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妻共樂:018.◆(十八)改變一生


◆(十八)改變一生

  當時的我還站在主人房的門外,久久都不想回去我自己的房間,因為我開始不捨得我的嬌妻了。我心想著,為什麼我要這樣的犯賤呢?為什麼我不要好好地珍惜我老婆呢?我是不是不配我的老婆呢?或者我是否願意和我老婆離婚,讓出我的老婆和別的男人在一起……等等的問題。

  還記得三年來我們的婚姻都算是蠻好的,一直以來我和我老婆都挺浪漫、挺開心地渡過我倆的婚姻生活。她曾經在我的懷裡是多麼的溫柔和可人,直到我犯賤地讓我老婆再聯絡回她的夢中情人──黃志得,將我和我老婆的婚姻推倒。

  這一切都好像是在做了場夢,把我辛辛苦苦建起來的家庭和人生計劃給毀滅掉,即將化為記憶。一片刻的獻妻心態就把我搞到這個地步,我也不知道為了什麼,也不怪我老婆或者是志得,因為這是我自己搞成的。

  試問又有誰和自己的夢中情人偷情、做愛會心滿意足呢?畢竟這個人還比自己的老公任何一方面都好,畢竟人心是肉做的,感情和愛情就是不一樣。我老婆怎樣說都是對我有感情吧了,可能當初她嫁給我是因為當時她剛剛和志得分手,感情失落,她才隨便的接受我的愛吧了,她對志得的愛和癡情一直都深深的埋著她的心裡面,等待著他的歸來。

  這時候的我真的很憂慮和害怕,我不想真的失去我的老婆,娶到這麼嬌美和性感的老婆是我一輩子都沒有想像到的事情,一想到她那傲人身材、臉蛋如名模的模樣,她原本就是我的人了。

  還記得行婚禮的那天,她還答應過我,無論如何都會一生一世的愛我和鍾情於我,可是現在她可能不會再保留這個諾言了。這剎那,我真的想推門進去把我老婆給拿回來,然後跟她說,我不想玩這個遊戲了。但是從她的眼中看得出,我老婆真的愛上志得了,真的和他舊情重燃,如果我貿然地搶我老婆回來,她會不會跟我翻面呢?

  那時候她也一樣會和我離婚的,而且可能會不見我一輩子,恨我一輩子的。反而現在她還讓我跟她住在一起,愛護著她,雖然她不會是我的老婆了,她會屬於志得的。以後的事我也不能想那麼多了,我只好一步一步地將我老婆說服回來我身邊。

  就當我要回我的房間的時候,他們馨愛的笑聲和呻吟聲傳到我的耳邊。我顫驚地把耳朵邊輕輕的貼在他們的門上,彷彿想偷聽他們的談話。

  這時候我老婆大聲的呻吟著:「寶貝老公……你就給我啦……我要你的大雞巴……不要再逗我了……我現在就要了……」

  志得他得意的笑著道:「老婆,我要你證明給我看,你到底有多麼的需要我的雞巴。哈哈……跟我口交吧!哈哈……」

  「討厭喔……你就是個壞人哦!你還是像以前一樣,喜歡人家來跟你口交。我都沒有跟我那個沒用的老公口交過呢!」我老婆聲音總是那麼嫵媚動人,她撒嬌的對志得道。

  志得很不客氣地對我老婆說著:「哈哈!那是因為他的雞巴短,不值得你去疼啊!好啦!老婆,跟我口交啦!我好想你像以前一樣的為我口交。」

  「討厭……來就來吧!但是今晚我要你跟我做愛到天亮哦!還有,從現在開始,你必須射在我的體裡,直到我懷上了你的小寶寶為止。嘻嘻……」老婆她風騷淫蕩的道。

  「天啊!我娶到一個性飢渴的老婆了。哈哈……」志得喘著粗氣道。

  很明顯,我老婆已經開始為志得口交起來了。我也情不自禁地抓住自己的小雞巴,用我老婆的白色小丁字褲包著我犯賤的龜頭,上下撫弄起來,耳中只聽到我老婆發出沉低的呻吟和志得興奮的粗重喘息聲。

  我耳邊傳來「嗷嗷嗷」類似舔吮雪糕的聲音,夾雜著我老婆含混不清的說話聲:「哦……你老婆厲害嗎?你的雞巴好硬了哦……龜頭又圓又大……真的很粗大……很長……你的大雞巴就像我的偶像一樣……好像大將軍拿起他的將軍刀這樣子……高高在上……好威猛啊……你舒服嗎?」

  志得發出很滿意的笑聲道:「哈哈……那你就好好的疼它吧!對……就是這樣……繼續舔……好爽哦……舔一舔我的龜頭……對啦……就是這樣舔……你真是天生要為男人舔雞巴的……單單看著你性感的口形和嬌美又瓜子臉的臉蛋為我口交的時候……彷彿好像有個名模在為我舔著雞巴一樣……我想沒有人會比我更幸福的了……我真的是全世界最幸運的男人啊……繼續跟我舔……啊……啊……對……還有我的睪丸……真是我的寶貝兒……不用我自己說也會舔我的睪丸……好……現在你試試用你的嘴把整根給含著……」

  「老公啊……你想要像以前這樣子插入到我的喉嚨裡嗎?我……我怕會哽到啊!蠻痛的……」我老婆很驚怕的對他道。

  志得哄著我老婆,對她說著不用怕,他會用輕力地插她的喉嚨。我在門外瘋狂地手淫著,頭腦裡又開始人格分裂般的對自己說:「老婆……你就給他插喉嚨吧……又不是第一次給他口交……你以前都沒有為我口交過一次……我那麼的疼愛你……但是為什麼現在你要這樣折磨你自己啊……」

  突然,我聽到志得一聲爽叫和我老婆痛苦哭泣似的呻吟,志得大聲道:「爽啊……終於可以再享受到你的深喉了……啊……啊……不要停……給我用力地插進點……啊……爽死了……你要雞巴我就給你雞巴……哈哈……我的小賤貨……不要停下來……我要插死你……插爆你的淫嘴……」

  我老婆發出哭泣似的呻吟,「咿咿呀呀」的叫著,聽得出來她好像是很痛苦似的。

  我老婆彷彿想對志得說些東西,但是她說話根本就含混不清,她還咳著喉的道:「嗚……嗚……啊……老公……我不……要……痛……呼吸不……到……哦嗚……嗚……」

  「快一點啊……小賤貨……小母狗……我插……我插……我插……我插……插……插……插……插插插……啊……」志得很興奮的狂叫著,繼續狂插著我老婆的俏口,一點也不顧及我老婆的感受。

  我彷彿可以感受到裡面的情景。志得連忙加快了抽插我老婆喉嚨的速度,而我老婆也「嗚……嗚……」地咂吮,默默地承受著他瘋狂的抽插。

  不到一會,志得終於承受不了我老婆熱烈的口交,全身抽搐著,雙手緊緊地把我老婆的頭給按住,直到他的陰毛貼在我老婆的鼻子上,哼哼道:「啊……我要射了……統統給我吞下去哦……喔……喔……我受不了了……好過癮啊……射了……」

  我老婆痛苦地掙扎著:「嗚……痛……」

  「啊……」終於志得把一股一股的濃精全噴射進我老婆的口腔裡,頭幾股的濃精猛烈地噴發到她的喉管裡,而老婆也聽話地將他的精液給嚥下她的肚裡去。還有些精液多到流出我老婆的嬌口外,一滴滴的瀉出來。我這時也用我老婆的小內褲將我的賤精興奮地全部噴射出來,全身無力地坐在門外的地上。

  不久,我聽見志得從我老婆的口裡抽出他的大雞巴來,我老婆也痛苦地不停咳嗽。他溫柔又擔心地對我老婆道:「老婆,我有弄痛你嗎?對不起啊!老婆,剛才我有點興奮過頭了。來,我疼回你……」

  「死寶貝,你弄得我好痛啊!我差點就不能呼吸了。你看我現在咳到這樣,你就不怕讓我感染上什麼喉嚨的病痛?你不疼我了。下次你不許再用那麼大力來插我的喉嚨了,知道嗎?老公。」我老婆輕捶了他一拳,彷彿在向他撒嬌般的噘嘴道。

  志得抱著我老婆憨笑道:「我疼死你了。你習慣了就不會痛了。」

  我老婆俏聲的對他道:「好啦!老公,我想去洗洗我的身。」

  「老婆啊,不如我們一起洗吧,可以鶯鴦戲水哦!也讓我欣賞欣賞我老婆濕身的裸體。哈哈……」志得吃吃的笑著。

  「這也是個好主意,我們快點洗,那就可以快點來第二個回合啦!嘻嘻!」我老婆笑道。

  這時的我也不想回我的房間,我還想留在這裡偷聽我老婆和他的談話。這時我變態到很想第二回合快一點來臨,好讓我再一次手淫去。真的是他媽的變態!

  不久後,我終於聽得到我老婆和志得的笑聲,他們應該洗了一個鶯鴦戲水的浴。

  這時候,我老婆對志得道:「老公,我好冷哦!我要你抱我到床上去。」

  「到床上去做什麼?」

  「你壞蛋啊,每次都要作弄人家的,搞到我害羞死了,人家怎麼說都是女孩嘛!」

  「寶貝哦,我要你對我說,你不說就沒有了。」

  「不……我就說嘛!我……我想要你再跟我做愛。唷!羞死人了……」

  「繼續說,怎樣和你做愛哦?嘻嘻……」

  「用你的……大雞巴……來和我打個種。好啦!老公……我已經說出來了,你就不要再作弄我了。」

  「遵命!老婆,那你就好好地給我準備接我的種吧!哈哈……」

  不久後,我聽到床上睡臥的聲音,他們應該已經躺在床上了。這時志得就對我老婆道:「你打算幾時跟你的老公辦離婚呢?」

  老婆她深歎了一口氣,想了一下就情意綿綿地道:「你給我一點時間,我還有些事情要和他辦一辦。寶貝老公,你就不用怕嘛,我已經答應和他離婚了,我不會要那個廢物了的。我已是你的人,一生一世就是你的。反正我和你已經行過禮,雖然是不正統,但是等我和他真正的離了婚之後,我們就立刻去註冊、辦婚禮,然後我們就來個美滿的家庭了。好嗎?老公。」

  「哈……等你嫁給我的那天,我會搞一個世紀的婚禮來迎娶你這個大美人。但是你那個老公又怎樣安置呢?我不大想他和我們在一起生活,感覺蠻怪怪的。可是又覺得對不起他,我好像破壞和搶走了他的一切,他現在蠻可憐的。」志得關切地問我老婆。

  我老婆就很生氣於我這樣,很憤怒的道:「你不用可憐他了,是他害我白白丟了三年多的青春。你知道對於女人來講,青春是最重要的東西,那個沒用的廢物把我娶回來後,一點快樂、一點幸福都沒給過我,我越想就越恨他。我們就別講起他的東西了,好煩哎!總之我只需要辦好些事情後,就可以把他給弄走。

  不過你想想看,這間屋子是我的名字,而他一直都付著這裡的貸款,就讓那個笨蛋給我們繼續付下去。我就想我們住下這裡,就當這裡是我們新婚的屋子好了。我是這裡的女主人,而你就是這裡的男主人啦!你覺得這個主意好嗎?」

  「你真的是很恨你那個老公哦!哈哈……這樣也好,這樣我才可以肯定你完完全全的愛我。那究竟你想和他辦些什麼事情呢?」

  「哦……啊……老公……你的手好壞哦……摸到我都濕了……」他彷彿邊說邊將他的手深探入我老婆的陰道,輕輕地給她搓弄著。

  「剛才你沒聽到嗎?他說他家裡有些產物和錢留下來給他,有多少我也不知道,總之我需要去跟他算一算他究竟有多少家產,然後……找個方法把他全部家產給拿過來,之後我就把他給踢走。我不想見到他……我恨不得他去死掉啊!」我老婆興奮的顫聲道。

  「哈哈……你的心腸真的是壞哦……你老公真的是可憐。那如果拿完他的錢後,你知道怎樣去處理那些錢嗎?想不想每天都有我的大雞巴呢?」志得也不停地問著我老婆,彷彿想對我老婆說些重要的東西這樣子。

  我老婆畢竟是個女人,當她遇到這個性愛高手就彷彿完全聽他的話。這時候志得的手動得更快更猛,好像不停地想將我老婆給洗腦。我老婆無力抗拒他的猛攻,夢囈般地呢喃道:

  「啊……想啊……我一定要你的大雞巴……每天每夜都要……你是我的寶貝老公哦……那些錢就……就是你的……我……我全部給了你都可以哦……我的錢也就是你的錢……我連這間屋子也轉去你的名下……但是我現在全部希望都在你身上了……你不許騙我……辜負我哦……

  我一直都沒工作了……我想做家庭小女人……我要做你背後的幸福小女人,所以你一定一定要愛護我一輩子啊!我沒有了你就一無所有了……啊……你的手不要停啊……我很舒服哦……爽……我的妹妹又酸……又麻……又濕……我好快活哦……」

  「老婆,我愛你一萬年!你就放一萬個放心吧!我會好好愛你的。那些錢你就放心地交給我保管好了,你每天就好好地享受我的雞巴啦!」志得溫柔地對我老婆道。

  我老婆的呻吟變成了嘶喊似的大叫起來:「啊……我好快活啊……哎呀……我要丟了……我這次好像不一樣……好像要從陰道噴出來……喔……寶貝啊……啊……」

  「老婆你高潮時,陰精都從你陰道噴出來了,你好厲害哦!真的是他媽的淫蕩!天生是個性感妖嬈的尤物,天生就是要給人操。哈哈……」志得好像很痛快地恥笑著我老婆,但是我感覺到我老婆很受他這一套,可能我老婆很愛他吧!

  「啊……啊……啊……」我老婆還在享受著高潮後的情慾,志得就和我老婆深吻著,一聲聲的舌吻聲傳到門外來。我的小雞巴也開始半硬半軟,龜頭開始給我強烈的手淫到發痛。

  這時候,我真的想把我的小雞巴給剪掉,因為我真的不配做男人,也不想我老婆給她的夢中情人搶走。還有另一方面,我真的怕我老婆會拿完了我的家產和錢,就把我給踢走。剛才聽到志得這樣對我老婆說,分明就是來騙財騙色,現在她還百分百的聽志得的話。

  或許我想得太多了,或許志得會好好真心地去愛護我老婆。我犯賤的心態跟我說著:「我留下些財產給我老婆也是對的,我這麼弱的一個男人根本就不能夠去擁有那筆錢,我必須將我所擁有的一切全部給了我老婆和志得,因為我相信只有志得他可以值得去保管,而我老婆也一定會幸福快樂的,我就用我生命中的一切來成全她吧!就讓我一無所有吧……」

  「現在我終於相信你的前世是潘金蓮了,真的是淫蕩到無人可比哦!」志得作弄我老婆道。

  「你也很好嗎?西門慶一樣,好色好女樣樣齊。我們就來繼續這段愛情吧!相親相愛這一輩子,生生世世都要在一起。現在我就要你的大雞巴哦……快給我啊……」老婆她情不自禁地發起浪來。

  「哈哈……我來也!」志得發狂的大叫一聲,隨即便聽到我老婆的俏笑聲。

  我再也不能聽下去了,我帶著破碎的心和擔心的心情,手拿著老婆的內褲,一步步地走回我樓下的房間去,繼續我手淫的旅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