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妻共樂:006.◆(六)情獻情險


◆(六)情獻情險

  在一個很安靜的夜晚,家家戶戶都已經在深睡著了,有的安穩地睡過一夜,有些可能發到好夢或惡夢。只有這間房子亮著火油燈,而暗淡的燈光照亮了整間房子,迷迷糊糊地可以看見一對狗男女赤條條的在床上親吻著,而在床下就跪著一個男人,他的雞巴硬到不得,這個人就是武大郎,也就是我的前世,而在床上的當然就是西門慶和潘金蓮啦!

  我看各位都已經可以猜到潘金蓮就是我老婆的前世,而我老婆的初戀情人黃志得的前世也就是鼎鼎大名的西門慶。他有錢、有權力,而且又有艷福,我老婆金蓮就是愛上他的這一切,這一切是我三輩子都不可能擁有的財寶和權力,還有那巨大無比的男人武器。

  在這個世界上,誰比較強,誰就可以得到一切,夢想成真。而他就得到了全世界公認的性感美女,就是我老婆潘金蓮,而我也只有默默地割愛給予這個更加配得上她的男人。

  在這個年代,休妻是一件不道德的行為,會給金蓮一種被人拋棄的俗世人眼光,而且我也沒有說過我不要金蓮。沒可能啊!以我這樣子的三寸丁,可以將金蓮據為自有,已經是一件人生快事啊!而且更加沒有聽說過女人要休丈夫的。

  但是我老婆又很愛西門慶,另一方面又有我這個武大郎的包袱,於是想來想去就想到了一個絕世好計,所以就發生了二男一女的情況。我只是沒想到後來他們為了追求二人世界享樂的生活,在脅迫、誘騙和潛意識的心理支配下,只好把我送入地獄,而他倆就光明正大地走入洞房。

  就在這時,我聽到金蓮大聲淫叫:「慶哥……我要你快點……插快點吧……武郎都沒有你的一成耐力……你好厲害哦……弄得我好舒服……我愛死你了……慶哥……啊……啊……」

  「金蓮,你就給點面子我吧!小聲一點,我怕吵到鄰居們的清夢啊!」我眼濕濕的低著頭不敢望著他們倆做愛,只是一手飛快地套弄著自己那三寸長的小雞巴。

  「武郎啊……你就是這些怕、那些怕……沒膽的武郎烏龜……喜歡戴綠帽子嗎?哈哈……啊……再大力點……慶哥……慶哥……我的慶哥……我的志得……志得啊……」

  什麼?志得?我眼前一陣發亮,猛地睜開眼睛,大喊道:「金蓮!」

  我翻個身就看到我的老婆小真正在甜睡著我們的結婚床上。我楞了楞才回過神來,原來只是一個夢。我一連幾晚都發了同一樣的夢,每次都彷彿聽到那個金蓮喊叫著黃志得的名字。難道這是真的嗎?或者是我的潛意識裡跟我講著前世今生?我老婆小真本來應該要和黃志得在一起相愛的?

  每想到什麼前世今生,小真跟黃志得一起相愛的畫面,我的雞巴就立刻硬了起來,不受控制。難道我今生要協助小真跟黃志得去接續這一段刻骨銘心的愛情嗎?會是真的嗎?我感到頭很痛,就翻身抱著我熟睡了的老婆睡去。

  第二天早晨,熹微的晨光從水粉色(我老婆很鍾愛這顏色的)的窗簾透了進來,照得房間裡逐漸清晰起來,那些晨光刺到我的眼睛,我一手去找我那笨重的眼鏡戴上之後,第一樣看到的東西是多麼美麗纖窕,我老婆凹凸有致的身軀,穿著白色性感睡衣,從這件睡衣來看就勁秀出她完美的身材,美胸、長腿、白白的膚色,看起來會有誰能抗拒呢?

  就在這一刻,我老婆眨了一眨眼,悄說道:「死人,你盯完人家了沒有?」

  我紅著臉,狡猾地看著她道:「老婆啊,誰叫你穿得這麼透明性感,我看了都雞巴發癢。」

  「你就放過我啦!這幾天來你都好像很瘋狂,沒有一天不要的。究竟什麼東西讓你如此興奮了?」

  「沒有東西啊!一看到你,誰能抵抗呢?哈哈……」我的雞巴一下就勃了起來。其實我心裡知道什麼原因讓我的雞巴如綿如死──是黃志得!

  老婆望著我硬梆梆、紫漲漲的雞巴,無限憐愛道:「壞東西!又硬了……」

  「老婆,我們不是有下載過一部片子……叫做《金瓶梅》,要看嗎?」我喘著粗氣問。

  「好久的片子了,有什麼好看啊?」老婆嘟著小嘴道。

  「看下嘛!」我一面使勁地撫摸她的胸部,一面說。

  「好啦好啦,你行行好了,我去找下先。」她擺脫了我的魔手。

  「有啦……找到了。」老婆她放著那部影片,然後就睡在我的身邊。

  老婆她狠狠剜了我一眼,道:「你這變態佬!影片才剛開始,你的雞巴就漲到要噴了一樣。」說著就用手指撫摸著我的龜頭,而她就叉開兩腿,然後用另外一隻手在手淫著,風情萬種地道:「你這可愛的BB……要來了嗎?很興奮是不是?」

  我全神投入進去西門慶和潘金蓮做愛的畫面,心自然聯想到老婆和黃志得正在做愛。很快,我就射精了,濃稠白濁的精液噴在妻子光潔如玉的手指上,我好興奮哦……

  「老公,你愛我嗎?」老婆她躺睡在我的身邊,嗲嗲地問道。

  「我當然愛死你啦!老婆,難到你還不知道我有多麼疼愛你嗎?為什麼要這樣問呢?」我有點緊張的回答。

  「那你可以告訴我,你是不是經常幻想和潘金蓮似的女人做愛啊?」老婆羞嗲嗲地紅著臉問。

  「天啊!我不是幻想和別的女人做愛啊!我是幻想老婆你啊!潘金蓮。」我心裡一跳一跳地顫抖起來,雞巴又神奇地勃起了。我心想著,要不要跟她說個明白呢?然後我又想到這兩個字──坦白。

  想到這裡,我伸手摸了摸老婆豐腴的屁股道:「老婆,其實這一段子,我每天都發同一個夢,夢裡是說到《金瓶梅》的前世今生,我的前世是武大郎,而你就是美麗動人的潘金蓮……我覺得這不是普通的一個夢,而且感覺很真實。」

  老婆「噗嗤」一笑,在我臉上輕輕地摸著我的眼鏡說道:「老公,我不想做什麼潘金蓮,我覺得她很淫賤啊!還有聽說武大郎的雞巴是三寸丁而已哦……那不是跟你一樣麼?哈……啊哈……」

  「你敢取笑我?你找死了……」我笑咪咪的抱著她狂吻一遍。

  「不要鬧了……那誰是西門慶啊?」老婆一下把我從她身上推了下床去。

  我眼定定望向我們的結婚照片,心亂如麻的一跳一跳顫抖著,說:「是……黃……志……得。」我一個一個字的講。我的心好像要爆炸裂了,我全身都在抖著。

  「什麼?不要鬧了,老公,為什麼會是他呢?你想太多了吧!搞到晚上都發這樣子的爛臭夢。」

  「我都不知道……只是感覺到很真實,好像就在我面前發生這樣子。」我喘著粗氣道。

  「那……你的意思是,以前我和黃志得有姦情,並且合手把你給幹掉,是不是?那又對現在有什麼關係呢?」老婆她很激動的說著。

  「如果是事實,那也已經過去了……古代嘛,最重要是現在。」我挺著硬梆梆的雞巴邊說。

  「你的意思是……」老婆一面眼空空的望著我。

  「是啊!最重要是現在……這可能是上天給我們的一個啟發。讓我們從現代手牽手的勇敢走下去,我相信這將會是一個完滿、家好月圓的美好結局。」我抓住自己那硬梆梆的雞巴一邊說下去。

  老婆怯生生的再問我:「你的意思是……讓我們我們三個人在一起?」

  我結結巴巴的說道:「我的意思是……你可以再……聯絡聯絡下他,電話也好,上網也好,好讓你們做回朋友嘛!」我一講完後,整顆心臟都快跳出來了。

  「那怎麼行啊?老公,我是你的老婆啊!你難道不會吃醋嗎?你到底在想著什麼啦!」我老婆的呼吸有些顫抖,她的身體發燙。

  我覺得我們倆都很興奮、很驚慌。在老婆對我說的時候,我似乎去到了現場中,可看到我老婆小真和她的初戀情人黃志得擁抱在一起,親吻著、撫摸著她全身──那本來屬於我一個人擁有的財產。而我會不會是武大郎的再生版呢?

  我聲音也顫抖著道:「不會的……我相信愛情是要給對方坦白,空間還有互相的信任。我知道你愛我就可以了,而我也一樣會全心全意地去愛你和保護你,直到永遠。怎樣?再聯絡下他嘛!可能他一直在美國等著你這位初戀情人呢!」

  「你壞死了……」老婆嬌嗔地扭動著性感的身材。一想到她這位初戀情人和他胯下的大雞巴,陰道裡就立刻濕答答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