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老板要我給她買內衣 (D罩杯耶!)


我大學畢業後,先後在沿海打了兩年工,後來在朋友的介紹下,應聘到浙江寧波一家大型私人貿易公司上班,記得剛上班時,同事告訴我,老板姓夏,叫夏青,雖然很美麗,但是個母老虎,很凶的,稍微不如意就拿員工出氣,雖然才30歲,但像是到了更年期,員工看到她就怕。

我聽到感到很可怕,因為我的職務是助理,而且是老板欽定的。但上班第一天,我去夏老板辦公室報道時,我被夏老板的美麗驚呆了,她是我看見過的最美的美女,而且並沒有同事講的那麼可怕,相反,還有一種親切感……

她對我很好,還微笑著問了我的情況,叫我就坐在她旁邊的一個辦公室辦公,先熟悉公司情況,到時再安排具體工作。

就這樣,我每天上班時先打掃她的辦公室,然後就看看公司的資料,她沒有事時就過來和我聊天,而且十分溫柔,就像同學關系的那種,或像姐弟關系那種,總之很隨和的。

由於我是學經濟貿易的,而且有第二專業,英語翻譯,所以,在以後的工作中,她經常帶我參加一些公司活動,如簽合同、和外國人打交道時讓我翻譯,其實她也懂英語,而且十分流利,但她總要我翻譯後才和對方交流。

在半年的時間裡,我總覺得夏老板很不錯,不像員工說的那麼凶,而且很關照我,即使我在工作中有什麼差錯,她從不責怪我,總是安慰我,隨同她外出總是有說有笑的,漸漸地,我覺得夏老板是那種很有女人味的美女。

後來,她說外出總是她開車,這不合潮流,應該我開車,然後叫我去學車,費用由公司報銷,我一打工仔,能得到公司這種優待,心理充滿了對夏老板的感激。

拿到車駕的第一天,夏老板就叫我開著她的奧迪去上海談一筆生意,一路上,夏老板坐在我旁邊,笑著說:“這才適合,男人就應該為美女服務。”

“有您這樣的好老板,我願意為您服務一輩子。”其實我說的是真心話,夏老板對我真的好,工資也開得高,比那些公司高級主管都高,給我買了養老保險、醫療保險和失業保險,而且還給我租了一套兩室一廳的房子,還讓我學會開車,尤其是叫我大膽管理,參與所有高層會議,這是許多高級主管都沒有的待遇。

“真的嗎?可別口是心非喲,我可是希望你為我服務一輩子,只怕到時你瞧不起我喲。”夏老板笑得更甜而且更溫柔了,我感覺坐在旁邊的不是我老板,倒像是我女朋友。

“如果夏老板欣賞我,我願意給您打一輩子工。”我誠實的回答。

“你有女朋友嗎?”夏老板說著望著我。

“別說了,在大學時談了一個,但畢業後,她進了機關工作,聽說是一個男人給她安排的,而我在外打工,所以,她和那個男人好上了,把我給甩了。這幾年來,我連自己都養不活,哪敢談戀愛。”

“我鄙視那樣的女人,有什麼了不起,還不是個工作,丁丁,只要你願意,我公司就是你永遠的家,跟著我夏姐干,我不會虧待你的。”夏老板聽後嚴肅的說。

“謝謝夏老板,我一定不會讓您失望的。”就這樣,我們邊談邊開車,很快就到了上海,來到夏老板指定的一家公司,其實事情不是很多,很快就簽好了合同,我以為馬上趕回去,准備去開車,沒有想到夏老板告訴我,今天陪她看上海夜景,今天就不回去了,先去錦江酒店把房開好。

我一直沒有來過上海,聽說上海夜景很有名,自然想看看,所以高興的開車來到錦江酒店,當我們來到酒店開房時,沒有想到夏老板竟然忘記帶身份證了,而酒店規定一個身份證只能開一間房,我望著夏老板,夏老板望著我說:“那就開一間吧。”我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望著她沒有動。

“和美女開一間房你還不樂意?開吧,我都不怕,你還怕啥。”夏老板笑著說,而且竟然過來挽著我的手。我感到身體一陣顫栗,幾年沒有來過女孩的身體了,沒有想到今天還是老板這樣的美女主動過來挽著我的手。就這樣,我們就開了一間房。

然後,我們一起去吃晚飯,夏老板特意帶我去了一家高級酒店,就我們倆一起共進晚餐,夏老板說今天高興,簽了一個大單,慶祝一下,喝一點紅酒,我們兩人喝了兩瓶紅酒,晚飯間,在燈光的襯托下,在酒精的作用下,我發現夏老板其實就像一小女人,特別的溫柔,根本不像老板。

在吃飯的時候,她說了她的身世,當年大學畢業時,父親叫她進機關,但她喜歡自己創業,在家人的幫助下,開了這家貿易公司,後來,在別人的介紹下,認識了一位機關干部,兩年後結婚了,沒有想到隨著他的職位的提升,竟然在外面養起了情人,她知道後沒有猶豫,馬上和他離婚了,她說幸好他們沒有孩子。

現在,她依然是孤獨一人,雖然產業越來越大,但感到寂寞。原來夏老板的感情這樣不幸福,我也是第一次聽說她的經歷。她說著還掉下了淚水,我趕緊遞上紙巾,她竟然順勢靠在我的肩膀上……我卻不知道如何是好,因為她是老板,我只是她的打工仔,雖然我們的身世如此相同,但我們地位不同,我不知道如何勸說她。

我們就這樣默默的坐著,最後,她笑著對我說:“丁丁,我們出去走走吧。”說完,她挽著我的手,一起出了酒店,來到黃浦江畔,一路上,我們就像戀人一樣,相互挽著,看天上的星星,看江中的游船,看兩岸的燈光……

後來,我們挽著手回到酒店,進入房間,夏老板就像小女人一樣,坐在我的旁邊,靠著我,用那溫柔的眼睛望著我,雖然我的心在砰砰跳,但我卻不知道如何辦,良久,我說:“夏老板,你睡吧,我去車裡睡。”

“別叫我夏老板,叫我夏青,好嗎?你也不能去車上睡,我們就睡在這個房間。”夏老板邊說邊說抱緊我。

“這不好吧,夏老板,喲,不,夏青,您是老板,我是……”

“不要這麼說,你不是說要一輩子都為我服務嗎?這可是你說的,不許反悔喲。”夏老板兩眼靜靜的望著我。

“這……”我望著夏老板欲言又止。

“別說我們是老板和打工仔的關系,從現在起,我們要更換一種關系,願意嗎?”夏老板邊說邊用手捂著我的嘴。

“我……我……願意,只是我怕……夏老板您……”

“別說那麼多了,這是我自己願意的,你來我公司是我主動挖過來的,當時我和你所在的公司簽合同時,我認為你很不錯,所以,叫人把你叫過來的,半年來,我發現你是我見到的最單純的男人,我把我交給你,不會錯。”

“那介紹我過來的朋友原來您認識?”我不敢相信夏老板竟然認識我很久了。

“那是我弟弟,你沒有發現我們很像嗎?”

“啊,那是你弟弟。”

“傻瓜,你以為進我公司那麼容易嗎?”夏老板把我抱得更緊了,我的身體也開始衝動了,反過來抱著她,把她壓在床上……

“我先去洗澡吧。你先看電視。”夏老板站起來去了浴室。我從興奮中醒過來,打開電視,聽著浴室裡水流的聲音,心猿意馬。

“丁丁,我忘記帶內衣了,你去給我買一套內衣吧。”浴室裡傳來夏老板甜甜的聲音。

“哦,馬上去,你等著哦。”

“胸罩買D罩杯的,記住哦。”

我匆匆來到外面的商店,來到女性內衣櫃台前,服務員看著我,我有點不好意思,紅著臉在內衣面前看來看去。

“給愛人買內衣吧,多大的。”服務員熟練的問我,我告訴她D罩杯的胸罩,她帶我來到一邊,那裡掛著許多胸罩,我也不好意思選,拿了一個價格最貴而且很薄的那種,又來到內褲架旁邊,看中了那種透明的短褲和吊帶絲襪,付完錢匆匆來到房間,夏老板還在浴室裡等著呢。

我對夏老板說你自己出來穿吧,我出去站會兒,她卻要我遞進去,我的心跳起老高,輕輕推開浴室,她竟然光著身子就站在我眼前,我的眼一陣迷糊,遞給她馬上關好門。

“哇,你小子竟然還買的情趣內衣,沒有想到你還很壞的。”浴室裡傳來夏老板的笑聲。

“情趣內衣?我不知道,我也沒有仔細看。”我第一次聽到情趣內衣這名詞。

“沒有想到你還買得挺合身的,不錯。你是不是平常就盯著我的身材看啊。”夏老板邊說竟然就穿著內衣出了浴室,濕漉漉站在我前面,一頭秀發披在肩上。

哇,我突然感到熱血沸騰。她卻大方的抱著我,我頭腦一熱,緊緊的抱著她,倒在了床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