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的放縱


我和妻子都有著體面的職業,過著中産階級舒適但不奢華的生活。應該說,妻並不屬於那種婉約的古典美人,她的五官非常明豔,身材也苗條而不失豐滿,尤其是她的皮膚,白皙得有些眩目,屬於那種讓人有肉欲沖動的類型。我常慶幸自己能有一位別人羨慕的嬌妻,我喜歡讓她和我一起參加各種聚會,也很享受別人那種嫉妒和熱辣的目光。

  妻子對我、對家庭都是很好的女人,結婚前雖然也和其它男人有過來往,但是都沒有發生過性關系。結婚后偶爾聽她說在單位里被有些同事吃她“豆腐”,也只是摸下大腿或者捏捏胸部之類的,總之,除了和我以外,還真沒有和其它男人發生過性關系。而我卻不同,因爲工作和業務的原因,我在外面悄悄地搞過的女人不少。但在現實生活中,我覺得任何一個婚外的女人都無法取代她。

  這種平靜的生活持續了6年,妻溫柔的品性和嬌美的胴體都給我帶來了無盡的歡樂。夫妻相處久了,感情愈來愈濃,但有些感覺卻慢慢地消褪中。就像夫妻間的愛愛,激情依舊、甜蜜依舊、柔情依舊,但臉紅心跳的悸動、肌膚相親的觸電、羞澀矜持的掙紮全都沒有了。這是沒有辦法的事,因爲彼此太熟悉、太親蜜,事實上,這些感覺是非常美的,但如果能夠,我希望能和妻子再有一些全新的感受。

  我一直期待那激動人心時刻的到來,而真到來的時候,我覺得自己在做夢。

  事情開始於11月初的一個夜晚,和往常一樣,我們夫妻入睡前總喜歡交流一下,我們一邊作愛一邊討論性給我們帶來的快樂和美好。妻子與我一向感情甚好,我們之間幾乎無話不說。我們嘗試各種不同的性愛方式,有些是我教的,有些則是從色情影片中學來的,我並不知其他夫婦是否如此,但我知道我們這樣做是絕對正常的。

  妻子告訴我,她在雜志《人之初》上看到一篇文章,說的是3個家庭6個男女玩換妻的事情。妻子所在科室年輕人多,訂閱的雜志五花八門,《人之初》、《家庭、社會與生活》等雜志,是妻子在工作之余常閱讀的刊物之一。

  妻子過去也和我談論過對一些文章的讀后感,涉及到**方式、情人等問題,我也喜歡與她對這些問題進行討論。我們夫婦兩人並不怕難爲情,反而在討論每次后做得更精彩更刺激。

  雜志反映6人派對的事情,在我心中掀起極大的波瀾,不由萌生一種五味俱全的念頭,也希望她能夠給我帶來一些新的刺激。

  和許多夫妻一樣,過去我也曾經想象著妻子與多個男人**的細節,在床第上的親吻愛撫過程中說與妻子聽,一直把妻子撩撥得欲火難耐,嬌聲連連中與我共同進入性愛的高潮。

  激情過后,妻子總以爲我是在創造氣氛,這樣的事情在生活中是完全不可能。

  妻子是個本分保守的女人,幾年的夫妻生活已經證實了這一點。

  但是,妻子的沖動,也反映了女人的一個共同特點,希望能夠嘗試到更多男人。這樣的意識牢固地存在於女性的心里,盡管許多女性一輩子也不敢越雷池一步。當我們在得到強烈的快感后談論它時,我們都絕對的認爲這不可能發生在我們身上,我們並未意識到,也許是不願意識到自己潛意識中也有這種越軌的渴望。

  鼓勵她找情人,我自己說服不了自己。把老婆讓出去給生活中的男人搞,是我不能承受的,而且,那樣妻子會認爲我不愛她。夫妻倆各玩各的也不行,那樣家庭生活像一盤散沙,沒有任何樂趣可言,而且,這與鼓勵她去找情人沒有多少差異。

  男人強權占有女人的欲望,驅使我必須要將妻子捆綁在自己的戰車上前進。

  我並不欣賞換妻遊戲,那樣妻子的性愛活動無法置於我的眼底,而且,妻子也會認爲男人是爲了性刺激而把女性當成玩物來交換,對我們夫妻感情並不利。

  我只允許妻子在我的完全控制之下得到性的快樂。

  所以,我想到3P。一切由我來安排,找一個陌生男人來參與,由我來把握局面。

  我對遊戲自然有自己的設計:妻子雖然已經近三十了,但她秀麗的面容和飽滿成熟的體態更加獨具風韻,反而對男人更具有吸引力……。我們找一個陌生人一起來玩兩男對一女的3人遊戲,就是當下流行的兩男一女的三人集體性交活動,也可以說是雜交活動,還可以把這種活動稱爲雙槍夾擊、美妻共享、二龍一鳳、三人大戰、力敵雙雄,二男共妻等等,說到底就是兩男一女的性遊戲!玩過以后就行同陌路,不會再有來往,我相信妻子在僅有的一次婚外性活動中不會愛上別人的,即便愛上了,因爲今后無法聯系,這樣的感情波動慢慢也會平息。這樣解決問題,或許是我最能接受的方式。

  在妻子說完6人派對的事情后,我並沒有像往常一樣做一些評論,而是故伎重演,想象多個男人與妻子玩性遊戲的細節,引誘妻子與我進入激情的欲海。

  平靜之后,很認真地告訴妻子,我說:我們可以找一個陌生人一起來玩兩男對一女的3人遊戲。

  妻子不解地問我怎麽會有這樣的想法呢?

  我對妻子說自己的想法:愛是無私的,但愛與性卻是分離的。一個男人是不是就一輩子應該只與一個女人**,一個女人一輩子是不是只與一個男人**呢?

  我認爲只要有愛就無所謂男人只與妻子**,妻子只與丈夫**. 只要我們是深愛著的就足夠了,何必唯一呢?再說性的快樂和愛的快樂本來也是兩種不同的快樂,完全沒有必要強求一至的,愛是唯一的,而性卻是無限的。

  女人的青春消失很快,妻子跟隨我那麽幾年,對我付出了很多,我希望能夠對她有所補償。我願意妻子在性的遊戲中得到快樂和幸福的感受。

  妻子還是無法接受這樣的現實,她歎息真難以想象和一個陌生的男人在一起是什麽感覺,或許,熟人之間發生這樣的事情她更能接受。

  我明白妻子的想法,女人更能接受熟悉的男人。在女人眼里,酒是越陳的越香,姜是越老的越辣,交往多年的熟悉男人,可能更有助於她們跨越性心理障礙。

  但我在這方面是個理性或者說是自私的人,絕對不允許在熟人之間發生這樣的事情的,且不論妻子可能與他們發生的感情糾葛以及對家庭帶來的麻煩,單是作爲男人,把自己的妻子出讓給熟人朋友干,面子都是沒有地方擺的。

  我耐心地給妻子解釋厲害:熟人之間有這樣的事情,將來見面大家會尴尬,也許連朋友都做不成。而且玩這樣的遊戲不同於換妻,參加遊戲男方的妻子往往並不知道,一旦配偶知曉不但造成對方家庭矛盾,而且傳出去了還會極大損害三人的聲譽,對家庭事業都會帶來難以估量的損失,風險太大。另外,如果妻子與熟人之間産生了感情,我們遇到的局面就更加複雜,后果就更加難以設想。

  妻子聽我一番分析覺得很有道理,說那最好找外地的陌生人玩玩,本地的就算了。我告訴她也別太絕對,本市的如果不認識,也可以邀請來玩的。妻子說怕遇到熟人,我安慰她說本市那麽大,有好幾百萬人口呢,不會那麽巧,而且我有我的辦法避免尴尬的出現。

  我避免遭遇熟人的辦法是:在網上找,通過網絡來聯系。妻子懷疑道:會有這樣的人嗎?我笑道網上這樣的人多的是。妻子不玩電腦,更不上網,她對網絡上反映出來當今社會一些新的兩性交往方式知之甚少。我的具體步驟是先與網友交流,感覺對方的素養,我絕對不讓粗俗的人來接觸和傷害我妻子。感覺好的話,讓對方把照片發過來,避免遇見熟人,同時讓妻子感受一下對方的外貌,決定是否見面。如果能見面了,可以進行真實的接觸與交流,讓雙方在這過程中都有選擇對方的權利。沒有問題了,再開房間,進入實質性階段。

  就這問題與妻子交流到深夜,問妻子是否同意我的想法,妻子睡意朦胧地答應我:一切由你來辦,我聽你的。

  這一夜,我興奮的翻來覆去睡不著。身邊妻子睡的很平穩。我心中難免疑惑,妻子心理那麽平靜,她真是答應我了嗎?一方面想到自己妻子即將被別人搞,心里立即酸溜溜的不是滋味,但另一方面如果妻子真邁出這步了,又覺得自己很對得起她,心里掠過幾分欣慰……我一直期待那激動人心時刻的到來,而真到來的時候,我覺得自己在做夢。

  事情開始於11月初的一個夜晚,和往常一樣,我們夫妻入睡前總喜歡交流一下。

  妻子告訴我,她在雜志《人之初》上看到一篇文章,說的是3 個家庭6 個男女玩換妻的事情。

  妻子所在科室年輕人多,訂閱的雜志五花八門,《人之初》、《家庭、社會與生活》等雜志,是妻子在工作之余常閱讀的刊物之一。妻子過去也和我談論過對一些文章的讀后感,涉及到性愛方式、情人等問題,我也喜歡與她對這些問題進行討論。妻子對我、對家庭很好,是個典型賢妻良母型的女人,在現實生活中,任何一個婚外的女人都無法取代她。雜志反映6 人派對的事情,在我心中掀起極大的波瀾,不由萌生一種五味俱全的念頭。這些年來,妻子在風雨中陪伴我,她付出很多,面對這樣的好女人,我不知道如何對她進行補償。鼓勵她找情人,我自己說服不了自己。

  把老婆讓出去給生活中的男人搞,是我不能承受的,而且,那樣妻子會認爲我不愛她。夫妻倆各玩各的也不行,那樣家庭生活像一盤散沙,沒有任何樂趣可言,而且,這與鼓勵她去找情人沒有多少差異。男人強權占有女人的欲望,驅使我必須要將妻子捆綁在自己的戰車上前進。

我並不欣賞換妻遊戲,那樣妻子的性愛活動無法置於我的眼底,而且,妻子也會認爲男人爲了性刺激而把女性當成玩物來交換,對我們夫妻感情生活不利。我只允許妻子在我的完全控制之下得到性的快樂。我想到3P. 一切由我來安排,找一個陌生男人來參與,由我來把握局面,這樣解決問題,或許是我最能接受的方式。

想到一個人抱著妻子雪白的肉體,心中湧起一股醋意,但我又太需要對妻子進行補償了,因爲我愛她……和許多夫妻一樣,過去我也曾經想象著多個男人與妻子做愛的細節,在床第上的親吻愛撫過程中說與妻子聽,一直把妻子撩撥得欲火難耐,嬌聲連連中與我進入性愛的高潮。

  激情過后,妻子總以爲我是在創造性愛的氣氛,這樣的事情在生活中完全不可能。

  妻子是個本分保守的女人,十多年的夫妻生活已經證實了這一點。但是,妻子的沖動,也反映了女人的一個共同特點,希望能夠得到更多男人的愛,這樣的意識牢固地存在於女性的心里,盡管許多女性一輩子也不敢越雷池一步。在妻子說完人派對的事情后,我並沒有像往常一樣做一些評論,而是故伎重演,想象多個男人與妻子玩性遊戲的細節,引誘妻子與我進入激情的欲海。

  平靜之后,很認真地告訴妻子,我真想找男人與她玩,讓她能夠得到更多的快樂。妻子不解地問我怎麽會有這樣的想法呢,只要我愛她就夠了呀。我對妻子說自己的想法:女人的青春消失很快,妻子跟隨我那麽多年,對我忠心耿耿,付出了很多,我希望自己能夠對她有所補償。妻子作爲成熟女性,她秀麗的面容和飽滿成熟的體態更加獨具風韻,而她雍容端莊的風度、凜然不可侵犯的氣質,反而對男人更具有吸引力……。我願意妻子在3 人遊戲中得到快樂和幸福的感受。

  妻子很感動,說只要我經常陪伴她就夠了,她不想玩這些遊戲,怕自己的男人感情上受到傷害。我開導妻子,這一切都是我願意的啊,只要她別愛上別人,感情屬於我,雖然作出了犧牲,我想自己是能夠承受這一切的。妻子仍然猶豫,她從來沒有與別的男人有過,真有了,萬一愛上別人怎麽辦?我對3 人遊戲自然有自己的設計:找一個陌生網友,玩過以后就行同陌路,不會再有來往,我相信妻子在僅有的一次性愛活動中不會愛上別人的,即便愛上了,因爲今后無法聯系,這樣的感情波動慢慢也會平息。

  妻子還是無法接受這樣的現實,她歎息真難以想象和一個陌生的男人在一起是什麽感覺,或許,熟人之間發生這樣的事情她更能接受?妻子的想法,和我在網上看到許多帖子里描述一樣。女人更能接受熟悉的男人。在女人眼里,酒是越陳的越香,姜是越老的越辣,交往多年的熟悉男人,可能更有助於她們跨越性心理障礙。

但我在這方面是個理性或者說是自私的人,絕對不允許在熟人之間發生這樣的事情的,且不論妻子可能與他們發生的感情糾葛以及對家庭帶來的麻煩,單是作爲男人,把自己的妻子出讓給熟人朋友干,面子都是沒有地方擺的。我耐心地給妻子解釋厲害,熟人之間有這樣的事情,將來見面大家會尴尬,也許連朋友都做不成。

而且玩這樣的遊戲不同於換妻,參加遊戲男方的妻子往往並不知道,一旦配偶知曉不但造成對方家庭矛盾,而且傳出去了還會極大損害三人的聲譽,對家庭事業都會帶來難以估量的損失,風險太大。另外,如果妻子與熟人之間産生了感情,我們遇到的局面就更加複雜,后果就更加難以設想。妻子是以老公和家庭爲重的女人,聽我一番分析覺得很有道理,說那最好找外地網友玩,本地的就算了。我告訴她也別太絕對,本市的網友如果不認識,也可以邀請來玩的。妻子說怕遇到熟人,我安慰她說本市那麽大,有好幾百萬人口呢,不會那麽巧,而且我有我的辦法避免尴尬的出現。

我避免遭遇熟人的辦法是:在網上找。妻子懷疑道:會有這樣的人嗎?我笑道網上這樣的人多的是。妻子不玩電腦,更不上網,她對網絡上反映出來當今社會一些新的兩性交往方式知之甚少。我的具體步驟是先與網友交流,感覺對方的素養,我絕對不讓粗俗的人來接觸和傷害我妻子。感覺好的話,讓對方把照片發過來,避免遇見熟人,同時讓妻子感受一下對方的外貌,決定是否見面。如果能見面了,可以進行真實的接觸與交流,讓雙方在這過程中都有選擇對方的權利。沒有問題了,再開房間,進入實質性階段。就這問題與妻子交流到深夜,問妻子是否同意我的想法,妻子睡意朦胧地答應我:一切由你來辦,我聽你的。

  這一夜,我興奮的翻來覆去睡不著,想到自己妻子即將被別人搞,心里立即酸溜溜的不是滋味,而妻子如果真邁出這步了,又覺得自己很對得起妻子,心里掠過幾分欣慰……身邊妻子睡的很平穩。我心中難免疑惑,妻子心理那麽平靜,她真是答應我了嗎?次日晚上,妻子到朋友家做客,我在家上網,進入新浪的本市聊天室。

我的網名叫“夫妻在線”,立即有5 、6 個網友找上來。言談之中我覺得對方不是素質太差,就是沒有照片,毫不猶豫地將他們淘汰了。對於我的征友意向,多數網友幾乎都會提出兩個同樣的問題:是不是你那方面不行?是不是你老婆需要太強?這些人對性愛生活都缺乏深刻的理解,令人哭笑不得。最后,有個北京的網友找上來,說他30歲,次日到本市出差,說他能理解這樣的生活方式。交流中覺得他還不錯,最后他把照片通過電子郵件發給了我。我答複他,等妻子回來后再決定。妻子回來后,我立即把那網友的照片給她看。

妻子笑道:“你呀,當真了啊?昨晚我的困的不行,想睡覺了才答應你的……”。如同當頭一棒,我真暈!拉妻子坐下,要她仔細看看那網友,推薦說這小夥子長的不錯,挺帥的。可妻子卻對照片小夥子身邊的花瓶感興趣,稱贊那花瓶有特點、很好看,什麽時候我們家也買一個這樣的花瓶……。昨晚的功夫白費了,我只有乖乖地陪妻子看電視,好言好語哄她,生怕她對我有什麽誤會……。不過,對於妻子的拒絕,我還是於心不甘。上床后,想象著3 人遊戲挑逗妻子,把她撩的很興奮。

  此刻,我愛意綿綿對妻子說,性是一種快樂,我們只要做好相關準備,讓人性愛變的無害,她是可以盡情享受的。激情中的妻子點點表示同意。我又說,我之所以這樣做,是真心的愛妻子,是對妻子愛的一種表現,我要讓我心愛的老婆快樂幸福,但不許別人把她搶走,這樣的玩法是最好的。妻子非常感動,說我這樣的想法,是男人對妻子的愛上升到了一種最高的境界,她同意我幫找網友。

  說北京的那個確實帥,我可以答複那個北京的,但是,試一次就可以了,妻子怕自己以后會沈湎於這樣的遊戲之中……第二天一早起床,我立即答複那網友同意見面,並把我的手機號碼告訴了他。晚上妻子有飯局,我在家上網。那網友並沒有回信,我有些失望,覺得這樣的事情只能趁熱打鐵,時間長了怕妻子變卦。繼續進入新浪聊天室,一個網友找了上來,感覺這網友談吐一般,而且性的意圖過於明顯,問及我妻子是否漂亮,是否願意肛交等話題,很令人反感,我和妻子都反對變態性行爲的。他非常渴望馬上見面,甚至說他證件就帶在身邊,如果可行他馬上開房。

他告訴我身份說,他是個軍人,還告訴我手機號碼。我想,軍人因爲與家庭分離,這方面要求是強烈的,但他的談吐我實在不欣賞,不妨把他作爲一個試探對象,讓妻子與他見個面,權當鍛煉一下妻子好了,3 人遊戲我絕對不和他玩的。他玩的立即打電話問妻子飯局結束沒有,妻子說正在朋友的車上,已經在回家的途中了。吸取頭天的教訓,怕妻子臨時改變想法,我騙她說,快到家讓她給我打個電話,我陪她去溜達溜達。妻子一聽很高興,說到家門口就通知我。

  與妻子在樓下彙合,拉開車門請她上車,妻子驚訝地問:“不是說一起散步嗎?”

  我笑答:開車出去兜兜風,我們倆好長時間沒這樣兜風了。妻子說吃的太飽了,真想散步消食。不過,她還是順從我上了車,我直接把車開往約定地點。妻子一路滔滔不絕地向我說飯局的情況。

  這晚是一同事慶祝喬遷之喜,約妻子以及單位20多個同事到家做客,飯桌上男人們喝酒多了,鬧的特別瘋。說到這里,妻子頓了頓,我了解她的脾氣,可能有難言的事情。便問是不是有人冒犯她了。她點點頭,接著告訴我,趁大家喝酒鬧成一片的時候,他們單位的劉主任醉醺醺地移到她身邊,摟摟她的肩膀給她翻翻衣領,借故摸了一下她白嫩的脖子,裝做關心地說:“你的衣服很漂亮,可惜衣領沒翻好”。那男人的目光里露出無恥的淫蕩。

妻子出門前經過精心打扮,不會出現衣冠不整的問題,妻子知道他故意占小便宜,但當著大家的面,她又不好發作,心里覺得老大不舒服。劉主任是個禿頂,在他們單位風流成性,但性格也開朗風趣,爲此身邊常圍著一大群女人,我認識這個人。這樣的事情我過去知道了一定會火冒三丈,此刻聽了心里雖然也覺得不痛快,但想到這不過是單位同事調情罷了,做的也不算太出格,沒必要太計較,而且,動員妻子見網友的急迫心情,似乎也沖淡了對那劉主任的憤恨。便安慰妻子說,他酒喝多了,別和他認真,以后如果他太過分的話你告訴我,看我收拾他……。

好言安撫妻子幾句后,我小心翼翼地問她是否想見網友,妻子反問是什麽樣的網友,我答對方說是個軍人,妻子沒好氣地說她不喜歡軍人,而且,今晚也沒心情……。眼看要到約定地點了,我把車靠路邊停下動員道:“僅僅是見見好嗎?我也不想在今晚就做什麽,就算是鍛煉一下你自己”。妻子生氣地拒絕:“我又不是沒有老公,要見你自己去見,我不見!”事情就這樣泡湯了。回家途中一路無言,心里說不出是什麽滋味。妻子的忠心讓我感動不已,但她始終邁不出這步,又叫我茫然所失。看我臉色陰沈,妻子口氣緩和地對我說:“老公,我知道你是好心,只是,我真邁不出這步。

就像你要我吃肥肉,我知道吃了對身體沒有什麽特別的壞處,但我就是不喜歡吃呀,別強迫我了好嗎?”回到家兩人上床,我繼續動員妻子,說我是一片苦心愛她,請她別有太多其他想法,妻子說她理解我,讓她慢慢適應好了。我又問:“如果北京的那個小夥子與我電話聯系了,我們見他嗎?”妻子沈默片刻答道:“那就試試吧,你已經答應別人了,我也不想傷害對方……”妻子做事情總是那麽認真。

  次日,也就是11月8 日。這天上午妻子上班,孩子去學習英語,我繼續到新浪本市聊天室尋找朋友。真希望北京的那網友與我聯系,因爲這天機會很好。下午和晚餐孩子都有自己的活動,孩子獨立出去玩,給了我和妻子一個自由的空間。不過,我中午有工作應酬,而妻子晚上還要去參加一個同事的婚禮,我和妻子呆在一起的時間僅有下午幾個小時罷了。可能是我的要求太嚴格了吧,與網友談的不太投緣,臨近中午11點了,還沒有什麽結果。有點泄氣,正打算關閉電腦到廚房做飯。此時,一個叫“白領28”的網友與我打招呼,這網友很坦誠,說他是外省的,在家鄉的時候和老婆有過類似的經曆,希望能夠加入我們的生活。我一再強調妻子沒有嘗試過,見面的話可能無功而返,希望他能夠和我一起做妻子的工作。

  我生怕遇到粗俗的人,使妻子受到傷害。

  這網友很理解我的處境,說他完全能配合的,而且也會充分尊重我的妻子。

  交流中得知,這網友還是我的老鄉,心里又增加了幾分親切感。他坦白說,其實他有32歲了,但看上去年輕,就在網名上把自己說成28. 我們互相交換了QQ號碼,他把照片發給了我。正在這時,妻子下班回來,讓妻子看他的照片,妻子看后笑道,這人樣子有點憨厚,還有點像你呢。問妻子願意見他嗎?妻子說那就見見吧。

  妻子回答的非常痛快,我反而有點不相信了,問怎麽那麽快就答應了啊,妻子說:“昨晚你生氣了,僅僅是沒有發作罷了,今天我不想讓你再不高興……”。心中湧起一種感動:妻子真好。立即把妻子同意見面的消息告訴了那網友,和他約好,等我應酬完后,大約下午3 點左右見面,屆時我們電話聯系。應酬地點在郊區,飯后已經下午2 點多,驅車返回的路上與網友通了個電話,請他在綠湖附近茶館找個包廂。清淨一些的環境方便交流,有助於調節氣氛。接著又給午睡中的妻子打電話,叫她起床了。妻子在那邊似乎有點不情願地說:“我還想睡嘛。”

  我連聲哄道:“乖乖,別騙人家了,我們僅僅是先見個面,別的事情最后由你決定……”。進入宿舍大院,再給妻子打電話,妻子說她才在穿衣服呢,收拾打扮一下就下來。在車中在等待妻子下樓的20多分鍾里,一種度日如年的感覺籠罩著我。想到妻子即將與網友見面,即將……,矛盾、忐忑、激動、哀傷令人心潮起伏,恍然如夢,希望妻子反悔,又希望妻子前去面對……妻子終於來到車前。

這天她穿著一件寬寬的風衣,敞開的風衣里面套著藕黃色緊身毛衣,渾身上下流露著休閑的情調。看得出,她並沒有刻意打扮,僅僅是梳理了頭發,在嘴唇上塗了些口紅,和平時一樣,摸樣清新自然。妻子事后告訴我,她並沒有怎麽打扮自己,只是磨蹭著不想出門,而我費了那麽大功夫,她不想辜負我。和往常不同,妻子這次坐到轎車的后排,讓她坐到我駕駛座旁邊她不願意,說想單獨清淨一下。車行到半途,妻子突然冒出一句:“我覺得你是逼良爲娼……”。

  一種酸楚湧上心頭,連妻子都難以理解我的好意。萬事開頭難啊!快到綠湖的時候,網友來電話,說他對綠湖不熟悉,茶館倒是有,但帶包廂的找不到。他是外省人,我理解他的難處,告訴他我們快到了,等找到地方我與他電話聯系。

  拉著妻子,來到一家叫“聖地淘沙”的茶館,二樓就有包廂。包廂很別致典雅,屋里色彩鮮豔的單人沙發制作成手掌的摸樣,造型很新穎,溫馨的空間充滿甯靜。

  妻子非常喜歡這個類似於兒童樂園的環境,她幾乎是歡呼著重重地靠進沙發里,又圓又亮的眼睛興奮的閃爍,臉上泛出喜悅的紅暈。天氣很暖和,妻子下車時沒有穿風衣,藕黃色的毛衣加上她身體優美起伏的線條,使小小的包廂更添加了春天般的氣息。才把茶上好,網友就出現了。招呼落座,大家海闊天空地閑聊。

這網友戴著副眼鏡,文雅而彬彬有禮,但略顯拘束謹慎。他給我們談了他的個人經曆和家庭情況等,告訴我們他姓黃。妻子后來告訴我,她比較欣賞小黃兩個地方,一是他不甘於穩定平淡的生活,敢於不斷地換職業,勇於挑戰自我;二是在教育孩子方面,他希望孩子有個快樂的童年,這點和妻子過去的想法一樣,雖然孩子上學后是做不到的。中途我借故上衛生間離去,讓他們單獨交流,回來閑聊了會,妻子也去上衛生間。我問小黃交流情況如何,小黃告訴我,妻子確實很愛我,也比較保守,感歎說不知道是社會發展太快,還是她趕不上時代了。她能體會到我對她的愛,但這種愛的境界,她覺得很困惑。我與小黃商量,等一下他找借口出去一下,我問問妻子的想法。小黃離去后,妻子便央求要回家,眼神有些可憐。

  她說,不涉及那方面問題,她覺得這樣的聊天很親切自然,一旦涉及到了,她就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感覺……。好不容易見面了,還不知道妻子的想法呢,我急切地問妻子有沒有感覺、願不願意啊。妻子說她不知道,交談中覺得網友還不錯,但真進入那樣的環境,她不知道會怎樣……。我鼓勵妻子:“你就試一次,好嗎?

  如果感覺不好,以后我就不再提這樣的事情了。”妻子默默地點點頭道:“好的,老公,我聽你的……。”

  綠湖附近就有一家賓館,網友返回后,我讓他去開房間。他說沒帶身份證,我有點著急道:就是用你的外地身份證才好開房間啊。他說那他打車回去取。與妻子手拉手漫步在綠湖邊沿,問妻子緊張嗎,妻子回答談不上緊張,只是心里不是滋味,就像吃著蒼蠅一樣。我握緊妻子的手鼓勵道:“堅持一下,可能會有好感覺的……。

”突然想起一件重要的事情,給小黃打電話,讓他記得帶上安全工具。將車開到賓館停車場,妻子依舊靜靜地坐到后排。我轉身握著妻子的手問:“乖乖,心里覺得不舒服嗎?”妻子有點茫然道:“我也不知道現在是什麽心理,現在是感覺,就像過去媽媽叫我去認識男朋友,自己不情願,可大人是好心,又無法拒絕……。”與小黃電話聯系,他告訴我們安排好了,在425 房間。妻子緊隨我身后上樓,進入房間。我看看表,5 點半還不到。這是個標準間,房間不算大,中間兩張床足以讓屋子變的很擁擠。電視里正播放著體育賽事。小黃給我們倒茶后,坐著不動,可能他也不知道怎麽開始。我對妻子說:“女士優先,你先去洗澡好嗎?”上樓時就與妻子商量好,讓小黃或她先洗澡,我們得有個人看隨身攜帶的挎包。不是不相信小黃,而是面對陌生人,我們應該有所防備。妻子穿帶整齊地進入衛生間。

在她洗澡的時候,我把窗簾拉好。這房間的窗簾與其他酒店的不太一樣,輕薄的淡黃色窗簾下面,只有一層白色紗巾作爲底面,不象其他酒店的窗簾下層,都有一層厚重的黑色底面可以嚴嚴實實的遮光。這樣也好,如果黑漆漆的什麽都看不見,玩起來就難有感官的刺激了。我坦誠告訴小黃說我很緊張,獨特的心理感受此時難以言喻……。小黃寬慰我道第一次都是這樣的,有許多忐忑,等經曆過以后,這樣的感覺會逐步消失的。沈默片刻,又和小黃商量:已經到這步了,我洗澡的時候讓他見機行事,希望我洗澡出來的時候,能見到他的進展。話雖這麽說,其實心里生怕妻子受到什麽傷害……小黃很能理解我此時的心情,說他不會傷害嫂子的,保證尊重嫂子,請我放心。我又交代小黃,玩的時候讓他先進入我妻子的身體……。

  這樣做了,生米就做成了熟飯。在這一刻,我還是怕妻子翻悔。小黃平靜笑笑道:“其實誰先都一樣的,他不會計較這些。”能體會出來,小黃在這方面確實老道。過了會,妻子的聲音從衛生間傳出來,讓我把被子鋪好。我沒聽清,以爲她叫我拉窗簾,隨口回答說我已經拉好了。這預示著,妻子要出衛生間了。我狂跳著在想象,如果妻子是穿著衣服出來,那麽玩的時候,是我脫她的衣服,還是讓小黃脫呢?我給她脫,她心理上也許更好接受,但讓小黃脫,我在旁邊看,那感覺會刺激……。衛生間一開,妻子從里面跨了出來,徑直從過道走到房間里面。

浴后的妻子臉蛋飛著紅暈,頭發略顯散亂,但白嫩的肌膚則更顯光澤。令我驚訝的是她子沒有穿衣服,深黃色的浴巾裹著飽滿的身體,豐滿高聳的胸脯上面,雪白的膀子袒露著,面積不大的浴巾無法遮全她的身體,浴衣下擺露出她穿拖鞋的腳和白嫩大腿的一部分……。妻子此刻變得很開放啊,僅有的一層浴巾包裹身體,不是意味著方便男人把她剝光嗎?只是一瞬間,妻子折身回去又躲進衛生間,她抱怨我說:“你怎麽沒有給我鋪床呀?”我這才理會她的意思,連忙照辦。妻子確實是想方便我們,我的想法沒錯。她后來告訴我,她當天穿著一件由上身延及屁股下面的緊身內衣,脫起來很麻煩,讓我們很費勁地給她脫衣裳,不如就這樣裹著浴巾出去……到衛生間陪伴著妻子,再把她接出來,然后小心翼翼地讓她到緊靠牆壁的床上,等她裹著浴衣躺下后,連忙抽起被子給她蓋好。

小黃眼光從我妻子的身體上掠過,我從男人的角度體會,感覺到他的眼光並不很色。他神態沈著地走向衛生間。這一刻,我體會到有所經曆的他的冷靜了。坐到妻子身邊,很溫情地愛撫她的臉蛋,妻子似乎覺得冷,叫我將另外一張床上的被子抱過來蓋到她身上。她此刻似乎很討厭我,移到床里側的最邊沿,很可憐地將身體縮朝一邊,象在躲避我……。看著妻子我想象著,或許,那刺激的時刻,在我進入衛生間瞬間,小黃就與妻子提前開始了。我的意識有些模糊……。緊張的心情,絕對不亞於妻子,與妻子一時無言。時間不久,小黃出來了,也是裹著浴巾。我當著他們的面脫掉外衣褲子,穿著內褲進入衛生間。

洗浴的時候,不時將耳朵貼到衛生間門縫傾聽,想知道外面正在發生什麽,但除了衛生間里單調的噴頭射水聲,什麽都聽不見。洗浴完畢,出門看到小黃坐在妻子身邊,身體歪傾著面向妻子,輕輕愛撫妻子的頭發,正與她說著什麽。妻子一手遮在眼睛上,表情很是緊張。

  妻子后來告訴我,小黃很遵守遊戲規則,我沒有出現以前,小黃一直坐在另外一張床上,很關心地對妻子說:“嫂子你睡的太靠邊了,可以移進來一點的。”

  妻子有些緊張地回答說沒有關系的。兩人隨后沈默無言。時間長了,小黃可能覺得有點冷,征求妻子意見說:“嫂子,我可以過來蓋點被子嗎?”妻子閉著眼睛點點頭答可以的。小黃坐到妻子身邊,拉過疊在妻子身上的另外一床被子蓋在腿上,輕輕撫摸妻子的頭發說:“嫂子,你別緊張,放松點,沒關系的……。

”小黃這番安撫,讓妻子覺得很溫暖。此刻,我從衛生間出來了。看我出現,小黃退到另外一張床坐下,可能他覺得一切應該由我開始。斜躺在妻子身邊,輕輕摟住妻子的嫩嫩的膀子,溫情地在她臉上吻了一下,妻子微微睜開眼睛看我道:“老公……。”又閉上眼睛將頭靠在我胸前。我強忍著胸口澎湃的情緒,盡可能放松自己,對她說:“老婆,我愛你……。”說著,冰冷的唇吻在她紅潤的臉郏上,手探進被子里在她豐滿的胸脯上移動,捏住她柔軟的乳房,又想拉開裹住她柔軟身軀的浴巾。妻子突然緊緊捏住浴巾,聲音顫抖道:“不……,別解開……。”

  我理解女性此刻的羞澀,停止手上的動作,輕輕愛撫妻子的頭發,貼緊妻子鮮紅的唇將舌頭伸進去,“恩……”,妻子輕聲呻吟著,溫熱的舌對我的侵入作出熱烈反應,兩個人的舌尖熱烈纏綿在一起……趁此,我順利解開了妻子身上的浴巾,妻子略微冰涼的乳房立即落入我掌中,我輕輕捏揉著,妻子摟緊我的脖子,感覺她的鼻息在逐步加重……。斜眼瞟一下小黃,發現他還呆坐在那邊床沿,怔怔地看著我們。從被子里抽出手向他招了一下,示意他過來。

  深吻妻子同時,很自然地將被子稍微掀開,妻子雪白的乳房立即暴露在小黃眼前,高聳的乳房上,一邊褐色的大乳頭隨著我對乳房的捏揉微微顫動……。感覺到了小黃的鼻息。他輕輕地伏下身體,很輕柔地將妻子的乳頭含進嘴里,盡情吸吮,手向我抓捏的這邊乳房移動……“噢……”,妻子離開我的唇,仰面發出一聲嬌吟,雙眼緊閉……。被子在我們的動作中全部掀開,妻子豐滿白嫩的酮體暴露無遺。松開手,在小黃接替我愛撫妻子這邊顫動的乳房同時,手直接探到妻子陰毛茂密的陰部,我知道妻子不喜歡愛撫陰蒂,指頭直接在她陰道口周圍旋轉……與此同時,發現小黃已經站在床邊,妻子白皙纖細的手,正握著他黑乎乎的大陰莖。

妻子后來告訴我,是小黃將她的手拉過去的。小黃的陰莖長的什麽樣她根本沒敢看,只是覺得小黃的陰莖火熱火熱的,又粗又大……又低頭親吻妻子,她的呼吸變得更急促,更快。她的陰道口逐步溢出溫暖的愛液,我的指頭正被她的愛液沾得越來越黏糊……。這時,感覺到小黃的頭發觸到我在妻子下身的手背上。不知什麽時候,小黃已經在親吻妻子的大腿了,從外側親到了里側……。怪不得,妻子愛液流的那麽快,那麽多,這是兩個人親吻愛撫刺激的結果啊。將手從妻子的陰道口抽上來,繼續捏摸妻子的大乳……。離開妻子的唇,擡起頭來注視小黃的動作。

只見小黃輕輕分開妻子修長的玉腿,整個臉貼在妻子陰毛下面,嘴唇一下夾住妻子的陰蒂……“噢……,”妻子頭往后一仰,雙眼緊閉的臉蛋變的更加嬌豔,情不自禁地張開性感的唇發出刺激的呻吟,被小黃雙手控制著的兩腿不由自主地擡了起來,隨著小黃的唇、舌頭在妻子陰部的不斷用力,妻子雙腿忽高忽低地被搖動著……我呆呆地看著小黃在妻子身上溫柔有力的動作,又細細凝視春情激蕩的妻子,痛苦和矛盾使自己的心都要跳出來,酸楚的感受,讓我一時半會沒有半點性欲……小黃很用功,他對妻子的舔弄進行的很久。

  被子完全掉在了地上。隨著他舌頭在妻子陰唇溝的滑動,嬌聲連連妻子美妙的酮體幾乎在抽搐……小黃離開妻子的軀體去帶安全套。我吻著妻子的臉,繼續愛撫她的大腿……。眼睜睜地看著小黃跨上床,越到妻子白嫩的兩腿之間,用手將妻子的兩腿分開,扶著黑黑粗大的陰莖,向妻子多毛的陰部逼近……“噢……,”

  隨著小黃身子的前傾和大陰莖的挺進,妻子激情迷亂地一聲叫喚,美麗的臉龐扭到一側,緊緊揪住枕頭的側邊……小黃赤裸裸地壓到妻子豐滿的身體上,與我頭抵著頭地在妻子臉部上方……我占著床的一側,小黃支撐身體的手不好擺放。我起身下床,將位置留給小黃。我在床的這一側緊靠牆壁,中間過道很狹窄,不方便查看他們,便轉身走到床的另一面,蹲在床邊一手輕輕撫摸妻子擡起的大腿內側,仔細觀察小黃如何做我老婆。夕陽的余輝透過窗簾灑落進來,影射著一絲不挂的一對男女:男人的手肘支撐著身體,頭親密地緊貼女人嬌豔的臉蛋,女人頭發散亂眼睛緊閉,微張的嘴唇發出激情的呻吟,她雙腿分開微微擡起,雪白的肉體隨著男人屁股的扭動而搖晃。

這個進入淫蕩世界的女人,就是我老婆啊!妻子的下身已經完全在小黃的控制之下,我清楚地看到,在妻子擡起的晃動的雙腿之間,在小黃屁股下兩個蛋蛋前面,在男女交織的陰毛叢中,男人粗硬的大半個雞巴已有力地插入我老婆的逼里,老婆的紅嫩的陰道口隨著男人雞巴的輕微抽動正翻出翻進,陰道里流出乳白色閃亮的淫水,已順著會陰淌到屁股兩側……小黃並沒有大動作地前后抽插,而是將粗硬的雞巴停留在妻子的陰道里,他扭動著屁股,在妻子逼里做半旋轉的攪動頂撞……。

  他的龜頭一定已經頂在了妻子的子宮上,正對我老婆的子宮進行強有力的摩擦、撞擊……小黃每用力地攪動一陣,妻子就發出一竄“噢……啊……”令人消魂的呼應,豐滿的屁股不由自主地配合身上的男人而扭動,她清麗的臉上,洋溢著性快感的陶醉光澤……我忍不住將手探到小黃雞巴下面妻子陰道口與肛門之間,在她會陰部位輕輕捏摸,“噢……喔……”,妻子的呻吟更加強烈,妻子的淫水已經順著屁股淌到床單上……妻子激情的呻吟,令我的雞巴立即硬了起來,轉到床頭,在小黃的身軀下伸手大把捏揉妻子的乳房,擰住妻子的乳頭不放……“啊……噢……”,妻子叫喚得更厲害,手死死地抓著枕頭,整個身軀在扭動……小黃突然離開妻子身體,邁下床來。他安全套里大雞巴高高的翹著。他承受不了妻子激情的反應,下來歇息一下。我立即跨上床,面對癱軟無力妻子,跪在她下身用手扶好她的大腿,她陰道口愛液橫流、粘黏無比的逼馬上暴露在我眼前,扶著昂首挺胸的雞巴,對準妻子蜜水橫流的陰道口猛地往前一挺,隨著妻子“啊……”

  地一聲叫喚,整個雞巴便完全塞滿她的逼里!再調整一下姿勢,扶穩妻子的雙腿,便是一陣狂風暴雨般的來回抽插,“噢……啊……啊……”,妻子再次浪叫起來,烏黑柔順的長發遮住了她美麗的臉龐……。看著一臉嬌態,才被別的男人操過的老婆,一種無名的沖動令我力量倍增,感覺自己不是在做愛,而是瘋狂地報複、無情地踐踏自己的妻子,像是要把受到的損失奪回來……激情猛插中,一種要射精的感覺傳輸到龜頭,立即停下,讓堅硬的雞巴繼續保留在妻子溫暖的陰道里。

  我動作停止間歇,蹲在床邊的小黃將頭埋到妻子胸前,一口將她變得堅硬的乳頭含進嘴里,用力吸吮,裹弄……“恩……恩……疼……輕點……。”只感覺妻子陰道一陣猛烈收縮,把我的雞巴夾的越來越緊……。妻子受不了小黃激情高昂的含吸,緊閉雙眼的她面帶快樂而痛苦的表情,微張櫻唇小聲哀求著。看著妻子甘受兩個男人玩弄的嬌態,我狠狠地對她的逼又是一陣猛頂,妻子豐滿的乳房,在我猛烈的進攻中大幅地前后劇烈晃動……妻子后來告訴我她新的體驗:抽插過程中乳房大幅的晃動,就像有人在愛撫她一樣,會令她更刺激和沖動。又有了射精的欲望。我退出來,蹲到妻子床頭邊,不住愛撫妻子的臉蛋。小黃上床,將身子伏在妻子雪白的肉體上,在妻子分開的兩腿之間,只見他將手探到身下,扶穩雞巴向下一挺,“喔……”隨著妻子一聲叫喚,小黃的雞巴再次進入妻子的身體。

  小黃的性交動作還像原來那樣,動作不大。我轉到他們下身,將指頭探到小黃的雞巴下面,愛撫妻子的會陰。又退出一定距離,欣賞這激動人心、令人興奮不已的性交場景。在妻子溫柔的呻吟聲中,小黃將嘴貼到妻子耳邊,一面舔,一面對妻子說什麽,妻子被刺激叫喚著不住點頭。

小黃的唇突然貼到妻子的唇上,妻子微微側起頭,似乎在抵制,又似乎在接受……,不一會,妻子臉部顯現出迷醉的神情,完全陷入激情的深吻之中,她“唔……喔……”地呻吟著,性感的唇在小黃的蹂躏下輕微扭轉,白嫩的雙臂緊緊摟住了小黃的身體,高挺的雙乳緊緊貼在小黃胸前……看到妻子主動對小黃有了親熱的舉動,一股熱血沖上腦門,我的雞巴變的更粗更硬……就在妻子摟住小黃的一刻,只見小黃身體變的僵硬,下身死死頂住妻子的逼不動,稍后,整個人便癱軟在妻子的身體上,在我老婆溫暖的陰道里,他射精了……妻子后來告訴我,小黃當時很溫情地問她:“嫂子,你舒服嗎?”第一次感受老公以外的男人,正享受著快感的妻子很坦白地點點頭,小黃受到了鼓勵,又對妻子說:“嫂子,舒服你就抱著我好嗎?”說完對妻子呻吟中微微張開的嘴吻了下去,妻子開始還緊閉牙齒阻止小黃舌頭的侵入,但隨著小黃雞巴的抽動,她無法克制自己了,迷亂地張開口,主動迎接小黃舌頭的進入,兩人的舌頭瘋狂地卷動在一起同時,她情不自禁地緊緊抱住小黃赤裸的身體……。

  就在那一刻,小黃沖動的射了。小黃慢慢坐下來,從妻子身體里退出雞巴。我看到,套著小黃已經縮小了的、軟軟陰莖的安全套前端,汪滿乳白色精液……我發狠地撲到妻子身上,對她又是一陣瘋狂蹂躏……。

  小黃在一旁呆呆地看著我們,此時他已經沒了性欲。我射的時候,小黃已經到衛生間清洗。妻子此刻才睜開眼睛溫情體貼問我:“老公,你累了嗎?趴在我身上休息一下。”整個3 人做愛過程,妻子都害羞閉著眼睛,此刻她才睜開雙眼。

  我搖搖頭,幫妻子理理淩亂的頭發,輕輕愛撫她的乳房。妻子忽閃著眼睛看著我,突然想起什麽似的說:“我覺得他和你有點不一樣……”我噓了一聲,連忙用手堵住妻子的嘴。我擔心我們夫妻的評論小黃聽見,他會對此産生不好的感覺。小黃清洗完畢,我讓妻子先去清洗,妻子赤裸著豐滿的身體,當著我們的面走出去,進入衛生間。

妻子告訴我,她把小黃吸吮過的乳頭,吻過的部位都認真清洗了一遍。消魂的時刻,她需要這樣的吸吮和親吻,平靜以后,她認爲必須除去那些痕迹,因爲,她是屬於老公的,不能接受別的男人在她身上留下什麽。女性的心理從來都是這樣矛盾。此刻已經是下午6 點45分了,從進屋時候算起,我們3 人玩了一個多小時。妻子去清洗的時候,我告訴小黃說,我們得先走,時間已經很晚了,妻子還要趕去參加婚禮。小黃很理解地點點頭,說那趕快去吧,他今晚就住在這。一會兒,妻子穿戴整齊出來了,摸樣還是那麽端莊秀麗,但臉上布滿羞澀的紅暈。走在大街上,看著我端莊高雅的妻子,誰會想到,就幾分鍾前,她還是個享受著性快感的蕩婦啊!激情的性愛恢複平靜,妻子在小黃面前的害羞感似乎更是加重了。離開的時候是我與小黃告辭的,妻子一句話沒說。

妻子后來說,她覺得很難爲情,完全像是逃跑似的離開房間的。妻子過后想想對我說,她對小黃覺得內疚,小黃對她很溫情體貼,走的時候一句話都沒留下,實在覺得有點對不起人家。妻子總是那麽善良而富有人情味。出門上車前,妻子冒出一句話:“我已經體驗過了,你說的就一次,以后別玩了好嗎?”我心里一緊,問妻子不覺得快樂嗎,妻子坦承肉體上確實很有快感,但我這樣做太費時間和精力了,她怕影響家庭生活。我安慰她這樣的事情不會太頻繁的,適當的時候我才安排,請她放心,問她以后還願不願意我這樣的安排。妻子似是而非附和道:“以后再說吧。”

  妻子忘不了這樣的快樂,但又不能過於鼓勵我這樣做,才如此敷衍我的。

  我對妻子産生了一種奇妙的心理,玩3P就像把我的女人嫁出去后又娶回來,失而複得讓我更加珍惜她。我常愛意綿綿地叫她爲“我的新娘子”,倍加呵護,妻子也真切地感受到我對她的愛,她說:“這樣的愛,完全是從心靈里流淌出來的”。由於愛的自私,我生怕妻子會對小黃産生依戀心理,小黃做的不錯,妻子確實對他有好感。

於是,我還是計劃著多找幾個合適的朋友,打算和幾個男性朋友間隔交叉地玩,讓妻子體會到多個不同的男人,這樣才有助於提高她的心理免疫力。我常開玩笑對妻子說:“我要給你找10個男朋友。”實際上這僅僅是玩笑話,能找3 、4 個合適的朋友已經不容易,也足夠了。聽說給她找男朋友,妻子就會噘起嘴反對道:“你別費神了好不好,我才接觸小黃,小黃有3 人遊戲經驗,對我很體貼,讓我適應他一段時間再找新的,否則,每見一個新的男人,我都會像第一次與小黃做的那樣,放不開的……”妻子越這樣評價小黃,我就越要給她找新的男友。我生怕她接觸小黃長了出問題。不久,我們又開始了一次新的經曆。

  月14號又是一個星期六,晚上我來到網易,在聊天室登陸口輸入本地區號,起了個“夫妻同樂”的網名進入本市聊天室。一個未起網名的朋友主動與我打招呼,很婉轉地問我網名的意思后說,他也有類似的想法,但妻子不同意,向我討教說服妻子的辦法,又問我是如何保證這種遊戲的安全性的,他還善意地提醒我注意妻子,怕玩這樣的遊戲后妻子會感情出軌。對於他的問題我都一一做了解答。他樂了,說我是“有備而來”。其實我對他有一點是保留的:沒有告訴他我們玩過人遊戲。怕他會爲此作踐我的妻子。這網友自我介紹33歲,北京人,在本市鍛煉兩年了,很快就要返回北京。

問我們是不是兩口子都在電腦前啊。此時妻子剛好過來,就叫她坐在我身邊看聊天。網友說很羨慕我們的家庭,妻子一定幸福,要認識我這個朋友,把手機號碼告訴了我。我對他感覺不錯,約他次日喝酒,點50分在某飯店門口會面,他愉快答應了。回到床上,邀請妻子一起參加次日的聚會,妻子拒絕道:“要去你去,人家又沒有要我一起參加的意思,你別勉強我去。”我沒好氣說:“你不去我去干嗎?那我也不去了。”妻子翻身過去不高興道:“你好無情,看你們聊的那麽誠懇,原來你是假情假意呀!我開導妻子,網絡的東西未必真實,對於網上的事情不可太認真,當然也不可完全不在乎,得根據自己的情況來處理才好。

妻子雖然不吭氣了,但她沒有上網經曆,實際還是無法理解我。第二天,也就是11月15日,這天是妻子的生日。一早,妻子要去單位加班,臨出門叫醒我說:”看你們談的挺好的,你還是別欺騙和傷害人家,中午去請他吃頓飯算了。“妻子總是那麽認真和善良,我不想讓妻子把我看成是無情的人,而且,潛意識也想讓妻子的生日過的豐富一點,便點頭答應了。我準時到達約定地點,但對方並沒有露面,電話聯系,對方說10分鍾左右過來。很顯然,對方也是個對網上約定不認真的人。大約20多分鍾后,才見到這網友,此人個子不算高,舉止言談間流露出不少在官場混的痕迹,不過他還是比較有修養的,告訴我他姓安,我就叫他小安了。飯桌上我們聊一些官場、人際關系技巧等話題,也討論家庭生活以及性問題,他並沒有直接涉及3 人遊戲以及問我妻子漂不漂亮等低級的問題,感覺他還是比較成熟的。

兩人談的很好,不自覺間喝了5 小瓶二鍋頭,到下午4 點多。醉醺醺的時候告訴他,我本來想把妻子約來的,但因爲涉及到3P,妻子覺得不自在,不願意來。小安寬慰我說,叫姐姐別考慮那麽多,我們就算是作爲兄弟朋友認識好了。小安畢竟精於官場世故,說的很輕松。他內心的想法其實我一清二楚,他僅僅力求把一切做的很圓滿罷了。不過,想到妻子一旦出現以及后面可能發生的故事,我內心一下洋溢起莫名的興奮。打電話給妻子,請她一起來聚聚。妻子感覺我酒喝多了,怕有什麽意外,答應過來。不一會,妻子就到了。這天,她素面淡妝,身著淡黃女式夾克,敞開的雙襟粉色毛衣緊緊包裹豐滿的軀體,白嫩的脖子上系著碎花絲巾,整個人顯得清新淡雅、自然秀麗。

  小安眼睛一亮,急忙招呼妻子坐下,又催服務員上果汁飲料什麽的,熱情異常。

  我借口上衛生間,走到飯店走廊溜達,有意讓他們單獨交流。

  過了10多分鍾,妻子出來找我,怪嗔說我半天不回去,怕我醉的不行了。我酒量還可以的,這些酒那能把我喝醉呢?妻子對我的好,讓我心里湧起暖暖的感覺,也更增加了這晚我要豐富妻子生活的決心。不覺間,時間到了傍晚6 點,小安很細心,說姐姐還沒吃飯呢,換個餐館吃晚飯好了。3 人出門打車,來到另外一家館子。落座后,趁小安出去方便,問妻子對小安的感覺,妻子回答:人很優秀,但總是覺得他把自己的優秀表現的過分了點……聽到妻子對小安的感覺還不錯的評價,我突然冒出一個新的念頭:一塊去歌廳唱歌玩樂。

本市各種歌廳包房里面,都有專門的套間或用屏風隔出的一小間作爲舞池,這樣的小間通常是沒有燈光的,而且只能容納兩個人在里面跳舞,如此,在外面大房子里唱歌的人看不到里面跳舞的,可以讓跳舞的在兩人世界里有個輕松娛樂的環境。我想讓小安在這樣的環境里一定可以讓妻子開心,同時在妻子開心的時候與她親密,這樣的經曆妻子過去完全沒有過,相信她一定會覺得快樂刺激的……歌廳里的燈光暗淡無比,一進屋我就到里側的小舞池查看,這里緊靠窗戶,但緊閉的窗簾使外面街道的光線一點也透不進來,而外屋的燈光本來就昏暗,影射進來的光影更是微乎其微。

我估計,如果妻子放的開,在這完全可能有激情是性事發生。我坐KTV 包房沙發的中間,妻子坐我左側,小安坐我右邊。點了一些紅酒,三人舉杯后,我便大包大攬地唱起來。看妻子與小安坐著不動,便主動叫他們跳舞,小安早就盼著這一刻,立即伸手邀請妻子,妻子脫掉外衣,與小安轉進屏風后面,兩人身影頃刻消失在我的視野。開始還聽見他們大聲說話,后來逐步就沒有了聲息。我知道里面在發生什麽,但忍著內心的難過和偷窺的欲望,沒有去打擾。中途,我帶妻子進去跳舞的時候,吻著她問愉快嗎,妻子含笑點點頭,對著我的耳根悄悄說:“他說想和我做愛。”我一陣興奮,問妻子小安要在里面做嗎,妻子說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