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我是還珠格格:119章◆逼婚


119章◆逼婚

  她是在一陣陣的顛簸中醒過來的,她半躺在車廂中,車外滿是呼呼的風聲,被下了藥的身體連把車簾掀起的力量都沒有。

  從車外照進來的光線來看,現在是白天……

  她不知道賽南卡的手下為什麼要劫持她?是奉了賽南卡的命令嗎?應該不會呀!既然他願意在小鎮放下自己,就應該不會出爾反爾!難道是被人收買了嗎?難不成是賽斯羅?

  這樣也好,最起碼他沒有在賽斯羅身上感覺到危險的氣息……

  就在她沉思之時,車簾突然被高高掀起,一個的身影背著光出現在她的眼前,「醒了?你已昏迷了五天五夜……」男子的聲音冷冷地道。

  「五天五夜……」她暗自吃驚……

  「為防止你中途逃跑,所以屬下聽從主子吩咐對你下了迷藥……」男子再次冷冷地解釋著。

  男子說完便放下了車簾,馬車奔馳的速度漸漸地加快了……

  就這樣,他們夜日繼夜的趕路,除了下車去買食物外,其餘時間都在趕路中……

  在馬車的時間漫長地猶如猶如一個世紀,而她卻總是時而清醒時而昏迷,每當清醒過來時,看到的總是馬車內晃動光影,耳邊聽到的是奔騰的馬蹄聲……

  時光荏苒,飛快的逝去————

  嚴寒的冬天已過去了,二月的春天悄然而至……

  碧藍的天空中,一朵朵形態各異的白雲飄浮在空中,放眼遠眺,一座座連綿起伏的高山聳立在藍天下,一山濃,一山淡。

  綠草茵茵、群群牛羊、點點氈房、裊裊炊煙,整個草原真像一幅優美的畫。

  不遠處,一望無際的綠色地毯上,錯落著許多大小不一的帳蓬與氈房……

  ………………

  「父親,您的身體還好嗎?……」賽斯羅與賽南卡在接到巴勒奔的病危的書信後,不約而同快馬加鞭的往回趕,路上都跑死了好幾匹馬,回到家過了大半個月,才看到身體依然硬朗的父親,不禁有些氣惱起來。

  賽斯羅有些抱怨的想著,若不是父親急召他回來的話,皇上早就下旨賜婚給他了……

  而賽南卡卻在想著,如果不是父親,自己早就抱著美人,在一處山清水秀的地方逍遙著,只要能得到她,什麼權力慾望他都可以不在乎……

  「看你們都是什麼表情,若不是為父稱病的話,你們兩個不孝子肯回來?」巴勒奔有些勃怒地道,「你們年紀也不小了,也應該考慮一下你們的婚事了……」

  「父親,孩兒這輩子只想要娶還珠格格一人為妻……」他們兩人不約而同的道。

  「胡鬧,一女豈能配二夫,你們最好給我打消這個念頭……」巴勒奔不悅地命令道。

  「父親,當今皇上已答應孩兒,將還珠格格指給孩兒了,若不是……」

  「若不是父親招你回來,你便成為額駙了?」賽斯羅的話還沒有說完,便被一旁的賽南卡打斷了。

  「是又如何?怎麼?你嫉妒了?嫉妒我能夠名正言順的擁有她了嗎?」

  「哼!愚蠢的傢伙,你還真以為皇上會把到嘴的肥肉給你不成……」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今天你不說清楚我跟你沒完,上次你冒充我的事,我都還沒有找你算帳……」說著就要動手。

  「夠了,你們兩個不要再吵了……」巴勒奔怒吼著,「為了一個女人,兄弟間就要反目嗎?」

  待他們兩人還想要爭辯時,卻被巴勒奔的眼神給制止了。

  「為父已把還珠格格給請來了,現在我的帳中休息,待會兒我會親自為你們倆提親,你們就在帳外聽著,若是她選擇了你們其中一人,就盡快舉辦婚事,而另一人不得有任何異議;可若是她誰也沒有選的話,你們倆都必須在一個月內,另擇他人完婚……」巴勒奔嚴厲地道。

  「是的,父親……」

  「遵命,父親……」他們兩人都各自欣喜地想著她一定會選擇自己。

  於是,他們父子三人來到一處帳蓬,巴勒奔眼神示意了下,自己便獨自進了帳蓬……

  …………

  帳內,筱薇正忐忑不安地走來走去,身上的迷藥早已退去,她不知道自己身在何處,這近兩個月來,她都身中迷藥在馬車上渡過的,她不知道自己來到這裡後,將會面對怎樣的情況……

  可是現在,她卻感到異常的焦燥和不安,有一種末日般的感覺,這種感覺在她到草原後愈來愈強烈……

  正在這時,她聽見身後傳來一陣腳步聲,連忙緊張的轉過身看向來人,「是你……」她吃驚地看著眼前的男人。

  「呵呵……還珠格格……委屈你了。」巴勒奔一臉和藹可親的道,「實在是我兩個不孝子為了你,在江南一帶逗留了數月,一直都不肯回來,我這個做父親只有出此下策把你給請了來。」

  「……」她還是滿臉的疑惑,他們不回家關她什麼事,還大費周章的把她帶到這裡……

  「他們兩個都到了成家的年齡,可是他們卻說這輩子非你不娶,這不我這個當父親的,只有把你請來,當面向你提親了,看我那兩個兒子,你看中了哪一個?你大可告訴我,我好立刻安排你們成親……」巴勒奔表面上裝得是道貌岸然,可一雙眼卻不懷好意的上下打量著她……

  「不……」她驚恐地瞪大了雙眼,自己才到這裡不到兩天,就要面對這樣的逼婚嗎?再說她從來都沒有想過要嫁給他們兄弟中的一人,雖然她曾對賽斯羅一時迷惑過,不過,那也是被他的溫柔貼心表象可蒙蔽了。

  不過話又說回來,若是她真的同意嫁給他們兄弟中的任何一人,也就等於是嫁給了他們弟兄兩人,因為他們兩人若是不開口說話,她是很難分辨出兩人的!再加上他們若是刻意模仿的話,那就更難分辨了……

  想當初在紫禁城裡,她就是因此將他們倆錯認,而做出一些糊塗事來,她很難保證這種事情在婚後不會經常的發生,所以實際上她最後是有兩個丈夫的……

  再加上眼前這個意圖不明的巴勒奔,她也很難說在婚後他會不打自己的主意,因此無論她怎麼選,結果都是一樣的,與其這樣還不如一個都不要。

  「我不會嫁給他們中任何一人……」

  「為什麼?」巴勒奔連忙收回打量的目光滿是驚訝的道,他的如意算盤落空了,巴勒奔原本是想用成婚的方式,名正言順的留下她,只要她成了自己的兒媳並懷上了孩子,就算是乾隆來找他要人也是無可奈何。

  只要她留在草原上,他就能找到機會得到她,他不在乎和自己的兩個兒子分享一個女人,這種事情以前又不是沒有幹過,他只是沒想到會遭到拒絕……

  「是我那兩個兒子不好嗎?」他不死心的繼續纏問著她,「若是這樣,我叫他們改……」

  「不是他們不好……而是……」她怎麼能把自己的真實想法告訴巴勒奔呢?自己要怎麼解釋才能拒絕巴勒奔的逼婚?「我……我……」她不能留在草原上、不能在這裡久留,她能感覺到危險的信號越來越接強,自己必須早點離開才行……

  「是什麼……」

  「是……是……」

  「是什麼?」帳外,聽見她一直拒絕的賽南卡一臉的不敢置信,狂怒地衝到了她的面前,眼中爆射出憤怒的火焰,猶如發怒地雄獅一般,怒瞪著她「你不是答應了我,以後只有我一個男人嗎?」賽南卡看著眼前的女子,不知道為什麼他只覺得自己的心好痛好痛,就像是有人一刀一刀地捅在了他的心口上,痛得他不能自抑……

  「我……我……」她看著突然衝出來的賽南卡,頓時傻了眼,眼前一個難纏的巴勒奔她都應付得很困難,再加上一個不好對付的他,此時,她真是疲於應付、有種欲哭無淚的茫然感……

  還有……她什麼時候答應做他的女人了?她疑惑地看著他,不發一言……

  「難道說……你喜歡與你的親生父親玩一些禁忌遊戲?那樣很新鮮、很刺激對嗎……」他在帳外聽見父親勸了她許久,她都不同意嫁給他,而此時他早已氣得是胡言亂語起來,並且他每說一句話惡毒的話,就步步緊逼地朝她走去……

  「住口……你在胡說什麼……」他的話還沒有說完,她便厲聲喝止了他,此時,她已是被逼得沒有退路了,臉色也瞬間變得蒼白起來,亂倫的恥辱時刻都在煎熬著她,這是她最不願被人提起的事,傷心的眼淚也悄然落下……

  「你在說什麼?什麼皇上?什麼禁忌遊戲?」一旁的賽斯羅奇怪地道。

  「哈哈………」早是狂怒的賽南卡,理智全無地突然大笑起來,「告訴你們一個天大的秘密,當今的乾隆皇上與自己的親生女兒,也就是我們眼前的還珠格格,竟然做出天理不容的苟且之事……」他的語氣中帶著無比的心痛與嘲弄……

  「這不可能……不可能……」賽斯羅頓時傻了眼,腦子裡一遍一遍重複著賽南卡說的話,身子搖搖晃晃地一步一步往後退,他無法承受這種突然的打擊,他不敢置信看著她喃喃自語著,「皇上……還同意把還珠格格……許給我的,這……怎麼可能,一定是你弄錯了……」

  「哼!做你的美夢吧!你把她送回去的當晚,我就親眼目睹了他們……在床上……衣衫不整……」賽南卡痛苦的回憶著那晚的情景……

  賽斯羅頓時陷入呆愣中,久久無法回神,只是癡癡地盯著筱薇,喃喃地道,「我是……那麼……那麼……喜歡你……為什麼……為什麼……會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