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我是還珠格格:113章◆回憶


113章◆回憶

  白衣女子這才滿意地收回自己的手,詭異地笑了,笑到讓人顫慄:"沈傲霜,這是你久我的……」

  如果,不是她的告密,自己也不會有今天這個局面……

  看著躺在地上的女子臉色蒼白,神情驚恐,她伸手探向鼻息間,還有微弱的呼吸,很好,就是要這種效果,死,並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生不如死,她就是要她活在痛苦中、活在恐懼中。

  然而,就在白衣女子起身之時,一塊扇形玉珮掉了下來,而她自己卻渾然不覺……

  「燕兒,好了嗎?」一男子從門外走進來,一雙赦人的桃花眼正帶著龐溺的笑,待走近她身邊後,一把將她冰冷地身子摟進懷中……

  「諾,謝謝你……」她疲累地偎進男子溫暖的懷中,思緒慢慢地回到了幾天前,她墜落懸涯後的情景……

  在涯底,不知道過了久,醒來時感覺是躺在草地之上,有那麼一瞬間她不知道身處何處,她想起身,卻發現右手臂傳來的隱約疼痛,似乎已上過藥了……

  由於身上的傷,使得她失血過多而精神萎靡,再加上涯底的濕氣較重,容易讓人產生昏昏欲睡的感覺,她只微微睜了一下的眼皮,又緩緩地閉上,沉沉地睡了過去……

  當她再次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躺在一個溫暖的懷抱中,「醒了麼?感覺還冷嗎?」一個十分好聽的男子聲音在她耳邊突兀的響起……

  她這才注意到自己身上衣物已全被褪盡,兩人的身體赤條條的交纏在一起,胸前的一方渾圓被結實的大掌圈握住,「韻……不要……」她輕喊著,渾身紅到艷麗透火。

  「月兒,你總算是醒了,你已昏迷了三天三夜,在這涯底溫度極底,就算在這木屋裡升上爐火,也不能去除你身上的寒意,而我唯有這樣才能為你取暖……」

  「韻,謝謝你……」她臉紅的低著頭吶吶的道,「我已經好多了,你可以放開我了嗎?」

  「可是,月兒,我喜歡抱著你的感覺,有種幸福的味道……」

  「韻……你……」

  「好了好了,我放開便是……你定是餓了,我出去給你弄點吃得來……」看著臉越來越紅的她,終於,他只得放開她,起身把所有的衣服穿上……

  待他穿好衣服離開後,她才發現自己躺在一間陌生的房間裡,身下的床鋪是硬硬的木板床,屋內有個大大的火盆,整個屋子靜得有些遠離喧囂的安寧……

  不一會兒後,韻就拿著一隻烤雞走了進來,看著她道,「快吃吧!你已有幾天沒有進食了……」

  「嗯!」她接過他手中的烤雞邊啃邊道,「這是哪裡?」

  「這是涯底,離我們跌落的地方有些距離,那天,我們跌落到涯底時,幸虧被一對住在這裡以打獵為生的夫婦給救了……」

  「那怎麼沒有看見他們呢?」她有些奇怪地問道。

  「哦!因為這裡只有一間木屋,人多的話,住起來不是很方便,他們便到親威家去借宿一段時間,這間屋子就先借給我們養傷用……」

  「是這樣呀!韻,回頭一定要謝謝他們夫婦二人的救命之恩……」

  「這個是一定的,你先好好養傷,其它的你都不用去管……」

  然而,她所不知道的是,早在幾天前,那對夫婦早就命喪黃泉,並且易過容,然後被韻換上了他們二人的衣服,後來被袁灝寒的手下誤認為是他們給帶了回去……

  「韻,你知道嗎?成親前幾天,我都沒有看見你,也不道你出了什麼事?問灝寒身邊的人,他們一個個如啞巴似的都不說話。」

  「我被灝寒下了軟骨散關了起來,並派人把我看守住,就在你們成親的前一日,律去我房間找我喝酒,才把我放了……」

  「原來是這樣,對了,韻,我有個問題想問你,蕭大哥和灝寒到底是什麼關系?真的是表兄弟嗎?那天我聽見灝寒叫他律,這是怎麼回事……」她疑惑不解地道。

  「他們確是表兄弟,而且我們三人自小一起長大,比親兄弟還要親……」他慢慢地陷入回憶裡,並慢慢揭起這些沉封的記憶……

  原來蕭劍這個名字只是個化名,他本名叫方嚴、字律銘、號劍飛,他的母親蕭灩凌與袁灝寒的親生母親蕭灩筠,還有蕭灩溶是三姐妹。

  她們的父親便是當朝正一品官員——蕭太師

  他的大女兒嫁給了揚州首富袁霄天,在生下了袁灝寒不久之後便鬱鬱而終,而袁霄天為了尚在襁褓之中的兒子,便娶了早已對他芳心暗許的蕭灩溶,而蕭灩溶也答應了自己的姐姐,一定要將灝兒視如已出……

  而蕭太師的二女兒,蕭灩凌在一次到法淨寺上香之時,偶遇在寺內備考的方朔(方朔,字之航,號建安),她見此人文質彬彬、知書達理、舉止文雅、談吐不俗,不似那些貴公子般虛偽狂妄,於是便對方朔暗生愛慕之心,回到家中便對自己的父親說明了此事,並請父親對方朔多加關照。

  而方朔也不負勝望,一舉奪得狀元之名,並留在了翰林院做個編修,後來,方朔便成為了蕭太師的女婿,蕭太師家中還經營著一些藥材生意,並且還遍及全國,也都一併交給方朔打理,夫妻兩人過著美滿的日子,不久之後,他們便生下了方律銘。

  而方律銘自小聰明伶俐,淡泊名利,且生性灑脫,與袁灝寒的感情甚好,是袁府的常客。由於他喜歡打抱不平,經常得罪一些當朝權貴,因此他後來乾脆易了容,而且還起了蕭劍這個化名,以方便他在江湖上行事方便。

  由於,他跟方律銘也情如手足,最後也學了一手易容本事。他們兩人從小就玩一些互換身份的遊戲,就連袁灝寒都猜不准誰是誰……

  「原來如此,韻,你也會易容了?」在知道韻也會易容後,她有些興奮,要知道蕭劍的易容術可渭是一絕,竟然被韻學了個八九不離十,那麼,她也可以學個七八成了,想必以後要用得上易容術的地方會很多。

  於是,他們二人便安心地在這涯底的木屋裡一邊養傷一邊學易容術,日子過得很快,轉眼就過了十多天,已是十一月底了,而她學的易容術,以前曾有過一些經驗,因此也小有所成。而身上的傷勢也好的差不了。

  這天一大早,他便對她道"月兒,我們也該準備離開這裡了,今天我先出去打聽一下,看看外面有何動靜,順便也買幾套乾淨的換洗衣物,如果外面已風平浪靜了,我們明天一大早就可以離開這裡了。」

  「離開?去哪裡?」她一臉的疑惑,「這裡不好嗎?我覺得這裡很適合隱居呢!」

  這裡的確是一個很舒服的地方,連日來的陰天總算是過去了,難得出現一個這麼晴好的日子,屋外金燦燦的陽光,暖熏熏的和風,木屋不遠處還有一片竹林,在它的正前方則是一片如明鏡般的湖泊,湖水清徹見底,真是讓人心曠神怡……

  不可否認這個地方確實很美,他也很想留下來,可是他卻擔心,萬一,有一天灝寒發現了他們的蹤跡,那該如何是好,畢竟這裡離袁府並不是很遠,而最好的萬全之策,就是盡快離開這裡。

  「好了,月兒,聽話,我們盡快離開這裡,你先收拾一下,我去去就回。」說完便出了木屋,幾個縱身便消失在她的視線裡。

  她靜靜地望著窗外,天空很藍、雲很少;空氣清新、鳥語清脆,實在是很舒心……

  金燦燦的陽光照在湖面上,靜得沒有聲息,此情此景有一種難於形容的愜意,在這方天地裡她可以盡情的享受無拘無束的生活,是那樣的自由自在,那樣的詳和安靜。

  「哎……」她輕輕的歎了口氣,就要離開這裡了,還真是有些捨不得這裡的美景,記得前幾日還下過一場雪,雪來的時候周圍非常的安靜,雪落時發出的絲絲響聲是最美的天籟之音。它圓潤,安詳,沒有一絲嘈雜,一絲喧囂,靜靜地的漂落、柔柔地在空中起舞……

  看著那一片片飄落的雪花,感覺是如此的平淡舒心,也會不自覺的露出一絲微笑……

  可是這種舒心的日子就要結束了,又要回到外面的世界,喜歡上了安靜平淡的生活後,反而不習慣世俗間的一切貪慾、喧囂、繁華、名利、權勢,其實這些都只不過是過眼雲煙,生命的本質是安靜的……

  她漸漸地明白一些道理,只有捨去這些虛幻的東西,給心靈一片安靜的空間,遠離喧囂,就會沒有糟雜的吵鬧,沒有淺淡的世俗觀念,沒有疲倦的哭啼,悲哀的歎息……

  此時,她的心境好安靜,好安靜,沒有一點噪音。那是一塊遠離了喧囂、沒有爭鬥的沃土……

  在這裡的生活感覺很像在袁府的過的那一段安靜的日子,舒心自在。想到這裡,不禁想起了袁灝寒。

  不知道,自己離開後,袁灝寒怎麼樣了?有沒有很傷心呢?是在到處找自己,還是天天借酒澆愁,還是早已忘了自己,想到這裡,她不自覺地好笑起來,是自己一心想要離開他,可如今離開了,卻又很是惦念他,真的是很奇怪。

  突然,一個奇異的念頭在腦海中一閃而逝……

  難道……難道……是自己愛上了他嗎?這個想法不禁嚇了她一跳……不會的,一定不會……

  也許……也許只是自己只是習慣了他的溫柔,習慣了他天天陪在自己身邊,如今他不在身邊,只是一時不習慣而已,肯定是這樣,也許過一段日子便好了……

  她一遍一遍地在心裡自我安慰著……只是,偶爾想著他會為了自己而借酒澆愁,就會有一絲絲的心痛,怎麼會這樣?她不知道,她的心好亂好亂……

  為什麼會這樣?自己為什麼會變得這麼奇怪?為什麼自己見一個便會愛一個?為什麼自己會見異思遷?難道自己真的是心性楊花嗎?

  於是,她就這樣莫名其秒地胡思亂想著……

  過了許久後,肚子傳來"咕咕……………"的響聲把她拉回了現實,她這才意識到,已是中午了,難怪會肚子餓了,正準備起身時。

  「吱"地一聲,傳來開門的聲音,「韻,你回來了……」她欣喜地轉過身,看向大門處,頓時她瞪大了雙眼,笑容凝在了嘴角。

  這不可能……不可能……

  白衣女子這才滿意地收回自己的手,詭異地笑了,笑到讓人顫慄:"沈傲霜,這是你久我的……」

  如果,不是她的告密,自己也不會有今天這個局面……

  看著躺在地上的女子臉色蒼白,神情驚恐,她伸手探向鼻息間,還有微弱的呼吸,很好,就是要這種效果,死,並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生不如死,她就是要她活在痛苦中、活在恐懼中。

  然而,就在白衣女子起身之時,一塊扇形玉珮掉了下來,而她自己卻渾然不覺……

  「燕兒,好了嗎?」一男子從門外走進來,一雙赦人的桃花眼正帶著龐溺的笑,待走近她身邊後,一把將她冰冷地身子摟進懷中……

  「諾,謝謝你……」她疲累地偎進男子溫暖的懷中,思緒慢慢地回到了幾天前,她墜落懸涯後的情景……

  在涯底,不知道過了久,醒來時感覺是躺在草地之上,有那麼一瞬間她不知道身處何處,她想起身,卻發現右手臂傳來的隱約疼痛,似乎已上過藥了……

  由於身上的傷,使得她失血過多而精神萎靡,再加上涯底的濕氣較重,容易讓人產生昏昏欲睡的感覺,她只微微睜了一下的眼皮,又緩緩地閉上,沉沉地睡了過去……

  當她再次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躺在一個溫暖的懷抱中,「醒了麼?感覺還冷嗎?」一個十分好聽的男子聲音在她耳邊突兀的響起……

  她這才注意到自己身上衣物已全被褪盡,兩人的身體赤條條的交纏在一起,胸前的一方渾圓被結實的大掌圈握住,「韻……不要……」她輕喊著,渾身紅到艷麗透火。

  「月兒,你總算是醒了,你已昏迷了三天三夜,在這涯底溫度極底,就算在這木屋裡升上爐火,也不能去除你身上的寒意,而我唯有這樣才能為你取暖……」

  「韻,謝謝你……」她臉紅的低著頭吶吶的道,「我已經好多了,你可以放開我了嗎?」

  「可是,月兒,我喜歡抱著你的感覺,有種幸福的味道……」

  「韻……你……」

  「好了好了,我放開便是……你定是餓了,我出去給你弄點吃得來……」看著臉越來越紅的她,終於,他只得放開她,起身把所有的衣服穿上……

  待他穿好衣服離開後,她才發現自己躺在一間陌生的房間裡,身下的床鋪是硬硬的木板床,屋內有個大大的火盆,整個屋子靜得有些遠離喧囂的安寧……

  不一會兒後,韻就拿著一隻烤雞走了進來,看著她道,「快吃吧!你已有幾天沒有進食了……」

  「嗯!」她接過他手中的烤雞邊啃邊道,「這是哪裡?」

  「這是涯底,離我們跌落的地方有些距離,那天,我們跌落到涯底時,幸虧被一對住在這裡以打獵為生的夫婦給救了……」

  「那怎麼沒有看見他們呢?」她有些奇怪地問道。

  「哦!因為這裡只有一間木屋,人多的話,住起來不是很方便,他們便到親威家去借宿一段時間,這間屋子就先借給我們養傷用……」

  「是這樣呀!韻,回頭一定要謝謝他們夫婦二人的救命之恩……」

  「這個是一定的,你先好好養傷,其它的你都不用去管……」

  然而,她所不知道的是,早在幾天前,那對夫婦早就命喪黃泉,並且易過容,然後被韻換上了他們二人的衣服,後來被袁灝寒的手下誤認為是他們給帶了回去……

  「韻,你知道嗎?成親前幾天,我都沒有看見你,也不道你出了什麼事?問灝寒身邊的人,他們一個個如啞巴似的都不說話。」

  「我被灝寒下了軟骨散關了起來,並派人把我看守住,就在你們成親的前一日,律去我房間找我喝酒,才把我放了……」

  「原來是這樣,對了,韻,我有個問題想問你,蕭大哥和灝寒到底是什麼關系?真的是表兄弟嗎?那天我聽見灝寒叫他律,這是怎麼回事……」她疑惑不解地道。

  「他們確是表兄弟,而且我們三人自小一起長大,比親兄弟還要親……」他慢慢地陷入回憶裡,並慢慢揭起這些沉封的記憶……

  原來蕭劍這個名字只是個化名,他本名叫方嚴、字律銘、號劍飛,他的母親蕭灩凌與袁灝寒的親生母親蕭灩筠,還有蕭灩溶是三姐妹。

  她們的父親便是當朝正一品官員——蕭太師

  他的大女兒嫁給了揚州首富袁霄天,在生下了袁灝寒不久之後便鬱鬱而終,而袁霄天為了尚在襁褓之中的兒子,便娶了早已對他芳心暗許的蕭灩溶,而蕭灩溶也答應了自己的姐姐,一定要將灝兒視如已出……

  而蕭太師的二女兒,蕭灩凌在一次到法淨寺上香之時,偶遇在寺內備考的方朔(方朔,字之航,號建安),她見此人文質彬彬、知書達理、舉止文雅、談吐不俗,不似那些貴公子般虛偽狂妄,於是便對方朔暗生愛慕之心,回到家中便對自己的父親說明了此事,並請父親對方朔多加關照。

  而方朔也不負勝望,一舉奪得狀元之名,並留在了翰林院做個編修,後來,方朔便成為了蕭太師的女婿,蕭太師家中還經營著一些藥材生意,並且還遍及全國,也都一併交給方朔打理,夫妻兩人過著美滿的日子,不久之後,他們便生下了方律銘。

  而方律銘自小聰明伶俐,淡泊名利,且生性灑脫,與袁灝寒的感情甚好,是袁府的常客。由於他喜歡打抱不平,經常得罪一些當朝權貴,因此他後來乾脆易了容,而且還起了蕭劍這個化名,以方便他在江湖上行事方便。

  由於,他跟方律銘也情如手足,最後也學了一手易容本事。他們兩人從小就玩一些互換身份的遊戲,就連袁灝寒都猜不准誰是誰……

  「原來如此,韻,你也會易容了?」在知道韻也會易容後,她有些興奮,要知道蕭劍的易容術可渭是一絕,竟然被韻學了個八九不離十,那麼,她也可以學個七八成了,想必以後要用得上易容術的地方會很多。

  於是,他們二人便安心地在這涯底的木屋裡一邊養傷一邊學易容術,日子過得很快,轉眼就過了十多天,已是十一月底了,而她學的易容術,以前曾有過一些經驗,因此也小有所成。而身上的傷勢也好的差不了。

  這天一大早,他便對她道"月兒,我們也該準備離開這裡了,今天我先出去打聽一下,看看外面有何動靜,順便也買幾套乾淨的換洗衣物,如果外面已風平浪靜了,我們明天一大早就可以離開這裡了。」

  「離開?去哪裡?」她一臉的疑惑,「這裡不好嗎?我覺得這裡很適合隱居呢!」

  這裡的確是一個很舒服的地方,連日來的陰天總算是過去了,難得出現一個這麼晴好的日子,屋外金燦燦的陽光,暖熏熏的和風,木屋不遠處還有一片竹林,在它的正前方則是一片如明鏡般的湖泊,湖水清徹見底,真是讓人心曠神怡……

  不可否認這個地方確實很美,他也很想留下來,可是他卻擔心,萬一,有一天灝寒發現了他們的蹤跡,那該如何是好,畢竟這裡離袁府並不是很遠,而最好的萬全之策,就是盡快離開這裡。

  「好了,月兒,聽話,我們盡快離開這裡,你先收拾一下,我去去就回。」說完便出了木屋,幾個縱身便消失在她的視線裡。

  她靜靜地望著窗外,天空很藍、雲很少;空氣清新、鳥語清脆,實在是很舒心……

  金燦燦的陽光照在湖面上,靜得沒有聲息,此情此景有一種難於形容的愜意,在這方天地裡她可以盡情的享受無拘無束的生活,是那樣的自由自在,那樣的詳和安靜。

  「哎……」她輕輕的歎了口氣,就要離開這裡了,還真是有些捨不得這裡的美景,記得前幾日還下過一場雪,雪來的時候周圍非常的安靜,雪落時發出的絲絲響聲是最美的天籟之音。它圓潤,安詳,沒有一絲嘈雜,一絲喧囂,靜靜地的漂落、柔柔地在空中起舞……

  看著那一片片飄落的雪花,感覺是如此的平淡舒心,也會不自覺的露出一絲微笑……

  可是這種舒心的日子就要結束了,又要回到外面的世界,喜歡上了安靜平淡的生活後,反而不習慣世俗間的一切貪慾、喧囂、繁華、名利、權勢,其實這些都只不過是過眼雲煙,生命的本質是安靜的……

  她漸漸地明白一些道理,只有捨去這些虛幻的東西,給心靈一片安靜的空間,遠離喧囂,就會沒有糟雜的吵鬧,沒有淺淡的世俗觀念,沒有疲倦的哭啼,悲哀的歎息……

  此時,她的心境好安靜,好安靜,沒有一點噪音。那是一塊遠離了喧囂、沒有爭鬥的沃土……

  在這裡的生活感覺很像在袁府的過的那一段安靜的日子,舒心自在。想到這裡,不禁想起了袁灝寒。

  不知道,自己離開後,袁灝寒怎麼樣了?有沒有很傷心呢?是在到處找自己,還是天天借酒澆愁,還是早已忘了自己,想到這裡,她不自覺地好笑起來,是自己一心想要離開他,可如今離開了,卻又很是惦念他,真的是很奇怪。

  突然,一個奇異的念頭在腦海中一閃而逝……

  難道……難道……是自己愛上了他嗎?這個想法不禁嚇了她一跳……不會的,一定不會……

  也許……也許只是自己只是習慣了他的溫柔,習慣了他天天陪在自己身邊,如今他不在身邊,只是一時不習慣而已,肯定是這樣,也許過一段日子便好了……

  她一遍一遍地在心裡自我安慰著……只是,偶爾想著他會為了自己而借酒澆愁,就會有一絲絲的心痛,怎麼會這樣?她不知道,她的心好亂好亂……

  為什麼會這樣?自己為什麼會變得這麼奇怪?為什麼自己見一個便會愛一個?為什麼自己會見異思遷?難道自己真的是心性楊花嗎?

  於是,她就這樣莫名其秒地胡思亂想著……

  過了許久後,肚子傳來"咕咕……………"的響聲把她拉回了現實,她這才意識到,已是中午了,難怪會肚子餓了,正準備起身時。

  「吱"地一聲,傳來開門的聲音,「韻,你回來了……」她欣喜地轉過身,看向大門處,頓時她瞪大了雙眼,笑容凝在了嘴角。

  這不可能……不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