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我是還珠格格:112章◆見鬼


112章◆見鬼

  夜,靜得嚇人。寒風正釀製著嚴霜。在這靜夜中,側耳細聽,這呼呼地風聲,及樹木被寒風吹得嘩嘩地響聲,都清晰可聞。

  夜色昏暗的使大地顯得是一片黑沉沉、死寂寂的,月亮在天上,卻不知躲在哪裡去了……

  漸漸地,月亮用慘白的臉色探進黑幕裡,一片透明的灰雲,淡淡的遮住了月光,清冷的月光灑在大地上,是那麼幽黯、陰沉……

  如妤居內——

  「啊……大哥……啊……輕點……好……好……好舒服……不行了……大哥……我不行啊……」一個十五、六歲的女子一絲不掛的躺在房裡的大床上,被一個身材高大的男人壓在身下。那女子緊緊抱著那個男人,雪白的長腿也大力的夾著男子粗壯的腰身,那玲瓏浮凸的身子隨著男人的抽插而劇烈地扭動、搖擺著,嘴裡時不時的逸出銷魂的呻吟聲……

  「霜兒,別開玩笑了,這麼快就不行啦……」那男人一邊說著話一邊狠狠的抽插著少女幼嫩的下體……

  「真的……不行了……大哥……人家洩了一晚上……實在沒力了……啊……咬輕一點嘛……人家會痛的啊!……」在這昏暗的房間中,充斥著那女子的放浪的淫叫聲。

  「霜兒,你別叫這麼大聲,小心被人聽見……」男人快速的聳動著下體,雙手也沒閒著,一對雪白的乳房,正被男人雙手大力的搓弄、擠壓著,並用嘴輪流吸吮啃咬著她紅艷的乳頭。

  「嗯……不要緊……那女人不在……嗯……表哥……將守衛……都撤了……」女子不停地扭動著腰身,嘴裡一邊說著話一邊”嗯嗯”地呻吟著,

  「這樣呀?那我就不客氣了,霜兒,你可要撐住呀!」說完重重的咬上女子的胸部,一波波的快感使得她用力地扭動著身體,想躲開男人的攻擊。

  「啊……不要……大哥……叫你咬輕一點……討厭啦……咬那麼重……唔……你真要了人家的命了……」沈傲龍不管沈傲霜的淫叫聲,只是不停的用嘴和手在她的一對胸乳上不停的摸捏吸吮玩弄著。

  也不知道他們翻雲覆雨地瘋狂交歡了多久,終於,沈傲龍將一股又多又濃的滾燙液體射入了傲霜那幽深火熱的最深處,兩人的下體緊緊”楔合”著,全身心都陷入了一陣劇烈無比的欲仙欲死的男歡女愛的極樂巔峰。

  ……

  激情過後,沈傲龍還意猶未盡的把玩著傲霜胸前一對傲人的胸乳,或擠、或按、或揉、或捏。只玩弄的她嬌喘連連,嗯啊不止……

  「討厭啦……大哥,每次都弄得人家……欲死欲仙的……對了大哥,若爹和舅媽知道我們這樣亂來,會不會被氣死?」

  「我們又不是親兄妹?」他吻著她的頸側含糊其詞的道。

  「什麼?大哥,你說我們不是親兄妹?這是怎麼回事?」她吃驚的道。

  「這個……」

  「大哥,你給我請清楚,否則,以後休想碰我……」

  「好好好,我告訴你,叫我不碰你,那可不行,我還想要我們的兒子繼承這袁家若大的家業呢!若是袁灝寒那小子知道娶了你就必定會戴綠帽,看他還敢娶你?」

  「大哥,你說是不說?」她擰著他的耳朵,媚笑著道。

  「我說……我說,放手……霜兒,我說還不行嗎?」待她鬆開手後,他揉著耳朵慢慢地道來……

  原來他的父親沈睿晟當年是娶了早有身孕的袁紫嫣,也就是袁灝寒的姑姑,袁紫嫣本與袁府的一個家將相戀,以至後來懷上身孕,被袁家的長輩們發現後,將家將趕了出去,然後再以最快的速度,將袁紫嫣嫁給了做小本木材生意沈睿晟。

  當年,沈睿晟與袁紫嫣完婚後,過了幾個月袁紫嫣便生下一子便是今日的沈傲龍,沈睿晟雖娶了揚州首富的女兒,雖是如花美倦,可是卻要替別養兒子,想來心中難免有所介懷……

  時間久了便心生不滿,漸漸地便與經常來探望紫嫣的蕭灩溶廝混在了一起,不久之後蕭灩溶便懷上了身孕,與此同時,袁紫嫣也懷孕在身……

  隨著肚子一天一天的大了起來,蕭灩溶怕姦情敗露,便對袁灝寒的父親袁霄天說,為了便於照顧袁紫嫣,要搬過去與紫嫣同住。

  就這樣,幾個月後,兩人先後臨盆,分別生下了一個女兒,而袁紫嫣因為難產而逝……

  於是他們對外便宣佈,袁紫嫣生下的是一對雙胞胎女兒,而沈傲霜便是沈睿晟與蕭灩溶兩人所生,她自然是與沈傲龍無任何血緣關係,這也是沈傲龍無意間發現的。

  他甚至知道沈睿晟他們為什麼一定要傲霜嫁給袁灝寒了,因此,他便心生一計,利用一個偶然的機會迷姦了傲霜。

  然而當時還只有十三歲的傲霜居然迷上了這種魚水之歡,於是這兩年來,兩人一直維持著這種男歡女愛的關係!

  他甚至想過,傲霜若是懷上自己的孩子嫁給袁灝寒的話,那麼自己的下半輩子就不用愁了,所以,在確定傲霜嫁入袁家已成定局之時,他更是趁著近日沈睿晟與蕭灩溶偷情之時,來到如妤居弄昏了傲珺,並向傲霜索歡,希望早日讓她懷上自己的孩子……

  當然,有些話他是不會同傲霜講的,他也只是簡略地告訴她真實的身世而已……

  「原來,舅媽就是我的親生母親,難怪她會這麼疼我了,謝謝你,大哥,謝謝你告訴我這個秘密,我以後會好好報答你的……」她撒嬌的聲音絲絲柔媚,銷魂入骨……

  突然,空氣中散發出一股淡淡地香氣,她疑惑地問道”咦?大哥……你有沒有聞到一股香氣呀?」

  「唔……沒有……我只聞到……你身上的……女人香……真是好聞……」沈傲龍邊說著話,邊吻著懷中赤裸著身子的傲霜。

  「大哥,別鬧了……」她一邊躲著他的吻,一邊拍打他,突然,身上的禁固的力量減輕了,再仔細一看,卻是睡著了……

  傲霜掙開他的懷抱,起身下床穿上外衣後,來到外室的桌邊,端起一杯水正要喝時,突然她看到一個影子從窗外晃過……

  緊接著,她似乎聽到有人在外面說話,於是,她打開窗子看了看四周,卻並沒有發現有人在外面,就在她關上窗子想去睡覺時,忽然談話聲響起來,於是,她大著膽子,打開了門走了出去,「呼……好冷呀……」她邊哈著氣邊喃喃自語地在院子裡轉了一圈,發現還是沒人。

  「哼哼…………”突然,她聽到就在自己身邊不遠處,傳來一聲聲女人的笑聲,陰森森地,很是恐怖,周圍的氣氛讓她心裡一陣陣發毛,就在她抑制住全身的恐懼,準備轉身回屋時……

  一股陰寒的冷風向她迎面撲來,冰冷而帶著不安的氣息讓她竟然無法再向前跨出一步,就這樣呆立在原地無法移動,一種前所未有的戰慄與寒氣從她的腰椎處升起並漫延到四肢百骸,頭皮一陣陣發麻,全身的汗毛也頓時豎立起。

  這時,陰慘慘、淒冷的笑聲似有若無的越飄越近,隨即”砰”的一聲,身後的大門似乎重重地關上,而此刻,站在原地的傲霜不自禁地打了個寒顫,一股強烈的不安與恐懼令她忍不住轉身望向大門口,雖然,那裡什麼也沒有!

  然而,就在不遠方的走廊上,一個全身白衣的女子靜靜地漂浮在那裡看著她,那白衣女子的長髮和裙邊隨風舞動著,並且足不沾地般漸行漸近地慢慢漂浮過來……

  「啊……鬼啊……」她的腦海中猛地浮現出這兩個讓人驚恐萬狀的字。畢竟,在這夜深人寂的嚴冬臘月的夜裡,沒有人會不去睡覺,而穿著薄薄的一件白色紗衣出來嚇人,更何況是一個沒有腳的女人……

  她臉上血色刷地一白,驚聲尖叫,『啊,鬼啊!鬼啊、鬼啊……』她覺得胃一陣痙攣,五臟六腑絞成一團,嚇得淚如雨下,只能渾身發軟的手腳並用的,沖進了屋子,並將門反鎖好。

  傲霜衝回內室並跳上床後就鑽進被窩裡,四處摸索著,嘴裡一股勁地狂喊著,「大哥,鬼……鬼啊……我看見鬼了!」

  可是,她將整個床都摸遍了,卻沒見到她大哥沈傲龍的身影,於是,她偷偷打開棉被一角並探出頭,藉著微弱的光線,看向不遠處的另一張床也是空空如也,原本睡在床上的是被他們迷暈的沈傲珺,此時,也不知所蹤。整個昏暗的房間裡詭異、安靜的可怕,安靜的令人窒息……

  突然”叩叩叩………”一陣冰冷、毫無溫度的敲門聲瞬響起,傲霜驚恐地睜大眼睛,瞳孔急速的收縮著。

  此刻的敲門聲有如死神的催魂曲般讓她幾乎崩潰。冷汗沿著額頭緩緩地流下,身體無法克制地抖得有如秋風中的殘葉,她甚至可以聽見自己牙齒打戰時彼此碰撞的”得得”聲以及自己的急促的心跳聲。

  門外的敲門聲還在有規則地繼續著,傲霜顫抖地用那已經浸透冷汗的手摀住自己微微抖動著的雙唇,以防止自己發出聲音,因恐懼而莫明湧出的淚水早已爬滿她蒼白的臉蛋兒。

  不知過了多久,敲門聲終於停了下來,傲霜躲在被子裡依舊一動也不敢動,她生怕自己發出一點聲音,許久後,門外還是沒有一點動靜。

  在確定那敲門聲沒有再響起後,全身都已被冷汗浸濕了的傲霜,才鼓足勇氣悄悄地拉開被子的一角,害怕地偷偷張望著。

  屋裡昏暗一片,只有從窗外投進的慘淡的月光給房間蒙上了一層詭異的陰藍。

  傲霜小心地用力撐起自己虛軟的身體靠在床頭擁被而坐,適才所受的驚嚇讓她再也忍不住地將臉埋入膝蓋輕聲哭泣著。

  「嘿嘿嘿……」突然,寒透人心且淒厲可怕的笑聲從門外陰惻惻地滲進來……

  「大哥……救命……”傲霜再也忍不住了,她用雙手用力地摀住自己的耳朵,將頭埋在棉被裡,幾近崩潰與絕望地尖叫著慟哭出聲。

  然而,就在這時,門外又響起了一陣細碎的聲響。緊接著又是”卡嚓”一聲輕響,隨著一絲冰冷空氣悄然滲入,房間的門緩緩的開了……

  一股冷颼颼的寒風吹進來,屋內頓時帶著一股陰氣森森、陰慘慘的氣息。這時,外室似乎有腳步聲,且越來越近,像是走到了內室,傲霜的心突然狂跳起來,並且隨著腳步聲的接近而加劇,似乎就要達到了極限……

  不知何時,一名身穿白色輕紗的娥娜女子靜靜的立在了傲霜的床邊,她白晰可吹彈的臉龐掛著清淚,一頭細柔烏黑的長髮也隨風輕輕飄動著……

  傲霜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嚇得臉色蒼白,目瞪口呆的盯著前方,只見這白衣女子的雙眼,雪白的眼白裡竟然沒有黑眼球,嘴巴半張著,露出猩紅色的牙齒,兩眼直鉤鉤地盯著她,陰慘慘的道”還我……命來……是你……出賣……我……」一股帶著腥味的血絲從白衣女子的嘴角流下來……

  「啊………不要…………”傲霜已經嚇得徹底崩潰了,「不是我……你不要……來找我……唔……」一雙沾滿鮮血的、冷冰冰的柔手突然悄無聲息地掐住了她的脖子,一陣陣寒意從脖頸傳遞到全身,傲霜覺得自己的四肢都快僵硬了,好像凍住一樣,同時窒息感也襲來……

  「你……還想……繼續……騙……我……」白衣女子冷冷地笑著並陰森森地道,漸漸收緊扣在傲霜脖子上的手,越來越緊,越來越緊。

  傲霜覺得呼吸困難起來,並拚命的掙扎著,喉嚨裡發出喀喀聲音。漸漸地,她感覺掐在自己脖子上手,好像是狠狠掐住了她的心臟,讓她無法喘氣,心跳也像是快衰竭了般……

  「對不起……月兒……姐姐……我……也不想……害死你的……你原……諒我吧……」傲霜吐字艱難地輕喃著,呼吸越來越急促,四肢的顫抖、掙扎也更厲害了,她感覺自己被掐住的喉嚨正隱隱作痛……

  傲霜呼吸越來越困難,嘴唇與指甲開始發青,心臟也一陣陣抽搐著,她的小巧的嘴張得很大很大,可是再怎麼張,喉嚨裡硬是發不出一點聲音……

  她只覺得脖子上冰冷的手越收越緊,自己殘存的意識正在一點一點的消失……

  這是傲霜自出生到懂事以來,第一次意識到死亡是如此接近,那種慢慢接近死亡的恐懼讓她害怕,她想到了很多東西,什麼男人、榮華富貴、身份、地位、貪念、慾念都歸於模糊,被黑暗消溶……

  世上還有什麼是比慢慢地、清醒地接近死亡還要恐懼和痛苦的!!

  她的四肢逐漸冰冷並慢慢失去感覺,繼之而來的是如重物壓身般地氣悶,直到躺在地上的身體一陣陣地痙攣、抽搐時,意識才慢慢地流失,徹底地陷入黑暗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