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慶淫傳-37.龍在江湖 (外篇)


龍在江湖 (外篇)

  中美洲海岸的一個隱密私人島嶼的度假別墅。

  我「肥龍慶」悠閒的躺在躺椅上,旁邊的小桌子上擺著冰涼的鮮果汁和精美的小點心。雖然我看起來很悠閒,但卻得不斷地動腦,才能維持我的地盤和事業。我就是全球華人多數幫派的龍頭老大:美洲、歐洲、亞洲,幾乎各個重要的國家,都有我的勢力。

  我今年三十五歲,有如此龐大的勢力主要有三點:用腦,用心,用手段!身高一百八十公分的我,體重近九十公斤,外表冷酷有型。我原本是美國唐人幫派教父的隨從,後來教父把位子傳給了我,就靠著這基礎來打天下,而在短短八年拼到現在的霸業。我的事業中,有黑亦有白,只要能賺錢的就大舉而入。

  「慶哥,有新人來了。」一個穿著豹紋比基尼的黑珍珠帶著一個似混血的冷酷美女走進來。她穿著黑色的褲裝,上面有咖啡色的條紋。

  「慶哥您好。」這個被帶進來的混血美女就是蕭瀅。

  她是美國聯邦調查局派遣來查我這跨國秘密黑幫行動的一個棋子。好不容易得到我組織的信賴,今天終於被帶到我這大龍頭面前。

  我斜視她(長的不錯,不曉得滋味如何?):「你叫什麼名字?」

  「慶哥,我叫蕭瀅。」聲音性感好聽。

  「蕭瀅?蕭「淫」!哈,真想看你吹蕭時的淫樣!」我站起身說。「來,蕭瀅,去換件泳裝來陪我。」

  「慶哥,我沒帶泳衣耶。」

  「PEARL,你的泳衣給她。」

  黑女郎沒開腔,開始脫自己的豹紋比基尼。PEARL約二十五歲左右。臉長的有點酷,很漂亮,身材和蕭瀅一樣都很好,尖挺渾圓的一雙乳奶比西瓜還大。有肥嫩適中的陰唇,陰毛整理得非常美觀。

  蕭瀅接過PEARL的比基尼泳衣,就要走到屋內去換上。

  「喂,你要去哪裡呀!在這裡換就好了!」【真他媽的假正經…】

  蕭瀅於是開始脫她的衣褲,再來是紫色的蕾絲內衣褲。我看她那姣好豐滿的身材,登時就性慾高漲!更何況我還沒玩過她呢…

  「MAY!你來幫我吹一吹。」邊說還邊把自己的高級泳褲脫到大腿。站立在我旁邊的一個穿著旗袍年輕東方美女,跪下來,輕巧地含舔我的老二。MAY是我的貼身保鏢之一,功夫一流,槍林彈雨來去自如。

  蕭瀅看到我還沒膨脹的老二就如此的健大,心思登時亂了。

  「靜瀅!你趕快把你下面弄濕!」

  蕭靜瀅雖然有心理準備,但是畢竟和本性不合,遲遲沒有動手。

  【干您娘的扮淑女…】「怎麼啊?你連自慰都不會啊!」

  蕭瀅無可奈何,只好開始挖慰自身的下體。她已經大概猜到自己下一步的命運了。【怎麼辦呢?我可還是處女啊!】

  「MAY、PEARL,你們先退下吧。」

  「是(是)。」

  「蕭瀅,自己坐上來吧!」我的手不用扶,大老二就已經硬得朝天。

  靜瀅面對我,掰開性感的泳褲和陰唇,慢慢套住我那大雞巴。陰唇口傳遞微微的快感,蕭瀅忍住不哼。

  「喂!慢吞吞的,便秘啊?」我抱住蕭瀅的腰,用力的往下壓去!

  「啊!啊…」蕭瀅被一頂到底,陰道的肉也被重重摩擦得又爽又痛!她感覺自己的嫩肉被這粗長肉棒一插,都快漲裂了。處女膜被撕裂,血絲亦暖暖流出!

  我淫笑了一聲,上身往前,拉開蓋住蕭瀅大奶的泳衣,抓、握、含、舔她那大圓奶和挺立的乳頭。

  「嗯、嗯、嗯…」蕭瀅有時抿著嘴唇,有時張口嬌喘。「噢!噢…」

  我再用力挺了幾下:「蕭瀅,自己也動一動吧!」

  「嗯,噢…」蕭瀅想要使我快點射精,就使勁的扭腰擺臀!

  「啊!啊…嗯!啊…」沒想到害我不成,自己倒是爽翻了!她內心從未點的慾望也被燃燒起了!

  一個是不露真性情的悶搔臥底美女。一個是精明冷酷的國際幫派持久老大。兩人就在這泳池邊的躺椅上,幹得香汗淋漓,血脈噴張!

  蕭瀅背對我,重新套上。她兩腳踩在我的大腿上,濕緊的陰道夾著粗長的陰莖套上套下。「噢!噢!啊…」蕭瀅自己揉著陰蒂,大聲爽叫,「嗯…YES…啊!啊!YES…YES…」

  我也頂不住了,在射精之前,整個人像蛙人操一樣撐起來。蕭瀅重心一個不穩,滑坐下來,兩支美腿分垂左右,陰道被我徹底插個飽滿!我腹部向上挺起,把蕭瀅插上天去。而蕭瀅也高潮了,淫水像那海浪般,一波一波的狂洩!

  
我只干一回是不會滿足的。很快的又硬了起來。我又要蕭瀅坐上去。我猛抓猛揉蕭瀅的兩顆大圓奶,下體不停的往上下抽送。

  「啊!啊…啊!饒了我吧…啊…」蕭瀅感覺到我的大雞巴塞滿了自己的陰道,抖動著、刺激著她的嫩肉。她已經丟得很累了,而我卻還很有精神的樣子…插了一回又一回!

  我指示蕭瀅彎下腰,然後自己一腳站上椅子上去,就從後面插入。

  「噢噢!啊啊…啊啊噢…」蕭瀅被插的全身酸軟無力,不時彎下身,浪水流到左腳大腿上,還幾乎因為腳軟而坐落在地上。

  蕭瀅有點後悔、卻又很滿足!「噢!噢…嗯嗯嗯…」(這種犧牲值得嗎?不管了,等任務完成後就能使這只肥豬上電椅!)

  可悲的蕭瀅,此刻還不知她那被利刃割斷喉嚨的裸體,在兩天後,被美國聯邦調查局在巴哈馬的海岸上尋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