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我是還珠格格:114章◆身不由已


114章◆身不由已

  「你……你……怎麼會……找到這裡?」她吃驚地看著站在門口的男子。

  「只要有心,沒有什麼是辦法到的。」男子微微一笑,來到她的身邊,「你還好嗎?我很擔心你……」

  「你……到底是……賽斯羅……還是賽南卡?」她有些驚慌地道。

  「無論我是誰,總之我找到了你,皇上已下旨,只要誰能找到還珠格格,便指婚給誰?」他一臉的欣喜狀,性感的唇瓣彎成一道迷人的弧度,接著道,「如今,你已是我吉斯諾爾亞的未婚妻了,皇上若是知道我已找到了你,肯定很開心……」

  「吉斯諾爾亞?」

  「吉斯諾爾亞是我的名字,賽斯羅是皇上給我的封號。就像你名叫小燕子,皇上封你為還珠格格是一樣的道理。我弟弟賽南卡本名叫晉斯赧卡……」

  「名字?這麼長?」

  「長?」他那雙嫵媚動人的桃花眼微微瞇起,附在她耳邊道,「那你可以叫我諾爾亞或是諾,我知道你們漢人這樣稱呼更顯得親密些,你身上有一半的漢人血統不是嗎?」他瞇起的雙眼帶著隱隱的笑意,眸中閃著興奮的光彩,「好了,我們走吧!皇上正等著見你呢……」摟著她就準備向外走。

  「不……我不要……回去”她自是知道,這只是乾隆的一個手段,他是段不會將她許給任何男人,一旦她回到乾隆身邊,要麼是死,要麼就是永遠留在紫禁城裡,成為乾隆的女人。

  「好了,小燕子,不要鬧了,皇上不讓你出來遊玩是為了你好,與自己的父親使使小性子就算了,可你竟然獨自偷跑出來,小燕子,雖然當今皇上是你的父親,可有些事不要做得太過份了,他畢竟是皇上呀!」他盯著她那雙盛滿驚恐的瞳眸深處,緩緩地說”聽話,小燕子,皇上目前現在南京,我們這就立刻動身去見他,好讓皇上為我們挑一個良辰吉日,我已迫不及待地想讓你成為我的妻子了……」

  「不……我說……不回去,你聽不懂呀!」她絕望地嘶叫著,神情竟是那樣的無奈和傷心……

  而她從他的言談中知道,乾隆故意在世人眼中表現出一個父親寬厚和仁愛,可是背地裡卻對自己的新生女兒做出亂倫苟且之事。

  在自己還沒有恢復記憶時都無法接受乾隆,更何況是現在,她不要回到那個牢籠裡,周旋在幾個男人中間,若是早知道會有今日,那她定會心甘情願的做袁灝寒的妻子,那怕會被他拘禁起來,她也願意,最起碼在她以後的生命中只會有袁灝寒一個男人……

  「唔……你放開我……放我下來……」就在她出神發愣之際,他已將她攔腰抱起,向屋外走去。

  「不要……我不要回去……你放開我……」頓時,急的眼淚都快奪眶而出,她雙拳緊握,拚命地捶打著他銅牆鐵壁似的胸膛,並且用力掐他的胳膊,想迫使他鬆手,但她的掙扎絲毫不起作用,他彷彿沒有感覺到疼痛一般……

  「你……你……聽見沒有……放開我……」

  「諾!」

  「呃?」

  「叫我諾或是諾爾亞,我便放開你……」

  「呃……諾,這樣可以放開我了吧?」

  「我當然會放開你,不放開的話,要如何上馬車呢?」

  「……你騙我……」

  「我這不是放了你嗎?」原來,兩人在邊走邊說之時,早已走到了門外準備好的馬車前,就在他說完之時,兩人早已上了馬車,並飛馳而去……

  「不,我不回去……停車……唔……」他吻上她叫囂的紅唇,用舌頭蠻橫地撬開了她的唇,彷彿有魔力的舌尖在她小檀口中旋繞,輕佻著她最細微的敏感神經,引起她陣陣戰慄。

  她扭頭掙扎著,可他的舌仍執意深入她的喉嚨,她拚命地捶打著他的肩,可他沒鬆手,也沒鬆口,執意要在她的唇齒間貪求她的回應,而壓在她身上強健而沉重的身體,使她的掙扎顯得那麼的嬌弱無力……

  「小燕子,我想要你……」他低嘎的聲音透露出深藏的情慾,「我不介意你和他發生過的事,只要你成了我的妻子後,他就不會再胡來了。」

  「不……不要……不可以……」知道自己無法逃開命運的安排,就要回到乾隆身邊時,她傷心的將自己的身體綣起來,一股無依的悲哀感襲上心頭,抑制不住的令她淚如雨下,凝成傷心之海……

  「小燕子,你不要哭,好……我答應不碰你就是,你不要再哭了,哭得我心都碎了……」他溫柔地摟抱著她,細心的哄勸著。

  許久後,哭累了的她暗自想著,不能這樣坐以待斃,要想辦法逃走才行,不然的話自己一定會被送到乾隆身邊去的,於是便依靠在他懷裡悠悠的道,「你是怎麼找到我的?」

  原來,在他得知她隨皇上一起南下遊玩後,便尾隨著他們南下,一直離他們不遠,後來知道她走失了,皇上派永騏、永琪、爾康、福倫分四個方向去尋她。

  他便悄悄地買通他們四人身邊的親信,若知道她的消息後,一定要以最快的速度的告知他,可是過了近兩個月,都沒有她的消息,他都快急瘋了。

  可這時在揚州卻傳來了她的消息,可是揚州早在第一時間便已派人去找尋過,具他收買之人回信說是有人密報,於是永騏第一時間趕到揚州。

  「有人密報?」她疑惑的道,會是誰呢?誰會知道自己與朝廷的關係?若不是此人的密報,自己現在不是成為袁灝寒的妻子,就是和韻找一個山清水秀之地隱居了。」這密報之人是誰?」

  「這個就不甚清楚了?」

  馬車漸行漸遠的奔馳著,她有些著急,要知道南京離揚州不是很遠,一定要想個辦法,……

  還有,韻呢?他到哪裡去了?為什麼去了那麼久都沒有回,以至於自己被賽斯羅找到,對了,韻不是說他要去買些衣服回來嗎?她可以假借買衣服之名去找找,說不定可以碰到韻……

  「呃,賽公子……」

  「小燕子,我說過了,不要叫我賽公子,你可以叫我諾爾亞或是諾……」

  「可是……」

  「我堅持……」

  「好吧,諾,我們就要離開揚州了,是不是應該讓我換身衣服去見皇上,這身粗布麻衣叫我怎麼見人?」

  「說得也是,是應該讓燕兒你換身衣服去見皇上才是。」

  於是,他便吩咐調轉馬車,不一會兒功夫,他們便到了揚州城最有名的布莊——錦銹軒,也是她和袁灝寒曾經來過的地方。

  「你們在外候著……」待他扶著她下了馬車,便對手下的侍從吩咐完後,摟著她進了錦銹軒。

  錦銹軒內——

  她來來回回、漫不經心對五彩繽紛、顏色各異的布料,完全提不起任何感興趣,藉著選面料之機,查看周圍有無韻的身影,怎麼辦?韻,好像不在這裡,她急得快哭了……

  「怎麼?沒有喜歡的嗎?」他語音溫柔地在她耳邊輕聲道。

  「這位公子,我們錦銹軒的二樓可是要比一樓的布匹要精貴許多,相信一定會有這位小姐喜歡的,您要不要上去看看呢?」

  於是,兩人就在店家的介紹下上了二樓,樓上的擺設確實要比一樓更講究些,恐怕沒有一定身份和地位的人是上不來的,整個二樓用幾個玉做屏風隔開,好方便人們選購自己鍾意的物品……

  不遠處,一個極為華貴盒子的一衣露出一件白色的紗衣吸引了她的目光,她走過去將她拿起,感覺它雖然質地輕盈、柔軟,卻極富墜感,且有著極好的觸感,是那樣的光滑輕盈,還隱隱泛著點點藍光……

  「這位小姐真是好眼光,這件紗衣叫『天蠶冰絲羽衣』,是以極珍貴的天蠶絲織成。質地雖然極為輕柔飄逸、透薄柔韌,但是任何利刃也無法損其分毫,而且還能保暖……」

  「是嗎?」就在這時在相鄰的屏風旁傳來讓她極為熟悉的聲音……

  「大哥,你看這塊布料如何?」

  「嗯,還不錯,霜兒,你馬上就要成為袁家的少夫人,這東西可不能選得太便宜了,可不能失了灝寒的臉面呀……」

  「呵呵!姐姐,你終於可以如願以償地嫁給表哥了,恭喜你了……還是姐姐你天資聰慧,用計策弄走了那女人,雖然她的死與我們當初的計劃有所偏離,但是,我們最終的目的還是達到了,表哥的新娘還是姐姐你,呵呵……」

  三人興奮的議論著,生怕別人不知道似的……

  原來……他早已另結新歡……早已忘了自己,他就要娶他的表妹了……她有些暗自神傷的想著,並靜靜地聽著他們三人的議論聲。

  聽了許久後,她早已呆住了,原來是這樣,她知道是誰告的密了!袁灝寒的表妹沈傲霜,就是因為這人,自己才被迫要回到乾隆身邊,她的身體變得越來越僵硬……

  不行,不能讓沈傲霜就這麼算計自己,就算最後自己還是要回到乾隆身邊,也不能讓沈傲霜計謀得呈,她要報復,這次,她會叫那些算計自己的人付出相應的代價……

  「好了,霜兒,今天該買的都買得差不多了吧,我們該回去了!」沈傲龍提醒著兩姐妹道。

  「對了,姐姐,你和表哥的婚事定下來了嗎?」沈傲珺關心地道。

  「已定下來了,就在後天吧!」傲霜說著話,與他們兩人向屋外走去……

  他們三人絲毫沒有發現,就在他們小聲議論時,在他們不遠處的屏風後,一個身著粗布麻衣、衣著樸素的女子,正渾身僵硬地站著……

  「你挑到滿意的衣服了嗎……」這時,一個英挺俊秀的錦衣男子來到了她的身邊,一雙赦人的桃花眼正帶著溫柔的笑意!

  「諾,今天晚上,你先陪我去個地方吧……」說完,便將手上的白色紗衣遞到他手上,先行離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