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我是還珠格格:110章◆混亂


110章◆混亂

  「薇兒,是你嗎……」此時,微帶著醉意的方律銘不知從何處走了過來,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真的看見了他朝思暮想的人,他原本躲在一處獨自喝著悶酒的,卻喝著喝著便見了底,便想再找一些酒繼續喝,走到大廳時,才發覺四周似乎有些不對勁,原本熱鬧喧嘩的聲音和吹打的喜樂聲全都消失了,只聽見不遠處傳來一些怒吼聲,於是便擠進人群,看個究竟……

  「蕭大哥,怎麼會是你?你怎麼會在這裡?」她萬分驚訝的看著出現在這裡的蕭劍,有傷心、也有些喜悅,就像是找到了失散的親人般,可也不完全是,慢慢地她的眼圈感到微熱,她想撲進他的懷裡尋求一絲絲的安慰,,可是剛想邁開步子,還未走出去,身後就有兩股強大的力量將她拽回……

  「月兒,你以為我會允許你去碰除我以外的男人嗎?別說是我的表弟,就算是我的親兄弟這輩子也休想……」他濃郁而沉冷的嗓音咐在她耳邊輕聲低喃,俊美的臉龐勾出一道陰冷的笑弧看向方律銘。

  「律,你認識月兒!」袁灝寒挑眉冷冷地注視他!

  「表哥,她就是我找了兩個多月並許諾要娶的妻子,如果我知道她在你這裡的話,一定會來帶她走,表哥,請你把她還給我!她不適合這裡……」他語帶乞求地看向他一直敬重的表哥。

  「哈哈!笑話,她若不適合的話,又怎會同意嫁給我?」袁灝寒跋扈陰森的道。

  「薇,看來打你主意的男人不少呀!這才是你不願意同我回去的原因吧!」趁著他們兄弟窩裡鬥時,全部心思都在她身上的永騏在筱薇耳邊輕聲呢喃著,強烈的妒意令他不怒反笑起來,不自覺地加大了手勁……

  「好痛……」來自身旁兩個男人因強烈的妒意,而在無意識中施加的壓力,讓她覺得自己的雙手都快被他們捏碎了,無奈之下,只有求助於他人「蕭大哥,好痛,救救我……」

  原本處在崩潰邊緣的他們,聽見自己心愛的女人,竟然不要自己,而去求其他男人幫她離開自己,這個認知簡直要逼瘋了他們……

  於是她被身旁這兩個男人一左一右地開始拉扯起來,他們都想從對方手中把她搶過來,不禁使足了全力……

  「好痛……放開……放開我……」她痛呼出聲。撕裂般的痛苦從這兩股相反的力量傳到身體的四肢面駭!

  兩人都不想放手,一旦放手,便意味著永遠失去了她……

  「快放手,你們弄痛她了……」蕭劍萬分急切的想將她從兩個男人手裡搶出來,可這兩個男人已徹底瘋狂,他們完全把筱薇當做自己的所有物,全都緊緊護衛著屬於自己的地盤。

  無奈之下,蕭劍只有劈掌攻向他們……

  「律,你瘋了,此刻我們兩兄弟要同仇敵愾才是……」袁灝寒蹙眉低吼道,「還是,你以為若是沒有了我,你便可以帶她遠走高飛,律,我告訴你,這輩子你都休想……」

  「原來是你,官府四處輯拿你,想不到你會躲在這裡……」同樣受到攻擊的永騏突然認出了蕭劍便是幾個月前同她一桌用餐的男子,接著附著筱薇耳邊道。

  「哈哈……想不到,我們一向守法的律,竟然也會被官府四通緝……」此時,袁灝寒是笑得一臉的諷刺加幸災樂福。

  「我也很疑惑官府為何會通緝我……」蕭劍一臉的莫名狀……

  「不知道是嗎?全是為了她……」永騏怒瞪著他後,接著附耳在筱薇耳邊道,「薇,你還挺聰明的嘛!知道用調虎離山之計,當我們兵分四路去尋你,找到了一個叫採蓮的女子後才知中計,這才返回阜陽鎮,將小鎮仔細盤查了一遍後,才知道你曾在與我們只有一街之隔的客棧裡留宿過,知道你曾和他同餐進食後,當晚便一同失蹤了,因此,我們有斷定是他帶走了你……」永騏痛恨地看著眼前這個叫蕭劍的男子,鬱怒的臉上,猶如雷電將作,而雙眼燃燒的怒火似乎可以焚燒掉一切……

  此時,新仇加舊恨讓早已怒不可遏永騏放開她後,左肩向下一沉,手腕一翻,劍已握在手中,率先攻向蕭劍,卻見蕭劍輕功了得,輕輕向後一躍,正要落地時,袁灝寒看準時機揮掌向他攻去,蕭劍有些手忙腳亂的應付著,一個不小心胸口正中一掌,他踉蹌後退幾步,靠著牆才勉強穩住自己的身體,他看著眼前揮掌的男子,那近乎完美的臉部輪廓透著一股敵意及背叛,「表哥,你……嗤……」的一聲,吐著一口血……

  「律,你不要怪我,要怪就怪你妄想要把月兒從我手中搶走,我唯有先下手了……」說完再次攻向他,而一旁的永騏眼中閃現淒厲殺氣,也默契十足的一同攻向他……

  他們兩人輪流地、連續不斷的攻至著蕭劍,雖然他身手相當了得,可是應付著他們二人連綿不斷的招式,卻是有些吃虧,一直處於的挨打的狀態,再加方才身中一掌,整個局面對他來說是極為不利的,就這樣三人陷入了激戰中……

  「住手呀!你們快停手,不要再打了,這樣下去要出人命了……」然而對戰中的三人,對於她的阻止卻似置若罔聞般的仍在對戰著,招式也變得越來越激烈了。

  就在此時,她突然感覺腰間一緊,低頭一看腰上多了一根絲帶,緊接著在一股強勁下,她被帶離了大廳,飛了出去,並飛上了院牆,在她還沒有看清楚是怎麼回事時,已感覺落到了一個男人的懷裡,並一手圈住了她的腰,抱著她從院牆上掠過,往院外疾奔而去,片刻功夫他們就到了袁府之外。

  而整個大廳裡頓時亂了套,原本在廳中打鬥的三人,竟然親眼目睹自己的女人,在眨眼的功夫間被人給帶走,於是都縱身向外追去,可是剛追到屋外,就見一個男人帶著筱薇上了一輛馬車,急馳而去……

  ……

  馬車內————

  「韻……」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消失了幾天的人竟突然出現在自己眼前,「你……」

  「月兒,我知道,你有許多話要問我,等我們離開這裡後,我便將原委都告訴你……」楚韻苒一邊架著馬車,一邊對滿臉疑惑的她道……

  這時,不遠處有許多急弛的馬蹄聲傳來,似乎就在身後。

  「韻,把她還給我,否則別我翻臉無情……」袁灝寒冷酷的聲音隨風飄進馬車裡。

  緊接著又響聲另一個人的聲音,「給我射,目標是那匹馬。」話音剛落,箭矢如雨落般朝那馬射來……

  混亂中,楚韻苒左肩挨了一箭,而正在奔馳的馬兒的臀、腹間分別挨了一箭,吃痛嘶鳴,撒足狂奔起來……

  馬兒在劇痛之下,已失去了理性,在一陣狂奔中,已到了郊處……

  突然間,馬車因路面凹凸不平而重重地顛瀕了一下,他們兩人不由自主的傾向右方,撞成一團。

  ………………

  馬車一陣陣的劇烈的晃動著,身中箭傷的楚韻苒已無法駕馭失去了理性的馬,他們兩人在馬車裡被擲落地東倒西歪。

  在顛簸中,兩人看著失控的馬兒正朝前方的懸崖急奔而去,眼看就要到達懸崖邊沿,楚韻苒身手利落地抱起筱薇跳了馬車,由於速度太快,在跳落時,兩人因馬車向前的慣性而向著懸崖邊滾去……

  在翻滾中,他快速地解下腰帶,擲向懸崖邊的一棵小樹枝上,腰帶像是有意識般纏饒了幾圈,就在最後一刻他抓握住她的一隻臂膀時,兩人的身體早已是懸在了涯邊,緊接著,馬兒連同馬車一起跌入懸崖……

  「月兒,拉緊了,千萬不要鬆開……」此時,他忍著噬心的劇痛,緊緊抓握著支撐著兩人重量的腰帶……

  「咯吱……………」不遠處傳來樹枝正在斷裂的聲音。

  「韻,放手吧!我不想連累你……」她早就該消失了,她累了,已經很累、很累了……在這場如此真實的夢裡,既然活得沒有自我,那……就讓自己徹底消失吧!

  「月兒,你這說是什麼話?只要有我在,我都不會讓你出事的,我說過,我會讓你幸福的,我的話還沒有實現,怎麼可以放棄……」他使命地抓著她的手。

  「我累了,這一切都已經不重要了……」她要從這場噩夢中掙脫出去,這一次,誰都阻擋不了她……

  她對著他露出了一抹最美的笑容,掰開他的手後,她的身體因為重量而疾速的下墜,瞬間便消失在萬丈深淵……

  「不要……」楚韻苒驚吼的怒吼著,他鬆開緊握著的腰帶,也隨著她消失的身影墜入懸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