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妻共樂:020.◆(二十)獻妻升級


◆(二十)獻妻升級

  這時我在樓下的洗手間裡一邊洗著澡,一邊忍無可忍地手淫起來,好不快活啊!我老婆就敲著我的門,大聲道:「好女兒!你是不是在裡面壞蛋地手淫著?你給我抓到你就糟了!你還不快點出來?志得要你載他一起去上班的。」

  「我沒有啊……我就快洗好了……」我匆快地沖走我身上的肥皂泡沫,趕快抹乾我全身打開門,我老婆就站在我的眼前。

  我老婆望著我赤裸的身體,我的小雞巴卻不爭氣地硬翹起來,一挺一挺地跳動著,龜頭也脹到發紫發紅,好不羞恥。

  這時候,我老婆的聲音充滿誘感的道:「哇!你的雞巴很兇猛哦!可惜太短小了,我是不會要你的。我曾經以為你的小雞巴可以滿足我,但是小雞巴就是小雞巴,干我的時候到喉不到肺,你真的讓我太失望了!你要不要臉啊?還不快點給我軟下來!我不想看到它硬起來啊!我要你軟啊!快軟啊!」

  老婆一邊凶巴巴的對我說著,一邊就用手掌一巴一巴地摑向我的小雞巴去。「啪!啪!啪!啪……我要你立刻給我軟!啪!啪……死笨蛋……做我女兒是不可以有雞巴的……你還不軟下來?你信不信我就把它給割掉?你他媽的小雞巴!啪!啪!啪!啪!啪!啪

  我老婆一連摑了我的小雞巴好幾十次,我只有站在她面前「嗚……嗚……」的忍受著。奇怪的是當我老婆越打我的雞巴,我就越興奮起來,我的小雞巴也就更挺更脹,好像不能再承受她的刺激了。

  不到一會,我就「噫噫、噢噢」地把我的精液給噴發出來。「哦……」我老婆也讓我的噴發給嚇到,立刻往後退了幾步,像不讓我的賤精弄到她一般。

  「你這個死賤種!差點就給你弄髒我了!我對你講啊,沒有得到我的批准,我不想再看到你的小雞巴硬起來,不然我真的會把它給割下來的啊!你清楚了沒有?說啊!死笨蛋!」老婆她不講道理地說。

  我不知道該如何回答她,所以我保持沉默:「……」

  「啪!」我老婆一巴掌就打到我的左臉上,然後她用狠勁的聲音惱恨地道:「說啊!」

  我終於向我老婆的惡勢力屈服了,雙眼閉上,眼淚慢慢地流著,顫聲的說:「我……知……道……」

  老婆聽到我這樣說後,她的表情又三百六十度轉變了,變成溫柔可人的語氣道:「這樣子就乖嘛!早應該要聽我的話就不用受皮肉的痛嘍!嘻嘻嘻……志得已經在客廳等著你了,我要你從今天開始做他的司機,他就坐在車後座好了。現在我要你趕快去穿好衣服,記得要穿上我那條白色的小丁字褲哦!快去……」

  當我一轉身要離開的時候,就見到志得他身穿上一套名牌的西裝,站在我眼前,而且他看起來真的是很帥氣。原來他一直都站在我的身後,看著我老婆怎樣地羞辱我,打我的小雞巴到自己噴精,而這一切我和我老婆都沒有留意到。

  我更覺得恥羞,更沒面子,因為我不知道怎樣面對他了,我現在還要載他一起去上班,而且還要做他的司機!我真的不如去死掉好了。

  只見他雙手叉在他的胸膛上,擺出一副好不威風、很自大的樣子,大聲地笑著說:「啊哈哈哈……大哥啊,你還不快點?我身為你的上司,可以把你給開除掉的哦!你最好給我聽聽話話!快點啊!難道你要我也摑打你的右臉嗎?」

  我好像隻老鼠一樣,給他的話給嚇到,立刻跑回我房間裡更衣去。我一邊換著衣,一邊聽到我的老婆對他格格嬌笑地道:「唷!寶貝老公,你很威風哦!好有權威,好Man哦!我愛死你了!啾~~」老婆應該給了他一個親吻。

  這時候,志得他就對我老婆道:「哈哈……不嚇他是不會怕的。剛才嚇到他好像縮頭烏龜這樣。哈哈……哈……老婆啊,我的大雞巴癢癢的,不如……你再給我一個深喉口交吧?」

  「不要啦……我不要。你昨晚弄到我的喉嚨痛到現在呢!老公啊……我真的不太喜歡的,不如我就用我的口和舌頭來為你咂吮啦!好嗎?」老婆顫聲道。

  志得半哄半威脅著我老婆,怒著道:「我不要……我現在就想要你的深喉,我要插進去。你不聽我的話了?不要大雞巴了嗎?」

  我老婆輕聲的道:「要!那……好吧!但是寶貝你不能太用力啊……求求你啦!老公。」

  志得很得意地笑道:「哈哈……哈……好吧!保證會輕力的。哈哈……你習慣就好了。」

  不久我又開始聽到熟悉的聲音了:「嗚嗚嗚……嗚……嗚……嗚……啊……哦……嗚……嗚嗚……」

  志得他牛喘地哼叫著:「啊……啊……啊……還是你的深喉最棒!看著你名模般的臉孔在給我插著喉嚨,不能呼吸這樣,真的是人生一大樂趣啊!哈哈……你怎樣了?是不是很舒服呢?輕力哪裡會過癮啊?大力插才爽的哦!我插!插死你啊!哈哈哈……哈……」

  「嗚……痛啊……嗚……嗚……嗚……嗚……啊……」我老婆已然給他插著喉嚨,很痛苦地掙扎著。

  「你沒用的老公不能插你這麼深吧?你就乖乖的讓我插吧!賤人!哈哈……哈……」志得再污辱著道。

  「嗚……嗚……嗚……嗚……嗚嗚……啊……嗚……嗚嗚……嗚嗚嗚……」

  這時候,我很想去我老婆身邊保護著她,因為我怕我老婆會給他折磨到死。我心裡一邊想著,這是我做老公的一個責任吧,一邊的用手推開了房門,我老婆為他深喉口交的誘惑情景終於出現在我的眼前。

  眼見到我老婆跪在地上,而志得就站在她的面前,雙手用勁地把我老婆的頭給抱著,出力地把她的頭給按著,直到他陰毛全蓋上我老婆的嬌臉。而志得也一抽一插地擺動著他的臀部,把他那條大雞巴一進一出不停地抽插著我心愛老婆的嬌口直到她喉嚨。我老婆俏俏的紅嘴唇為他張到大大,她雙眼通紅流出眼淚來,她不停掙扎地用雙手把他給推開,但是我老婆又怎麼可以辦得到呢?

  我愛妻心切,忽然間有個衝動想過去把他給推開,好讓我老婆透一透氣來,但是我又生怕這樣的破壞他的性情,他會很生氣的,那時候可能他會把我痛打一身。想著想著,我也只好呆呆的站在他們倆身邊,好好地欣賞這個春色圖。

  我一邊看著他們倆,一邊想著,這時我的心是多麼的慌,多麼的怕我老婆會給他弄死,整身發抖著。心裡想,這是個多麼誘惑的畫面啊!我老婆從來都沒有對我這樣的,她一直都對我斯斯文文,一直都做我可愛動人的老婆,但是現在的她就變成一個極淫蕩、一副極需要大雞巴的樣子讓我看得慾火沖天。現在的她為了討好志得,為了性慾,可能什麼都會做,包括拿了她的生命。我看得出我老婆就是愛他愛到發瘋的階段了,變瘋狂了。

  忽然間,志得他望到我站在他們倆的旁邊,一面望著跪在地上的老婆,對她道:「老婆啊,你那個沒用的老公在這裡呢!他在欣賞著你為我深喉。啊哈……哈……你就用心點為我深喉吧!哈哈哈……啊……啊……爽呀!」

  我老婆驚訝地望一望我,志得雙手就更用力地把我老婆的嘴給插起來。

  我老婆雙眼望著他,很想對他說些東西,但是又含糊不清,睜大泛著淚光的雙眼道:「嗚……嗚……哦……快點……射……吧……嗚……嗚……嗚嗚……我很……痛……啊……嗚……嗚嗚……我不……要他來……看……嗚嗚嗚嗚……」

  志得漸漸顯起了怒容,粗聲的道:「啊……太爽了……大哥啊……你跟我過來這裡……跪在你老婆的身邊……近距離地看看你老婆怎樣為我深喉。哈哈……快點來啊!你再不來我就把你的小雞巴給割掉!」

  我望著我老婆激動的紅眼和掙扎的臉孔,她一聽到志得叫我跪在她的旁邊,好好地欣賞她讓志得插著深喉和要把我的小雞巴給割掉的時候,不禁破涕一笑,然後更賣力地讓志得插起喉來。

  我終於敵不過志得的男人勢力,一步步地往他們的面前走去,然後我雙腳一軟跪在他的面前。我就和我老婆肩並肩的一同跪在地上,我眼定定的望著我老婆痛苦到五官都湊在一起的嬌臉正在給志得抽插著,心裡變態到正在想要為我老婆給加油。

  「啊……爽死人啦……我插……插……插插插插……啊……大哥啊……你就用你的手給我的睪丸揉一揉吧……刺激下我的精蟲……幫一幫你淫蕩的老婆嘛!不然她就會讓我給插到不能呼吸而死的啦!哈……哈……」志得臉上泛出興奮的神采道。

  我無限憐愛地望著老婆,只見她的臉漸漸地發起青白來,她看來是很痛苦、很難受的,我就戰戰競競地把我的五根手指給他的睪丸揉摸起來。

  只聽到志得他嘴裡大聲呻吟著:「老婆,我超爽的啦!我插著你的喉嚨……你那沒用的老公卻幫我揉起睪丸來……啊……啊……我就快要噴了……啊……嘴再張大點!啊……啊……」

  我老婆面色蒼白,雙眼望著我手裡揉著志得的睪丸,她胸部劇烈起伏,嘴張到不能再大了,嘴裡大聲的呻吟著:「嗚嗚嗚……嗚……拜託你了……嗚……嗚嗚……我要……嗚嗚……死了……」這時我也想救一救我老婆,手指快快地揉摸著他的睪丸,希望可以刺激到他的性高潮直到噴射出來。

  志得大力瘋狂地插著我老婆的嘴,他興奮到也把他的頭往上仰,喘著粗氣叫道:「哦……啊……要噴了!要噴了……統統給我吞下肚子去啊!淫蕩的賤人!啊……」

  我老婆也給他插喉插到半條命,就快沒命了,終於一聲長長的哀叫來接受志得的濃精。

  「嗚……」突然志得把他的大雞巴從我老婆的嬌口裡抽出來,好讓我老婆可以喘回一喘氣。這時他的大雞巴就在我眼前不到兩公分,我深深地彷彿可以嗅到他的精液和我老婆口液的味道。

  我老婆還跪在我身旁正在哽著喉嚨,她好像很辛苦,好像死過返生,她還在繼續咳嗽著。志得的大雞巴還是硬梆梆地挺起,從根部到頂頭,一直都是濕漉漉的。他那油滑水亮的大雞巴上沾滿了我老婆的口液,我還看到他的大龜頭上有一條精液形成為一條細細的線,藕斷絲連地連到我老婆的嬌口裡。

  這時他轉過臉,慚愧而關心地問著我老婆:「老婆,你還好嗎?看你咳到這樣,心疼死我了。」

  我老婆臉上的蒼白漸漸地退去,紅潮也逐漸顯出在她嬌美的臉上。只見我老婆輕輕的一手打了他的大雞巴一下,嗔道:「你差點弄死我了!我警告過你要輕力點的啊……你卻不聽……現在我的喉嚨真的在發紅劇痛著。你不愛人家了,我不依哦……」

  志得苦笑著拍拍自己還硬梆梆的大雞巴道:「嘻嘻……老婆你天生就是個深喉口交的高手嘛!你的喉嚨裡滑濕的、熱熱的,讓我插得好痛快哦!我保證你再給我插多兩插就會習慣的了。嘻嘻……這是你最愛的大雞巴哦!今晚你要嗎?」

  老婆的臉上羞紅,溫柔地撲到他懷裡,嬌滴滴的道:「寶貝老公,我要!」

  我給眼前恩愛的情景刺激到心跳猛烈,褲子裡的小雞巴一直都在硬挺著,好像要挺出來跟他們倆敬個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