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健室裡面的春光


「看什麽,趕快整理一下,阿姨也不知道什麽時候會回來。」我只好把又已經勃起的弟弟硬塞進褲襠,制服稍微整理一下,褲帶重新繫上。結果回頭一看,發現晴只是把棉被又裹在身上,並沒有整理衣服。

「不是你叫我趕快整理的嗎?你怎麽都沒動作?」

「也不知道是誰說的,說我今天手都不能碰到我自己,叫我怎麽整理衣服。還不趕快過來。」沒想到我無意中的一個命令,卻要讓我有享不盡的好處了,我一定是個天才,哈哈哈。

「好好好,原來小晴晴不會穿衣服,叔叔過來幫你穿了,來、乖,把棉被拉下來了。」晴雖然很無奈,但是也只好乖乖的慢慢的把棉被掀開讓我幫她穿衣服了。看著晴胸前的兩個白白嫩嫩的大胸部,當然還是先偷偷的摸了幾把。晴的表情很奇怪,帶著幾分無奈,幾分害羞,還有幾分我看不出來的表情。我把晴的胸罩的前扣扣上,制服的鈕扣也都扣上了,然后就站在旁邊,沒想到晴扭了一扭身體,才很小聲的說。

「這樣就算好了?」

「對啊,不然呢?」

「你不知道女生胸罩扣好之后,身體要前傾,再要把胸部撥一撥,才算OK嗎?不然的話會感覺不舒服而且容易下垂有副乳耶。」天啊,真麻煩。于是我只好又打開晴的制服,開始用手去撥**。

「手要再進去后面一點往前推,啊…你別老是碰我的**啊…嗯…好了就趕快伸出來啦…」因爲有胸罩的限制,我的手夾在兩者之間,本來軟軟的觸感變成另外一種堅實的手感。而且因爲姿勢的關係,我的手幾乎整個包住**,**就在我的掌根地方摩擦。**好像是晴很敏感的地方,一碰到晴就會開始扭動身體,不自覺的呻吟,而且**也慢慢的起立了。我開始考慮是不是應該要天天幫晴穿內衣好了。

我發現我的心里有些轉變,之前晴的成績比我好,家里也比我有錢。而在兩個人相處上,晴叫我做什麽我就做什麽,他不讓我做的我就不去做。杏娟都說我太寵晴了,沒有男子氣概。(雖然我總覺得她千方百計要挑我毛病,任何我所做的一切都有問題)但是只有我自己知道,在潛意識里我總覺得我配不上晴,所以我希望滿足她對我的任何要求,好讓晴願意繼續留在我身邊。但是在經曆過剛剛的一切,我可以隻手控制晴的快感,可以決定晴能不能有**,甚至摸過抓過了晴的胸部,還讓晴幫我**,還將我的精液噴在晴的嘴巴里,讓她吞了下去。

我的心理生出一種無可比擬的成就感、操控感。我眼前的這個年輕小女生是屬于我的,我可以愛對她怎樣就怎樣。那是一種專屬于男人的征服感,我享受著那種征服感,而且那也將推著我向著更遠的地方去。

我一邊隱隱約約的想著,一邊就這樣摸完,不,是擠完晴的一邊胸部,再擠另外一邊后,晴又是氣喘籲籲的樣子了。

「好了,這樣總可以了吧?」晴現在的表情是我以前從來沒看過的,不知道是不是因爲吞過我的精液了,她以前從來沒有這麽害羞的表情。又扭了扭身體,好像又要說什麽似的。這時候,護士阿姨回來了,晴趕緊躺好,棉被蓋上。我則是乖乖的站在一旁。

「我剛才跑去廁所了,剛剛才回來。」

「雨晴同學,你還好嗎?還會不會不舒服?」護士阿姨聽了就沒再說什麽,轉過頭去關心晴的狀況了。

「謝謝阿姨關心,可能是早上趕著上學,沒吃早餐沒力氣,再加上前兩天有一點小感冒,現在已經…好…啊…多了…嗯…」看著晴臉不紅氣不喘的說著謊話,我到想看看晴”臉紅”的樣子。把跳蛋調到”弱”的強度,于是晴說話又開始不清不楚,臉也又開始紅了。

「李同學,你還好嗎?你的臉又開始紅了。」

「我…沒事,我再躺一…會兒…啊…好了。」我已經將強度調到”中”了。

「好吧,剛才量體溫確實沒發燒,我在外面,如果有什麽事再叫我。洪同學,你跟我出來,跟我聊聊天,順便幫我一下忙。」大概護士阿姨覺得孤男寡女在同一個房間里有一點怪怪的。

我跟阿姨到外面的保健室,她才跟我說本來一星期后才要交出去的資料臨時說要明天就要交出去,剛剛廣播就是要通知他這件事。所以阿姨需要我幫忙他做一些資料的整理。平時阿姨對我不錯,我也希望能幫她做些什麽,于是我們開始很專心的做起了工作。

直到一會兒,應該有十幾分锺吧,突然休息室的門打開了,晴從門后探出來,臉上好像比剛剛更紅了。

「阿姨…嗯…我想上…啊…廁所。」晴的樣子很奇怪,我才忽然想到跳蛋的開關沒關,這小妮子搞不好都已經幾次**了。我趕緊關掉跳蛋。

「李同學你有好一點了嗎?還是我陪你去好了。」

「我身體有好一些了,阿姨不必陪我去了。我請洪同學陪我去比較方便。」男生陪女生去廁所比較方便?不過阿姨正爲著這些資料焦頭爛額的,也沒多想什麽就答應了。

我跟晴並肩走著。

「你去廁所自己去就好了,幹嘛叫我一起去?」被人看到一個男生陪女生去廁所,會被笑說沒男子氣概的。沒想到晴很狠的瞪了我一眼,一句話都沒說。

等到了女子廁所,晴很快的進了廁所,可是很快的走了出來。左右看了看,突然一手把我抓住就往廁所里跑,衝到最后一間廁所后關上門鎖起來。

在我還沒有搞清楚的時候,我跟晴就這樣面對面的擠在這小小的空間里。距離晴的臉還不到十公分,我甚至可以從晴那水汪汪的大眼睛里看到自己,看著晴那可愛的臉龐,烏溜溜的眼睛,尤其是那微翹的嘴唇,甚至可以看到那白里透紅的細緻皮膚。我的心神盪漾了起來,我輕輕的吻了晴的嘴唇。晴一臉不可置信的樣子,但是馬上轉變成很羞澀的表情。那是我以前從來沒看過的晴。也許經過剛剛保健室里的事件,晴的心理也慢慢的産生了改變了吧。

只見她臉上轉變了幾個表情,最后很害羞又很急促的說話了。

「我要上廁所,趕快幫我脫…脫褲子。快一點。」霎時我總算明白了爲什麽晴要拉我進來了,看來我無意中的命令可讓我想到不少好處呢。她總不好叫護士阿姨幫她脫褲子吧。

我蹲了下來,雙手伸進晴的裙子里面,最先觸碰到的是那光滑的大腿,細嫩的皮膚摸起來真是舒服。我慢慢的往上摸,摸到了小褲褲的的褲帶,真感動啊,雙手不由自主地穿過褲子的縫往后摸,就摸到了那豐滿圓翹的屁股,爲什麽都是屁股,晴的屁股卻是那麽的細緻,光只是摸著就讓我的弟弟又再度起立了,我的大手抓著兩顆大屁股左右摩擦著,享受著那溫潤飽滿的手感,我真恨不得把我的臉貼在那屁股上,享受一下呢。

「好了,別再摸了,趕快脫下來啦。我很急啦。」聽到晴的說話,我才很舍不得的退了出來,兩隻手抓著褲帶,慢慢的往下拉,起先好像很緊的感覺拉不太動,然后才慢慢的被我脫了下來。我慢慢的脫,我想要好好享受一下這個時刻,真是棒呆了,漸漸的我看到了粉紅色的小褲褲出現在我眼前,很可愛的樣式,應該跟胸罩是成套的。

然后我看到小褲褲的褲底,全濕,濕得一蹋糊塗,雖然有一層棉墊在上面,但是很明顯的,那根本不夠用,無色的液體滲透到了棉墊以外的小褲褲,就連棉墊下方的小褲褲也被液體滲進去,整件小褲褲像是泡過水似的。晴真是太淫蕩了,還是說太敏感了。我把小褲褲脫到膝蓋的高度,然后這時我注意到一件事,不是應該有跳蛋嗎?爲什麽都沒有看到?難道是晴自己拿掉了嗎?不可能,這樣晴就會違反我的命令了。

「晴,你的跳蛋呢?」

「跳蛋,跳蛋還在…里面啦。」

「里面?哪里里面啦?」我有點奇怪,在我的想像中,跳蛋應該是在內褲和女生的妹妹中間才對啊。

「笨蛋。是在**里面啦。你要拉那條遙控的線才能拿出來啦。」晴指著露在裙子上方的遙控接受器說。

我很驚訝的看著那條線,那跳蛋不就在晴的身體里面了嗎?原來女生的身體竟然能夠藏這樣的東西,真是厲害。于是我伸手拉住裙子上方的遙控器的線就要往上拉,晴急忙阻止我。

「不能從這里拉,這樣出不來的。你要從…從裙子底下的線往下拉。」「我怎麽知道線在哪里?還是我把裙子掀起來好了。」

「不可以!嗯,不要好不好。你可以往上摸就可以知道了。」晴的口氣也開始在變化了。變得比較像是個小女生似的。我聽到這樣的語氣,也有點狠不下心。只好答應了。

我開始雙手再度往上沿著晴的大腿往上摸,不過這次我是沿著大腿內側往上,我想線應該是在內側吧,所以從內側應該比較容易摸得到。

可是晴的表現跟剛剛截然不同,一直左躲又閃的,雙腿扭個不停。

「你別動啊!這樣我會摸不到線的。」

「誰叫你一直摸我那里嗎!那里很有…感覺的。」我覺得手觸著越上方,晴的肌膚越細嫩,我從來沒有想過怎麽會有這麽細緻的肌膚。忽然之間手觸之處竟然濕濕滑滑的,這應該就是晴分泌出來的液體吧。濕濕滑滑的,觸感很好,有點像是按摩用的精油。

我不禁用手指腹在晴的大腿肌膚上像玩弄似的原地繞圈圈了起來,感覺一下那滑膩的觸感。可是晴卻因爲這樣的動作開始小聲的呻吟了起來。

「啊…別玩了,那樣會有…嗯…很有感覺的。快一點,我很急了,拜託。」就我印象當中,這是晴第一次說出拜託這兩個字。

我左手繼續玩著小遊戲,右手則是沿著那滑液來源繼續往上移動。晴的身體在輕輕的顫動著,好像在期待我的手亦或是因爲已經接近那最私密的地方而緊張。

我摸到了,我的指背感覺到碰到東西了,濕濕的感覺。我將手反轉過來,第一個感覺到的是更柔嫩但不平滑的觸感,接著我覺得有毛碰觸到我的手,含著溼氣,濕濕的毛碰到我的手,我感覺到一股溫暖的氣息,我往中間移動。入手的第一個感覺是”濕”,”熱”,我摸到晴那最私密的地方了。感覺像是柔軟但充滿皺摺的泡在水中的肌膚,我輕輕的撫弄著那柔軟的嫩肉,晴整個人都開始顫動了起來,好像站不住腳似的向前微微倒下,本來想用手扶住我,還是向前扶住了廁所的門,晴的胸部也因此落在我眼前,我的頭就整個沈在晴的大胸部之中。

我的手不斷的四處摸索,突然間我摸到了一條線,應該就是跳蛋的遙控線吧。我又再摸索了一下,發現一旦我摸到某一個地方,晴就會震動得特別厲害,那是一個小小圓滑的小珠珠,我想著這應該就是女生最敏感的地方吧。

我心里那個邪惡的人又再度出現,我將跳蛋再度打開到弱的強度。隨即我的手傳來從**里傳來的震動感,晴擡起了頭看著我,以一種很不可思議的表情看著我,然后馬上陷入既痛苦又享受的神情里。我的手隔著一層膜的感覺感受著跳蛋傳來的震動,而且馬上又被溢出來的液體所浸濕。我的左手從晴的屁股后面向前摸著**,右手則是不斷的撈著流溢出來的**抹到那陰蒂上,持續地刺激著。晴起先還能維持著小聲呻吟著,不一會兒,就已經受不了似的開始叫出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