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我是還珠格格:115章◆身世之迷


115章◆身世之迷

  深夜,很安靜,靜得有些嚇人。藉著昏暗的夜色,他們兩人來到袁府,居然是輕而易舉的進了袁灝寒所住的浩然院,沒發現一個守衛,真的很奇怪……

  「諾,你在外面等我一會兒……」說完,她便獨自一人進了闊別數日的屋子裡……

  「月兒……不要……離開我,不要……丟下我……一個人,月兒……」藉著微弱的光線看過去,屋內的床上躺著的不是袁灝寒還有誰?床邊零亂的擺放著許多大大小小的酒瓶和酒罈子。

  她慢慢地渡過去,在床邊坐下,幽幽地看著他,滿臉的蒼傷與鬍鬚、一臉的憔悴,明顯的消瘦,她有些心痛的伸手撫上他的臉……

  「你這樣借酒消愁是為了我嗎?」她明知他是不可能可答的,還是輕問出聲。

  「月兒,你……為什麼……要離開我,為什麼……」他似乎感覺身邊有人似的,下意識地抓握住撫在自己臉上的玉手,「月兒,不要離開我……不要……不要……」

  心酸的眼淚慢慢地從她的眼角滑落,她最後還是對他心動了,人心畢竟是肉長得,他對自己的好,她不是不知道,而是一味地漠視著、逃避著……

  如今的番然醒悟,卻已是太遲了……真的太遲了,如若沒有沈傲霜的告密,也許自己還可以留在這裡,留在他的身邊。

  現在只怕是乾隆知道她身在揚州了吧!試問,他小小一個揚州首富要如何與天子相抗衡?

  事到如今,只有想辦法離開揚州後,再逃開諾了,自己注定與此地無緣了,……

  見袁灝寒似乎睡得很熟了,於是,便將自己的手從他手中解放出來,輕輕地走到自己平日梳妝打扮的桌前,打開一個小盒子,裡面放的是夏雨荷臨終前給的金鎖、靜空師太送的圓形的翡翠龍鳳玉珮、袁灝寒前些日子送她的定情信物——扇形龍紋玉珮……

  就要離開了,便想要取回放在這裡的原本就屬於自己的東西,而帶走袁灝寒送的定情信物就只當做留戀好了,收拾好一切後,默默地注著了床上的男人許久後,才緩緩地邁出這個屋子……

  ……

  「燕兒,你怎麼了?很累嗎?」耳邊傳來關心的話語,將她從自己的思緒中帶了回來。看看四周,他們還在沈傲霜的屋子裡……

  「好了,諾,我們走吧……」

  「燕兒,你還好嗎?看你好像很累的樣子?」他甚是關心地道。

  「我還好,諾,我還想去個地方,你陪我去吧!」他們相擁著出了如妤居。

  ……

  「嗯……睿晟……別停嘛!哎呦……人家快要來了啊……快一點嘛……我要……來……啊……來了……啊……好美……好久沒這麼爽了……」

  他們兩人來到蕭灩溶住的院子時,就聽到屋內傳出一個女人放浪的淫叫聲,兩人不約而同的對視了一會兒,不禁苦笑出來。

  這是個什麼情憬,他們來報仇,卻怎麼總是遇到仇家正在『辦事』,於是,他們便在外面等著……

  許久後,屋內才傳來男女達到高潮後交談的聲音。

  「灩溶呀!咱們的霜兒終於要嫁給灝寒了,咱們的好日子就快要到了呀!」

  「這段日子,灝兒有些奇怪呀!整日待在他屋子裡,誰也不許進,會不會有什麼變卦?」

  「你呀!就會杞人憂天,這事已成定局,量灝寒也不會胡來,咱們的霜兒是做定了袁家的媳婦了……」

  「哼!豈止是袁家的媳婦,指不定是未來的皇后呢?」蕭灩溶不屑地道。

  「皇后?」沈睿晟吃驚地道。

  「事到如今,有個秘密不能不告訴你了,灝兒並不是袁霄天和姐姐的兒子,而是她與其他男人所生……」

  「此事當真?」

  「千真萬確,是姐姐親口告訴我的?」

  「那男人是誰?」

  「那人便是當今的皇上——乾隆"

  原來,當年乾隆下江南來到揚州遊玩之時,曾在瘦西湖與蕭灩筠有過一面之緣,而生性風流的乾隆在見過蕭灩筠的容貌後,立刻驚為天人,於是便展開熱烈追求攻勢。

  此時正恰逢袁霄天在外做生意不在家中。乾隆憑著高超的調情手段與甜言蜜語,使得生性單純的蕭灩筠一頭栽入了早已設好的陷阱中,乾隆很快便成為了蕭灩筠的入幕之賓。

  而蕭灩筠一方面沉迷在乾隆的溫柔陷阱中,一方面又虧對的丈夫袁霄天……

  兩人就這樣廂混了大半個月,乾隆在離開之時,告訴了她自己的真實身份,並許諾她,過些日子便派人來接她入宮,她頓時喜憂參半……

  喜的是,這大半月來與自己歡好之人竟然是當今的乾隆皇上;憂的是,自己真的要對不起丈夫而隨乾隆入宮嗎?她陷入矛盾的掙扎中。

  然而,兩個月過去了,乾隆並沒有如約派人來接她入宮,袁霄天也從外地做生意回到了家中,而此時蕭灩筠卻發現自己已懷有身孕了……

  外表酷酷的袁霄天這才喜出望外,吩咐袁府立刻張燈結綵辦起了喜酒,而蕭灩筠卻在沒人的時候,暗自落淚神傷,她自己是知道的,孩子不可能是自己丈夫的,而是乾隆的骨肉……

  為什麼?他為什麼言而無信?不來接自己入宮呢?她並不是愛慕虛榮,而是真的愛上了他,愛上了他的溫柔、細心呵護和甜言蜜語……

  為什麼會失信……為什麼……於是,她就這樣每日陷入自己的思緒裡……

  幾個月後她便生下了一個男嬰,看著自己的丈夫抱著孩子偶爾流露出的欣喜表情,她不甚明白小妹為什麼會喜歡上生性木吶、不苟言笑,並且不解風情,不甚溫柔,做起事來雷厲風行的霄天,小妹還說就是欣賞這樣的男子,說這才有男人味。

  時光飛逝,一轉眼,灝兒已經五歲了……

  蕭灩筠一直過著鬱鬱寡歡、強顏歡笑的日子,而且她早已知道,前些日子小妹藉著霄天醉酒之時失身給他……

  而她自己的身體越來越差,恐怕時日不多了,這樣也好,最起碼自己不在了,還有小妹可以照顧他們父子。

  於是,就在她臨終之時,將灝兒的身世之迷告訴了蕭灩溶,並將乾隆送給她的價值連城的扇形龍紋玉珮和一封書信一併給了蕭灩溶,並囑咐她,若是條件允許的話,最好能讓灝兒認祖歸蹤,與乾隆父子相認……

  「原來是這樣呀!」沈睿晟喃喃自語著,「那塊扇形龍紋玉珮現在哪裡?」

  「在灝兒六歲那年,我便給了他,怎麼了?有問題嗎?」她有些奇怪的問道。

  「唉!若是這塊玉一直在你這裡,今日就可以憑著這塊玉去找乾隆,就說霜兒是你姐姐和他的親生女兒,這樣霜兒便是天子的女兒,我們這些年也不用一直在灝寒身上下功夫了。」

  「還說呢?若不是霄天那死鬼整日惦念姐姐而冷落了我,當年我也不會和你好上了,甚至還生了個女兒,再說了,你是在灝兒七歲那年娶的紫嫣,當年的我又怎知道,三年後會和你這個殺千刀的生下霜兒,我若早知道的話,也不會那麼早就把玉給了灝兒,讓霜兒跟著你吃苦,老早就把她送到皇宮裡去享福去了。」

  「好了,我才說了一句,你就說了這麼一大堆……」

  「現在還不晚,只要霜兒嫁給了灝兒,我就把他的身世告訴他,叫他上京和當今皇上相認不就行了。」蕭灩溶一臉的算計道。

  「也對,等他們完婚後,灝兒一定會把那塊玉送給霜兒的,就算灝不送的話,就叫霜兒把它偷到手,有了這塊玉,還怕榮華福貴不手到擒來,哈哈……」屋內傳來兩人的狂笑聲。

  ……

  「怎麼會這樣……」聽到這裡,頓時她的臉色變的煞白,身體還不停地打顫……

  「燕兒,你怎麼了?怎麼臉色這麼蒼白?不會是為了那個叫灝寒的男子吧……他是你的兄長就這麼讓你介意?難道……你愛上了他?」

  為什麼會這樣……為什麼……

  現在的她聽不到任何的聲音,將自己封閉在自己的天地裡……

  她想狂笑,笑自己與袁灝寒竟然會是同父異母的親兄妹,呵呵……真是可笑,天下這麼大,她兜兜轉轉竟然又再次在不知情的情況下,與自己有血緣關係的男人做出了亂倫之事,並且自己這次好像還陷得很深……

  一旁的賽斯羅不忍看見她傷心,點了她的昏穴,抱著她消失在夜色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