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畢業的林老師,鄙視學生的後果


林老師是一位剛從大學畢業就來我們學校教書的女老師,她身材高佻,臉蛋皎
好,而且穿著十分火辣,裙子很少蓋到她的膝蓋,所以我們很多同學都很喜歡上她
的課。每次一下了課,很多同學都會跑去問她問題,而她也很好心的為他們解答。
這些同學成績向來都很不錯,問她問題其實都只是藉口,事實上只是為了要與她更
親近。

我是個資質不怎麼好的學生,課堂上本來就有許多課是我聽不懂的,而我也對
於剛剛上課聽不懂的部份跑去問老師。

「老師!我有問題。」

「是什麼問題?!!」

「請問xx法跟xx法是不是一樣?」

「你問這種問題就像在問胖子跟瘦子有什麼不一樣是一樣的問題!」

「是喔!」

「你有很多觀念都混雜在一塊了。」

老師說完這句話也沒多說什麼便離開了。

我留在原地,不知道這樣的解釋是什麼意思,這算是為我的問題解答了嗎?!

之後,每每我問她問題她都是這樣回答我的:

「胖子跟瘦子一不一樣?!」

說完便離開。

我每每都苦笑著,久而久之我便發覺她對每一個問也問題的時候態度都很優,
唯獨對我是既冷淡,又很不屑,我想問問題是好學生的專利,像我這種書唸不好的
學生還是少提問題比較好。這樣對我當然心裡很不好受,我對她的感受真的是由愛
生恨,恨她如此對我。

我們班上有一個身材異於常人,我們都叫他「胡肥」,他跟我算感情不錯,畢
竟物以類聚,成績不好的本來就會湊在一塊。胡肥這個人心地好,只不過頭腦不算
好,也不像我愛鑽牛角間,是個很好相處的人。而我每次問完問題感到蒙羞時眼神
都會看向他,他也會無奈地搖搖頭。而我的心情也只有胡肥最明白。

一天下午,正值下課,而我跟胡肥留下來整理教室,我們的教室外不遠處就是
老師的辦公室,我去提水桶洗拖把時便看見林老師,看來她今晚似乎要留在學校值
日。她穿著淺綠色的套裝及窄短褲,完美的大腿清晰可見,再加上穿的是高跟鞋,
更顯得修長,看得讓我的心又癢了起來,正去飲水機裝水。

胡肥看到我在發呆,走過來問道:

「你在做什麼??在看什麼??」

「你今天晚上有事嗎?」

「當然沒事,回去了不起就打個電動吃個晚飯,然後就睡覺。」

胡肥很坦然地說著。

「這樣啊!那我們今天晚餐就去學校外頭的油雞店買個便當,順便陪我去雜貨
店買些東西,然後我們就留在教室裡自習好了。」

他不懂所以然地問道:

「留下來自習??!不會吧!那麼用功…」

「當然還有其他的事要做,而且要給某人一點點教訓!」我若有所思地回答他
,而他也沒有多想,只是跟著我的意思照做。

沒多久,天色漸漸暗了,我跟胡肥吃完了晚餐後便待在教室裡聊天,教室的燈
我刻意關上,我看著窗戶外教師辦公室的燈火正通明,心想林老師可能還在忙吧!

時間是晚上剛過九點,林老師改完了學生的簿子後便要準備關窗子並熄燈準備
去教師休息室。

她正準備闔上門,忽然接到她男朋友的手機,「喂!嗯!我在學校值日…嗯!
你也要小心喔!拜…」

她話才一說完正準備要關門,整個身體就被一個人推向了教室辦公室裡並強拉
入內,沒走幾步便跌在地上,由於裡頭並沒有開燈,她根本看不清楚是誰推她進去

這時門已經被帶上,同時她身上正壓了一個人的重量,她驚恐地問壓在她身上
的人,「是誰??你要做什麼?!」

我才沒理她,撕下一塊準備老早的膠布就貼在她的嘴上要她無法做聲,她的嘴
被我的膠布貼住而無法發聲,但是仍不斷原再做掙扎,手不斷地想把我推開,我便
將繩子纏住她的兩手,要她無法抗拒我。之後,我騎在她的腰上,我的背後明顯可
以感應到她的雙腿很不安份,不過就是無法奈我何。

我見她挺立的雙峰在她掙扎間不停地在乳動,毫不猶豫地大力撕開,她吱唔地
好大聲,眼淚開始流了下來。我繼續翻開她的胸罩,兩手握在她發育良好的乳房上
大力地揉捏,她只能無力地搖搖頭。我頭俯身下去用嘴不斷吸吮著她的乳頭,嘴裡
傳來陣甜蜜的口感。

我向後坐,壓住她不安份的雙腿直至膝蓋,她想撐起來卻是一點辦法都沒有,
細嫩的柳腰只能任人催殘,無力抵抗,我兩手已經伸進她的短褲下撫弄她的私處,
她的身體感受到一陣陣的酥麻,眼淚及哭聲瞬間加劇,頭不斷地搖晃著。

我撕開她的絲襪,並將她的短褲向上褪去,這才從黑暗中看見她帶有花紋蕾絲
邊的內褲,她的下體塞了長方形的衛生棉,直接被我取下,我翻開了內褲後,並又
手臂將她修長的腿掰至腰間,並向外拉開,好讓我的嘴能吸吮著她私處所流下來汨
汨的蜜汁。當我掏出了自己腫脹已久的肉棒後,在她的陰道口外頭不斷地碰觸,她
看到我的小弟弟已經準備好要進攻她的陰道,眼神透露出袞求的模樣,希望我不要
這樣對她。

我對她對待同學的現實心態早已是恨之入骨,她對我的求饒根本無法動搖我要
插入她身體的決定,龜頭一放進去她的陰道口內,我便將整個身體向下壓入,濕潤
無比的陰道已經讓我順利進入她的陰道內,而我也順暢無比地抽插起來。

我抽插她二十幾下後,便用手拉開她的大腿至我的腰際,讓她的雙腿夾緊我的
腰,並不斷地撫摸著她的美腿,並順而向上至她三角地帶撫弄她陰蒂處,這時她的
愛液不斷地向外流出,我的小弟弟感受到她陰道內的狂潮,更是無比的興奮,兩手
移至她的腰間,更大力地猛抽她,嘴裡有感而發地道:「太爽了!老師,您的陰道
真濕啊!真的好爽,讓我的小弟弟好舒服啊!」

她用她被我捆住的手不斷地往我的腰部向外推,可是就在同時我又向她的方向
用力撞擊她的陰部,讓她上氣不接下氣,讓她沒多久就不得不放棄,只能用她的手
將已被我褪上來的短褲向下擺想遮羞並護住她的私處,但一切已經太遲了,我已經
看得真切,也看得明白,她此刻已完完全全屬於我,她所有害羞、驚懼的模樣只是
不斷地挑逗我內心潛藏已久的慾望,增生我所有一觸即發的慾火。

當我抽插她的陰道感覺到快要受不了時,準備要做最後的衝刺,我將她的雙腿
擡起向內併攏,用肩膀抵住並向下壓向她的身體,兩手緊握她的雙肩,這時我的頭
正靠在她臉的右側,下體用力向下深入並直頂至最深處,她此刻吱唔及呻呤聲在我
耳邊更加大聲及急促,臉上痛苦的表情也更加顯著,我越看越興奮,越幹越用力,
並加快抽插她的陰道的節奏,最後肉棒終於忍耐不住這不斷的刺激,熱滾滾的精液
一股腦地全傾洩而下,直至她的子宮內,我一直向下壓入直到精液噴乾淨為止才將
我的肉棒從她陰道內抽了出來。

我離開她的身體,林老師她全身無力地攤在地板上。我站起身來將肉棒上的愛
液用衛生紙擦乾淨,向後頭站在門前的胡肥看去,並走向他道:

「換你了。」

胡肥剛才在我身後看我對老師做出侵犯的舉動已經嚇傻了,現在一聽我對他說
換他也狐疑道:

「換我??!」

「不然勒!讓你在一旁看戲啊?!」

這時林老師才注意到在我身後還有一個個頭更高大的人,原本她以為這一切已
經結束了,沒想到還有另一個人,這時她翻過身來忍著下體受創的痛楚想爬向另一
邊的門離開。

我見老師想逃自然是不高興,抓住老師的身體並又兩手拉住她的腰這才讓她無
所遁逃。回頭對胡肥道:

「快啦!猶豫什麼?!這是千載難逢的機會,體驗一下又如何?」

胡肥明白拗不過我,這時才走向我和老師身邊,我拉著他的手要她扶住老師的
腰,並要他掏出他的肉棒,這時他才拉開石門水庫的拉鏈,彈出了那根早己硬挺的
小弟弟。
 「你還真能忍耐啊!快點上啦!不然老師又要逃了。」

胡肥向我點點頭,我看著他跪了下來,翻起老師的短褲至腰上,他就直接扯下
老師的內褲,肉棒一對準便進去老師屁股下的陰道,他兩隻手就環抱在她腰及大腿
上,像公狗對母狗般用力地向老師的陰道穴裡抽插,他很持久,幾乎把老師搞得欲
仙欲死,我真的很佩服他。就這樣,他一直抽插老師的陰道,直到他龜頭前端爆發
出驚人無比數量的精液後他才離開老師的身體,這時林老師已經是哭得聲嘶力歇,
整個人無力地趴在地板上。

我走向了老師身旁,俯身低頭問她道:

「老師!胖子跟瘦子一不一樣?!」

她沒有回答我,只是不斷地哭,我對她由愛生恨,讓她的身體慘遭玷辱,終於
了卻了我對她不滿的情緒,關上了教師休息室的門,我跟胡肥一同離開,胡肥問我
道:

「老師知不知道我們是誰啊?!」

我輕笑道:

「知道了又如何?!至少我們都爽過了。」

胡肥也笑了,

「對啊!爽過了。」

「哈哈哈!好爽!」

我與胡肥勾肩搭背地一同走出校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