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我是還珠格格:123章◆金蠶脫殼(下) 【暫時完結】


123章◆金蠶脫殼(下)

  「救……你……,我自身……都……難保了……」她看著被慾火折磨的已失去理智的塞婭,正慾火焚身地脫著自己身上礙事的衣服,不消一會兒,塞婭已是全身赤裸了……

  於是,筱薇便扶著意識模糊地塞婭躺在了床上,並給塞婭戴上了她這幾天早準備好的面具後,又給自己快速地戴上另一張面具,此時,她們倆就像是互換了身份般,塞婭代替她躺在床上,而她則變成塞婭的模樣……

  正在這時,意識處於模糊邊緣的筱薇正準備離開時,依稀看到帳外有一個晃蕩不清的人影,她下意識蹲下身滾進了床下……

  緊接著她聽見有人進來的腳步聲,她不知道是誰進來了,緊張地大氣都不敢出,時間猶如過了一個世紀般後,她就聽見稀稀梭梭的脫衣聲,不多會兒,便傳來男人粗重的喘氣聲與女子痛苦地呻吟聲,以及床板陣動的聲音……

  而隨著床上兩人愈來愈深入的激情,筱薇感到體內深處湧起了陣陣酥麻的滋味,全身燥熱不止,她甚至感覺有什麼東西流遍全身每一處玉肌雪膚,直透進心……

  「唔……唔……唔……你、唔………啊……」而在這一次次蕩人的喘息、浪叫聲的刺激下她體內猛然燃起一股股炙熱的火焰,來勢兇猛,這強勁熾烈的慾火燒得她慾火大盛、不可遏抑……。

  突然她下身深處一陣痙攣,修長玉美的雙腿一陣緊張的僵直,一股溫熱粘稠的滑膩液體不由自主地從體內陣陣漫湧出來,濕濡了她的下身。

  筱薇知道是什麼東西流出了下體,此時她羞得一張如花麗靨更艷紅了,不知如何是好,這時,炙熱狂勁的熱潮再次席捲而來,繼續折磨著她……

  筱薇腦中轟雷連奏,迷糊混沌,意識在逐漸的迷失,她狂搖著頭努力讓自己清醒,心中一片迷亂……

  這種折磨還要多久才能結束?她暗自痛苦的想著…………

  最後,被體內燃燒的慾火灼燙的好難受的筱薇,再也忍不住這強烈慾望的折磨,身子開始不可遏抑地顫抖起來,緊緊咬著地嘴唇早已泛出了血絲,忽然她只覺得喉頭一甜,一口鮮血就噴薄而出,灑了一地,緊接著她眼前一黑,就什麼也不知道了。

  然而,床上的兩人激戰正酣,男人不知疲倦地衝擊著身下女子嬌媚的身體,並不停更換著姿勢……

  ………………

  不知道過了多少時間,筱薇游離不定的意識再次回歸,床上的激戰仍在繼續著……

  不行……不能在這裡坐以待斃,如果繼續待在這裡,別說巴勒奔不會放過自己,就是塞婭也不會放過自己,是她一手造成了他們父女做出這種天理難容的事……

  雖然她對塞婭做出了這種無可原諒的事情,可是,這也要怪塞婭自己,若不是塞婭不肯放自己走,若不是她在酥油茶裡下了藥,要算計自己,那麼,今天的一切事情都不會發生,他們父女也不會做出這種事情來。

  儘管是她促使這件事情發生,可是她不後悔,因為人……都是自私的,若是自己當時沒有當機立斷,騙塞婭喝下那碗下了春藥的酥油茶,那麼現在,躺在巴勒奔身下意志不清的浪蕩女人就是自己了,為此,筱薇感到很慶幸……

  就在床上兩人忘我的激戰中,兩人絲毫沒有察覺到有人正從床下慢慢地向門口爬去,此時筱薇的心中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拼了命也要逃出去,離開這個齷齪的地方……

  終於,筱薇爬出了帳蓬,而此時她已是四肢乏力,腦袋暈暈沉沉的,體內的慾火隨著她的清醒又開始慢慢復甦,她強自撐起身體,慢慢一步一步地離開,並小心地避開巡夜的侍衛……

  許久後,她走到一處似乎無人居住的氈房,她扶著氈房的牆壁邊走邊大口的喘著氣……

  她感覺這一路走來,每一步都是那麼艱難,雖然她想要跟體內的慾火相抗衡,可是終究還是敵不過強烈的藥力,她又開始渾身燥熱、酥癢起來……

  「塞婭?你怎麼在這裡……」

  「啊……」原本非常安靜的夜裡,突然響起的聲音使女子嚇了一大跳,並緊張地看向來人……

  「我問你,為什麼會在這裡?」賽南卡一臉複雜的看著她,因為酒的緣故他眼睛紅紅的。

  「我……我……要……離開……這裡……」此時,筱薇已不能說出完整的話語。

  「你怎麼了?」藉著明亮的月色,賽南卡看著滿臉緋紅的筱薇,上前一把抓住她的臂膀探向她,「你怎會中了甘霞露?」

  「……不用……你管……」她不想在這個問題上浪費時間,她只想趁自己還有最後一點意識前趕快離開這裡。「讓……我……走……」

  「走?憑你現在這副樣子?」

  「……」

  「你不要命了?」

  「……」

  「你不是不知道,這藥效若是在十二時辰內沒有解除的話,就會吐血而亡……」

  「……」

  「唔……唔……」筱薇因渾身無力只有靠在賽南卡懷中,難受的扭動著身軀,並發出顫慄的呻吟聲……

  早已被藥效逼得失去理智的筱薇,置身情慾的烈焰中,她覺得體內慾火翻湧,幾乎要將自己的身體撕裂一般……

  ………………

  不知道過了多久,就在迷迷糊糊之間,她突然覺得有一個柔軟、清涼濕潤的東西貼合上她的肌膚,貼在了自己的嘴唇上,略帶粗暴的吻幾乎要令她無法呼吸……

  可漸漸地……她感覺到有一股細長清涼的氣息自嘴唇一直穿遍了自己的整個身體,在自己的各條經脈之中遊走著,而自己體內的那股翻騰炙熱的慾火,也隨著這股清涼的氣息而有所緩解……

  …………

  夜幕下,一匹疾飛的駿馬,它昂首向東,在通往繁華城鎮的人煙罕至的小道上飛馳著,駿馬上男子身著黑色披風,緊緊擁著懷中的女子,儘管女子未著寸縷……

  「唔……唔……」她全身發著燙,身體也隨著顛簸的馬兒感受著眼前男人那傢伙的上下抽動而微微顫抖……

  一時間她竟然無言以對,也只有緊閉著雙眼,咬緊嘴唇,努力不使自己做出淫蕩的表現……

  男子邪氣的笑了笑,並惡意的隨著馬的顛簸一挺腰桿,將他粗壯的慾望猛力狠狠地往她緊小的深處一挺……

  「唔……呀……」她哀叫出的聲音嬌媚和猶如是一隻小貓在撒嬌……

  這一下深頂,頂得筱薇身體酸軟,身體搖搖欲墜,她本能地用一雙玉臂緊緊地抱住這個正跟她緊密「交合」在一起的邪惡男人。

  「唔……」她嬌羞萬分地感到,他粗大滾燙的前端已經結結實實地頂在了她體內最幽深、最稚嫩敏感的地方。

  男子突然諳啞、邪氣地一笑……,更加惡意地抽動馬鞭加快了速度。

  狂奔的馬兒使得筱薇感覺到自己的身體像是失控了般上下快速地起伏著,自己緊窄嬌小的深處被眼前男子借勢瘋狂地一挺一送的貫穿著……

  「啊………唔……嗯………唔……」筱薇只覺得一陣陣撕裂般的疼痛夾雜著一絲甜美酸酥的快感從下身傳來……

  疼痛過後,體內傳來一種愉悅而舒心的快感,流遍全身,那種滿滿的、緊緊的、充實的感覺,慢慢地她迷失了,銷魂的隨著身體的起伏感受著下體那粗壯有力的抽動,享受著這種緊脹、充實的快感。

  他堅挺的慾望在她緊窄的密道中進行著來回地衝刺,每一次插入的動作都比上一次來得更迅猛,筱薇幾乎抵受不住這瘋狂的抽插,幾乎陷入了昏迷狀態。……

  也不知過了多久,筱薇已經幾度欲仙欲死,她全身酸軟,無力的依附在賽南卡懷中!

  就在這時他將馬停了下來,兩手分別抱住她的大腿並向兩邊分開,下身迅捷無比的強力抽送,把筱薇頂得軟癱如泥,瘋狂般的狠抽猛頂後,他將滾燙的精液激射進入了她的體內……

  隨著噴灑出來那股火熱的乳白精液她又一次達到了高潮,最後筱薇在這場激烈地男歡女愛、雲交雨合的銷魂快感中徹底地暈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