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妻共樂:012.◆(十二)身份對換


◆(十二)身份對換

  漫慢的長夜,我的老婆和她的初戀情人在我倆的主人房裡浪漫地鬼混著,而我就一個人孤孤單單在樓下的客人房瘋狂地手淫,還記得我手淫了整個晚上到天亮。這種感覺就好像一支針插入我的脆弱的內心,痛不在我的肉體上,而是在我脆弱的心靈上。

  不是每個男人都會真正地明白這種感覺,只有那個男人捨得割愛他一生中最真貴的財富,就是奉獻他的嬌妻給別人,就像我一樣。或許很多人都會罵我傻,但是我換回來的刺激和快感是沒人會瞭解的。可能我天生就是個愛戴綠帽子的笨男人吧!我真犯賤啊!

  早上我六點多就起身為他們倆弄早餐。當我正在廚房裡忙著的時候,我就見到我老婆窈窕生姿、容光煥發地出現在我的面前。一看老婆她綁了優雅的辮子盤發,身穿著那性感惹火的透明水粉色情趣睡裙,俏臉飛紅,盈盈一笑般的,我終於忍不住了。

  我緊緊抱著了她,然後就狂吻她的俏臉,道:「老婆,我好想念你啊!」

  老婆她看看我,噘著性感紅紅的小嘴說道:「傻瓜,你好像沒見我很久這樣子。」

  我望著老婆,眼帶著很可憐的目光道:「你……你沒什麼嗎?他在哪裡?」

  老婆安慰似的親著我:「他在我的床上,還沒睡醒。」

  我激動關心地問:「他……他整個晚上都跟你一起?做些什麼呢?」我有點明知故問地問我老婆,但是我犯賤的小雞巴又不聽話的硬挺起來了。

  她嬌羞地道:「還能做些什麼呢……都是那種羞人的東西。都是你的鬼主意啦,害人家做那些羞人的東西,還好意思問!」

  我心想,老婆自己要出軌偷情就全怪在我的身上,還難怪我這個老公孤孤單單的渡過整個晚上。一想到這麼強烈的比例,我的小雞巴感覺更加硬了。

  而老婆她也感覺到我的小雞巴在褲子裡挺著,她伸出嬌手輕輕地摸我凸出來的褲子,道:「又硬了,你知不知羞啊?」說完只見老婆她往後退了幾步,然後風情萬種的一手叉著她的秀腰,另一隻手向我打了個飛吻:「老公,我性感嗎?你現在要我嗎?」

  我雙眼激動地望著老婆,她渾身上下曲線玲瓏、凹凸有致,既性感動人,又羞澀可人,加上她身穿著的性感惹火的透明水粉色情趣睡裙,這一切一切彷彿在挑逗著我。

  我忍無可忍地像狂人般激動地跑向我老婆的位子,瘋狂地緊抱她:「啊!老婆,我不能忍了!我現在就要你!」

  老婆笑著推開了我,說道:「哈哈……你也別累了。現在你是我表哥哦!好啦,我要上去他那邊了,你……你去手淫吧!」

  我連忙抱住老婆,有些吃醋道:「你就可憐可憐我吧!我是你老公啊!我要和你做愛。」

  老婆趕緊躲開,嗔道:「哈……不要!你別這樣子啦,等下吵醒他就糟了!你想就去手淫啦!用我昨晚給你的丁內褲好好地過癮。我真的要上去了。」

  我嘶啞著嗓子道:「你……你快走吧!要不然我怕自己頂不順要強姦你了!我……我等你們一起吃早餐。」

  老婆嬌俏無比一笑:「等會見……表哥。」

  我眼巴巴的望著我老婆一步一步地離開,我真的很想狠狠地撕開她的透明水粉色情趣睡裙啊!

  隔了幾個小時,當我呆呆的坐在客廳等著他們的時候,他們就出現在我的眼前。我老婆換了一身整齊的衣著,身穿著無袖衣衫,酥胸半露;而下面穿著一條迷你的小短褲,只見她羞滴滴地面若桃花紅綻,充滿了幸福感。而她一手拉著她的情人──黃志得,走了過來客廳裡坐。眼前的這對戀人真的很配稱,他們才像兩夫妻啊!

  志得笑著道:「表哥早,你昨晚睡得好嗎?」

  我說:「早啊!我昨晚睡得很好。但是我看得出你和我表妹就睡得馬馬虎虎了。」

  老婆她一聽到我取笑著她的時候,嗲聲道:「表哥你好壞哦!不睬你了,我去看有什麼東西吃。」

  志得得意地笑著道:「你表妹她啊……不是什麼省油的貨。她很浪的,我昨晚也差不多讓她弄死了,短了幾年命!」

  志得他一邊說著,我的眼一邊看著我老婆的秀長的美腿和她又圓又翹的屁股一扭一擺地走進廚房裡去。

  「表哥啊……你的表妹真的沒有男友?連一個追求者也沒?」

  我搖搖頭。

  志得奇怪的說:「那也奇怪吧!你表妹她這麼的嬌美,身材又火辣,怎可能沒有追求者呢?」

  當我不知道要怎樣回答他的時候,便一轉個話題道:「你打算在這逗留幾久呢?」

  志得他認真地望著我道:「我打算回來發展了,從我在美國的時候,已經向那邊的人事部申請調回來這裡,而且我現在是你的上司啦!」

  我驚訝地望著他,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心想著這個男人不但搶了我所有的東西,並且還和我的老婆睡,現在他還做了我的上司。經理這個位子我勤勞等待了很久都得不到,而他一出現就拿了我夢想的位子。我感到很羞恥、很沒用。這時我的小雞巴慢慢地挺起來。

  不久我老婆就出來坐在他的身邊,她見我目無神態地望著她,就問道:「什麼?」老婆說著也望了他一眼。

  「沒什麼啊!我只是跟你表哥說,我要回來發展,我也已經申請調回來這裡了,做你表哥的上司。」

  我老婆也給他嚇了一跳,戰兢的道:「你……你為什麼沒有跟我講?」

  志得緊擁著她,笑著道:「我想給你一個驚喜嘛!寶貝。」

  老婆她緊張的道:「那你的意思是說你會回來這個地方長期住下來?你……你住哪裡啊?」

  「哈哈……寶貝,那還用講?跟你一起住啊!」

  老婆嬌媚地笑吟吟的打了一下他的大腿,說:「不知羞,誰給你長期地住這裡?」

  他連忙抱住我老婆賠笑道:「寶貝不知羞,不知羞。寶貝就想和你一起住,答應我好嗎?」

  只見他們在我的面前毫不羞恥地打情罵俏,我的雞巴就像生氣起來般的硬挺著。最後,我老婆怎樣都不答應他,他也一臉傷心的樣子呆下來。我老婆卻嘴角帶笑似的笑起來:「嘻嘻……我作弄你吧了!你真的要住這裡?」

  志得一聽我老婆問著,忙猛點著頭。

  老婆嬌嗔地擰他一下道:「那……那好吧!只希望我的表哥不介意就好。」

  志得轉了他的臉苦笑著求我,道:「表哥你就讓我住這裡吧!我答應你,我一定會好好照顧你的表妹,不讓她晚上一個人孤零零地寂寞。」

  老婆嬌嗔的道:「你又亂說些什麼哦……討厭的死寶貝!」

  「好……好吧!」我犯賤的小雞巴又控制了我的思想。

  他們一聽到我這樣說,就在甜蜜蜜的笑容下忘情地擁抱起來。我看著眼前的這對戀人,雙方都是那麼的幸福、開心,我覺得我是做對了。有什麼東西還重要過有情人終成眷屬呢?我老婆很需要我給她的祝福。

  這時我隨便找了一個借口匆匆的回去客人房,也就是現在開始成為我永久的睡房。因為我的小雞巴就快要爆發了,我需要我老婆的水粉色小丁字褲來完成我這驚人的爆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