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心 (外文系的學妹.小芳)


女生打網球是一個很迷人的運動,尤其是看著清純的女生穿著迷人的網球T-

SHIRTS,以及那短到不行的運動裙,穿在女生的身生,身裁線條完美曲線,

修長無瑕疵的美腿更是展現無遺。

  我是一個大學四年級生,由于大四的課較少,所以我常常會利用下課后多余

的時間去看我們學校的網球社,那里的正妹可真多,看著她們穿著網球社特制的

運動服裝,全體社員穿著白色系列的網球服裝,那一種整體的美感,真的是筆墨

難以形容。

  當然最重要的就是那件右大腿方位有開叉的迷你短裙,當這些美女們,拎著

球拍,等待對方發球的同時,那翹起她們的美臀老高的同時,屁股對著你左右搖

晃,讓你幾乎還可以看見裙里頭若隱若現的小褲褲,喔……,這種感覺,真的是

暗爽在心內,這就是爲什麽我會這麽喜歡網球運動的原因。

  因爲一畢業就要面臨兵役的問題,所以我常會在晚上十點以后,在我們學校

的大操場上跑步,以鍛練體魄。十點以后,操場的大燈就會全部關上,而我總是

一個人利用這段時間來到學校的大操場。夜晚大操場沒有燈火通明,只有黯淡的

月光及路旁微暗的水銀燈光照射著操場的跑道上。

  每一次的跑步,我都會有些感慨,感覺到自己黯淡的人生伴隨了我將近二十

個年頭,跑在形單影只的第八號跑道(最外側),只有影子孤獨地伴在我身邊。

  一天夜里,跑了快要半圈了,我忽然看到有一個高佻的身影正在我眼前晃,

我有些訝異,畢竟這樣的時間,這樣的夜晚,我以爲只有我一個人獨享,想不到

還有人會選在這樣的時間來運動。

  那個人跑在操場的最內側,與我有一大段距離,而我在那個人身后注意很久,

一直看著那個人的背影,想說這麽晚了,來跑步的大概多半是個男生,越靠越近

時赫然發覺不像個男生,等到超越那個人的時候轉過頭一看,竟是個妙齡女子,

只是在黯淡街燈下看不清楚她衣服的顔色,只依稀看見她穿著一件深色的外套,

搭配著一件迷你短裙。

  短裙?我有沒有看錯,我開始慢慢向內側的跑道靠,這時我已經確定她是穿

著短裙,不過嚴格說起來那不是一般女生所穿的迷你裙,而是運動短裙,她頭發

及肩,腿部修長細致,看不出運動員的線條,選在這樣的時分跑步,讓我實在想

不出有任何原因。

  就這樣一連幾個禮拜常會看見她一個人在晚上十點以后出現在學校的大操場

上,她的出現,讓我産生了許多的好奇。

  這一天,她又出現了,我終于讓我提起勇氣想認識她,便悄悄地跑到她身旁,

「同學,妳好!妳是學校的運動選手嗎?!」

  「不是,我只是網球社的社員罷了。」

  網球社?!難怪會穿運動短裙了。

  「喔!妳好,我常看妳來跑步,喜歡慢跑嗎?!」

  她吱吱唔唔了很久,終于回道:「當然不是,嗯!我看你也常來跑步,難道

你也喜歡慢跑嗎??」。

  「嗯!嚴格說來也不是。」

  「就是啊!慢跑是最無聊的運動不是嗎??」

  「聽妳這麽說來,妳慢跑是有其它原因的啰!」

  她點點頭不語。

  看著她不語,我也沒再問下去,能跟這樣的美女搭到線對我而言已實屬難得,

我不想逼她。沒想到后來她竟然自動告訴我原因,「是爲了減肥!」

  「減肥?!」

  這個答案令我很吃驚。

  「不會啊!我看妳身材不錯啊!」

  「不,我太肥了,我四十七公斤了。」

  「四十七公斤會肥?!那我怎麽辦??!」我此時已經與她平肩並行跑步,

目測她的胸至少C罩杯有余,這樣的上圍,這樣的身材,讓我覺得她來慢跑很冤

枉。

  「你是男生啊,所以沒關系,可是我們社長說像我身高一七○的女生,標準

體重是四十五公斤。」

  「妳蠻聽妳們社長的話嘛!」

  「當然,他是我們網球社所有社員的偶像,我們全部都很欽佩他。」

  看來又是一個盲目崇拜的女生,像她這樣的美女爲了她的所謂的偶像還特意

在這麽深的夜晚來操場跑步減肥,看來這位網球社的社長一定是做什麽都會很帥

的那一種人。

  「看不出來妳還是一個很認真的女生。」

  「怎麽說啊?!」

  「妳慢跑除了減肥,其實也是爲了訓練體力吧!」

  「你怎麽知道?!老實說,我不想再當社員了,我想當正式球員。」

  「喔……猜的啦!因爲我還蠻注意網球社的消息,知道妳們最近好像在舉辦

什麽比賽。」

  「是成爲正式球員的甄選比賽。」

  「看不出來妳的野心還蠻大的,妳是什麽系的學生啊?!」

  「外文系,今年大三。」

  「喔!原來是外文系的學妹,難怪這麽的清新可人,我是公行系,我今年大

四了。」

  「學長好!」

  「學妹!很高興認識妳。」

  「我也是,學長!」

  從此之后,我都會滿心期待了晚上十點以后的「約會」,整個操場就像只爲

了我跟她兩個人而設的一樣,而我以前那所謂「伴孤獨」的慢跑,轉眼間變成

「心甘情願」的慢跑。就這樣相逢不如偶遇,我認識了這位學妹,原來她叫小芳,

是學校網球社的社員,人不僅長得可愛而且氣質大方,身材又好。

  其實那天見到小芳后,我就很喜歡她,跟她慢跑已經成爲我生活的重心,每

次我們並肩跑在一塊,我都可以瞄見她挺立的雙峰不停地上下起伏抖動,看得我

心癢難耐。對我而言,她會是個完美情人,只不過她已經心有所屬。

     ***    ***    ***    ***

  傍晚是她社團練球的時間,我只要有空就會去看她。

  「學長?!你怎麽會來!」

  「有空啊!想來看看妳們的網球社。」(其實我是來看妳的。)

  「嗯!……不聊了,我得要練球了,你隨意喔!」

  「嗯!」

  看見小芳與其它社員一起集合,在前頭面對小芳她們講話的似乎就是她們網

球社的社長,以前我來網球社只是純粹看女生,並不認識她們的社長,現在親眼

目睹這個社長,果然人長得很帥,著實像是個電影明星。看見小芳與其它社員目

不轉睛地盯著他,眼神間透露出無比傾慕與渴望,終于明白爲什麽小芳會這麽聽

社長的話,也了解爲什麽她想要成爲正式球員。

     ***    ***    ***    ***

  兩個禮拜后的一天,晚上十點過后,我就像往常一樣來到大操場跑步,跑完

了三、四圈后,我順著聲音的來源聽到司令台上傳出哭泣的聲音,也看見司令台

上有人,好奇心的驅使,我上了司令台,看見一個女子正坐在司令台后方兩側座

位上哭泣。

  「小芳……是妳嗎?!」

  「嗚……學長,我出局了,我沒被選上正式球員。」

  我說不出什麽高深的安慰話,只知道她此刻心里難過。

  「沒有關系的,小芳……,這次不行還會有下次不是嗎!?」

  「下次?!我已經大三了,要我等到那時候??明年皓維學長就要畢業了,

難道還要再讓我等一年嗎?!」

  是啊!那天高大挺拔,怎麽曬也不會黑的網球社社長,是這群網球社妹妹的

最愛,也是她們的理想情人,看到小芳爲了想要成爲正式球員而這麽努力,不是

沒有原因,那全是爲了能引起他的注意所做的犧牲。只能說,我沒有擁有成爲理

想情人的任何條件,身高、體重、長相全部不合格,哎……這就是人生啊!

  那天之后,我有好幾天都沒再看見她來慢跑,傍晚去社團找她也看不見她,

看來她真的是傷心欲絕吧!那些日子,我又恢複到一個人跑步的日子,時常想起

小芳學妹。

     ***    ***    ***    ***

  又過了兩個星期的一個晚上,她又忽然地出現在操場上跑步,我心中自然無

比雀躍地跟了上去,「妳總算是振作起來了。」

  「是啊!?我是該振作了,因爲網球社的慈云學姐前幾天受了傷,需要長時

間的修養,正式球員的空缺又有了。四天后早上將會在網球場上再舉行比賽測試,

所以我得再加把勁。」

  原來如此,我以爲她已經把那件事情看開了,原來是這麽一回事。既然如此,

我也只能說些鼓勵的話,「可以的,小芳,我支持妳,妳行的,妳一定行的。」

  「謝謝學長,這幾天我可能會跑得很晚,學長你會陪我嗎?!」

  「那當然啊!妳要跑多晚我就陪妳多晚,放心吧!學長我別的沒有,就是體

力好,一定陪妳訓練到妳要測試的那天爲止。」

  就這樣,她爲了訓練體能,煞費苦心,這幾天都沒有缺席,而我則是依言履

行承諾,陪她跑步。她爲了能被選上成爲正式球員,訓練的量足足比平常多兩倍,

看來她真的是很在意這一次的機會。每次陪她跑步從晚上十點一直跑到快至半夜

十二點,白天的時候在學校的網球場上看見她一個人對著牆壁練習,到了傍晚又

繼續參加社團的練習,三天下來,她一直在做勉強自己的事情,全爲了能選上正

式球員。

  她的事,我全看在眼里,也很心疼她,擔心她的瘦弱的身子會承受不住。

     ***    ***    ***    ***

 

  到了要測試的前一天晚上,她依舊準時來操場報到,這時我看到她臉色已經

不太好,眼神有顯?神,整個人瘦了一圈,惹人憐惜,我有些擔心地問道:「妳

還好吧!要不要休息一下,我看妳今天就別跑了吧,這樣也好應付明天即將來的

比賽。」

  她死鴨子嘴硬地道:「那怎麽行,明天就要比了,我不累,我一定得再努力

些。」

  「妳已經夠努力了,保留一些體力吧!」

  「不!還不夠!我要再努力點才行,只剩下這最后的機會了,我得好好把握

才是……」

  說著說著她的眼神上移,額頭一仰,整個人已經累得快散開了一般不支倒地。

  「小芳……!!!」

  我急急忙忙原扶住她,看著她眼睛微閉,身體不停地抽搐著,嘴唇不停地在

喃喃自語道:「皓偉學長,我一定可以成爲正式球員的。」

  又是皓偉……,這家夥只不過是個小白臉,爲什麽會把妳迷得神魂顛倒??!

妳的努力和痛苦他又看不到,是啊!妳始終眼里只看見妳的社長,卻沒看見陪妳

跑步的學長,看來妳跟我慢跑這麽多天是白跑了,還滿心以爲妳會因爲我跟妳跑

步而會慢慢喜歡上我,看來我錯了,我想不會有這麽一天的。

  「皓偉……」

  她依舊是喃喃自語地道著。我開始痛恨她口中念念不忘的這兩個字,加上我

本來就很喜歡她,抱起輕如羽毛的她,看著她依舊還未回過神,?惚的模樣,實

在讓人迷惑。她誘人的體香與我如此貼近,而我的左右手都碰觸到她的身子,環

抱間,我右手握住離她的胸部不到幾公分的距離,左手手肘的V型交叉點緊靠在

她下體私處部位,又看到她短小迷你的白色運動裙,修長又勻稱的大腿,讓我抱

在懷中時就已經起了些色心,將她帶到司令台的后方的座位上后,我還舍不得將

她放下,心中也不斷在猶豫著跟自己天人交戰。

  雖然眼下操場四處人堙稀少,光線不夠充足,但是還是不夠隱蔽。這時我看

向司令台后方的角落,兩側都有一處陷下去的凹地,依循不到五個石階下去可以

看到一扇已經關才的門,那扇門是通往后台,我將小芳整個人又抱了起來,走下

了石階,到了最后一個台階后,我稍微坐了下來,之后才將小芳放了下來,整位

子全讓給她,她此時眼睛還是半睜半閉,又不時一陣低語。

  在那窄小的空間里,一個石階只能容得下一個人的空間,而我幾乎是半坐地

讓小芳坐,看著小芳雙腿並攏地緊靠在一塊,爲了能放置她修長的雙腿而以最美

的角度傾斜,加上她迷人的網球短裙遮不住那若隱若現的迷人三角地帶,我已經

無法再壓抑自己不受考驗的欲念,知道再壓抑自己的情緒身上的細胞會死一萬個。

  就這樣,順從自己的渴望,手已經不自覺地翻起她的純白運動裙,右手食指

中指不由得並攏向她私處緊靠,並上下磨擦,左手扶住她的后腦杓,此時我已經

從半坐變成半蹲,整個石階已經全然讓給了小芳,身體也微微向前傾靠在小芳身

上,手慢慢地將她襯裙里頭薄薄的襯褲掰開,在黯淡的光線下,分不清她三角內

褲顔色,只能依稀品味它蕾絲邊質感,讓我當場性致勃發,老二也瞬間漲大勃起。

  看著她到現在都還未回神,知道她還不曉得我已經有了想占有她身體的欲念,

而她口里不斷地低吟喊著她深愛學長的名字,一聽來就有不很讓人服氣的感覺,

向她低吼道:「小芳!現在在妳身邊的不是妳那個皓偉學長,而是我!」

  看她還是不改初衷,便用自己的唇親啄小芳她誘人的紅唇,好讓她閉嘴,右

手已經替她將外套的拉鏈打開,並且瞬速摸索遊移到她的白色運動杉上,在她完

美而挺立的雙峰上搓揉捏握。

  當我親吻她的唇到滿足的離開后,我便拉開她運動衫的上衣,向上拉開至她

胸圍的上方,一樣蕾絲邊的胸罩觸感襯托著她豐滿的上圍,我的舌尖已經忍不住

輕舔她兩粒大奶所建構的乳溝,順著雙峰劃出完美的弧形,扯開她的胸衣,在她

的左邊粉紅色的蓓蕾上用貝齒輕咬,之后便大力吸吮著她的乳房,手也沒閑著,

不斷地揉捏著她柔軟的酥胸,右邊對稱的完美也絲毫沒放過,不停地左右互換,

一時之間,沈浸在她的胸乳之間而無法自拔。

  「學長……」

  一陣柔弱無比的呼喊聲讓我訝異的停止了所有的動作,想不到她這麽快就醒

了,心里有些失望,趕緊停止對她的侵犯,當做什麽事都沒發生一樣。

  在她的眼神中我看到她似乎有清醒的迹象,她的身體開始有了反應,我只能

起身無奈地回道:「什麽事?……」

  「學長……」

  只見她不斷地喊著學長二字,卻不知是叫我還是叫他。

  「學長……我想跟你打雙打……」

  原來她是在說另一個學長,看來她的整顆心全部都在她社長那,夢里喊的名

都是他。不過好在她並不是真的清醒,說的只不過是夢話。

  即便早知道她的心意,我還是沒有放棄侵犯她身體的念頭,畢竟這是個難得

可以上她的機會。

  這時我發現她的兩條腿很不安份地前后微微擺動著,不知是何原因?!讓我

十分詫異,只聽到她嘴里又喃喃自語地念著:「我可以的,我一定可以的,我不

累……,我還可以跑,我一定要通過測試……學長你看著……」

  看來她爲了成爲正式球員,已經到了執迷不悟的階段,連半夢半醒間都還在

以爲自己在跑步訓練體能。看來所以的不可能,又在一瞬間劃做可能了。

  我將她礙事的雙腿輕輕地向外分開,好讓我的身體能在她兩腿中間,此時我

兩邊的腰際清楚感受到她的大腿內側不斷地以韻律十足的頻率擺動著,並且不斷

地磨擦,而她此刻的運動裙也因爲她的擺動而呈現出完美無瑕的景象,看得我簡

直快要噴鼻血,實在是太誘人,太消魂了。

  我將我的運動長褲拉了下來,掏出了漲痛無比的陰莖,直接鑽進她白色運動

裙的襯褲里,感受到她還在運動的事實,襯褲一縮一放,一緊一開,虛實間讓我

興奮到不行,我意識到這一點,便趕緊要離開,因爲我知道再這樣下去龜頭會承

受不住興奮而因此射精。

  我再度起身,將她的襯褲和內褲徹底地掰開,好讓我能將小芳的秘密花園看

得仔細。我發現她陰道外圍有著些微的濕潤,分不清是汗水還是蜜液。我此刻頭

已經埋首在她兩腿的中間,並用手指輕輕地扣弄她的陰蒂,舌頭也忍不住去輕舔

她的陰道四周,過了不久,我舌尖明顯感受到她蜜液向外流出。

  我見時機已經成熟,便將硬挺到不行的肉棒直接扶正,頂到小芳的陰道口邊,

由于她一直不停地擺動著雙腿,雖然擺伏不大,但是仍是牽動著陰動瓣膜的開阖,

不斷刺激我龜頭前端的敏感地帶,讓我的小弟弟更加興奮,不斷分泌出濕潤的分

泌物。

  就在要深入的同時,小芳她又突然地出聲,我又暫時打住,停止手邊上所有

的作業,我的陰莖就這樣抵在小芳的陰道口上方。

  「學長……你在哪??!我怎麽看不到你……」

  「學長……你說你要陪我跑步的啊!」

  是在說我嗎??此刻我狐疑地將頭移到小芳眼睛的正前方,「學妹,我在啊!

我一直都在妳身邊啊!」

  看來她是真的醒了,哀……

  「是嗎??!學長,你騙我,我怎麽看到一片漆黑,我應該是在學校的大操

場上啊!而且我也看不到你。」

  我對她的話感到奇怪,光線就算再怎麽不充足,黑影總該看得見吧!于是我

用手在她眼前揮了幾下,發覺她似乎沒有反應,好家在。

  不過爲了以防萬一,還是得趕快找理由搪塞。

  「喔!這里是學校附近的健身中心,剛才妳累得跑不動,昏迷不醒,我又叫

不醒妳,所以我就把妳帶到這里。」

  「是喔!?可是這里怎麽會這麽暗?!」

  「剛剛全台大停電!所以妳才會看不到我,不過妳現在人是在一台跑步機上。」

  「是喔!可是我怎麽一點印象都沒有。」

  「就說妳太累了,睡著了,學校又沒燈光,外頭馬路上的水銀燈也關了,妳

的印象當然是一片漆黑。我想妳真的是太累了吧!我看妳別再跑了!」

  我這才發覺自己胡說八道的本事可是越來越厲害了。

  「不行,我還可以的跑的,就快要比賽了,我只剩下這次的機會了。」

  雖然分不清她到底有沒有清醒,不過我還是說了些是是而非的原因,繼續睜

眼說瞎話,「放心,學長一定會陪妳跑到最后的,學長永遠會在一旁支持妳。」

  「謝謝你,學長!」

  我開始有些擔心了,她已經明顯恢複了意識,只不過她的眼睛可能暫時缺氧,

讓她暫時看不清楚四周景象。不過我現在最關心的不是她的眼睛,而是現在我還

能不能繼續占有她的身體。我明白此時我已經箭在弦上,不得不發,我的肉棒正

抵著小芳她的陰道口,順著她的開阖不停地陰道口正準備進入她的陰道內,只不

過龜頭前端似忽還有一層還未突破的障礙,原來小芳還是個處女,在她寶貴的處

女膜面前,讓我正猶豫不決。

  這個時候,她忽然扭動了她的身體,似乎想起身,我連忙制止她,身子向前

並用自己的重頭抵住她,龜頭這時也深陷她的陰道內幾許。

  「……唔……」

  「怎麽了學妹?!」

  我明知故問,「沒什麽……只是我覺得這台跑步機好奇怪?!」

  「怎麽個奇怪法??!」

  「我好像雙腳不能踏在地上,而且我的腰間好像被人束縛住,動彈不動,前

頭好像有一股力量要把我推倒的。」

  她可能感受到前方有了阻礙,一時之間有感而發。

  我趕忙解釋道:「這是最新型的跑步機,它強調人性化的運動,妳的腰有松

緊帶固定住,讓妳的腳懸空跑才不會傷到膝蓋,至于妳說有一股推倒妳的力量,

那是要訓練妳的肌力和抗壓性。」

  「是喔!原來如此,看來這部跑步機還真的是很多功能。」

  「是啊!」

  我真的是亂掰到天花亂墜,將她所有的疑問全部解開。好在她並不是真的要

起來,只不過是想挪移調整自己的姿勢,而且經過我的解釋后深信她是在一台跑

步機上,雙腿依舊不停地擺動像在慢跑一樣。

  我見她還是在狀況外,一切都還在控制中,于是我打消猶豫的念頭,先插了

再說,扶正了她的腰,並用手托住她抖動不停地雙腿,將她的雙腿稍稍拉向前方,

將我全身的力量用力灌注在我的腰上,慢慢地向前挺進,畢竟她坐在石階上,她

的后背正抵矮小的階梯,若是太過用力蠻干痛醒了她,那這一切的美好就要結束

了。

  當我的龜頭完整沒入她的陰道內時,我這才放下她的雙腿,此時她的雙腿向

內靠在我的腰間,不斷原上下磨擦。這時我扶住小芳的腰環抱,左手扶小芳她的

臀部,右手手背貼在石階頂上,並讓她的后背能緊靠在我的右手掌上,以好讓我

能順勢做更深入的插入。

  當我調整好小芳的坐姿后,便將全身力量再度向下壓入她的陰道內,突破她

最后一層薄膜,我的肉棒果然就在這個時候明顯感受到整根深埋進去,完全插進

小芳的蜜穴,小芳也在此時有感而發,「厄……啊……」

  我此刻暫時停下了抽插的動作,關懷道:「怎麽了……」

  「不知道,我覺得我的身體很不舒服,我下方好像被某個東西頂到,好痛!」

  說著說著她的手就要往下想移開弄痛她的東西,我嚇到了,被她發現真實的

情況的話那還得了,連忙制止道:「不可以,小芳,手不要亂動,我好不容易調

好的跑步機的功能,妳可千萬別亂動。」

  「喔……」

  她這才將手縮了回去。我知道這樣還是無法根除她的戒心,硬是想出一套可

以解釋的說詞,「我看看,喔!這是這個跑步機新的功能,是要增強妳忍痛的耐

力,要妳面對任何比賽都能咬緊牙關,小芳,再跑下去會很痛,妳要不要休息一

下,我看妳真的是跑太累了。」

  「不行……我不能放棄,我還可以跑,我可以忍痛下去,我要撐下去。」

  「那妳要忍著點,因爲會很痛,痛就喊出來,真的不行,學長就在妳身邊,

知道嗎?!」

  「嗯!」

  看著她仍是繼續嘴硬地要硬撐下去,雙腿不停地又開始要前后擺動要跑,擺

伏也明顯加大。

  我見狀心里有點偷笑,小芳這個傻瓜,到現在還不曉得自己的陰道內正含著

學長的陰道,既然如此,我也只好用力地訓練她,不讓她失望。我的腰又開始緩

慢地開始動作,向外輕輕地抽出,然后又用力地向下,她的陰道內的濕潤漸漸高

漲,增加了潤滑的作用,而我也慢慢地速度加快,向她的初經人事的陰道內不停

地開挖。

  「厄………啊……啊……啊……啊……啊……啊……好痛……啊……痛痛…

…」

  「學妹,怎麽了……很痛嗎??」

  我仍是繼續假裝關心,但下體不斷地猛攻她的蜜穴,直攻她的陰道最深處。

  「啊……啊……不……會……不……會……啊啊……痛……啊啊啊……」

  「是喔……那就好……痛了就……休息一下……知道嗎……」

  「嗯……啊……啊……學長……我……是……不……是還……在跑步啊!」

  「對啊……妳還在很努力地在跑步……沒關系……學長會陪在妳身邊的……」

  「啊啊……啊……那就好……啊……」

  看她似乎放心了,以爲自己真的在跑步機上,我就更放膽地繼續加速抽插她

的下體,不停地猛撞她的陰道孔,在她溫熱而又濕潤的陰道壁內,感受到緊實而

又規律的心跳正不斷地向上竄燒,那一分灼熱不斷地燃燒著我的欲望,也不斷吸

引著我不斷向前搜尋前方的去路。

  正當我發覺我的龜頭已經抵擋不住刺激時,我扶住她的腰,加倍並使出渾身

解術,加速到最高點,雙臂壓著她的裙子在她擺動不停地雙腿上,我將她的雙腿

向上拉后並向內環抱住她的雙腿,抱住她的柳腰。

  雖然她依舊以爲自己還在慢跑,雙腿依舊在擺動著,不過在我的環抱住她的

雙腿下,她擺動的弧度明顯受局限,而我又在最后的時意用自己身體將她的雙腿

用力地帶向前,她又痛得開始高呼道:「啊啊啊啊啊……痛痛痛……啊啊啊……

啊啊啊……」

  我發覺前傾已至極限,無法再深入,迅速回頭,又開始用力加強速度向前抽

插,終于,我頂到她的陰道最深處,並將我的精液迅速噴灑出去,全數射進她的

陰道內,龜頭前端的精液朝她的子宮內射進去,她大聲疾呼道:「啊……」

  當我發覺龜頭已經停止噴射液體之后,我仍是不想離開小芳的身體,一直深

深緊緊地將小芳緊緊抱住,向內壓縮,深怕失去她一般。在那一剎那間,天旋地

轉地讓我緊緊擁著小芳的身軀,一時半刻放不開她。

  「呼……呼……」

  當我聽見小芳的喘息聲后,我才將她的雙腿放開,此時她的雙腿也停止了擺

動,自然地落在我兩邊腰際間,我此刻緊緊地抱住小芳,身體不斷地壓著她的下

體,直到我的肉棒開始軟化后我才抽出來。

  小芳此刻被我操到虛脫,全身無力地攤在那,當我放開她時我將她側靠在凹

陷處的牆邊上,而我將我陰莖沾染精液和她的愛液用她的運動短裙擦拭干淨,並

將她被我掰開的內褲及襯褲歸定位,將她被我拉上去的衣服及扯開的胸罩全部好

好地將它穿在小芳身上,並替她拉上外套的拉鏈,但一切都不可能像什麽事情都

沒發生過,因爲她純白色的運動短裙、襯褲及水藍色的內褲早已被她自己落紅所

染紅,純白色的裙子上深色汙漬遍布。

  看她全身無力地斜躺在那,我將她扶了起來,怕她會冷,又再度將她緊緊抱

住,用體溫去溫暖她的身體,並拍去她背上及發梢上所沾染的灰塵。

  我低頭看著她稚嫩的臉蛋貼近在我的胸膛,一時之間又忍不住想親吻她柔軟

的粉唇,終于,她像睡美人般地睜開她玲珑大眼,她意識到我在她唇上撒野,迅

速不著痕迹地抽離。

  「學長,你……怎麽可以……」

  「喔!對不起,怎麽叫妳都一直叫不醒,又怕妳冷所以抱住妳,親妳是因爲

一時之間情不自禁,希望妳能原諒我這不經意的吻。」

  我炙熱無比的雙眼投射在她蕙質蘭心的雙眼間,她閃脫掉,低頭沈思,傾刻

間,疲累感傳遍她全身,讓她瘦弱的身子骨幾乎搖搖欲墜,我第一時間就將她拉

近懷中,讓她有了依靠,不過她下體間所傳來的陣痛是再也阻擋不了,此刻正狂

襲而來。她看見她純白的裙子不在潔淨,沾染上一大遍不明原因的绯紅,低頭不

語間,她正?泣著。

  我又明知故問道:「小芳,怎麽了……」

  「發生什麽事了?!……爲什麽我的網球服會成這樣?!」

  「我不是叫妳痛就不要跑嗎??妳看妳,剛才就是因爲太過勉強自己,妳受

傷了,流了些血,我看看!」

  我便湊近一看,並用右手在她的痛處細心搓揉,她的手驚覺到我正在觸摸她

的私處,伸手想攔,「學長……你……」

  「揉揉就沒事了,沒關系的。」

  她全然拿不定主意,原本要攔住我的手已經放下,只得任由我觸摸,我見她

沒有反抗,左手便順勢將她整個人帶進我的胸膛中。

  「還會痛嗎?!」

  「嗯!……好多了……」

  「那就好……我再多揉揉些……」

  她沒有拒絕,溫馴地傾倒在我懷中,我邊愛撫她的下體,邊溫柔地對她道:

「小芳,我好怕妳再受傷了,別再練了,妳練得已經夠多了,我送妳回家休息。」

  小芳不好意思地道:「嗯!……那你知道我宿舍在哪嗎?」

  我搖頭不知。

  「學長!我好累,全身無力,連走路回家的力氣都沒有了,今晚去你那可以

嗎?!」

  「當然好!」

  「麻煩你了,學長!」

  就這樣,我背起了疲累不堪的小芳回到我的宿舍。就在我背著小芳的同時,

她忽然問道:「學長?!這是哪??!」

  我驚嚇她的問話,連忙回道:「喔!!這是健身房的外頭,我們剛才已經從

健身房中出來了。」

  「喔!」

  見她沒回話,看來她又接受我的說詞。

  那一晚,我抱著她入睡,隔天的測試因爲我們一直睡到中午,小芳也錯過了

成爲正式球員的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