!我派下人帶你們下去休息吧!你們還是住在如妤居吧!」說完便一擺手,一個下人俐落的領著她們便出去了。

  在袁府最大的院子——瀚賓院,又分為二十個獨立的小院:

  風鳴樓凝水樓昊瀾樓聽雨樓暢凝樓

  凌煙居凝吟居如妤居欣怡居宇軒居

  翱翰軒涵月軒渝涵軒闕如軒雲夢軒

  松濤閣茹曦閣皖松閣靖豪閣逸楠閣

  每個單獨的小院裡又各自有六到十個廂房,每個廂房裡又分為內室和外室,又各自放有兩張大床,而且每個小院裡都有獨立的廚房,可自行開火……

  院子根據排名的前後,分為奢華、精美、別緻、普通,而先前離去的方律銘因為時常在袁府走動,又與袁灝寒感情甚好,因此,被安排住在風鳴樓裡……

  天色漸漸黑了下來,灝寒命人將晚餐擺在大廳旁的花廳裡,一時間,下人門忙裡忙外的好不熱鬧,袁府裡好久都沒有這麼熱鬧過了……

  許久後,袁灝寒、楚韻苒、方律銘、沈睿晟、沈傲霜、沈傲珺,再加上許久都未曾露面的夫人蕭灩溶七個人圍坐在飯桌上。

  互相引見後,眾人開始把酒用餐……

  「好了,律和姑丈,還有兩位表妹遠道而來,灝寒以這杯水酒當做是給各位的接風洗塵。」說完便將端著的一杯酒一飲而盡,而眾人也都紛紛端起酒來……

  「對了,姑丈怎麼不見傲龍一起來?」他說的是沈家唯一的繼續人沈傲龍。

  「龍兒因為一些生意上的事情耽誤了,遲些時候便會到……」

  「對了,表哥……那個月兒姐姐不和我們一起吃飯嗎?」這時坐在一旁的沈傲霜,柔柔地打斷了他們兩人的對話,她的聲音清脆綿軟,極為好聽……

  「不了,月兒他身子弱,方才下人來報說是沒什麼味口,已經歇下了,等用過餐後我就會去陪她。好了不說了,大家都用餐吧……」他瞇起銳利而狹長的眸子,若有所思的盯著沈傲霜……

  一時間,氣氛有些凝重起來,於是眾人都默默地用著餐……

  許久後,灝寒率先放下碗筷道,「各位請慢用,我要去看看月兒怎麼樣了!失陪……」說完便起身向外走去。

  「表哥……」這時,沈傲霜也起身快速地追了出去,「表哥,等等我……」

  「怎麼了?」灝寒挑眉看著她道,「你有何事?」

  「適才聽表哥說月兒姐姐貌美,天下無人可比,霜兒想去一睹芳容,不知表哥……」

  「傲霜,剛才用餐時,我已說了月兒她身體不好,現在已睡下了,你若想見她,就改日吧!」他冷冷地打斷了她的話,說完轉身便走。

  「表哥……」她見灝寒飛快地走在前面,由於下雪路滑,她腳下一個不穩「啊………」慘叫一聲的摔在了雪地上極為狼狽。

  聽見慘叫聲的灝寒連忙轉身,大步走過去扶起了傲霜,「你怎麼走路這麼不小心?」他語氣嚴厲的責問著。

  「對不起,表哥……」她無限委屈嬌柔地哭泣著,「我只是心急,想追上表哥,一時不小心……才摔倒的。」說完一把抓住灝寒的衣袖,柔柔地道「表哥,我知道你馬上就要成親了,我只是想看看究竟是怎樣的女子,能讓表哥你如此傾心,見過後我便會死心了,表哥!你就帶我去吧!我保證我會乖乖地,不會發出任何聲音吵著月兒姐姐的……」

  看著一身慘相且面帶委屈的傲霜,灝寒就是有再大的火也發不出來,他這個表妹從小就聽話懂事,乖巧可人,最懂得察言觀色,甚得蕭蕭灩溶的歡心,而不像傲珺刁蠻、任意妄為的欺負人,想到這裡他只有勉為其難的點頭答應了,於是兩人便朝著他的住處「皓然院」走去……

  走了一會兒後,身後傳來一女子的叫喊聲,「表哥,姐姐,等等我,我也要去……」正在這時,沈傲珺也跑了過來道,「我也要去……」

  「你……」他面無表情的看著追上來的女子,原本斂去的怒意,霎時再起……

  「表哥,你就也帶珺兒去吧!我保證她會乖乖的……」傲霜生怕灝寒不同意,連忙看著一臉冰霜的灝寒哀求著道……

  灝寒凝視了兩人許久後,才冷冷地瞪著傲霜道,「看好傲珺,不要妄想在我『皓然院』裡胡鬧,若是吵到了月兒,後果可是你們承擔不起的,哼……」冷冷地說完便再次大步離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