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我是還珠格格:121章◆月夜下的激情


121章◆月夜下的激情

  三天後傍晚————

  經過這幾天的相處,塞婭發現眼前的這個格格還真是固執,任自己怎麼勸說就是不肯答應順從父親,這個辦法行不通了,而今天晚上就是父親給她的最後期限,看來也只有出下策了,因為她不能給父親任何的借口來傷害自己,眼下也只有對不起這個清朝的格格了……

  她這麼做也是完全為了保全自己,因為她的母親只不過是巴勒奔身邊的一個卑賤婢女,是在巴勒奔的一次醉酒中失身而懷了的她,母親在她八歲那年便去逝了,父親巴勒奔也因為她是婢女所生,而對她不理不睬,最後,甚至是把她遺忘了……

  許多年後,她長大了,出落得亭亭玉立,在一次偶遇中,巴勒奔看中了她,便想染指她,可後來得知塞婭是他的親生女兒,這看得到吃不到的感覺讓他恨得牙癢……

  無奈之下,他便想出一個辦法,叫塞婭去找其它女子來代替她,從此之後,塞婭便過上了這種悲慘的日子,而支撐她走過這段悲慘生活的是一個她心之所繫的男子,一個身懷奇香的男子……

  「公主,一切都準備好了……」這時,塞婭才從思緒中回過神來,精神恍惚地從一個精緻箱子裡,眾多外觀相似的瓶子中拿出一個小瓷瓶打開,將裡面的粉末倒在了一個容器裡攪拌均勻後,帶著幾名侍女離去……

  「格格?」塞婭一進帳蓬就看見筱薇正在發呆,「格格?你還好吧?聽說你今天什麼東西都沒吃……」

  「那又……如何?吃與……不吃……都不能……改變我目前……的境遇……」

  「格格,我想過了,我決定幫你逃走,只是你不吃飯又如何有體力呢?」

  「真……的?你……肯……幫我?」筱薇突然滿懷希望地看著塞婭。

  「嗯!今天天色有些晚了,想必你現在也有些餓了吧?這些都是我給你準備的吃的……」

  「這麼……多,我……一個人……怎麼也……吃不完呀……」

  「格格,請放心,你吃不完的話自會有人吃的……」塞婭笑得一臉的古怪。「來,格格,喝碗我們草原上特製的酥油茶吧!」說著,端過一個大碗遞給她。

  筱薇一整天都沒有什麼味口進食,甚至是滴水未進,現在聽塞婭說願意幫她逃走,頓時來了精神,這才發覺嗓子幹得快冒煙了,於是她毫無防備地接了過來,看著碗中噴香可口的酥油茶,大口大口地喝了起來,「嗯……味道真好……」

  「那要不要再來一碗?」塞婭眼中精光一現,很好,就快就要完成父親交待給她的任務了!酥油茶裡下的是草原上獨有的春藥「甘霞露」,女子只要吸入一點,就算是貞節烈女也會失去理智而變成淫娃蕩婦……

  「我……」筱薇正準備說不用了,然而此時,她突然覺得心口發燒兩頰發燙,好像有股什麼東西在身體裡躥來躥去,接著下腹傳來一陣酥癢麻熱,慢慢地這種感覺越來越強烈、也越來越難受,就彷彿是一團烈火在下腹裡面焚燒……

  ……………………

  是夜,高掛在空中的月亮散發著橙色而淡泊光芒,一切的景物浸在月色裡,如天國般的寧和輕柔,清淡的月光灑下來,為草原披上了一層銀紗,真是美極了,美的朦朧、美的讓人心疼……

  月光下,一個帳蓬內傳來一陣陣動人心魂的女子呻吟聲…………

  聽那聲音,一陣一陣宛若鶯啼,似是快活,又像難受,斷斷續續,伴著男子喘息的聲音……

  原來,當巴勒奔撤走帳外的守衛走進帳蓬內時,就看見床上側身躺著一女子,柔順黑亮的秀髮遮去了她大半張臉,赤條條的橫陳在錦被上……

  只見女子全身緋紅難耐的扭動著自己婀娜的嬌軀,紅艷的櫻唇透著灼熱的氣息,並且小嘴裡不時溢出誘人的呻吟,讓人忍不住深深迷醉,一雙玉蔥般的小手,更是用力的揉搓一對高聳挺拔的玉峰。

  那盈盈僅堪一握的纖細腰身如蛇一般扭動著,全身香汗淋漓,整個帳內蕩漾著女子誘人的體香……

  而此時的巴勒奔看到眼前女子如此的美景,早已慾火沖天,口甘心躁起來,當他看見桌上還有剩餘的酥油茶時,立刻端起狂飲而盡後,便急速脫掉身上的衣物,吹滅燭火後,一個箭步,就有如餓虎撲羊一般,撲上去抱住了女子……

  草原上,明月夜,身強體壯的巴勒奔,發了瘋的狂幹著他壓在身下的女子。

  「……唔………唔、唔、嗯……唔…唔……」星眸含羞緊閉的女子『嚶嚶』嬌喘著,那呻吟聲就彷彿有韻律節奏般,為無限春光的帳內更平添一些盎然的生氣。

  早已是色慾瀰漫了全身的巴勒奔已完全失去理智,他只知道把胯下那發怒的野獸,一次又一次的撞擊被他壓在身下的女子,多年的武功底子,讓他狂插猛抽了數千下,依然不停……

  又過了許久後他「啊……………」的一聲吶喊後,將滾燙粘稠的***如同千軍萬馬馳騁在草原一樣激射入女子的體內。

  雲消雨散、男歡女愛之後,女子的下體淫精***斑斑,狼藉片片,看著此情此景的巴勒奔又再次亢奮……

  於是,他又再次開始有力地撞擊著女子柔嫩的下體,並發出「啪、啪」的接觸聲。他的每一次動作都比上一次來得更迅猛,摩擦和壓迫的快感也因此更強烈……

  ………………

  與此同時,遠處,賽南卡帶著一身的傷在自己住的氈房外喝著悶酒,地上散落地到處都是他喝完的酒罈……

  突然,不遠處傳來一陣腳步聲,待他仔細一看,卻原來是塞婭,於是,他便出聲喚道,「塞婭?大半夜的你不去休息怎麼會在這裡……」

  「啊……」原本非常安靜的夜裡,突然響起的聲音使女子嚇了一大跳,並緊張地看向來人……

  「我問你,為什麼會在這裡?」賽南卡一臉複雜的看著她,因為酒的緣故他眼睛紅紅的。

  「我……我……要……離開……這裡……」女子不知何故不能說出完整的話語。

  「你怎麼了?」藉著明亮的月色,賽南卡看著滿臉緋紅的塞婭,上前一把抓住她的臂膀探向她,「你怎會中了甘霞露?」

  「……不用……你管……」她不想在這個問題上浪費時間,她只想趁自己還有最後一點意識前趕快離開這裡。「讓……我……走……」

  「走?憑你現在這副樣子?」

  「……」

  「你不要命了?」

  「……」

  「你不是不知道,這藥效若是在十二時辰內沒有解除的話,就會吐血而亡……」

  「……」

  「你說話呀……」賽南卡氣急敗壞的看著塞婭原本潔白細膩的玉頰已泛起櫻桃般的緋紅色,並散發著如珍珠般動人的光澤,嬌艷欲滴,嫵媚極了,一雙水汪汪的媚眼,秋波閃閃,蕩漾出無邊春意……

  賽南卡迷惑了,眼前的塞婭是如此的陌生又熟悉,陌生是因為這完全不像平時的塞婭,熟悉卻是因為他感覺這神態怎麼會那麼像她……

  那個讓自己又愛又恨的女人,那個淡雅出塵、如仙似幻般美麗的女子,那怕只是淡淡的對著你微笑也會怦然心動,是那樣的冶艷而清幽、風流韻致、不可方物,如同一朵空谷幽蘭般美麗綻放,帶著入骨入髓的媚惑,似是多看一眼就會中毒,卻又捨不得不看……

  「唔……唔……」女子靠在賽南卡懷中一邊難受的扭動著身軀,一邊發出顫栗的呻吟聲……

  熊熊的慾火正在女子體內熾熱地焚燒著,她已徹底失去了理智,陷入無邊無盡地慾海中,她不受自己控制的主動弓身迎向他,渴望得到更多慰藉,她身子柔軟的像蛇一樣緊貼著他,並用大腿內側輕輕摩擦著他的身體……

  他被她的浪態刺激得慾念上湧,內心深處隱藏多日的慾火被挑逗起來,腦海滿是激情的畫面……

  女子艱難的喘著氣,一隻柔荑消然滑進了他衣襟內,撫上了相較之下略為冰涼的肌膚,頓時,她感覺原本燥熱的身體傳來一股清涼的氣息,這種清心舒爽的感覺讓她感到像是夏日沐浴以後一般的清涼舒服……

  情慾漸起的賽南卡氣息微喘,呼息逐漸濃重,他看著嬌艷的女子,努力克制著不斷上升的慾望與已經有些勃起的下身……粗嗄無比地喘著氣道,「不行,塞婭……我們……是親兄妹……這樣……是不可以的……」

  然而,她還是恍若未聞般,輕喘嬌吟地不斷繼續扭動腰身挑逗著他,藉著彼此身體的摩擦感受著肉體全面性接觸的銷魂感覺……

  最後,賽南卡難耐這種折磨地一把推開了她,粗嘎的聲音裡透露著強烈的欲望氣息,「塞婭……快離開我,趁我還有……一絲……理智……趕快走,否則你會後悔的……」

  此時,對於一個失去理智的女子來說是行不通的,她很快又如同八爪魚般緊摟著他,就連呼出的氣息都散發著火熱,她身上散發出的淡淡香氣好似在哪兒聞過,這種香味好像能加速他的情慾,並且隨著女子的呼吸,將這淡雅芳香送入他的鼻腔……

  掙脫不掉女子糾纏的賽南卡,無奈地扶著她,嘴裡呼呼喘著氣,他閉了閉眼,企圖讓自己燃起慾望的心平靜下來!

  他怎麼可以……對自己的妹妹……有這種慾望呢?這是……絕對……不允許的……

  他深深地吸了口氣,試著平復著不斷上升的慾望,然而被慾望控制的女子又怎麼會放過他,她慾火高漲地在他懷裡尋求著慰藉……

  此時正在艱難忍受著這種身體親密接觸的異樣感覺的賽南卡,被懷中女子火燙的身子給逗弄得是徒勞無功,大顆的汗珠一滴滴的落了下來……

  他絕望地吐出憋緊的氣息,用灼人的眸光掃視著懷中的女子,只見她緊揪雙眉、兩彎水眸淒蒙渙散,嬌小火燙的身軀不自覺扭動著,慵懶地摩擦他的胸膛……

  他透過滑膩的綢緞布料,能感覺到懷中女子一雙渾圓、堅挺地酥胸隨著呼吸有節奏的一起一伏,在他的胸膛上擠壓、頂撞,並直達賽南卡的心頭,癢癢的騷動盪漾,帶來無比動人的美妙感覺,他被逗弄得情慾變得更加熾熱、強烈起來……

  他的心臟飛快地跳躍著,體溫在直線上升中,彷彿就要衝出溫度的極限……

  漸漸地……隨著兩人溫度的升高,這如花般芬芳的馨香也變得愈發濃郁,他不由自主貪婪地、深深地吸取著這猶如強烈摧情劑般的香氣,刺激著他每一條神經,還沒來得及細想,一股燥熱便由小腹蔓延至全身,教他無力抗拒……

  他覺得自己已經瀕臨崩潰邊緣,只是強撐著最後一絲絲的理智,他的身體早就已經被她撩撥到了最後極限,流露出對情慾的極度渴望,他急切渴望佔有眼前的女子,渴望到心都痛了……

  此時此刻,他最後的理智也正在一點一滴地消失,一隻大掌不受意志控制地緩緩探入女子的衣衫內,一寸一寸的撫摸著她嬌嫩細滑的肌膚,這種感覺真是讓他舒服極了……他滿帶情慾地目光也跟隨手指在不斷的移動……

  他無比享受地撫摸著她仿若無骨的嬌軀,入手感覺如絲綢般滑膩嬌軟,心中一蕩,瞬間,眼前女子的容顏已變成他朝思暮想之人,看著那一雙微閉的美目正燃著火一般的熱情,媚眼如絲的誘惑著他……

  「燕兒……我想……要你……」慾火快燒干他的喉嚨了,連說話都沙啞乾澀……

  他腦海裡最後僅存的一絲理智已被徹底擊潰,心中壓抑許久的慾念澎的一下爆炸,看著眼前心愛的女子,熊熊的慾火伴隨著多日的相思狂熱燒起,胯間火熱地迅速直起,頂在懷中女子柔軟迷人的兩腿私處間……

  他雙手緊緊抱住懷中的嬌軀,粗臂牢牢地緊扣著她的腰身,讓兩人腰部以下緊緊相貼,不留一絲空間,他帶著熾熱的氣息,急切而略帶粗暴的吻貼合上她的嫣紅,蹂躪起她的唇瓣,最後直攻入她唇裡,捲住她的小舌與之戲舞……

  懷中的身軀扭動更甚,耳邊顫慄的嬌吟聲不斷傳來,賽南卡暗想著,到了如此地步,就算她想停下來他都不允許……

  此時,他仿若一隻發情的雄獅,拚命地啃嚙這懷中的女子的耳根、脖頸的每一寸肌膚……,漸漸地,原本粗暴的啃嚙,變成火熱飢渴地吸吮……

  女子嬌喘的呻吟聲隨著他激烈的動作也越來越急促,她的衣服早已不知在何時被剝開,掉落在腳下的草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