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我是還珠格格:111章◆怨


111章◆怨

  「不……………"聽到懸涯處傳來韻悲痛的怒吼聲時,袁灝寒瞪著深邃狹長的眸子,裡面閃著難以置信的恐懼和絕望。

  他的心一點點被撕碎。瘋了似的衝向懸崖邊立即就要跟著往下跳,卻被身後隨之而來的幾名心腹侍從給強制住……

  心越來越痛,巨大的恐慌緊緊地籠罩著他,看著深不見底的懸涯深處,他苦澀地道,「月兒,你休想逃離我,上天入地我也要找到你,哪怕是下到地獄你也休想逃開我……」

  緊接著,他背對著身後的侍從們道,「去,通知所有人給我下到懸底,就算是把整個懸底給翻個底朝天,也要毫髮無傷的給我把她找回來……」

  就在眾侍從準備離開時,他突然又冷冷地道,「記著,要把韻給我帶回來,無論生死……」

  此時的他,臉上滿是陰鬱的表情,嘴角綻放出一絲冷酷無情的笑,渾身都罩著一股令人窒息的冰冷氣息……

  他不敢親自下到涯底去找,他怕看到自己不願看到的,所以,他寧願站在這裡等著;他寧願想信,她還活著……

  涯邊,不知何時刮起了風,強勁的風吹涯壁呼呼作響,此時的等待,漫長的就像一個黑暗而潮濕的無底洞……

  不知過了多長時間,一個從侍從顫顫驚驚地來報,「少爺……在涯底,找到了……韻少爺和……小姐的……骸骨……」,幾個侍從抬著兩具渾身傷痕且血跡斑斑的屍體,放在了懸邊,從身形和衣著、容貌看上去,確是他們兩人無疑……

  此時,他的眼神霎時委頓痛楚起來,一股排山倒海般深刻的絕望,使得他的手握得死死的,緊到指骨節都在發白,身子也禁不住地顫抖起來……

  「不………………我的月兒,她不會離開我的……………"袁灝寒頓時徹底崩潰了,痛徹心扉的怒吼著……

  他不能接受她已離去的事實,他無法想像自己在以後的日子裡,沒有她的陪伴,將會是怎樣的情景……

  愛情是真的讓人痛不欲生,原來幸福是這麼容易從手中溜走,原以為只要拜了天地,她就完全屬於自己了,就可以將她禁固在自己一方天地裡,從此後就可以過上幸福美滿的生活。

  一滴淚,不知何時,已滑落到了臉龐,有道是,男兒有淚不輕彈,只是未到傷心處……原來他不知道,情的滋味如此酸澀,如此苦悶難言……

  看著地上兩具滿是血跡的屍體,他怨氣滿腹地低喃道,「韻,我恨你……我從來沒有這般地恨著你,如果不是你月兒她不會離開我的,我要將你鞭屍三日,然後再將你挫骨揚灰……可是,縱是如此也不能消除我心頭之恨……」他眼神中充滿徹骨的恨意和冷厲,如同刀鋒一樣銳利!

  「把這個男人交給我……」

  此時,滿是狼狽的永騏出現在袁灝寒身邊,並指著地上韻的骸骨道,「我要把他吊在揚州城樓上示眾……」他的聲音宛如從地獄中傳出那樣駭人、寒冷、無情、嗜血,令人毛骨悚然……

  原來,他是與袁灝寒同時到達涯邊的,就在袁灝寒正在黯然傷神時,他已是心急如焚的親自帶著侍兵,向涯底行去,他不相信在自己歷盡千辛苦之際,好不容易找到她時,她會這樣離開,他不甘心……

  然而,因他對地勢不熟而失去了機會,最後,被袁灝寒的手下先行找到,帶到了懸涯上……

  「哼!你以為你是誰?若不是你中途打斷我的婚事,月兒也不會離我而去……」袁灝寒冷冷的說道,並慢慢的向永騏走去,身上的殺氣越來越濃厚,眼神更散發嗜血光芒,彷彿野獸捕住獵物,準備伸爪將它撕裂似的冷酷無情……

  「放肆!你以為你是在對誰說話?」永騏也同樣冷冷道,他的聲音彷彿能把水凍成冰,眼神若是能殺人,袁灝寒恐怕早已死了上千次了……

  於是,兩人就在一定的距離內,互瞪著彼此,兩人身上有著相同的氣息——寒氣森森,一紅一黃的衣?被狂勁地風吹得胡亂飄舞著,同樣是蒼白的臉、赤紅的眼,兩人竟猶如來自地獄般冷酷、嗜血。

  「少爺,夫人叫你馬上回去與表小姐完婚……」正在此時,一個袁府侍從打斷兩人間的眼神撕殺……

  「你說什麼?」袁灝寒走過去,一把拽起侍從的衣襟,一字一句冷冷地道,「你把剛才的話再說一遍……」

  「夫人……說……為了大局著想……為了袁家,少爺……無論如何……也要趕快回去……同表小姐完婚,不然……的話……就要……鬧笑話了……」被袁灝寒拽著的侍從早已被嚇得四肢發軟、膽顫心驚……

  「她想叫我娶傲霜……是嗎……」此時,袁灝寒漂亮的鳳眸含著冷冽邪氣,性感的薄唇勾著冷酷邪魅的笑痕……

  「哈哈……哈……她終於忍不住了嗎?」他彷彿聽到了這世間最好笑的話語,聲音從小到大的仰天大笑起來,最後近似瘋狂地笑著。

  那傳話地侍從呆呆地站在那裡,他完全不懂得眼前狂笑的少爺在笑什麼!他自覺說的話並沒有值得人如此好笑的。

  許久後……

  「她想要我娶傲霜,不是不可以!但不是今天,你回去告訴夫人,叫她告知眾賓客,新娘子由於受驚過度需要多休息,等擇日再行完婚。至於我和傲霜的婚事,等我把月兒的後事辦完後再說吧……」

  此時已斂去笑意的袁灝寒,吐出的話寒冷的徹骨,眼底那猶如地獄烈火般的氣息在周圍蔓延……

  「是,少爺,屬下告退……」袁灝寒冷冷地看著離去侍從的背影……

  哼!想必她等這一天,等了很久了吧!但他是不會讓她如願以償的。

  月兒的離去,讓他憤怒地想要毀滅掉曾經接觸過她的所有男人,毀滅掉曾經傷害過她的所有人,也毀滅掉這裡所有的一切一切,甚至是毀滅掉自己……

  然而還沒等他將滿腔的憤怒發洩時,她便迫不及待地動手了,最好,別讓他發現這次月兒的事與她有關,否則的話,她的下場將會很慘很慘……

  不過——無論怎樣都好,她們的適時介入,也可以讓自己滿腔的怒火有個發洩的地方,袁灝寒冷冷地想著……

  凡是想在他身上打主意的人,最後都不會有任何好下場的,他會讓她們後悔莫及;他會讓她們知道『活著』卻似在地獄裡一般痛苦……

  然而,就在他正要離去時,身後想起了永騏冷冷地聲音,「早知要娶別的女人,今日也不會害得她喪命在此……」

  袁灝寒對永騏的話根本不為所動,自顧自的命人將兩具骸骨搬運走後,便一個俐落地翻身上馬,並對著永騏冷冷地道,「等我將韻鞭屍三日後,再交給你處理,到時你想怎樣都隨你……」說完,便策馬而去……

  ……

  富甲天下的揚州城,彙集了江南的人傑地靈,素來是人文薈萃之地,也豐物繁華之城,儘管是寒冬臘月,卻也人流如梭,車水馬龍,熱鬧非常……

  錦銹軒內——雕樑畫棟、觸目皆是精緻華麗的擺設,珠玉翡翠做成的簾子,玉做的屏風,室內鋪著滿地氈毯,莊內,華麗的衣服,名貴的飾品應有盡有……

  而來錦銹軒買衣飾的客人,大多非富即貴。此時,沈家三兄妹正在莊內,精心的選著幾日後,傲霜與袁灝寒大婚時所需的衣飾……

  「呵呵!姐姐,你終於可以如願以償地嫁給表哥了,恭喜你了……」沈傲?滿臉的嬉笑道,「還是姐姐你天資聰慧,用計策弄走了那女人,雖然她的死與我們當初的計劃有所偏離,但是,我們最終的目的還是達到了,表哥的新娘還是姐姐你,呵呵……」

  「是呀!霜兒,幸虧你的秒計,讓我們沈家得到了一筆豐厚的賞金,既解決了家中生意上的周轉,也讓你如願的嫁給了灝寒,可真是一雙雕呀……」一旁的沈傲龍也一臉曖昧地讚歎著,突然他好奇起來"霜兒,你是如何想到這個點子的?」

  「是大哥你有所不知,在我們從安徽阜陽到這揚州的這一路上,一直都聽路人說重金懸賞捉拿一名男子,說他誘捌了官家小姐。而且大街小巷裡貼滿了皇榜,我曾在一次下車時,無意中看了一眼皇榜上懸賞捉拿男子的畫相而已,事後也就忘記了,直到我見到方律銘後,才漸漸地想起這件事,這才能夠有今天的局面,呵呵!這純屬天意……」沈傲霜淡淡地笑著,笑得是甚是燦爛與得意,「再說了,在來揚州前,我便已收到了舅媽的飛鴿傳書,在信中舅媽已把所有的事都詳細告訴了我,叫我早做計劃,舅媽還說,到了揚州後,一定要我想辦法降低表哥的防備心,取得他的信任,後面的事情才好順利進行……」

  「好了,霜兒,今天該買的都買得差不多了吧,我們該回去了!」沈傲龍提醒著兩姐妹道。

  「對了,姐姐,你和表哥的婚事定下來了嗎?」沈傲?關心地道。

  「已定下來了,就在後天吧!」傲霜說著話,與他們兩人向屋外走去……

  他們三人絲毫沒有發現,就在他們小聲議論時,在他們不遠處的屏風後,一個身著粗布麻衣、衣著樸素的女子,正渾身僵硬地站著……

  「你挑到滿意的衣服了嗎……」這時,一個英挺俊秀的錦衣男子來到了她的身邊,一雙赦人的桃花眼正帶著溫柔的笑意!

  「諾,今天晚上,你先陪我去個地方吧……」說完,便將手上的白色紗衣遞到他手上,先行離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