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我是還珠格格:107章◆蓄謀上


107章◆蓄謀上

  皓然院內————

  傲霜看著躺在床上的女子,頓時呆住了,這是她見過的世間最美的女子,就連任何華麗的詞語都無法形容她此時的震撼……

  「姐姐,她好美呀……」就連一向胡攪蠻纏、任意妄為的傲珺也安靜地站著,癡癡地看著床上熟睡的女子,久久無法回神…………

  「看夠了嗎?」直到她們耳邊傳來灝寒冷冷地聲音,她們才回來神來,看著一臉不悅的灝寒道,「表哥,原來世間真有如此美的女子,傲霜今日總算見識過了,也只有像表哥這樣的男子才佩得上……」

  「好了,人你們也見過了,我送你們回去吧!」灝寒見傲霜說得語氣誠懇,臉色才稍微緩和下來……

  「那,有勞表哥了。」於是,他們三人便不快不慢地走在冬夜的雪地中。

  「表哥,你知道嗎?其實,從小我便仰慕你,這種感情談不上喜歡,淡不上愛,只是很單純的一種崇敬之情!」傲霜淡淡地笑著,溫柔地看著灝寒接著道,「後來,我漸漸長大了,爹和舅媽說,要將我嫁給你時,我才發現,其實我是喜歡表哥你的,再後來聽說,表哥你愛上了一個來歷不明的女子時,我慌了,因為你是我遇到的第一個男人,也是第一個讓我喜歡上的男人,我怕你不要我,我不甘心就這樣失去你,我要見一下是什麼樣的女子,可以奪走表哥的心。可是,今天,我服氣了,輸給那樣一個女子,我無話可說……」

  「姐姐,你……」傲珺一臉驚訝地看著她。

  「呵呵!表哥,你說我傻不傻。」傲霜仍沉禁在自己的思緒裡,接著道,「在知道表哥愛上別人時,我沒有生氣、嫉妒,有的卻是不甘心,到此時此刻,我才知道喜歡並不代表愛。」她一臉恍然大悟地看著灝寒。

  「霜兒,你明白就好!」他如釋重負地喚著她道,「我還擔心你會想不開,你爹和我娘對我們的婚事可是從來沒有放棄過,如今我已找到心愛之人,本來我還很擔心你會同你爹一起從中阻攔,現在可好了,我的顧慮沒有了,霜兒,謝謝你!相信你也定會找到真心愛你的男子,以後有用得著表哥的地方,儘管開口!」

  「真的嗎?表哥,你會幫我?」

  「當然,我袁灝寒說出去的話,啟能兒戲!」他心情極好的道。

  「表哥,不用等以後了。」她神采奕奕地道,「我已找到那個人了!」

  「真的?是誰呀?需要表哥去幫忙嗎?」

  「就是你的表弟——方律銘!」

  「怎麼是律?」他一臉為難的道,「霜兒,為什麼會是他?他已有心上人了……」

  「表哥,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看上他,我只是知道,今天初見他時,心砰砰的亂跳,也許這便是愛吧!」她一臉柔情似水地道,「我只是知道想和他在一起,表哥,你一定要幫我……」

  「可是,這有些困難,律,他從來都沒有開口請我幫忙,這次,他為了心上人,竟然可以向我開口,這說明他很愛那個女子……」

  「表哥,這還不好辦,你就說找不到就好了,然後我再去安慰他,等時間長了,他便會忘了那個女子,這不就行了……」

  「你讓我考慮一下吧……」灝寒無可奈何的說著……

  三人不自覺地經過「風鳴樓」時,一陣悠揚的簫聲響起,簫聲飄渺,瀰漫出一絲憂愁。讓人聽得是如此斷人心腸……

  「沒想到他用情竟然如此之深!」傲霜看著不遠處風姿卓越的男子,不禁感歎著。

  「霜兒,去吧!機會來了!可要好好把握。」他一臉調笑的道。

  「表哥,你不是說還要考慮的嗎?怎麼這麼快就答應了?」她一臉奇怪地表情。

  「誰叫我對霜兒你有些許的歉疚呢!為了你,只有對不起律了。」為了自己的幸福,也只有犧牲律了,若是不然,等霜兒哪天發現,還是自己最好,又回來糾纏的話,那可就不秒了,他可不想變成韻那樣。「好了,快去吧!我先送傲珺回去了。」

  傲霜看著他們兩人走遠後,便朝著方律銘走去,待走到他身邊才聞到一股濃烈的酒氣,「方大哥,你喝酒了……」

  簫聲頓時停了下來,方律銘腳步不穩的轉過身看著她道,「原來是……沈姑娘,有什麼事嗎?」他有些醉意的問道。

  「也沒什麼,只是被方大哥的簫聲給吸引過來而已。」她溫柔地笑了笑接著道,「簫聲雖然動聽,卻是有些哀傷,讓聽者也為之動容,方大哥,可還在惦記她……」

  「是呀!我找她,都已有兩個月了,不知道她現在到底怎麼樣了?有沒有被人給欺負?」他一臉的擔心

  「方大哥你找了她兩個月,都沒有任何消息嗎?會不會是她不想讓方大哥找到她呢?」

  「不會的,一定不會的!」方律銘不願相信的喃喃自語起來,可是想著當初她給他留下的一封信裡,曾說過要他忘了她的話語,信心不禁動搖起來,難道她真的不願意再見到他嗎?

  傲霜看著一臉痛苦的方律銘道,「方大哥,就這麼愛她嗎?世間上還有許多好女子,難道就非她不可嗎?」

  「你知道嗎?我第一次見到她時,是在一家客棧裡」也許因為酒精的作祟,他陷入了遙遠的記憶裡,「她女扮男裝,可能是我不善男女情事,竟然沒有發現她是女子,我還與她同桌用餐、把酒言歡,我被她明朗的笑容,灑脫的性子所吸引,只是當時的我並不明白,只以為是找到了一知己而已……再次見到她時,已是換回了女裝,她真的美若仙子,恐怕世間再難找到能與她顰美的女子,當時的我,真是驚呆了,哦!不,應該是驚喜吧!我原以為女子都應該是大門不出,二門不邁小佳碧玉似的,誰曾見到能與男子侃侃而談的女子,那份豪氣不輸給任何一男子,所以再次見到她時,便在心中發誓,定要娶她為妻,可誰想,我又再次失去了她……」

  「方大哥,方纔我去見過月兒姐姐了,所以傲霜不相信,世上還有誰能比月兒姐姐更美的女子……」

  「你是……不相信我……所說的嗎?」方律銘因為醉意而語帶惱怒的道,此時他猶如一個孩子般爭辯著……

  「方大哥,你的意中人下落不明,叫傲霜如何比較,世上還有比月兒姐姐更美的女子?」

  「這又何難……」說著他從懷中掏出一塊絲帕遞給她道,「今日,便叫你見識一下,我所說的全部……全部都是真的……」

  傲霜接過他手中的絲帕展開,藉著清淡的月光看去,只見絲帕上描繪了一名女子「啊……」她一陣驚呼……

  「呵呵!我沒說錯吧!她才是這世間最美的女子……」聽見傲霜的驚呼聲,他只當傲霜是驚訝而出聲的,可事實上卻不是如他所想。

  「方大哥,你醉了,應回屋早些歇著,這個絲帕還給你……」說完,將絲帕塞給他後,便快速的離去。

  ………………

  如妤居內————

  「姐姐,你怎麼了,是不舒服嗎?你今天為什麼會對表哥說那心違心的話,」沈傲珺一見傲霜進門,便迎上去,拉著她的衣袖問道。

  「小妹,你先別鬧,你讓我仔細想想,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她撫著頭,輕揉地按著太陽穴道。

  「姐姐,你到底是怎麼了?你不是說過這輩子最大的願望就是要嫁給表哥嗎?為什麼你今天又會說喜歡上那個什麼方律銘呢?」傲珺一臉急躁地問著,完全沒注意到此時的傲霜臉色正有些蒼白,「姐姐,你到是說清楚呀?」

  「好了,小妹,你先坐下來,我慢慢說給你聽吧!」此時她的臉色已稍有緩和,待傲珺在她身旁坐下來後,才滿帶狡黠的笑意道,「小妹,你要知道,表哥向來自負,怎會受人擺佈,又怎會聽從於舅媽和爹的意願而娶我呢?而我要想坐上袁府少夫人的位置,就只能靠自己了,因此今日我才會扮柔弱裝委屈,消除表哥的戒備心並取得他的同情,才得以見到那個女人,要知道知己知彼才能百戰百勝……」

  「原來如此,我還說外表雖然柔弱但卻爭強好勝的姐姐怎會輕易將表哥拱手讓人呢!」傲珺一臉的恍然大悟。

  「柔弱是女人的利器,是男人的剋星,原來用在表哥身上也這麼有用呢……」她笑得一臉的得意狀,再也看不出一絲的柔弱。

  「姐姐,你目前又有何打算?為何又牽扯上方律銘?」

  「其實是這樣的,我原本是想找個機會讓那個女人失身給方律銘,然後再要表哥親眼目睹他們二人的姦情,才故意去接近方律銘好尋找機會的。」她雙眼閃爍著算計的光芒,嘴角帶著一絲嘲弄的淡笑「可是卻沒想到,事情卻出乎我意料之外……」

  「怎麼了?」傲珺一臉興奮的表情。

  「小妹,你可還記得,我們一路來揚州時,從安徽阜陽開始,大街小巷裡貼滿了皇榜嗎?」她的雙頰因激動而變得紅潤起來。

  「記得呀!當時我坐在馬車上,聽路人說是重金懸賞捉拿一名男子,說他誘捌了官家小姐。怎麼了?怎麼無緣無故會提起這個?」傲珺一臉莫名的看著她。

  「那你肯定不知道那名男子長何模樣了?」傲霜笑得一臉溫柔,可是尖銳的眼神,使她看起來怪異無比,「告訴你,皇榜上的男子就是適才吹簫的方律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