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情幹著自己的同事


很多人都想著如何能擁有個少婦供自己弟弟享用,但想歸想,行動才是硬道
理。記得論壇里有位大哥的經典名言:「女人因爲愛才和男人上床,男人因爲上
床才愛上女人」,這句話成了我日后的勾引大法指導思想。

好了,廢話少說,先自我介紹:本人今年29歲,180CM身高,長相尚
可,在本地一家有點名氣的公司打工,收入微薄(工資每月不到1200元),
又極其好色,多情。

第一篇:新來公司2個月成功上了她。
第一步:創造空間,培養感情基礎,第5次吃飯時上了她——處於28歲年
齡的少婦,不再有少女時的羞澀,比較有味,懂得打扮保養和化妝,所以顯得特
別妩媚。

這就對了,喜歡打扮化妝的女人,骨子里就是喜歡被人欣賞和鍾情肉欲。懂
得用成熟的心理體驗感情,所以金錢在她們身上不是很重要的條件(又不是找老
公)。好了,找準了對象就要制訂計劃。

我去年初進這家單位的,她小我一歲,還沒生過小孩,原先是一個部門的。
進來后,因爲工作的接觸,彼此比較熟悉,工作之余還相約一起吃飯,在一
個月的接觸中,發現她很有少婦那種特有的成熟美,她屬於比較富有高貴氣質,
工作打扮比較端莊的那種類型,比我高(廢話!),工作閑時就琢磨著如何泡到
手。

她老公大她四歲,高高瘦瘦的,看上去沒我結實,但人很好,相處長了和她
老公成了「朋友」。

我是屬於比較溫順的沒有攻擊性的男人,平時比較可愛又溫柔,誰也不知道
骨子里頭是色膽包天。正因爲如此,女孩們對我才沒有防備,容易相處(要點:
天時地利人和之首——人和)。

加上我是個家庭型的,喜歡燒一手好菜,她吃不慣飯店的菜,從她的聊天中
知道她吃怕了快餐店,於是我就借此機會約她去我租的地方吃飯,興致時,還會
和她老公一起來,這樣一來,和她單獨相處的時間多了起來,這爲我們后來發展
打下了基礎,畢竟業余下的交流才有感情。

泡女人的第一步是感情,但不要假戲真做,否則后果不用我說了,卻要讓她
覺得是真心誠意的,要表現出無私的奉獻,這個女的這兩天發了同一條信息,一
字不差:「你爲什麽要對我這麽好」,呵呵,樂絲絲的。說明她已經對我産生了
感情,但需要確認,我的回答也一字不差:「對不起,我不該愛上你,但我深深
的愛上了你,所以常常痛並快樂著」,很經典吧。

爲了取得她的好感,每次我總是在出門前把租房打掃的很簡潔,讓女人覺得
這男人很細心,很勤快。前幾次來吃飯盡量先從公司的話題聊開,而不至於覺得
是別有用心,雖然想用心,但一開始還是不能表露,免得她覺得你是想騙她,雖
然,她可能也想騙你(今夜誰釣誰!)。

她愛人和她一起住在公司租的套房里(我不搬進一起住就是因爲如此,朋友
們一定不解,根據我的經驗,經常在一起容易失去好感,而且不方便,要是被發
現是很危險的事。弄不好丟了性命,沒和她上床前,她經常讓我搬過去,上了之
后,她就不再提了,所以你們該明白,偷情也要講究地利的,重在偷的質量而不
是數量)。

上班時間到了,待續……
下班了,繼續……

更新第一次吃飯:全當是同事過來吃飯,隨隨聊聊。菜要簡單點,讓她不至
於不好意思。

由於她老公在較遠的地方上班,一般都是晚上在外吃過飯才回來的。平時,
和她一同上班時,我總是很親切地和她套近乎,並且有意識地對她比對別的女孩陪
伴的時間多,那天,我告訴她我最拿手的是鹵面,中午要不要試試我的手藝?
「好啊,天天在外吃,不衛生又難吃的要死,那你下班后先去買菜,我晚點過
去,到時再給你電話。」
我二話不說下班后立馬去市場買了些菜,回來路上,她給我打了電話,問我
在哪,聊著就碰面了,我帶她七拐八拐的,終於到了,她埋怨了一通,這麽難走
的路也會被我找到好房子,呵呵,到了,一間小小的,廚房加衛生間月租130
元不包電。她看了下,一個人住夠了,挺劃得來的。第一次進來,她很熱心地幫
我洗菜,然后是一邊看我做。

她說:「你還挺行的,男人會燒菜的挺好的,做你老婆真幸福。」
我說:「唉,別提了,和她在一起時,她也是家庭型的女人,常常跟我搶著
做,結果意見不合,外加性格都比較臭,經常吵架,沒什麽感情基礎,在一起也
不過是將就的過過日子。」

她說:「哦,那你們還結婚?」
結果,我用老套的話,編了一段男人們慣用的痛苦的家庭史,深得她同情。
(還真的挺好用的,難怪高手常常用)止步,開飯了,前奏預熱后,轉回工
作上的話題開來。

很普通的一次吃飯,留給她美好的感覺。她說:「沒想到還真不是吹的,以
后可以經常來你這里吃飯了。」我說:「當然,反正一個人也是煮,不如兩個人
還更有動力,更劃算。」
聽得她把隨口的話轉成真的約定似的。
呵呵,有戲了。

第二次,時隔三天,這回就要煮好點的,搞幾個小花樣,吃得是津津有味,
菜多時,吃飯時是最有氣氛的,只是沒酒。這回公司的話題只占了25%
,大都開始聊比較家庭私人的話題,抓住都是過來人的共同點,大講私人感情的話題,
並且探討了一翻。這就慢慢地和她關系變得比較密切,在以后上班中,變得比較
要好,沒事時,都喜歡往彼此的座位上跑。有幾次下班后沒時間時,就一起在外
邊吃飯。(機會是靠自己把握,心急吃不了熱豆腐)。

第三次,是個周末,沒上班,我睡大覺到下午2點半才起來(當然,晚上是
通宵上網進色情聊天室),她沒預先說,就買好了菜,打電話告訴我說,她一會
過來我這邊煮,菜他們買好了,是三個人,她老公一起來。我明白了,雖然有些
不快,我還是再買了些菜,以免有失地主之誼。

由於,以前在公司有見過她老公過來,雖不熟,但見上幾次面,說不陌生。
這次菜很豐富,弄得我搞了半天才開飯。然后,是邊聊邊吃,大夥說得很投機。
男人之間嘛,要麽國事,要麽大事,搞得她覺得我們很要好,不過,也的確挺談
得來的,弄得現在心里總是不好意思,上了他女人,他還當我是大好人,晚上還
打話要我過去他那邊打80分。

我借口不去,來此繼續原創新帳號第一貼。
第四次,進入了階段性發展,彼此不再拘謹,隨便吃了一通,這次聊天不能
再打得火熱,要保持一點必要的安靜,創造一點意境空間。所以,這回她來吃飯
時,我的話慢慢從原先比較朋友式的大聲熱情的口氣,慢慢變成一種似情人間
的輕聲細語以拉近感情距離感。

隨著前幾次的接觸,加上平時工作上的交流,已經成了比較好的知已,她也
更大膽的放開了防備,也許,我感覺得到,她對我不僅僅是好友的關系,她也說
不清了,我猜想,她有點喜歡上我這種溫和,親切近人,可愛又成熟(畢竟我是
已婚之人,再怎麽說也有點成熟,只是公司沒人相信我結婚,最后只得把結婚證
搬到公司),這種可愛中帶成熟的男人型,對她這種比較端莊的少婦來講,是有
一定吸引力的。

我知道,她的心開始動了,只是她不敢露,這時,男人更應該主動。這回,
我話少了許多,但明顯故意讓她感覺一種久違的溫情,語氣明顯夾著一種無法猜
測的感覺。而后,更多的是,表現出細心和關心的行爲,泡些茶,離開時,幫她
拿包包等等。

第二點,肉欲重質量,欲速則不達,心急吃不了熱豆腐,今夜誰釣誰?
第五次來小舍吃飯,這像跑市場一樣,一般是要三到五次的推銷后成交的機
會最大,不能太快,也不能拖得太久,瞄準了就出擊,但別變成強暴,否則也許
吃到了,但也就這一回罷了。

這回,時機來了,其實也算是天意吧。
那天中午,像往常一樣,她再次來到這里,由於空氣比較悶,很容易讓人困
乏,加上她是很講究保養的,中午必須得睡一覺,一過來,看我又要搞半天才能
上菜,而且她又特愛吃地瓜米飯粥,搞個稀飯都要搞半天,開始炒菜了,她說先
在我床上躺會(畢竟熟了,她敢是正常的),熟了再叫我起來。我會意而應,心
里卻美滋滋的,想著,以我以往的經驗總結,今天可能喔……

我把門關了,光線調暗了,明里是給她制造午睡的環境,暗里也是給自己設
下埋伏。在煮菜的間隙,我發現她沒把腳上的高根鞋脫下,腳還是放在床沿,我
便試著上前,輕輕地蹲下想幫她脫去,我輕聲細語地說:「脫了好睡。」第一次
失敗了,她移開,懶洋洋地說:「你干什麽,不用了,躺會就好了。」
「那好吧。」

5分鍾后,我再次過去,這次,我沒開口,直接給她來個不及回頭,先脫了一只。
然后,她見既然脫一只,就不反對地讓我脫了另一只。然后,我把她腳往床
里挪了進去。再蓋上被子。呵呵,她又睡了。好了,在黑暗里,菜都上好了,結
果我發現,靠,電飯鍋里的米沒插電。呵呵,心里卻在想,這回不等也得等。
第一回:她問我好了沒,我說還沒,飯忘了加電,第二回:她說什麽還沒好
啊,我說,快了,快開了。第三回:她說,唉,那要到什麽時候啊,你干脆把燈
關了,太刺眼了。呵呵,這下可好,大白天的,里邊搞得像晚上一樣。聽著電鍋
蓋,哼哼的響,我的心也跟著哼哼地跳動。

我拿了只香氣十足的海參,偷偷地放在她鼻子前方三厘處,沒反應,二厘米
處,還是沒反應,一厘米處,呵呵,這下有反應了,她咽了下咽喉,抿抿嘴。氣
氛明顯感覺含有我在挑逗的味道。我放到她嘴上,嘴唇微微地想張又不張,我偷
偷地借著弱光,看看她迷人而性感的雙唇,看著在我床上熟睡的美少婦,不禁心
中波濤洶湧。弄得我幾次想親親那性感的雙唇,但我還是不敢,怕,弄砸了,白
費功夫。我繼續用海參在她雙唇觸碰,企圖達到意淫。

她微睜眼低頭看了下,「這什麽呀」,我說:「很香呀」
「呀,不要,待會再吃。」 

我靜了一會,把海參拿開,而后,偷偷地吃進
自己嘴里,哦,好美味呀。舒服。

我來第二招了,也假裝想靠會,便在她旁邊半靠在床頭。然后,是靜靜地很
近地看著她,那時,離她雙唇僅有10厘米,女人的第六感應該是感覺得到的,
她還是很坦然地閉著眼睛,絲毫沒發覺(才怪!打死我也不信)。然后,我抓起
她的手,假意看她有指頭上有幾個螺,她醒了,我告訴她我幫她看下,顯然,這
時IQ好低呀。

這麽暗的光線哪看得見呀。呵呵,我說太暗了,看不清,我便拿得更大手,
拉出來仔細邊揉邊看,看了半天,然后告訴她,沒看清楚,她一定清楚我別有用
心,她沒想到我這麽表面溫柔還會對她有非分之想,她心里也在暗笑我白癡吧。
然后,我又拿了只海蜃送到她嘴里,她推說起來再吃,我說飯隔會就好了,
要爛點好吃。先吃一個吧,聞聞看香不香,她聞了,然后,我送進她嘴里,她繼續躺著。

她共吃了兩個,我不知要不要繼續挑逗,一番思考后,想想算了,下次吧。
我轉身要下床看看飯好了沒,但又不想站起來,就這樣背對著她坐了會,突然,
她從背后,不經意地抓了一把我的腰,說你怕不怕癢啊。呵呵,哈哈哈,呵呵呵
我說不怕,她繼續抓,這回我癢了,笑了起來,然后,我伸進背里反抓她,問她
怕不怕,她說不怕,我也不信,我繼續,但真是她不怕。我抓得更進了。也許,
她等待著我的進一步的攻擊,那時,我們在嬉笑著,眼睛的目光幾次在帶著笑意
未盡的臉中相碰著,我停下來了,真的好想瘋狂地親她,其實,我猜那時她應該
是肯的。但我還是沒能做出那一步。到了那時候,男人也變得有點羞了。

我起身說,該吃飯了。打好飯后,她懶洋洋的坐起來,然后說脖子很酸,我
前一刻還在心里罵自己不敢,真是笨死了,心想,不做非君子,我便鐵定主意,
其實這時候主動權完全在我手中,只看我願不願。我借口說,「我幫你揉揉脖子
吧。」

她說:「你會呀,好啊。」我說,「會一點,以前經常幫老婆揉(其實是瞎
說的)!」

於是我又碰到了她白嫩的脖子。
一會兒,她很舒服的樣子說,「沒想到你挺有一手的,挺舒服的。」「其實
我是瞎按的。」我說,「要躺下來我幫你好好按一下。」她說好啊,借勢倒在床
上,看著她翹挺的屁股,凹凸的曲線,已經令我淫性大發,下面的老二早已是挺
得硬硬的。我幫她這按那按的,手還故有故無地觸碰到她翹挺的屁股。

啊,那感覺,柔柔的帶著彈性。呵呵,看來,她也有此意吧。一會兒,她就
一動不動,我看過去,她睡著了(裝睡的吧)。我也故意以雙手累爲由,這回大
膽地把臉貼在了她背部,然后,故意呼著大口的氣。不動靜的過了一會兒。

她說要起來吃飯了,我沒起來,我說很累啊,借勢更靠上壓下去,她沒有起
身,這回,我大膽了,胸部貼在她背后,雙手輕輕地抓住了她的雙手,她身子一
顫,我把臉貼了上去,在我心儀已久的美女臉上觸碰著,她好像有點怕和緊張,
但又不動聲色,我加大的呼吸聲,企圖挑起性趣,然后,從她臉親到耳根,她看
樣子被我的舉動嚇到,她剛說:「哇,你不會吧。」我已經貼住她的雙唇,然后
她說,「你吃我豆腐,我就吃你豆腐。」由於從背后親她嘴實在不好親,我干脆
把身子側進來,和她來個側邊正面接吻。

剛開始,她只是輕輕地回應我一下,又退了回去,我加大了力量,在她嘴上
猛烈地親上去,這回,她不再回避,她瘋狂地和我擁得緊緊地擁吻著,她把渴望
了的藏在心里的欲火充分發泄著,我回應都來不及。她突然如此的瘋狂,讓我無
比興奮,看著眼前的迷人少婦,我已經欲火中燒。

我老二死死地隔著褲子頂住她的下面。弄得她在我的嘴里幾次發出呻吟,聲
音沖進我喉嚨,直達我血液。她反而把我壓在下邊,她主動騎在我身上,不停地
接吻,她的屁股也在不停地上下擺動。雖然隔著褲子,但還是感受到一股強烈的
熱流在她的陰部和我陰莖間來回奔流著。

她有點受不住了,她想要了,我反壓過她,除去白色領子襯衫,胸罩來不及
脫,直接往上一推,一雙小巧的乳房便躍立在我眼球下。她不肯,又把乳罩拉回
去,我哪肯,二話不說,一只手抓一邊,另一邊用嘴巴吸過去。她剛喊著不要,
這會兒,她「啊……」一聲,顯得無比痛快。畢竟,是在偷情,是兩個平時工作
上是同事,業余上是朋友。現在卻搞在床上,那感覺無比興奮啊。加上這麽長的
前戲,之間,早已淫起來了。

我想伸手去脫她褲子,好幾次被她拒絕。只得,我用另一招,一邊親雙乳,
親得她興奮,一邊隔著褲子,把手指頭往她陰部外來回摸,壓,插。我就不信她
不癢,果然見效,她實在下面太受不了了,我終於還把她外褲給脫了,她羞澀無
比。只見白色內褲上早已濕透一片,猜想里邊也應該是泛濫成災了。我也把外褲
給脫了,隔著兩條僅剩的內褲,貼在了一起。

最后,她問了我一句,帶著渴望和羞怯的語氣說:「有沒帶套套」,我說沒
有。她說:「要死啊,把我弄成這樣,也不帶套套,幾點了,起來吃飯吧」。
這回就這樣而過,沒有真正的上,但已經有大大的進展,想想半個小時前,
還在輕碰她的雙手,現在卻到這地步,夠我想一晚上的。

呵呵,待續,半夜2點多了,明早要上班……
下一集,上班時目光接觸多了異樣的眼光……她讓我臨時去買套套……當天
晚上還和她老公打牌,四個人中的兩個心里各懷鬼胎,心里好不尴尬呀!她說:
人和動物的最大區別是人有感情而動物沒有,我說沒關系,天還是很藍,她說,
海也還是很藍,說著時,我看見從她眼角流下了淚水……

看到大家反映很強烈,本人現把后續寫上更新附加,其實因爲今天實在心情
不是很好,我的網友情婦在我電腦QQ留言內容被她看到了……她對我的用心有
所懷疑了,管不了這麽多了,先寫下來再說次日,在公司上班還是像往常一樣,
保持著正常的工作關系接觸,在別人在場時講話還要裝著若無其事的樣子,要勉
強保持著笑容和風度,只是笑的時候表情老覺得不那麽自然了,特別在目光相碰
撞的那一刹那,她也許覺得自己好羞恥好淫亂啊,被眼前這男人給上了,還要維
持著同事間的雙重關系。

別的同事沒看出什麽破綻,她和我都怕被人發覺,只是目光相互看的時候,
有點兒異樣的滋味,昨天之前還可以毫無忌諱地隨便聊天,但今天——從現在開
始,卻不能了,感覺完全不同,她可能和我一樣講話的時候心里多出了兩條赤裸
著在一起糾纏的畫面,而現在畫面中的另一個人就是眼前站著的這個同事,談著
工作上的事想著糾纏時的畫面,非常尴尬。

坐我對面的一個女同事似乎老早就看出我和她關系不一般,兩個結婚的人還
這麽親近?女同事有時會開玩笑地說,你的娜娜呢?問得我莫名奇妙。

有時辦公室里沒別人的時候,我會借機問她,感覺什麽樣,她一臉難堪地猴
急地還擊我:「還說!再說扁死你!你最好給我離遠點。」「好好好,我滾就是
了。」我用一種飽受委屈的口氣回答著,知趣地回到座位上,而她聽到我的回答
語氣后,仿佛打了勝仗一樣,但又滿臉通紅著辦她的事情。我在一旁偷偷觀察著
她的表情,發現她漲紅的臉上暗露著無比羞澀的表情。呵呵,這正是我想要看到
的。讓我覺得很自豪。只是,在公司她堅決不讓我講和這有關的話,越說她越羞
愧難當。

經過三天的適應,總算擺脫了兩日來那種強烈的不自然的工作氣氛。中午我
又約了她過來吃飯。她如約而至,呵呵,現在她進屋的態度霸氣十足,好像這房
子是她的一樣,不再那麽客氣的。一進屋就是往床上躺,而我則像個奴才一樣開
始下廚做飯。我一邊做飯一邊想著今天中午能否真正把她給上了。

呵呵,想著的
時候,做起飯來也甜滋滋。1點10分準時開飯,她和我吃飯的時候,就像小兩
口一樣無拘謹的吃著,和在公司時判若兩人。這就是女人,偷情也要保持原則。
吃飽了,她很困地告訴我,睡會。我當然不反對(反對才怪,又有機會了,
這回一定要徹底上了她)。我急匆匆地收拾飯后殘局,正好給他片刻時間進入安
靜環境,營造氛圍。收拾好了,我說我也困想躺會。

她霸氣地說:「你去公司睡」(其實,她是有備而來的,口是心非,這不擺
明著在給自己好下台編的謊言嘛)我說:「我爲什麽要去,這是我房間,我就要
在這里睡」(我會意地回答,應該是符合她的想法的)她說:「那你睡地板」我
脫掉鞋襪,把燈一關,管她三七二十一,先上床再賴著說:「我的床鋪,爲什麽
要睡地板」

她見沒辦法,已經上床了,她便轉過身去睡。我沒馬上攻擊動手。而是靜靜
地躺著好像真困了一樣,要睡真的。幾分鍾后,我懶洋洋地一個側身,朝向她。
她背對著我,還是靜靜的,也許她在等待著我的進攻。聞著她身上的香味,
少婦的身子就是香。我把手輕輕地環抱著她的腰,她掙紮了一下,企圖把我的手
推開。

但是她失敗了,呵呵。我在她肚皮上摸著,偶爾摸著她的手再摸回到腰上,
同時,把臉往她背后磨蹭著,那感覺好舒服呀。我把手擠進她身上的單薄T恤,
向上想摸她的胸部時,她發話了,「唉呀,我要睡覺,別動來動去的」,又把我
的手推掉。這回我把手縮了回來,改向她大腿摸去。然后,又慢慢地滑向她前面
的肚皮上,來回像個輪回,再摸向她的大腿私處,她沒反抗,經過這麽會兒時間
了,她應該有點生理反應的。

所以,很自然的,肯讓我摸她的私處,隔著褲子都能感覺到她下邊的兩片大
陰唇的形狀。她的陰部不自覺地配合著我的手輕輕的往相反方向擺動。她癢了。
她呼吸有點加重。我在她陰唇上時而上下摸,時而畫圓,時而往估計是陰道
口的位置擠。幾個來回,她全身開始扭動。

我把手移向去解她褲子的紐扣,想伸
進去摸得更舒服點,但被她的手阻止。我改抓她的手往我硬漲的陽具上放,她碰
了一下,又害羞伸了回去,要知道女人抓男人那東西時的心里興奮是很強烈的。
我再次抓了過來讓她感覺,她的手只是很輕輕地想掙紮掉,但還是被我有力
的手再次放在了陽具上,在我的手的指引下,她捏了一下,這一捏估計她是又害
羞又渴望又興奮,一個女人手突然抓著一根粗硬的男人的東西,給她心里帶來很
強的振奮感。也許,當她捏下的時候,陰道口同時也滲出了一滴鮮嫩的淫汁。

現在她已經徹底被我喚起了性興奮。我把她側著的身子推向我,然后,一只
手開始加大火力在她身上滑,同時,雙唇開始和她接吻,她已經興奮,現在是如
此的配合著我。接吻的感覺實在太美好了,因爲我沒有多少接吻經驗,所以只管
含著她吐出來的舌頭,上班時這麽正經的女人此時被調教的變得這麽的淫蕩,光
想想就讓人爽死了。

她身子扭動越來越強烈了。嘴里開始發出我渴望已久的少婦呻吟聲。我把手
擠進她罩里撫弄她的小乳頭,原來乳頭是她很重要的敏感區,一摸過去,她就無
比興奮,呻吟更加肆無忌憚。我把嘴脫離她的雙唇,開始親吻她的頸脖,然后整
個頭瘋狂地埋向她的乳房。她的雙手死死地抓著我的頭發,靠,把我頭發弄得亂
七八糟。我的手也一刻不能停止,頭在胸部,手在陰部,兩面夾攻,弄得她直呻
吟。發出陣陣久違的快樂曲。

加上偷情在她心里的刺激,現在是在偷,她下邊應該是濕了一大片吧。
我雙手去脫她的褲子時,她是急不可待地擡高屁股讓我很順利脫下。看到她
白色的內褲,我把頭探了下去,然后,一邊親,一邊脫掉她帶濕的內褲。好想親
親她濕成一片的陰唇,恨不得把她的水吃干,我也已經狼性大起了。

畢竟是第一次真正的做愛,爲了不讓她害羞,我把被子蓋在我們身上,然后,要埋頭苦干,
當她發覺我要用嘴舔她下邊時,她好害羞啊。她馬上用雙手把我的頭往上拉,然
后,輕聲細語地說:「不要啊,髒,不要。」我把頭放了下去,她又拉起說了同
樣的話:「不要啊,髒,下面髒。」沒辦法,人家害臊,只好放在下回實現。
我也把身上的衣服除個精光。

然后,她問我有沒帶套。我說沒有。她說,那
你現在就去買,快點,買那種傑士邦的有帶雙重保護的。我有點不情願,正在興奮
之中,沒法子,人家沒生過小孩。她老公也都是要帶套的。「快點,去。」我生
怕她在我走的時候,改變主意,回來時萬一見不到她。我快步的往外買了一盒25元。

女營業員沒見過氣喘籲籲的,這麽急的樣子,我也顧不了這麽多了,直說買
***.然后,順帶一瓶冰紅茶在路上就干光了半瓶。回來,一看,我的天,還好,
她還在。只是她把衣服都穿好了。

然后,不好意思的埋在被窩里。見這尴尬的場景,我在琢磨著如何下手?我
想了想,然后,用老方法,我說我給你按按背。她說,嗯。花了片刻功夫,氣氛
重新回來。弄了前面差不多狀態,她拆開一個套子遞給我,然后說:「自己戴,
我不會。」我在想她是不是想幫我戴才這麽說的,但是,我還是自己帶了。我端
立在她肚子上,帶著,她偷偷地看了眼我的那東東。

然后,我把她雙腿掰開,一股欲插入的姿勢,把陰莖放在她洞口處,就停留
在洞口處輕輕地觸著,似想用力頂進但還是沒頂,弄得她癢得急不可耐,自己擺
動屁股往下壓,壓進不到2厘米,我又偷偷地往后退,她癢得更加不堪難受,臉
上表情是一副癢得痛苦好渴望插入的樣子。

她再次瘋狂地往下壓,這回我不再退,而是順勢向上頂了進入,她,「啊」
的一聲,然后做出一種終於得到了,松了口氣,又馬上被插進來的粗硬陽具充實
的興奮的豐富表情。

我慢慢地推了進去,然后用帶著粗重的氣語說:「插進去」她說:「嗯」聽
到這聲音的聯想,她似消魂的沖動著。我整根深深地插進,到底時再深深地頂住
了一秒,然后緩緩地全根抽出到洞口處,再慢慢地進去。

來回幾次,她似一種渴望已久的久違的滿足感。然后開始著活塞式的運動。
看著眼前淫性大起的女人,心里想著,終於上了她,啊,這就是偷情。陰莖在她
的陰道里抽插著,她全然已經不知道外界的變化,只顧享受著偷情的歡愉。沒想
到,她里邊好緊,從一開始就夾得緊緊的。還好,我不喜歡套套,用套套的話,
我可以做到天亮都不射(有點誇張,但就是如此)。

她被我弄得臉上的表情無比興奮,全身都在跟著我上下動。雙手抓著我的肩
上下擺,她還挺浪的。我越插越猛烈,時不時地在她耳邊說些話:「我們在偷情
啊……」她聽到這些話時,雙手牢牢地抓住我的背。

都抓疼我,弄得我要分擔一部分精力去感受被抓的痛感。然而,她卻全然不
管,表情越來越深刻。完全是一副在享受著的樣子。浪!真的好浪呀!我也覺得
好刺激。

我們邊插邊接吻,口水不斷在四處流著,我下邊狠命地插了幾下,她在我嘴
里喊出了陣陣強烈的呻吟,全身夾緊。然后,痛快地忘我地呻吟著,喊著。在那
一刻,我突然很強烈地使勁撞擊著她,每隔一秒撞一次,每一次撞擊時,看著她
臉上的表情都是一陣一陣的扭曲著,閉著雙眼。最后,我假意要射出的來了。她
在最后的喊聲中陶醉中睡去……

唉,只可惜我真是不喜歡帶套。所以怎麽干都不會射。看著她被征服后的樣
子,我十足的自豪。偷情干著自己同事,那感覺只有親身經曆的人才能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