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妻共樂:009.◆(九)他主我僕


◆(九)他主我僕

  記得那晚,我老婆跟他線上上講了足足三個小時,而我也手淫到射了又硬,硬了又射足足三個小時。這種心情是很難在文筆上描寫出來的,只有各位兄弟們有獻過妻才會明白當中的興奮高低。

  堂堂一個男人,而且也是老婆的唯一男人,竟然要在客廳裡手淫著,而老婆就在不遠的主人房跟她的情人談情罵俏,重拾回他倆當初的甜蜜回憶。就是這種感覺讓人又愛又怕,越愛上它的刺激,就越會怕了它可能會帶來的後果。但是我的小雞巴又控制了我的思想,因為它又開始慢慢地硬挺了起來,而且龜頭也一跳一跳似像點著頭同意。

  突然間,老婆她打開了房門,嫵媚一笑,全身羞答答的出現在我面前,她身穿著我最喜歡的小花蝴蝶繡花系水粉色內衣丁字褲,彷彿將她秀美動人、苗條的身材赤裸裸地挑引著我。

  她望著我翹翹的小雞巴一動一動的,就格格嬌笑著:「怎麼你又手淫著啊?不害羞哦!」

  我一下興奮起來道:「老婆,你跟他講些什麼了,聊那麼久。」

  老婆輕輕揉搓著我的雞巴龜頭道:「沒什麼特別的,就聊他那邊的生活啊!他也想多瞭解些我這邊生活得怎樣。」

  她又繼續說:「這世界真的好小啊!原來他在你公司的美國總部裡做事的,目前在擔任著你單位的美國區經理。你羞不羞唷,人家還小你幾年都已經擔任經理了,看來當初他離開遠方去那邊發展是對的,看他現在蠻有才華成績的。」

  我擁緊著老婆說:「他真的有那麼大的本事?我也真的想見見他,看他是怎樣的模樣。」

  老婆把她粉紅通透的臉深深地埋進我的懷裡,喃喃地道:「你是講真的嗎?真的想?其實他也真有此意,他說他想拿些假期回來見一見我。他還說現在他事業成功,飛黃騰達了,並且很想與我分享這一切,他還說想讓我成為全世界最幸福的女人。我看這一次他不會辜負我了,因為他是很愛我的。」

  此時老婆加快手指的速度勁搓著我的龜頭,不想讓我想太多,我哭泣般的呻吟道:「哦……好老婆……騷老婆……我的雞巴好硬了,搓快點……快點。我好快活啊!美死了……」

  我老婆她也禁不住的喊著:「噴吧……噴多點……你這不要臉的BB……統統給我噴到我的手指上。」

  很快,我「哼哼呀呀」的噴射出來,又再一次的洩出了精。

  可能我手淫得太過激烈了,小雞巴縮到只見小小的龜頭,老婆她抿嘴一笑,伸指戳著我的額頭說:「剛才趁我給他講著電話的時候,你手淫噴了幾次了?」

  我的心理上感到害羞又不敢望我老婆一眼,道:「都……都應該有六、七次吧!」

  老婆她長歎一聲道:「你啊,就不懂得照顧你的身體,難怪你的雞巴看來好小好累的。用盡你的精了哦?噴那麼多次。」

  老婆又輕輕揉搓著我的雞巴龜頭,嗔道:「你的還可以起來嗎?我都還沒來了。」

  我的小雞巴給老婆她摸弄了整半天,仍然像條死蟲一樣,毫無動靜的,我很無奈地說:「我看我今天不可以了,精液狂洩乾了。」

  老婆嬌嗔道:「你很自私哦,只顧自己好啦!你看人家的妹妹都那麼濕的,你又殘廢了,那怎麼辦好呢?不如……老公你可用一下你的舌頭給我舔舔我的妹妹啊!好嗎?」

  就在我還沒準備好的時候,老婆她已赤裸裸地扯著我的頭髮往她濕答答的陰道拉。一會兒,老婆就「哼哼唧唧」地呻吟著,狂扭動著屁股大喊一句,興奮地說:「給我舔乾它!」

  我舔了老婆她濕濕的陰道大概也有一個小時多,而我整臉和舌頭都好像快麻木了。老婆她笑逐顏開,在我嘴上輕輕地親了一下之後,立刻嗲聲道:「老公,你好臭腥味哦!你的舌頭好厲害哦,還比你的小雞巴厲害,搞到我欲生欲死的。以後我要你用舌頭給我舔妹妹啊!好嗎?一言為定哦!愛死你了!老公~~」

  過了幾天的某一個星期三,我老婆好像心事重重的,苦著臉道:「老公,怎麼辦好呢?都是你的鬼主意。」

  我:「怎麼啦?」

  老婆:「他要回來了……」

  我:「啊?幾時回來?」

  老婆:「這個週五。還有兩天吧了,怎樣好呢?」

  我:「那來就來啊!你也就等到這一天啦,情人歸來。」

  老婆:「別開玩笑了,來是可以,但是你好像忘記了你是不存在的啊!」

  我:「那……應該怎樣辦好呢?我不想離開這個家。」

  老婆:「……不如這樣子好了,我可以說我有位表哥在外地生意失敗,無路可去,就在我家暫時住著下來。你……看這樣子說可信嗎?」

  我:「我怎可以是你的表哥呢?怎麼行啊?」

  老婆:「都是你的主意,害人家煩透了。就這幾天而已,等他回去了就沒事啦!」

  我:「好啦好啦,表哥就表哥啦!」

  老婆:「那老公,我想我們必須把我和你的結婚照片全部都收藏起來,還有所有你的日常用品東西等等必須從主人房搬到樓下的客人房去。你睡樓下。」

  我:「樓上還有一間客人房啊!我可以睡那邊啊!」

  老婆:「笨老公,我……我想跟他接近點嘛!如果他要來我房間找我也比較方便一點。好啦……答應我嘛!」

  我:「……好啦!隨你的意啦!女大就不中留,情人就大過天。」

  此時,我的小雞巴又蠢蠢欲動地硬死了。而老婆她媚眼如絲地抬起頭,羞臉嗲嗲地道:「你是全世界最好的老公。」

  我心想:最好還是最笨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