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我是還珠格格:118章◆危險信息


118章◆危險信息

  不久後,賽南卡便抱著她幾個縱身消失在夜色裡。

  天色已晚,城門早已關閉,兩人只有投宿在一間客棧,並在他強硬的態度下共宿一室……

  「呃?謝謝你!那個……你……我們……去哪兒?」她坐在床邊有些彷徨地道。

  「叫我赧卡或是赧……」

  「……」她睜著一雙美目疑惑地看著他。

  「你都已經叫他諾了,為什麼面對我卻是你呀你的?」他一臉的不悅狀地坐在她的身邊。

  「……你怎麼知道的?」她一臉的驚異狀。

  「哼!你以為我是怎麼知道的?他知道買通別人,難道我就不知道嗎?否則的話,我怎會出現在這裡?」

  「那個……我……你……」她看著滿臉憤懣的他,不禁有些語無論次起來。

  「叫我的名字真的這麼困難嗎?」他的怒火頓時『騰』地一下升了起來,「你若再不叫的話,我便把你送回到皇上身邊去,讓你一帶子活在亂倫地痛苦之中……」他語帶威脅的道。

  「不要……我叫還不行嗎……赧……」聽到他要送她回去,她緊張地抓著他的衣襟,輕喚著他的名字。他們兩人還真是親兄弟,強勢的手段還真是相似……

  「這還差不多?」他這才露出滿意的笑容,低頭湊近她面頰耳語,熱唇邪惡地撫過她敏感的耳垂,極盡挑逗之能,他還清楚的記得,沒有幾個女人抗拒得了他的挑情技巧……

  「那個……你……真的不介意……我……曾……」她有些難以啟齒的想要對他表達出,自己曾和其他許多男人有過的關係……

  「介意……我當然介意,並且該死的介意……只要我一想到,我曾撫摸、親吻過的肌膚、我曾狠狠佔有過的地方,他……那個男人……也曾品嚐過這種美好……我就恨不得要去殺人……」賽南卡不知該如何來稱呼乾隆,也只有稱他為那個男人……

  雖然,以前他經常跟自己的雙胞胎哥哥共用一個女人,並且還覺得沒什麼大不了的,女人嘛,只不過是一個可有可無,供他們發洩獸慾的工具罷了……

  可如今,他卻發現自己竟然無法不去在意眼前的這個女人,雖然他只佔有過她一次,可是他卻怎麼也忘不了她美麗的容顏以及銷魂的身子。

  他甚至無法容忍別的男人來碰她,那怕是自己的親兄弟,也絕不允許,不知什麼時候起,她的身影已不知不覺中已佔據了他的整個腦海,彷彿她的身影早在他佔有她的那一刻起,已深深地留在了他的記憶中,怎麼也抹不掉,而其他的女人再也入不了他的眼……

  ……

  「赧……你還好吧?」她有些驚懼地看著眼前表情多變的男人

  「答應我,以後你只有我一個男人……你的心、你的身體只屬於我一人所有……」他瞳中閃過噬人的光芒,霸道地宣示著他的所有權……

  「我……我……我……不知道……」她囁囁喏喏地道。

  她怎能答應他,她想要過一生的男人不是他,不可否認,賽南卡也是個極其富有魅力的男人,也是個會調情的男人,在他的眼中她看到了熾熱的感情,可是她依然不能選擇他。

  因為,他讓她有一種不真實的感覺,就像是踩在雲端般心驚膽戰,彷彿在下一瞬間便會從這雲端跌落下去,這種感覺真的不好……

  而且,她有預感,如果自己繼續與他在一起的話,將會陷入不可知的可怕困境中,她的預感向來很準。

  就像是她最初遇到袁灝寒時,有一種同樣的感覺,一種未知的、不明確的危險信息……

  就彷彿是一個獵人鋪開了一張網,正等著獵物自己送上門的感覺。

  然而事實證明,她的預感真的應驗了,如果她不是遇到了袁灝寒後被帶回了袁府,她就不會被袁灝寒的表妹出賣,進而發生後面的事情,走來走去最後又繞回了起點——回到乾隆的身邊……

  若是自己繼續同賽南卡在一起的話,這種未知的危險信息,最後會不會又把她帶了回去?

  而今晚自己選擇跟他一起離開,也只是為了離開乾隆,等確定自己安全後,再想辦法離開他。

  若要說自己忘恩負義的話,那也是沒有辦法的事,如果一個人,明知前方有危險的話,還要一意孤行,那才叫傻……

  所以說她不能答應他,也不能與他一起生活,只有先敷衍一下他了……

  她曾經想過,其實能和韻在一起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甚至是蕭劍,哦…不是…是方律銘,他們身上都有一種氣息,一種讓她安心的感覺……

  跟他們兩人相處起來沒有什麼壓迫的感覺,一切是那麼的安心自在,心也會變得好寧靜,也許,真的有一天,她會選擇他們中的其中一人,找個地方隱居下來,過上自己想要的安穩自在生活,偶爾遊歷一下江湖,也是很愜意的……

  可是,那樣的美好的生活對目前的她講,卻是好遙遠的事……

  現在……她真的好累了,欠著一大堆的感情債,遊走在這麼許多男人的身邊,玩著這種你追我躲的遊戲,真的是好累好累,什麼時候才是盡頭?什麼時候才會結束?什麼時候才能按著自己的方式生活?她不知道?真的不知道?

  他們每個人都不會放過她,他們也都極盡所能的想要獨佔她,可是,她只有一個,又怎能使他們每個人都稱心如意?難道要將自己分成幾半嗎?

  要是……自己是男人就好了,是男人就不會有這麼多的煩惱……

  「小燕子,你在想什麼?」

  「呃……沒什麼……」

  「好了,早點睡吧!明天我們還要早起,盡快出城才是……」說完,不顧她的掙扎,扒下了她的外衣,除去了她的鞋子,摟著她躺在了床上。

  「不要……」

  「放心,今晚我不會動你的,我只是想這樣抱著你而已,如果你再動的話,我可就不敢保證今晚你還能安心睡覺……」他濃郁而魅惑的嗓音充滿了挑逗及曖昧的笑意……

  夜,挾著寒冷的北風,吹得屋外白楊樹是嘩嘩作響,冷淡的月光灑下來,是那麼的幽黯。

  秦淮河的水是在清冷的月光照射下碧陰陰的,暗淡的水光像夢一般,閃爍著忽明忽暗的光芒……

  ………………

  清晨,天還濛濛亮時,他們兩人便已起身梳洗完畢,租了一輛馬車及車伕以最快的速度離開了南京城。

  「我們現在去哪?」她有些精神不濟地道,昨晚,她一整夜都沒有睡,就怕他的半夜突襲……

  「當然去一個沒有人認識我們的地方呀!」他無限愛憐地看著她,眼中盡中寵溺目光。

  突然,一個怪異的聲音在不遠處響起,於是賽南卡連忙將馬車停下。

  「少主,有您的信……」不一會兒,車外便傳一陌生男子的聲音。

  「呈上來……」他皺了皺眉頭許久後才道,車外的侍衛這才畢恭畢敬地將手中的書信遞了上去。

  賽南卡將手中的書信展開,他越看眉頭皺得越緊,最後臉色卻是極為的難看起來……

  「燕兒,我父親病得很嚴重,恐怕我要先趕回去一躺了……」

  「我不要緊的,你趕快回去吧,把我帶到下一個小鎮上放下就可以了……」她故做平靜、若無其事的道,其實內心早已是心喜若狂,真是太好,她還在擔心如何的擺拖他呢!

  「我不放心你,想……帶你一起回去……」他有些為難的道。

  「不要緊……真的不要緊,我一個人可以的……」她既有些緊張又有些擔心的道,「想必,諾……已先你一步回去了,難道……你願意讓我們再見面嗎?我是……無所謂了……」

  「不准……我不准你再見他……」他狂怒地道,「昨夜,你選擇同我一起離開,那麼以後你只能屬於我,你的眼中只能看我,你的腦中只能想著我,當然,你的身子也只能是我的……」

  說完,他便用手緊緊扣住她的後腦勺,俯低頭,薄唇狠狠的吻住她紅粉的小嘴,吮咬柔嫩的唇瓣。火熱的舌尖分開她微合的貝齒,滑溜的探進,挑起她的小舌,靈活的纏攪啃咬,肆意吮盡她口中的所有津液。……

  「嗚……」她悶悶的喘氣不及,只能任憑他的舌在她炙熱的口腔內侵略、穿梭,她越想逃,他越窮追猛打、又吸又纏的。

  許久後,他的嘴角才滿足地浮出一抹邪肆的笑容……

  「燕兒,你這副誘人的身子,以後只能是我一人獨享……唔……燕兒,你可真香呀……」他喃喃低語著,「若不是我要急著回去,真想在這裡馬上要了你,燕兒……」

  「你不要亂來,辦正事要緊……」

  「說得也是……」原本帶笑的容顏眉頭深鎖著,有些擔心地看著她道,「你會等我回來吧?」

  「呃……」她有些心虛的避開了他的視線,「我會等你回來的……」她擔心若是自己不這樣說的話,他便會帶著自己一起回去,那樣到了他的地盤上,逃起來將是更加困難,再加上一個賽斯羅,到時候的情景將不會是她所樂見的……

  於是,他們加快速度趕路,在一個鎮上放下了她,並留下了他的兩個手下保護她,便絕塵而去……

  「真是太棒了……」總算是只剩自己獨自一人了,得想法先把後面的這個跟班甩掉才行。

  正想著,突然勁後一陣劇痛,她慢慢轉身,看著他們兩人同時都露出了一絲詭異的笑容,最後便陷入了黑暗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