辦公室幹女同事


那是在我剛剛參加工作的那一年,可能是機緣巧合,也可能是領導的故意試

探。竟讓我這個初出茅廬的毛頭小子去組織一次大型活動。我當然不會放過這次

好好表現的機會,那幾天只覺得自己腳下生風,上竄下跳,憑著自己在上學時學

生會的一點工作經驗,在加上12分的熱情,總算是圓滿完成任務。但因爲心情

激動,情緒亢奮竟然一點都不覺得累。故事就在這時發生了。

那天晚上,收尾工作完成后。我坐在椅子上,點燃一只煙(這時候無論如何

是男人都應該抽一只的)。深深地把煙霧吸入肺部,因爲我很少抽煙,所以尼古

丁刺激的我的太陽穴“突突”的跳動著。腦海中仍然浮現著白天的情景。同事們

不知何時都已經離開,除了剩下一個女同事。她和我隔著辦公桌,也靜靜地坐著。

四周一片甯靜。

“我還以爲你只是一個喜歡講黃色笑話的小毛孩子呢。”她突然說話,把我

拉回了現實之中。“沒想到,工作起來還挺是一回事的。”“是嗎?呵呵!”我

不知該如何回答,只好傻笑一下,摳了摳后腦勺。然后就和她聊了起來。因爲,

我當時完全沒有想別的什麽,所以和她聊了什麽也不記得了。只知道,最后我說

:“天晚了,我送你去車站吧。”她低著頭,什麽也沒說,輕輕地拿起她的包,

和我一起走了出去。車站離我們的辦公室不到五十米。剛到那兒,她突然說想會

辦公室打個電話。而我因爲很興奮,也不想馬上回家,就陪她回辦公室。

在辦公室里,我仍然在回想白天的情景,並想著如何總結。但因爲剛才的失

態,已不那麽專注了。她撥了幾次號碼,好象都沒接通,所以只是低著頭,撥著

鍵盤。突然,她說話了。“好熱啊!我的臉在發燒。”說完,甩了甩頭發,看著

我。我當時就奇怪,因爲到過武漢的人都知道,武漢的氣候很特殊,夏天奇熱,

冬天賊冷。而我因爲剛抽了煙,所以手腳冰涼。於是,我說:“不會吧?又沒開

空調,我可是手腳冰涼。”過了一會,我又說“干脆,用我的手給你的臉降溫吧?”

說完就傻笑。“好哇。”說完就看著我。這其實和我們常開的玩笑沒多大不同。

不同的是她的神態,她臉上沒有一絲笑容,只靜靜地。眼神中帶著挑釁。

我楞住了,在我20多年的人生中,從未遇到過這種事。但只一刹,我對自

己說“是男人就上!”於是,我換了一幅嬉皮相,“那,我就來啦。”一步步繞

過桌子,向她走去。可是心里仍在打鼓,如果她只是開玩笑,我丟人可丟大了。

她仍那樣看著我,眼神中多了幾分期待(也許只是我希望能多幾分期待)。反正

我心里開始發毛。到了她面前,我看著她。她比我大四歲,看著就知道很風騷。

不是前衛,但風騷。她個子在女人中是比較大的,很豐滿。

那天,她穿的是大衣,而且沒有收腰,上窄下寬象個麻袋,都遮不住她的身

材。前面凸,后面翹。這時她低下了頭,我馬上伸出手,捧住她的臉。一股暖流,

從我冰涼的十指傳入我心中。在尼古丁作用下收縮的毛細血管“豁”的全部打開,

我的臉哄地一下,也發起燒來。仿佛我觸摸到的,不是溫暖的皮膚,而是熾熱的

火焰;我血管中流淌的,不是鮮血,而是瓦斯。這被點燃的瓦斯的火焰,不僅燒

紅了我的臉,也吞噬了我的理智。本來輕輕地捧著她地臉的雙手,一下子狂暴起

來。右手卡著她的下颌,左手攬著她的腰。把她從椅子上拽了起來。這時我才發

現她的腰可真柔軟哪!難怪她走路的時候,屁股會以那樣高度複雜的軌迹運動。

這更加刺激了我,我雙手緊緊的抱著她的腰,用盡全身的力氣,仿佛要把她

的纖腰折斷。甚至把她的雙腳都提離了地面。仿佛幸福在那一天,都降臨在了我

的身上。我的嘴剛觸及她的嘴唇,她就猛地把她的舌頭伸進我的嘴里,伸得長長

地在我嘴里攪動。當時把我嚇了一跳,可這樣就更加點燃了我的欲火。我的舌頭

也積極地回應她。兩條舌頭在互相沖刺,撞擊,纏繞。我這時才明白女人有多大

的不同,有的女人會在你本已熊熊燃燒的大火中,潑上汽油,讓你燃燒的更加猛

烈。使你心甘情願的被這大火燃燒,哪怕燒成灰,只剩下一縷煙也無怨無悔。而

有的女人則扭扭捏捏哼哼唧唧推三阻四的讓你心煩意亂,最后還怪你不夠熱情。

想到這里我更加覺得興奮,舌頭也攪動地更加起勁了。當時的情景完全可以

套用張曼玉在《新龍門客棧》中的一句台詞來形容,就是“我們兩人流出來的口

水都可以用來解渴。”這時我突然想起,因爲接吻接得太專注,所以手部完全停

了下來。不想還好,一想手就癢了,於是我向她的胸部抓去,又讓我吃了一驚。

不在於她的胸部很大,而是很有彈性。

我的第一感覺是“好硬啊!”我隔著她的衣服抓著她的乳房的基部,晃動著,

搓揉著。她的呼吸開始急促,閉著眼睛,歪著腦袋,雙手撐在背后的桌子上,身

體隨著我的搓揉而晃動,完全是一副任我擺布的模樣。我搓了一會兒,覺得不過

瘾。就又樓住她的腰。和她接吻,她又是激烈地回應我。而且,雙手樓著我的肩

膀,也許感覺到什麽。她雙手壓在我的背上向肩部滑去,直到抓住了我的三角肌,

才停了下來。她不停地搓揉著,對我說:“你真是個強壯的男人。”可能因爲興

奮,她的聲音變得很怪,雖然聲音不大卻變得很尖,像在呻吟。因爲她在搓我的

肩膀,弄得我解她衣扣的手晃來晃去。

我干脆又抱住她,和她接吻、舔她的臉頰、吮吸她的耳垂、舔她的耳朵后面。

並又一次的搓揉她的乳房。她終於開始呻吟,雙手在我背后亂摸。這時候,我的

小弟弟已經硬得不行了。可是只能在她寬大的衣服外磨她。顯然這已經讓她很刺

激。她的身體不斷地和我的身體碰撞、摩擦並且像一條蛇一樣的扭曲著。直到她

一下子抓到我的背闊肌,其實我覺得我的背闊肌並不算大,因爲我們健身房里有

的人比我的大好幾倍。但也許她從來沒有摸到過這樣寬大(或結實)的背部,注

意力好象都轉移到那里去了,她雙手抓著我的背闊肌的邊緣搓揉,並沿著它滑動。

身體也沒有哪樣大幅度的扭動了。

我趕緊趁此機會去解她的衣扣,沒想到她竟抓住我的手說“不”但是頭卻靠

在了我的肩膀上,一副言不由衷的樣子。我明顯地可以感到她心里的矛盾和躊躇。

但,這時我是已射出的箭豈能在回頭,況且先是她主動,現在輪到我了。我一邊

吻著她的耳垂,一邊輕輕對她說:“那你就讓我在里面摸一下就行。”她猶豫了

一下又開始親我,手也開始動作。我就明白了。於是,通過一系列的動作(那是

冬天衣服穿得很多),手終於伸到了里面。

她的胸罩很緊,加上乳房又大又堅挺,比較難以變形。因此,我的手只能彎

曲著勉強用指尖夠著了她的乳頭。她長長地舒了一口氣,把胸部挺得高高地迎接

我的手。這樣,一下子就把我的手夾在了她的乳房和胸罩之間。我想干脆把她的

胸罩松開算了,於是一邊搓揉著一邊往外抽手,一邊還要掙脫她的胸罩。這時她

一下把我的手抽出來。我正詫異,卻見她一手掀起胸前的衣物,一手輕輕地一拉。

剛才還束縛我的手腳(其實沒有用腳)的胸罩,連同其它衣物甚至毛衣,都被她

的乳房穩穩的攔在了上面。她卻一臉得意地笑著。

有這樣的碩大而堅挺的乳房的她確實有資本驕傲,平常只是隔著衣服覺得她

身材很豐滿。但沒想到好成這樣,完全是魔鬼的身材。特別是乳房如此的堅挺,

真是世間少有的極品。從此以后我有機會就會和她泡在一起,這是后話暫且不提。

她在我的面前一下子由一個裹得嚴嚴實實的大麻袋變成了一個有著魔鬼身材的尤

物,使我一下子沒有反應過來。

我愣在那里呆呆地看著,貪婪地看著。我對自己說:“好好看著吧!記住它,

也許你一輩子再也見不到這麽美的景象,這麽完美的乳房。”她看著我那副模樣,

可能有些覺得好笑,對我說:“不摸,我就收起來了。”我趕緊說“摸呀!怎麽

會不摸呢?因爲它太好看了,所以一下子愣住了。”聽見她也沒有答話,知道說

道了她心坎里。這時的我雙手攥著她堅挺的乳房,用手心撥弄著她早已堅硬的乳

頭。她把頭靠在我的肩膀上,嘴親吻著我的臉頰,不時地在我的胡子碴上刮一下,

然后吮吸我的脖子。

同時用力的嗅著我身上須后水的氣味。空氣中充滿了绯糜的氣息。我玩弄了

一會她的乳房,輕輕地低下頭用嘴含住她的乳頭。這一下,她又興奮起來。她的

頭向后仰,用力地把胸部望上挺,雙手緊緊地抱著我的頭用力壓在她的乳房上,

大口的喘著氣。我於是換了一個方式,我盡力把口張大,用力的把她的乳房往口

中吸,然后用舌頭撥弄她的乳頭,同時還要保持口腔中盡可能大的負壓。這是我

上高中,受物理氣態方程的一個實驗的啓發想到的。多少年來,一直夢想能夠在

實踐中檢驗其效果。現在終於有機會了。她的反應證明效果不錯,甚至她的身體

都開始顫抖。

我雙手繼續往下,摸到她肥大的屁股,她的屁股實在是太大了。完全捏不住。

搓了幾下,我的手順著她的屁股溝滑到了她的兩腿之間。隔著衣服我已經感到了

潮濕。她的身體猛地一震,喘息地更加急促。兩腿用力地夾住我的手。我豎起一

只手,用力地頂住她的陰部搓揉著。另一只手,在她的大腿根部搓揉。過了一會,

我覺得她已經夠興奮了。站起身,開始脫她的褲子。

可是,她再一次地拒絕,說:“別這樣!”女人真是奇怪。明明想要,卻總

有顧慮。我只能故技重演,微笑著對她說:“難道就這樣,至少讓我們的弟弟妹

妹挨一下,見個面吧!”她又不做聲了。我輕輕地褪下她的褲子,她穿得是緊身

褲,沒有腰帶。所以我輕而易舉地就把她的內外褲一起脫了下來。她的陰毛非常

濃密,烏黑發亮。我伸手到她的陰部,那里已經濕得一塌糊塗,她的水很多,就

這麽一會兒已經流到了大腿上。但當時我沒有概念,黃色小說里的描述也是這樣。

我低著頭,仍然吮吸著她的乳房。一只手用力地搓著她的大屁股,另一只手

用中指蘸著她流出來的淫水,在她的陰蒂上輕輕地滑動,搓揉。她顯然很舒服,

緊緊地抱著我,喘息著,顫抖著。並且,她的手也慢慢滑向我的小弟弟,抓著它

不停地搓揉著。我隔著褲子覺得不是很舒服。剛站直,她就拉開了我的拉鏈。掏

出了我的小弟弟。她看著它,驚訝地說:“你的雞巴好大呀!”我又不知該如何

回答,只好又說:“是嗎?”因爲,我看過許多文章的描寫,都說有多少多少長,

有多少多少粗。於是我也量。可是我不知道,該取那個數值。在背面、側面和底

面測量值都不同,而且相差很大。同時,勃起充分與不充分時取值誤差也很大我

不知道按標準應取哪個值。或是隨機抽樣之后取平均數。所以,我到覺得,她可

能是爲了鼓勵我,或者是看書后覺得都要說一句才這麽說,甚至只是比她以前見

過的大。反正,我知道這個和大小沒有太大的關系,所以也沒覺得怎麽很爽。只

是很想進入她的身體,我對她說:“讓他們親一下吧?”她沒做聲。但開始引導

我。我的小弟弟被她的手握地緊緊地,覺得非常舒服。她的手軟綿綿的,又很使

勁的攥著。我真是感歎造物主的神奇。不知被包裹小弟弟的專用工具包裹是個什

麽滋味。

她引導我到了她的陰部,又搓了兩下才依依不舍地放開。我這才知道爲什麽

她要引導我。我一把小弟弟放入她的兩腿之間,立即被她夾得緊緊地。我感覺到

她的皮膚有點涼,那麽她一定覺得很熾熱了。心里不禁有幾分得意。她就那樣用

雙腿緊緊地夾著我,用雙手緊緊地抱著我,用嘴唇瘋狂地親吻我。我感覺有一種

強烈地沖動,想把她拉入我的身體。雙手用盡全身力氣抱著她的細腰。小弟弟在

她淫水的潤滑下不停的在她兩腿之間進出。雖然,因爲我高她矮,而把我的小弟

弟別得有點不舒服。

但我知道這樣對她刺激更大。果然,她開始呻吟,從喉嚨深處發出“嗚……

嗚……”的聲音。過了一會,她放開我。跑到椅子上跪著,兩手掀開大衣的后擺,

把她肥大白嫩的屁股對著我,不停地晃動著。她的腰又一次的展現了其靈活性。

以令人吃驚的角度往下塌陷著。“好柔軟的腰呀!”我暗自想著走過去。我看見

正對著我的兩片陰唇不斷地一張一合,從中流出的淫水在燈光的照射下晶瑩透亮。

她一邊擺好姿勢,一邊對我說……。其實已經不是說,而是浪叫。她對我叫

到:“快!你快過來!我要你的大雞巴。”這正是我求之不得的。我快步跑過去,

她的一只手,已經在迎接我。她一只手抓著我的小弟弟,一只手撐在桌子上。引

導我到了她的陰道口,急切的叫道:“快進來!……快!我要!”我本來還想再

戲弄她一番。聽她這麽一說,興奮的不得了。於是,急不可耐的把腰往前一挺,

小弟弟整個都插入了她的陰道。沒想到她“啊!”的發出了一聲慘叫。我趕快問

她:“怎麽了?”她說:“沒什麽,一下子就好了。”我這才放心。慢慢品味了

起來,她的陰道很緊,溫熱的嫩肉把我的小弟弟包裹得緊緊地。而且,給我的感

覺很厚。不象我女朋友陰道口雖然很緊,但是里面就比較寬松。可能是她比較豐

滿的緣故吧。

我開始緩緩地抽送。她的嫩肉刮地我的龜頭癢癢蘇蘇的非常舒服。她也開始

適應了,依然在喉嚨深處發出“嗚……嗚……”的呻吟,並不象我女朋友那樣大

叫。我開始越來越興奮,抽插的速度也越來越快。她也配合著我,聳動著她的大

屁股撞擊著我。使我的每一次插入都會沒根。隨著我不斷地抽插不斷地加速,她

發出的“嗚……嗚……”聲也越來越大,越來越急促,越來越亢奮。突然“嗚…

…嗚……”的聲音,變成了哭聲。同樣也越來越大,越來越歇斯底里。

她的頭瘋狂地搖擺著,屁股用力地配合我的撞擊。因爲我害怕被值夜班的保

安撞見。想快速的結束。沒想到,越緊張就越射不了。我就用力地快速地撞擊她,

她也大力地配合我。辦公室里充斥著聽見啪……啪……啪……的撞擊聲,我急促

地喘息聲和她喉嚨深處歇斯底里地哭聲。這樣,不知過了多久,我也不知她有沒

有到高潮。反正我知道,這樣的話,一晚上只怕就那麽干過去了。於是我說:

“換個姿勢吧?”她說:“好!”就躺到了桌子上。我把她的雙腿架在肩膀上,

又一次猛得插入。她又是一次驚叫,然后長長地舒了一口氣。這個姿勢使她的兩

個碩乳完全暴露在了我的面前。她的乳房可真是世間少有呀!

我看了那麽多a片,片子里的女人,在躺下之后乳房由於重力的作用都會變

扁,可她的就那麽傲然挺立著。我一邊用力地抽插,一邊搓弄著她的乳房。她也

抓著我的手,和我一起搓。這時我也可以看到她的表情。她緊閉著雙眼,蹙著雙

眉,牙關緊咬,可愛的小嘴唇用力地撅著。頸部的肌肉繃得緊緊的。依然發出歇

斯底里地嗚咽。平常柔順的頭發散亂地披在桌上,隨著我的抽插還會時不時地將

頭往后仰,使背弓起,將兩個大乳房挺得更高。看到這一切我也瘋狂起來抽插地

更大力,更快速,兩只手拼命地抓著她的大乳房。好象要把她們捏爆。

我想如果她在哺乳期,奶一定會被我擠出來。她也更加興奮,兩只手抓著我

的手有時也搓一下她自己的乳房,眼淚也順著臉頰流了下來。事后我的手都被她

捏出了紅印兒。終於,我忍不住了。對她說:“我快受不了了。”她回答:“千

萬別噴在里面。”話音剛落。我九感覺到脊柱一陣發涼,趕快抽出我的小弟弟。

隨著我幾聲低沈地嘶吼,我無數的子孫后代跌落在辦公室的地面上。

我望著龜頭上殘留的精液,正在發愣。一擡頭看見她正一手掙著桌子,一手

理著頭發。得意揚揚地望著我笑。還不時的揚一揚頭,挺一挺胸,樣子可愛極了。

我一下子撲過去咬著她的脖子,並悄悄把精液擦在她的腿上。她則尖叫一聲,趕

緊蜷縮身體,並發出一連串“咯咯”的笑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