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我是還珠格格:109章◆大婚


109章◆大婚

  袁府大廳———

  「時辰到,新人準備拜堂……」這時鞭炮劈哩叭啦的響起……

  停在大廳不遠處的一坐花轎這才緩緩抬起,向「皓然院」行去,不一會兒功夫,花嫁在吹吹打打的喜樂聲中很快便到了皓然院。

  筱薇在兩位喜娘的簇擁下,婷婷裊裊的走向花轎,待她坐定後……

  「起轎!」鞭炮聲再次響起,在喜樂聲中,花嫁緩緩離開了皓然院,浩浩蕩蕩地朝大廳行去,

  她坐在不通風的花轎中,穿著華麗卻累贅得要命的鳳冠霞帔,隨著花轎的顛簸,覺得整個人輕飄飄的如夢如幻般的不真實……

  她真的要嫁人了嗎?難道她真的逃不了了嗎?

  ……不久後,感覺轎子停了下來,一條紅綾布遞到她手中,喜娘與丫鬟將她扶了出來。頭頂著一條蓋頭,此時,她是完全分不清東南西北,只有在喜娘的摻扶下,麻木地向前走著,周圍一大群人聒噪聲音讓她厭惡之極!天哪!她已經可以預見她未來的生活將會是一片晦暗!

  進了大廳,四周已傳來各種奉承的讚許聲!「真是郎才女貌、佳偶天成的一對璧人呀……」

  還真是見鬼!隔著一條蓋巾,是如何看得見女子的美醜?她忍不住在蓋頭內翻了個白眼……

  「真是天造的一對,地造的一雙呀!」

  「是呀是呀!真是天作之合呀!」

  無奈地歎口氣,她總算深刻明瞭什麼叫睜眼說瞎話!

  …………

  紅燭高燒的大廳內,站滿了觀禮之人,吹鼓手們更是搖頭晃腦的異常賣力。袁灝寒與新娘並肩站好,只聽贊禮官高唱……

  「一拜天地!」兩人雙雙拜下!

  「二拜高堂!」兩人又一次拜下!

  「夫妻對拜!」他正要與新娘第三次拜下時……

  「給我住手!不許拜堂!」一聲怒吼打斷了婚禮,袁灝寒抬頭看去,此時,整個院子已被官兵給團團包圍,一名男子高高騎坐在馬上……

  聽到突然響起的怒吼聲時,霎時讓她不寒而慄起來,完了,是他找來了,不要,她不要,她不要再回到那個牢籠裡,她不要再過以前那種生活,如果要讓她回去的話,她寧願選擇留在這裡,留在袁家,做袁灝寒的妻子,也不願回到那個厄夢開始的地方……

  此時,她的心亂極了,身體也突然覺得異常地冰冷,並開始不受控制地不停地發著抖,強烈地恐懼感向她撲面而來,壓得她喘不過氣來,過度地緊張使得手心冒著冷冷的汗、濕濕的……

  袁灝寒察覺到她的異常後,緊緊地把她抱在懷裡,他低頭無限愛憐地道「月兒別怕,一切有我在……」

  她沒有抬頭只是更加緊抱住他的腰身,此時,他溫熱的胸膛能給她一種莫名的安全感,能給她足夠的力量支持下去。

  「請問閣下是何人?為何要在袁某大喜之日來搗亂?」袁灝寒狹長的雙眸倏然銳利地瞇起,凌厲的目光投射到馬背上的男子身上……

  「放開我的女人!你還不配知道我是誰!」馬上的男子狂放不羈地突然拉滿了弓,對著袁灝寒道。

  袁灝寒瞇起利眼,薄唇勾起,漫不經心地諷笑著「你的女人,閣下好像弄錯了,她現在可是我袁灝寒的女人,你沒瞧見?我們正在拜天地嗎?等一會兒我們還要入洞房呢……」

  「你真是不知死活……」馬上男子的話音剛落,羽箭便勢如破竹地射向袁灝寒,然而袁灝寒卻輕巧地躲過了他的攻擊,羽箭速度卻極快地射息了堂上燃放的其中一支紅燭,最後射在了大廳正中牆上的大紅喜字上。

  「你若再放開她,我便讓這裡的人全部把命留下……」男子一揮手,那些官兵都拉弓對準院內的人。

  袁灝寒鎮定自若的笑著「我為何要放,她若是你的女人,現在又如何會在這裡同我拜天地,我只知道她是我的,永遠都是我的女人……」說著他突然俯身,掀開了蓋在懷中女人頭上的紅巾,猛然攫住了的小嘴,霸氣地撬開她的唇,靈舌長驅直入,深攪她甜蜜的唇齒間……

  許久後,袁灝寒抬起頭挑釁地望著早已面色鐵青的男子,他緊握弓背的手開始發抖,他渾然沒意識到那因自己緊握的手,使得指甲深入掌中皮肉裡的,慢慢滴下的鮮紅的血……

  他的雙眸瞬間變得陰桀起來,好似深淵寒潭般冰冷深邃,眼中是滿滿的憤恨與妒意……

  筱薇望著馬背上的男子,面色蒼白,臉頰清瘦了許多,早已不復見初見時的風采了,他完全已變成了另外一個人,一個為愛而癡狂的男人,可儘管如此,此時他那如萬年寒冰一樣凜冽的眼神,不禁讓她打了一個寒戰!只見他緩緩舉起手一揮,「動手,今天誰也別想活著走出去,我要你們全部都死在這裡,給我射……」

  「永騏,不要……」她實在是不願意這些人因為她而犧牲,可是她也不願同他回去……

  聽到她的聲音,這段日子的憤恨、疲憊彷彿在一瞬間消失,只剩下滿滿的柔情,「薇,到我這裡來!」他溫柔的伸出雙手,他等待著那令他魂牽夢縈的身影回到他身邊,可是,她不但沒有撲進他懷裡,反而躲得更遠了。她的反應讓他徹底失望了……

  「你就這麼討厭我嗎?」空中傳來他極端憤怒的聲音,「那就別怪我沒給機會你們,給我射,一個不留」

  「永騏,不要……不要做出這麼殘忍的事……」

  「我……殘忍?可你又知不知道?沒有你在我身邊我是如何度過的?每日如行屍走肉般,食不下嚥、睡不安寢,可你卻要從我的生命中逃開!我看殘忍的人是你!你不能這樣對我,不能……」他眼中帶著迷茫與痛苦,一行清淚緩緩滑落。「我想要你永遠陪著我,陪在我身邊!告訴我,我要如何做,你才會像以前一樣?」

  「永騏,永遠……永遠都不可能再會有那麼一天了!」她縮在袁灝寒的懷裡早就泣不成聲,淚流滿面了……

  「為什麼?你告訴我為什麼?為什麼不會……」他的狂怒已快令他達到瘋狂的邊緣了,他翻身下馬,以最快的速度來到她身邊……

  「為什麼?我告訴你,我已恢復了記憶!我們之間的關係不可能會讓我們在一起,為什麼……為什麼你明明知道,卻還要對我苦苦相逼?永騏……放了我吧!也放了你自己,我們之間是注定不會有結果的……」

  「原來如此!恢復記憶了如何?」他微雙眉微挑,怒氣瞬間消失,語氣狂傲的道,「這對於我來說卻是什麼也沒變,而你——是我的女人,這輩子是休息從我手上逃開……」

  「你瘋了……」他瘋狂的念頭讓她已停止了哭泣,恐懼地看著這個與她有著血親的男子……

  「是的,我瘋了,自遇見你的那時開始就已經瘋了,為了你,我曾與康拼過命,差點死在他的劍下;為了你,我度日如年,整日以酒為伴;為了你,我大江南北到處奔波,只為能找到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