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妻共樂:014.◆(十四)真相大白


◆(十四)真相大白

  是不是每個人容易得來的東西就不會好好地去珍惜呢?我自問當初追求我老婆的時候,我是用盡了我全部的時間和財富,努力換回來我這個俏妻,怎知道我另一方面犯賤到雙手拱讓我老婆給別人了。

  我不知道在這世界上還有沒有人會像我一樣,無論我的頭腦是多麼的清醒,明知道獻妻給別人是一種非常傻的行為,會讓自己恥辱和丟臉。我應該要對自己說要拒絕這種心態想法,但是偏偏我犯賤的小雞巴就會感到很興奮,很變態地控制住我清醒的思想。

  好多次當我的小雞巴興奮地硬挺起來到我手淫洩精之後,我都會暫時清醒回來。當我清醒的時候,我是多麼的傷心、失落和害怕。傷心是因為我心愛的老婆可能不會再完完全全的屬於我一個人了,而害怕是因為我怕我老婆會跟他舊情復燃、愛火重生而選擇離開我,那時候我可能會失去我的一切了。

  沒有人會真正地明白我的想法,我心裡一時會很想讓他們一起,一時就會感到恥辱般的拒絕他們在一起。這種感覺就像有兩個不同心態的人在我的頭腦裡,雙重人格分裂似的,而且越來越嚴重了。

  還記得我老婆回去她的房間準備著今晚夜與她的情人共渡浪漫的晚餐,而我就一個人呆呆的坐在我房間裡都快要兩個小時了,雙眼定定的望著外面的天空,發覺到今天的天空是多麼的清晰,整片藍藍天空都鋪滿了白白的雲朵,這是一個多麼純白的畫面啊!

  這時的我是多麼的想念我老婆了,很想和她一起談情說愛,一起在家裡什麼都別做,只是無時無刻地望著她、陪著她就已經足夠了。

  這時候我房門就敲響起來了……

  「表哥……你出來一下,我們要走啦!」我老婆道。

  我心裡顫抖著起來,全身在發抖著。心想終於要發生了,我老婆要跟她的初戀情人一起相愛,一起共渡他們的浪漫時光了。我一步一步地走向我的房門前,終於鼓起勇氣打開了門。

  「表哥,你在裡面做什麼啊?那麼久才開門?」老婆她撒嬌的道。

  我一打開門就看到我老婆和志得站著我的面前。眼看我老婆身穿著一套很高貴的麗人禮服,而志得他就穿著一套西裝,官仔骨骨的。他們倆站在一起真的是男俊女嬌,他們才是天生的一對。這時我又開始想像著,我一定要成全他們的美夢啊!

  我戰戰兢兢地道:「沒……沒什麼,我剛才在睡著。你……們要去哪?」

  志得口滑滑地笑著道:「哈哈……我打算帶你表妹去浪漫浪漫一下,讓她成為全世界最幸福的女人哦!」

  「口甜舌話的……走吧!表哥,你就自由活動啦!」老婆她嬌羞地拉著志得的手往大門走去。

  志得他做了個很得意的表情,道:「哈……哈哈……等會見!表哥。」

  我眼巴巴地望著他們倆走了……終於剩下我一個人了。我相信今晚志得他一定會讓我老婆感到很浪漫,她一定會得到幸福感的。一想到這裡,我的小雞巴就硬硬的挺起來。

  我明白我老婆講的意思──自由活動就是允許我自由地去看她的房間。於是我脫光全身的衣服,全身赤裸地慢慢走去我老婆的房間,也就是我和老婆以前的結婚大房,但是現在只有志得和我老婆才有資格在這間主人房裡卿卿我我。

  我一步一步地走向那個房間,我的手也用我老婆的小丁字褲一搓一搓地手淫著。這時我感覺到自己的心緊張得「噗、噗、噗」的跳著。我好像個小賊,偷偷的走進別人房間,偷看不屬於我的東西一樣。

  當我進入了並且站在臥室裡,一目一目地看著臥室裡的周圍,我彷彿可以嗅到我老婆和他的味道。看著我的結婚大床,整整齊齊的,彷彿就可以感覺到我的老婆就在這床上給他幹了多少次,高潮了多少回,這時我的小雞巴就很不服氣地更硬挺起來。

  當我走過去我的衣櫥那邊,一手打開了它,就看到志得的衣服和其它屬於他的東西統統放滿了在裡面。我留意到他平時有買名牌衣服的習慣,全部都那麼的高尚摩登,而相比下,我就沒有那麼高尚了。

  自從我老婆嫁了給我之後,她都沒再做工了,全心全意地做我背後的幸福小女人,並且我老婆一直以來很想有個小孩在家來照顧,所以我就靠我的努力來賺多點錢養家。

  我每個月賺回來的錢,大部分都要給這些或者是給那樣東西,剩下來的多餘錢,我就喜歡買嬌美昂貴的衣服或者是她喜愛的東西給我老婆,所以我根本沒多余的錢來為我自己消費,買衣服都是買些普普通通的,因為在我的心目中,我老婆永遠都佔了第一位。

  這時我走去我老婆的衣櫥那邊,一打開就看到老婆的衣物及性感睡衣裙和內衣褲掛滿了整個衣櫥。突然間,我發現到她放了她的日記本在她的衣物的中間,很明顯她彷彿特意讓我容易找到。

  我緊張起來,一手就拿起那本日記,匆匆地打開來看。

  日記裡面全部都是寫些她的心情,有些是在描說著從高中認識了志得的點點滴滴,又有些是講跟志得分手後的傷感和遺憾等等。給我印象最深刻的一頁是描說著老婆她和志得分手後,我老婆為他寫了一首詩來當作對他的思念,永遠定刻在她的內心裡。

  還記得那首詩是這樣子的:

  也許我的一生是這樣的單純

  也許你的出現就讓我很感動

  也許我的疼愛也是你的感動

  也許我們倆都是那麼的配襯

  也許我們一定可以白頭到老

  也許當我們老了也會疼對方

  也許我們分手後會保持聯絡

  也許我們以後會再碰頭見面

  也許我們會再讓愛火花重燃

  也許你我還是雙方最愛的人

  我看完這首詩之後,雙眼濕濕的,深歎了一口氣,心想原來我老婆是那麼的愛他,可以為他寫出這樣的詩來代表對他的愛意。而且在這首詩裡,我完完全全地明白我老婆最愛的人是他──黃志得。我老婆還很希望日後有緣分的話,可以跟他來繼續他倆的這段情。

  我心想,我已經明白了,頭腦終於開竅了。我不應該那麼的自私霸佔我的老婆,我給不到幸福和快樂給她,那自然就有另一個人可以。而這個讓我老婆愛到又生又死的人就是她的初戀情人──黃志得。我心甘命抵的祝福他倆。

  我一邊想,一邊用老婆的小丁字褲飛快地手淫著。我真的是武大郎托世啊!

  就在我手淫了好幾個小時之後,我聽到樓下的開門聲音。我驚怕地匆匆收起我老婆的小丁字褲,穿好我的衣著,趕快走出我老婆的房間往樓下去。只見他們倆靜靜的站在大門前,兩人神態怪異,好像發生了什麼大事情。

  我老婆雙眼紅紅的,終於說:「老……公……」

  我心想這次要穿幫了,驚訝的道:「你說什……什麼?什麼老公?」這時我偷偷的眼望了一望志得的表情。

  老婆她哭著向我道:「老公……我不能再騙大家了。剛才在餐廳的時候,志得他拿著這個Tiffany牌的鑽石戒指向我求婚了。他說他很愛我,要照顧我一生一世。我對他說我不能答應他……因為我已經結了婚,我是有老公的。」

  我老婆拿出那個鑽石戒指給我看,我望著那個鑽石戒指,天啊!那顆鑽石那麼大……應該很貴的吧?

  我老婆哭得很厲害,哭到全身微微的發抖著。志得看到我老婆全身發抖,就走前抱著她,親密地安慰著我老婆。我老婆就哭啼啼的繼續道:「嗚……嗚……我知道從一開始我不應該瞞著他說我是單身……還說你是我的表哥。我不想傷害他,也不想對你不公平……我不知道該怎麼做了。嗚……嗚……」

  這時的我是多麼的尷尬,多麼的丟臉。我心想志得他應該知道我這個幕後黑手了。

  哪裡有這樣的老公呢?眼看著自己的老婆跟另一個男人在一起渡過這幾天,而自己卻默默地躲在客人房裡手淫。志得他一定會覺得我是一個變態的、無用的男人。

  我默默地低下我的頭,不敢說什麼東西。

  我老婆又繼續道:「嗚……老公,我覺得自己好壞,有老公了,卻另一方面接受他的愛……嗚……嗚……」

  這時志得更抱著我老婆緊貼一點,然後溫柔地問她:「寶貝,你還好嗎?不要難過了。我好心疼的。」老婆點了一點頭,然後在他的懷抱裡黯然一笑。

  我一看到這樣的情景,自己的老婆傷心難過,卻不是窩在我的懷抱裡,而是在她的初戀情人那邊。我老婆心裡的天秤針可能已經全倒在他的那面了。

  這時志得站起身來,然後叫了我一聲:「大哥,方不方便到外面的公園去談談?」我只好點了一點頭,就跟他走到外頭去了。

  一路上我和他都很平靜,大家可能都不知要說些什麼了。當我們走到公園裡頭,雙雙的坐在椅子上。不久,他就向我道了歉,說他不是有心要傷害和破壞我的婚姻的。

  我一聽到他的道歉,就很內疚的向他說,這一切都是我安排和默默地鼓勵我老婆去跟他聯絡的,好讓我老婆和他再續前緣。

  他很奇怪的望著我道:「你就不怕你老婆動真感情?」

  我不知道該怎樣回他,只安靜地望著晚上的天空上的遠方星星。

  「昨天你老婆向我說,她深深地愛上我了,所以我才打算今天向她求婚。訂婚戒指都已經買了,只欠主人點頭吧了。」他一臉可憐似的樣子道。

  「你老婆還跟我說到關於你的前世今生夢,說她是潘金蓮,要愛上我這個西門慶。真的有這樣的夢嗎?武大郎大哥。」他不好意思地對我說。

  我一聽到,小雞巴就開始在褲子裡硬起來。我真的怕他會留意到我的變化。

  志得他很抱歉的道:「大哥,等一回到家的時候,我會收拾一切,然後離開你們的家。從此你們也不會見到我了,我也不會打擾你們的生活。」

  我一聽到他這樣說,就很不捨得的向他道:「志得,你也不需要離開啊!你一走的話,我老婆可能會很傷心的。我們必須一起去解決這個問題。」我犯賤的雞巴跟我說著不可以讓他們分開的,因為我的小雞巴已經硬挺的在我的褲子裡。我真犯賤啊!

  志得也猶豫了一下,最後同意了我的想法。然後一手搭著我的肩膀對我說:「我真的沒心去破壞你們的生活,但是我想跟你說,我是很愛你老婆的,她永遠是我最重要、最疼愛的一個人。」

  我向他點著頭表示瞭解,只是他不知道我的下體也激動地點著頭。

  當我們回到家裡的時候,只見我老婆還是眼濕濕的坐在客廳裡。她一見我們回來之後,就緊張地撲進我的懷抱裡,緊張的問:「你們究竟做了什麼?去那麼久……擔心死我了。」

  我看到我老婆還是很在乎我的,甜蜜的答道:「沒什麼的,老婆。志得,你可不可以讓我和我老婆單獨一下子?」志得就上去他的房間裡了,留下我和我的老婆在一起。

  這些日子,我老婆的確很少陪著我在一起,當我望著她的時候,我發覺到我老婆自從經過和志得在一起的日子,她好像變得更嬌美、更豐滿,臉上更有滋潤了。她看來好像個含苞待放的小女人一樣,全身充滿了嬌氣,充滿著幸福感。

  「老婆,剛才我跟志得已經談過了。我知道他是對你很認真的,而你也很愛他,所以我也不反對你們一起來往,但是你要記住我是很愛你的人就好了。」

  「那怎麼行?那……對你很不公平啊!」

  「那我想問你,你是很愛很愛他的,如果見不到他的時候,你會很傷心的。如果你跟他在一起的時候,你會是個最快樂的女人,也只有他可以滿足到你的需要和追求。我說得對嗎?」

  我老婆一臉甜蜜的感覺,可以想像到我老婆正在回想起和他一起的時光是多麼的甜蜜。

  這時我不知道為什麼會說出這一番話,而且這一番話也影響深重:「老婆,我想把你嫁給他……」

  我老婆一聽到我這樣說,就面帶羞色、撒嬌地打了我一個粉拳:「你這個壞蛋,亂講些什麼東西啊!」

  我趁勢伸出手臂摟住了我老婆的腰:「老婆,我想他會給你幸福的,我想讓你的願望成真。你答應嫁給他啦!我做你們的見婚人吧!好嗎?」

  「老公,你是不是傻了?我怎可以嫁給他呢?我就是你的老婆啊!再說如果我嫁給他,那就是重婚啦!不可行的啊!」老婆很驚訝的道。

  「那……我仍然還是你的老公。但是在我們之間……我想把你嫁給他,讓他做你的另一個老公。就讓這裡做你們的結婚教堂好了。我做你們的見婚人,我要你穿著你以前的婚紗跟他一起來進行這個婚禮。答應我嘛!他一定會很疼惜、很愛你的。」我一邊說著,一邊雞巴很興奮的硬起來。我好想手淫去,但是我必須完成我這個任務先。

  眼看到老婆的心裡在掙扎著,最後只看到她點了一點頭,嗲嗲的道:「那你以後就是大老公了,他是小老公,你做大的一定要時時讓給小的哦!知道嗎?」老婆的手也握著我凸出來的褲子上,親暱地給我摸著。

  我猛點著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