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儷的美麗一天


  早在拍玉觀音前,北京海潤影視的老板劉燕銘就在四處物色女角,而他的一

貫宗旨是既要會演戲又要價錢便宜,他自信劇本好就能捧新人,而最關鍵的是新

人聽話——能為角色上他的床。

  當初的袁立就是例子,本來袁立都跟了劉好幾年,溫哥華,美國滿世界地招

搖,結果袁在拍永不瞑目的時候不知好歹地跟陸毅眉來眼去,把劉氣了個炸,於

是就一刀兩斷轉移目標到新鮮嫩口的孫儷身上。

  孫本是她母親親自送給劉燕銘的拍檔曲光輝的,奈何曲當時有黃奕了,就把

孫儷轉介給劉,這些影視老板們借拍戲之名到處睡女人真是恬不知恥。

  孫儷為了成名也孤注一擲了豁出去了,把部隊裡的吹小號的男朋友毅然甩掉

陪著這個大腹便便的劉老板又是東京又是加拿大地做暗地三陪。劉燕銘的老婆還

因為孫儷的事跟劉鬧得不可開交大打出手。

  現在孫儷算是熬出頭了,才跟著經紀人常繼紅另起爐灶脫離了劉燕銘,還找

了個鄧超談一番「愛情」好忘掉自己賣身求名的羞恥往事,而劉也轉投了童蕾的

懷抱。

  看平時假裝清純天真的孫儷,其實不過是一個小淫娃,再美麗的偽裝也有被

揭穿的一天啊!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

  在一網站公布的孫儷最新寫真集中可以看到這張照片的,照片中孫儷白色T

恤搭配牛仔裙,和她一貫的清純淡定形像並無二致。

  但在簡單的T恤上有一行醒目的英文字母「hustler」。記者查詢發

現,單詞「hustler」在英文中是個貶義詞,直譯為「拉皮條的人」,有

「妓女、男妓」之意,也是美國一知名成人用品企業的名字。

  一向以清純健康形像示人的孫儷犯這樣的錯誤,讓很多網友惋惜,但實際上

只不過是因為她有點開始「不聽話」而被發出來的。

  「你知道我曾經干過孫儷嗎?」曲光輝坐在我面前侃侃而談,臉上一副得意

的表情,「這丫頭那時還是黃花閨女哪!」

  於是就有了下面的故事:

  孫儷是我一個異性朋友的女兒,她剛出生不久,他的父母就離婚了,她的媽

媽不甘寂寞,傍上一個個大款,結交了一個個炮友,但始終都沒有再婚。我和他

們的關系很簡單,我和她母親很早就認識,經常在一起是為了滿足彼此都有的生

理上的需要。

  我是看著孫儷從小長大的,一向相安無事。一直到孫儷18歲時,有一段時

間回來探親,小丫頭正值青春年華,因體內的荷爾蒙分泌多了而變得性感了起來,

因此發生了下面的事情。

  記得那次晚上,是夏天,天氣特別悶熱,我到她家去串門,孫儷在一邊看書,

她熱得不停擦汗,我也是不停地用書扇風。

  這時我注意到她把裙子提了起來,大概是熱得實在難以忍受。她繼續在看書,

我的精神卻突然再也不能集中到書本上,因為她那兩條白白嫩嫩的腿就在旁邊,

而且張得很開,我甚至還看到了她內褲的一角。

  我的心砰砰直跳,我用書本做掩護,眼楮往下看她的兩腿,它們一會張開,

一會合攏。我的老二漲得很厲害。那天晚上她成了我的假想打炮對像,精液噴了

我一床。

  以後的幾天我每天都回去他家坐坐,每當從後面看到孫儷的腿我就會勃起。

我會忍不住想像她夾在兩腿之間的那個寶貝,它會是什麼模樣,她兩條腿擺動時

它的形狀會怎樣變化,等等。我萬萬沒想到很快就真的看到了她的寶貝,而且實

實在在地插了進去,開了她的瓢。

  那是她臨回部隊的前一天下午,由於是周末,我去孫儷家找她媽,本來是約

好三個人一起去體育館打乒乓球的,沒想到球沒打成,卻經歷了一生中最難忘的

一天。

  孫儷當時正在臥室做作業,而她母親臨時出去辦點事情。她的家很大,她和

她母親一人一間臥室,都帶著獨立衛生間。這都是她母親那些相好們給她們錢置

辦的,但她們對那些人的印像卻不怎麼好,後來才聽孫儷說那都是因為她的原因,

前些年他還在家讀書的時候,那些相好們都喜歡乘她媽媽不在時或不注意時偷偷

地揩她的油。

  我走進孫儷的房間,她正埋頭在書桌上,寫著什麼東西。我一進門就瞧見了

她交叉在桌子下面的兩條腿。我悄悄走過去,從背後望了一眼。

  她知道是我來了,頭也不抬說:「你先坐會,我媽一會就回來。」我只是站

到了她後面,一邊欣賞她的乳溝,一邊假裝說:「你慢慢寫,時間來的及。」

  她的兩只小乳房鼓鼓的,真是飽滿。我想把它們抓在掌心時的感覺,一定會

爽呆了,我真想干她!我突然為我的大膽想法吃驚?我決定壯著膽子試探她一下。

  我拍一下她的肩膀說:「平時還真沒注意到,你不但是個才女,還是了個小

美人呢!」

  她回頭嫣然一笑:「是嗎?大叔!」

  對路!我想,又摸一下她的腰說:「注意啊小美人,你春光外泄了。」

  她嘻嘻一笑,頭也不抬地說:「是嗎?那你就盡情欣賞吧。」

  我說:「那我就來了啊?」

  她頭也不回:「來就來,誰怕誰啊。」

  我心大動,忍不住湊近她耳邊說:「你的腿真漂亮,能讓我摸一下嗎?」

  她嘻嘻一笑,轉身把我推開:「去死!你這個老色狼。」

  我做一聲狼嚎,抱住她的雙肩:「狼來啦!」

  她身體一震!一動不動。

  我再也忍不住,將嘴貼在她的脖子上。

  她全身一抖,啊了一聲。

  我的舌頭在她的脖子上游來游去,很快游到她的耳根。她喘息著說:「曲叔,

別這樣,我怕!」

  我不管她,一邊用舌頭頂她的耳垂,一邊去摸她的腿。她的腿真是酥軟啊,

我感到全身清爽,像一股電流流遍全身。她身體已經軟了,癱在椅子上。

  「你知道嗎?這次回來你的身材變得性感了很多!你是我的小寶貝!」我一

邊撫摩她的腿,一邊在她耳邊悄悄說。

  她身子一動,又「啊」了一聲。

  「我這幾天天天晚上都夢見你!夢見你那雪白的美腿!我喜歡你的腿!寶貝!」

  我全身的血好像都在望腦袋上湧,手沿著她的大腿內側摸到了她的腿根。

  「別這樣!這樣不好!我怕!」她一邊喃喃,一邊抓住我的手。

  「我們來作愛吧!寶貝!」我把她從椅子上抱起來。

  「別這樣!」她從我懷抱裡掙脫下來,站在地板上,將裙子拉下來,又梳理

了一下頭發。看到我被高蹺起的老二頂起來的褲檔,她羞澀地轉過身去。

  我低下頭,說:「對不起,我太衝動了。」

  「你們男人都這麼好色嗎?」她說,「你怎麼也和那些男人一樣。」

  「我不知道,我說,我只對你好色!」

  她嘻嘻地笑了,用手掩住口。

  我從背後輕輕抱住她,在她耳邊輕聲說:「我渴望你!」

  她一動不動,半晌,說:「去把門關上。」

  我關上她的房門,她已經坐在床上,兩手拄著床,嫵媚地看著我。

  我走過去坐在她身邊,說:「你天生「儷」質,才貌雙全。」

  她笑了,掐了一下我的鼻子:「就你嘴甜。」

  我把她壓倒在床上,笑著對她說:「你也是啊,我要跟你下面的小甜嘴做愛。」

  她問:「我還小,會很疼嗎?」

  我說:「不疼,像蚊子咬一口。」

  她不做聲,一會又說:「我媽最怕我做這個,她說太早做這個,人老得快。

影響生小孩。」

  我說:「別瞎說,古時候女孩十三四歲就洞房呢。」

  她說:「所以古時候的人壽命短啊。」

  我說:「別說這個,讓我看看你的腿。」

  我把她的裙子撩起來,直到看到她的內褲。她的腿真是迷死人!我低頭用嘴

去吻。

  「好癢!」她叫嚷。

  「待一會就舒服了。」我說。

  我一邊吻著一邊用手撫摩。真是又香又軟啊,這輩子都不會忘記那種滋味:

「一個18歲少女的腿的滋味!」

  我沿著她大腿內側往上吻,我每親一口,她就輕輕動一下,嘴裡輕聲嘆息一

聲「啊」。當我吻到她腿根時,她的臀部不安地挪動起來。我看見她內褲上靠近

她的寶貝的位置已經濕了一小塊。那裡面藏著我這幾天晚上想像著和急切想要插

進去的東西。

  我不想再耽誤時間了,我把她的內褲退下來。她的寶貝一下子暴露在我眼前。

我沒想到她竟會有那麼多那麼濃密的毛!黑黑的,細細的,軟軟的,把她的寶貝

完全擋住了!我小心翼翼地慢慢地把它們分開,一塊粉紅色的、像河蚌一樣的肉

露了出來。

  啊!到底是年輕女孩的生殖器官!

  我抬頭看她的臉,她羞澀地把臉扭到了一邊,滿臉通紅。

  我的老二已經忍不住在褲襠內戰抖了!我脫掉褲子,爬在她身上,用兩根手

指將它對准那塊粉紅色的肉,迫不及待地往裡面戳。

  「哎喲!」她疼得叫起來,「你別用這麼大的勁!」

  說實在的,我當然清楚她會有多疼,但是我已經顧不得那麼多了。我縮了一

下身體,再次發起進攻。

  「哎喲!」她又叫了,用手抱住我的臀部:「你輕一點!」她埋怨起來。

  「你疼嗎?恩?你疼嗎?」我一邊問,一邊連續進攻。

  她最後差不多哭了出來,全身都往後縮。但我的欲望已經不可阻擋,我死死

地把她摁住,又把她的腿分得開開的,並且一次比一次更猛地往她的肉洞裡衝撞!

  終於「撲」的一聲——也許是我想像的聲音——我插了進去!

  她全身一震!並且「啊」地大叫一聲。

  這時,門外傳來敲門聲:「儷儷!你在干什麼?」

  是她母親在外面。

  我們都嚇得不動。過一會,孫儷喊了一聲:「我沒什麼,媽你回來了啊?」

  「是啊。」門外傳來回答。接著,房門被推開了。我聽見孫儷的驚叫聲和她

母親幾乎是不約而同的大叫:「光輝!你怎麼可以這樣?!」

  我再也沒有去過她們家。通過燕銘的關系,我讓孫儷拍了部連續劇,我知道

她從小就有表演的欲望,而她也成功的把握了這次機會,走入了大眾的視線。聽

朋友說,她有和燕銘在一起過著被包養的生活,也聽說她現在是這個圈子裡面出

名的性欲非常強的女孩之一,這一切是否都因我而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