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我是還珠格格:120章◆ 不軌的意


120章◆ 不軌的意

  許久後…………

  「不……我……不相信……我……一個字…………也不相信…………」他雙眼變得通紅,突然他怒吼了一聲便衝了出去……帶著滿肚子的不解和一顆痛苦不堪的心。

  她愣愣地看著賽斯羅衝出去後,轉身怒瞪著賽南卡道,「你一定要這樣當眾羞辱我嗎?」

  「哼!怎麼?自己做得出,還怕別人說嗎?」氣昏頭的賽南卡,只知道用惡毒的話語來傷害她,以撫平自己此時的傷痛……

  「你知道嗎?我第一次嘗到心痛的感覺,第一嘗到嫉妒與仇恨的感覺……我恨你……恨你為什麼不潔身自愛?恨你為什麼會如此不知廉恥?恨你為什麼要如此淫蕩不堪?恨到心都痛了……」他感覺自己快不能呼吸了,不行,他得先離開這裡,若是再待下去,他不知道自己還會說出或是做出什麼傷害她的事情來,於是,他轉身離去……

  「你……」她氣憤地看著賽南卡說完話轉身離開的身影,什麼話也說不出來……

  就在這時,她突然敏銳的感覺,有道熾熱的目光毫不遮掩地向她射來,一種很強烈的直覺告訴她,此時自己很危險,於是,她不動聲色地想悄悄離去……

  「格格請留步……」原本離去的腳步因巴勒奔的出聲而止住。「你不會就穿著這身衣服出去吧……」

  「呃…………」她低頭看著自己身上只穿著一件用綢緞做成的睡袍,裡面空無一物,無奈之下,她只有轉過身,注視著巴勒奔。

  「既然……你看不上我那兩個兒子……以後有什麼打算?」

  「我也不知道……」

  「以你目前的處境來講,也不適合回京城去,不如你留在這裡,我收你做女兒如何?」

  「不……我不……」

  「就這麼說定了,你且就住在這裡,我派人給你添置些東西吧……」說著,便也頭也不回了出去了,頓時,她傻了眼,怎麼會這樣,一會兒被逼婚,一會兒以變成了乾女兒,她還真是弄不懂這個巴勒奔……

  算了,不管了,先離開這裡再說,於是,她也跟著向外走去,剛到門口便被攔了下來,「格格,請留步,沒有命令的話,格格是不能出去了……」一個侍從在門口攔住了她。

  「你……」她氣憤地瞪著他,無可奈何地回到帳內,雖然身上的藥效已退去,可身體還是有些酸軟……

  不一會兒後,便陸續有人搬進一些女兒家用的東西,諸如梳妝盒、手飾、換洗用的貼身衣服之類的東西來,看著這些東西還真是讓她哭笑不得,這是要強迫她留在這裡嗎?

  「這些……還滿意嗎」不知何時巴勒奔已出現在她身後,「從此之後,你便是我巴勒奔的女兒了,來叫一聲父親試試……」

  「我……我……」她看著巴勒奔不知該如何是好,自己只想早日離開這裡,無論去哪裡都好,可是如今卻被迫留下,還要稱呼一個不相干的人為父親,她還真是叫不出口……

  「怎麼?你不想做我的女兒,那麼你是想做我的兒媳了?」巴勒奔語帶威脅地道。

  「你……」她不敢相信巴勒奔竟然威脅自己,在兒媳與女兒之間,她寧可選擇後者,於是只有無奈地對著巴勒奔道,「父親……」

  「哈哈……沒想到我巴勒奔今天竟然可以收你還珠格格為女兒……哈哈……」此時,巴勒奔看她的目光由含蓄而變得火熱起來,強烈地就像是一團火一樣要將她燃燒,她吃驚地看著將巴勒奔的這一轉變,並暗自退後了幾步…………

  「父親……你……」這兩個字讓她叫得可真是彆扭,「你……笑……什麼?」

  「你知道,我的女兒都需要做些什麼嗎?」巴勒奔眼光灼灼、無比放肆的打量著她,在他強烈的注視下,她渾身不自在起來……

  「做什麼……」她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哈哈……就是給我暖床呀……女兒遲早是要被其他男人玩弄,而在那之前,我這個當父親的當然要先享受一下,這叫肥水不落外人田……」

  「你無恥……」

  「實話告訴你吧!這一切都是我布的局,哈哈……早在皇上壽誕之日,我就迷上你了,只是礙於身份與輩份而無法接近你。而如今得知皇上竟然也動了這門子心思,看來皇上和我是同道中人呀!原本還因為你的身份,想對你多些耐心的,如今看來沒有這個必要了,哈哈……………」話音剛落,巴勒奔趁她沒有防備之時,手驟然一伸,隔著半張桌子,抓住了她的手腕,猛力一帶,便將她帶到了自己懷中緊緊地抱住了……

  「不要……你放開我……」只是眨眼功夫,她便落入了巴勒奔的懷裡,她使命推拒,可是巴勒奔卻像座山一樣紋絲不動。不行……她不能亂了陣腳,一定要鎮靜下來…………

  於是她深吸一口氣後,才接著道「你身為西藏草原上的統治者,今天如此待我是與理不合!再怎麼說我也是清朝的格格,如果你還想保住你的現在的這個位置就請你自重,今天你已做了太多過份的事,簡直太放肆了?」

  「放肆?那又如何?我還嫌對你不夠放肆……」巴勒奔邪邪的一邊笑道,一邊更加放肆的在她身上四處遊蕩著,一邊將手伸進了她的睡袍內一陣亂摸……

  「告訴你,我們草原上的男人想要的,都是直接搶過來,而我現在不是已搶到手了嗎?再者,你這個清朝格格只怕這輩子都回不去了,只能留在這裡給我暖床了……」

  「放……放手……」

  「還珠格格,我早就想嘗嘗你的味道了,雖然你已不是處子之身,可那也無所謂,我想嘗嘗大清朝細皮嫩肉的女人與我們草原上的女人到底有什麼不同之處,哈哈……」

  巴勒奔說著彎腰將她一把抱起,不顧她歇斯底里的掙扎叫喊,粗魯的將她拋上床,筱薇被他摔地幾乎要停止了呼吸,她驚慌又惶恐地想要翻身逃開,可是巴勒奔卻不給她任何起身逃離的機會,他迅速地用粗壯地身體緊緊地壓住了她……

  「知道嗎?從我一見到你的剎那,我就朝思暮想著有一天……你赤裸的被我壓在身下狂野放浪的扭擺嬌軀,婉婉淫呻浪啼的嬌媚樣……我盼這一天已很久了……」

  「你……放開……救命呀…………」她聽著巴勒奔講著邪惡的話語,恐懼、屈辱和憤怒,令她動人而柔軟的嬌軀微微的發抖,並慌忙的手腳並用的掙扎著……

  「哈哈……你叫吧!叫我父親,我喜歡聽你這麼叫我,叫得越大聲我就越興奮……哈哈……來,叫呀!我已很久沒有這種感覺了……」巴勒奔變態地說完便撲向她,撕扯著她身上的衣服。

  只聽見「嘶……」的一聲,她身上的睡袍巴勒奔扯破,一隻右乳跳了出來,在巴勒奔眼前晃動著!

  「不要……」她拚命地想要阻止著……

  突然「啪」地一聲,早已慾火難耐巴勒奔再也按耐不住地一個巴掌扇了過去,筱薇頓時痛得眼冒金星地癱軟在床上……

  「哼!你最給我老實點叫我盡興,不然有你好受的……」褪去偽裝的巴勒奔露出一副醜惡的嘴臉,他狠毒惡劣地繼續撕扯著她的衣服,不一會兒她的整個上身已暴露在空氣中……

  「真是好美……」巴勒奔貪婪地盯著她雪白的胸部,眼睛看得發直,最後他再也按耐不住口手並用的撲向她……

  …………

  「父親……不好了……」正在這時,外面傳來一女子的聲音阻止了他的動作,「大哥和二哥正在外面決鬥……」

  「…………」巴勒奔並不理睬帳外的女子,只是享受著身下女子的柔軟美好的嬌軀……

  「父親……你快去阻止,他們打起來像是不要命了,現在只怕是傷勢很嚴重了,父親若再是不去,大哥和二哥只怕是性命堪憂呀……」

  「什麼?」巴勒奔一聽連忙從床上跳下來,三步並兩步的衝出了帳蓬。臨走前,派了二十幾名高手將帳蓬給圍了個水洩不通,並下令任何人都不得進入,除非有他的手令……

  在他走過女子身邊後,突然想起什麼事情,又折回來在她耳邊低語道,「我這幾天有些事情要處理,你替我好好照顧還珠格格,還有像以前一樣幫我勸勸,要她乖乖的聽從我……如果到最後她還是不從的話,你知道該怎麼做!我給你三天時間,記住……三天,我可是沒有太多耐性的,若是三天後你沒有辦妥這件事情的話……你是知道後果的……還有我不想看見她尋死覓活的……」巴勒奔威脅完,遞給她一個特許的令牌便大步離去了……

  直到巴勒奔消失在女子的視線中,她才走進了帳蓬——

  「格格……你還好吧……我派人去打些水來給你敷一下臉?」塞婭看著床上近乎赤裸的筱薇,還有臉上紅腫的掌印,有些同情的道。

  父親就是喜歡一些年輕漂亮的女子,以前……她那兩個哥哥的女人都是被父親收為女兒,最後一個個的沒都被父親強佔了去……

  可是這次……父親做得有些過份了……父親難道就不怕清朝派兵來攻打他嗎?

  希望這一天早點來到,這樣自己就可以解脫了,就不用日日都生活在他的淫威之下,可是,那一天真的會來嗎?她疑惑著……

  不是她不念父女之情,而是她從來都沒有把巴勒奔當做父親過,她是在父親異樣的目光注視下長大的……

  「塞婭公主,謝謝你……」她感激地看著塞婭,「你能幫我逃出這裡嗎?」

  「對不起,這個忙我幫不了你,我不能背叛父親……」塞婭有些無奈的道。「你還是忍忍吧!等父親玩膩了後,就會放你走的……」塞婭隱瞞了些實情,巴勒奔在性事上其實是有些變態的,他非常喜歡在床上對年輕女子施以虐待,他喜歡聽女人痛苦的慘叫聲……

  「不……我不要……求求你,幫幫我……」她痛苦的聲音充滿了無盡的悲傷!

  「格格,既然你已到了這裡,就把草原當做是自己的家吧!其實我父親為人很好的!他只是……比常人好色一些而已……」塞婭竟然真的幫著巴勒奔開始哄勸著。

  「為什麼會變成這樣?為什麼?我只想平靜的過日子,為什麼老天就是不肯放過我……為什麼…………」她喃喃自語著,聲音中透露著一種濃厚的無奈,混雜著悲傷,還夾雜著失望與酸澀,是一種無法把握命運的悲哀!此時,她的淚已經流了出來,雙肩微微顫抖著…………

  「格格,不要傷心了,只要你順從父親,他會對你很溫柔的,何必讓自己吃苦呢……」

  「不……那……那些都不是……我自願的,塞婭公主,我真的不能留在這裡,求你放了我吧……」

  「我若是放了你,我父親決不會饒了我的,所以還請格格不要為難我……」

  「塞婭公主,要不這樣你……告訴我怎麼走,等你走後,我再想辦法離開,不會連累你的……」

  「格格,你還是死了這份心吧!要知道在這草原上,沒有人幫你的話,你自己是走不出去的……」就這樣,塞婭苦口婆心的勸說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