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妻共樂:021.◆(二十一)辦公室篇


◆(二十一)辦公室篇

  一路上,我就充當著志得的司機。他坐在車後座,手上卻拿著一份報紙,默默地翻讀著一直到公司門前。不久後,他竟然要我下車給他開門去,我一時很生氣的對他說:「已經到公司了,你難道還要我丟臉嗎?」

  「他媽的!你敢不聽我的話?你想我現在就把你給炒掉嗎?說,你以後要服從我的命令!」志得狠狠地望著我道。

  這時我為了我的飯碗,也不敢駁他的嘴了,只好乖乖地下車去給他打開門,好像奴才和男主人的關係一樣。車旁的一些男女同事驚訝地望著我和志得,他們不斷地猜想著這是何方神聖?竟然要我這個副經理來為他開車門。我也留意到有些是我部門中的同事,他們也默默地望著我。

  這時志得哈哈大笑起來:「哈哈!哈!哈哈哈!這樣的服務才是一級棒嘛!再接再厲哦!哈哈!」

  我也沒面子去看我的同事們,低著頭快快地跟隨志得走進公司裡開始一天的工作,怎知道這是個改變了我一生的一天。

  「大家好!我就是你們剛剛從美國調回來的總經理,你們可以叫我黃總。從今天開始,我會代替你們副經理的職責,在這裡好好地管教你們各位。同一時間我也向大家宣佈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由於你們的副經理還不夠經驗,所以他即將會降級到這裡的初級文員,重頭做起,所以如果大家有什麼基本的文件要複印就交給他去做好了。希望各位可以為我賣力地工作,我保證每年都有花紅和每人都有機會加薪水!現在請各位回大家的崗位好好工作。謝謝大家的支持!」

  我一聽他的話後,大驚失色,不懂要說什麼好。全部同事們的眼光也嚇驚地望著我,有些同事還不停地你一句我一句的交頭接耳起來。

  不久後,志得叫我進去他的總經理房,我敲敲門,「進來!」他喊道。我就站在他面前,一臉生氣的望著他道:「這是我的辭職信,我不幹了!」

  志得大聲的吆喝我:「他媽的沒家教!叫我黃總!」

  「黃……總……」我給他的喝聲嚇了一跳,戰兢地發抖道。

  「你的辭職信我是不會接受的。我跟你說,這裡我是主管,如果你要投訴我就投訴到美國那邊,但是他們那邊肯定不會睬理你的,因為無論如何你的報告也是要由我來批核的,我要怎樣寫你就怎樣寫。唉唷!大哥啊……你就試一試做你的新崗位吧!包你會滿意的。哈哈……」他對我眨一眨眼,沒有廉恥地對我道。

  這時我真的很無助、很無奈地眼定定望著他。我真的不想再讓他羞恥我一次又一次,我原本美好的家庭、嬌美可人的老婆都讓他給搶走了,現在他還想在公司裡把我給羞恥到連人渣都不如。怎樣說我也是個大學生啊!我要如何面對我的部門和其他的同事們呢?

  志得從他的工作包裡拿出一份合約,道:「大哥,我要你大聲的讀出來給我聽,然後你就在這個合約上給我簽個名吧!嘻嘻……」

  我眼看著他手裡拿著一份合約,戰戰兢兢的把它拿了過來,一面一面的翻來讀。我還記得那份合約大概是這樣子的:

  1)由於我認同自己的工作經驗還淺,我必須從最低開始做起,我是百分之百、甘心的願意做一位初級文員,工作崗位只是幫同事們複印文件。工作崗位的時間是無限期,直到退休為止。

  2)每天一早進公司的時候,要為各位同事們和總經理沖茶和洗杯子。

  3)每天放工回家前,必須要為公司打掃一切,包括清潔男女洗手間,並且要脫光全身衣服,赤裸地只穿女人的內褲來洗。但是如果我有任何的變態動作,比如在女洗手間偷看女同事,或者是讓同事們見到我穿女人內褲的話,要被私人罰款一千元,之後就將我這個變態男人交給警方處理。

  4)我每個月的薪水還是和之前一樣,而且我願意將每個月的薪水直接進入總經理──黃志得的銀行戶口裡,直到退休為止。連我的退休金也一一奉送給總經理──黃志得。決無反悔。

  5)我願意和甘心的割送我手頭上全部基金、儲蓄銀行裡的錢和車,一一的轉給我老婆──小真,而我老婆小真也有權力將之轉給別人,對此我沒有任何權力作出反對。

  6)我願意和甘心的割送我手頭上全部的房產業,一一的轉給我老婆──小真。而我老婆小真也有權力將之轉給別人,對此我沒有任何權力作出反對。

  7)我老婆──小真會每個星期一給我五百元,作為我一個星期的日常生活費用,用完了自負。我老婆小真或許以後有一天不會再給我任何的日常生活費,沒有生活費自負。

  8)當我全部財產轉給了我老婆──小真之後,我樂意立刻和我老婆小真離婚。一切等待離婚證書作實。

  9)總經理──黃志得擁有唯一的權力控制我老婆──小真,而她必須聽任和服從總經理黃志得的話。

  10)總經理──黃志得是唯一有權力在這個合約裡更改和加入任何內容的人。

  11)我是在沒有受到任何威脅和恐嚇的情況下,一一認同和願意遵守這個合約裡的一切條款。

  簽名:___________________

  日期:___________________

  我一邊讀著,一邊雙手發抖。當我讀完那份合約,強嚥了幾口唾沫,雙眼驚訝地看著志得時,他臉上帶有奸笑,並且「吃吃」的笑著道:「你不用這樣望著我,這是我和你老婆昨晚想出來的合約,這也是她打出來的。哈哈……

  你知道嗎?跟你老婆做愛真是一件太美妙的事情,一看到她苗窕的身材穿著性感睡裙,半裸地扭胸擺臀,又嬌美又姣好的身材真的是展露了最性感的女人韻味;前凸後翹,雙胸又秀人又豐滿,纖細小蠻腰翹圓臀,秀長的雙美腿,加上那張名模臉,媚眼豐唇勾魂似的。

  她勾魂的魅力真的不能了,讓人神魂顛倒的。而且她的淫道又窄又軟又濕濕的,好像個淫娃蕩婦般,天生就要讓人狠狠地干的。我跟你說,我娶到她是我三輩子的福氣啊!小雞巴你走寶啦!哈哈哈……就當你欠了我三輩子的人情債,現在一一的還回給我這些債吧!哈……哈……哈……快簽!」

  我強忍著不想哭出來,我知道這是一份不合理的合約,而且如果我一簽它,我的一生就可以說完蛋了,但是我又不敢反抗志得他的命令,所以我雙腳一軟,就跪在他的面前激動地哭泣起來了。

  「他媽的起來啊!小雞巴!快點簽了它!我還有很多東西做的!你不簽我就現在割了你的小雞巴餵狗吃!」他一邊很怒火的拿著一把剪刀,一邊生氣的往我這邊走來。

  我生怕的起身,戰兢的對他口吃道:「志……不……黃總,我……簽……我簽……你……不……不要……割……割……割了我……我我……我的……」

  最後我顫抖地在那份合約上簽了我的賣身契,而當我聯想起從今開始我老婆和志得的淫蕩日子的時候,我犯賤到沒人可比的小雞巴也一挺一挺的硬起來了。

  志得也留意到我的小雞巴在硬著,他就憤怒的一腳踢向我的下體,生氣的罵道:「他媽的小雞巴!你老婆吩咐過我,如果你的小雞巴再硬起來的話,我就狠狠地踢你下體。她不想你的雞巴硬起來啊!聽到嗎?賤貨!」

  「呀!」我立刻給他的腳踢到痛滾翻地,突然好像滿眼星星,一片黑暗,不能呼吸般,雙腳緊縮在一起,「呼呼、啊啊」的狂叫著。

  志得望著痛入心扉的我,還把他的腳狠狠地給踩上我鼓起來的下體,哈哈大笑著道:「哈哈……看你以後還敢硬嗎?哈……哈……」

  「啊!啊!我我……我……不……不……不敢了。」我喘喘氣答道。

  「你的小雞巴真的是害了小真啊!你不配你老婆!她是我的!永遠是我的女人!」他還在把他的腳給踩大力點,臉上憤怒的道。

  「噢!噢!黃……總……對……對不……起……啊!我老婆……是你……你就和……她打種……啊……我……我……啊……我會……和她……啊……離……離……啊……婚的。噢……」我不停地掙扎著他強力的腳,痛苦的說道。

  志得很得意地恥笑著:「好!那就差不多。哈哈……哈……」

  志得和我怎樣想也沒想到剛才的情景一直都有一個人在玻璃鏡外偷看著,而這個人就是我部門下的一位同事──蔡文龍。

  還記得以前我和我老婆結婚的婚禮晚宴上也有邀請他來,還有好幾次的公司晚會上,我老婆也有和他碰過面幾次面,和他也蠻熟的。我不時也留意到他每一次望我老婆的眼神色色的,好像要把她的身體給脫光光,好好的欣賞我老婆性感的身段。

  在我的印象中,我老婆也好像對我說過我這個同事──蔡文龍蠻帥的,一臉正正氣氣的樣子,是一種很多女孩都會瘋狂地愛上的人。文龍就長得有點像台灣男模余秉諺,身高也有173─175公分,年齡大過我一歲。但是我當時就取笑我老婆說:「他帥的話,你就和人家跳隻舞啊、談談情啊!」我老婆只有笑羞羞的打我一下,說我無聊。

  其實我後來才知道文龍他暗戀我老婆很久了,就在我和我老婆的結婚宴禮上第一眼見到我老婆身穿婚紗的樣子起,他已經深深的愛上我老婆了,說她是天使般的女人,是他一直要找的夢中情人,可惜當時她已經貴為我的嬌妻了。

  還記得那天文龍傷心的喝了很多酒,醉瘋瘋的還想跟我和老婆回新婚家洞房去。我老婆也對我說,有個帥哥要跟她去洞房,問我怕沒有?我也笑笑的拖著我老婆的嬌手,手牽手回新婚家去。

  這時,文龍他雙眼不動地看完我如何給志得恥辱後,匆匆的離開了志得的房間外,心裡已經想著一個人,她就是我的老婆──小真。正當我和志得在公司裡的時候,文龍已經一個人從公司裡出去找人談生意,其實他不是去真正談生意,而是駕著車去我的家去找我老婆。

  (以下內容是我老婆事後向我說的)

  「叮咚……」

  我老婆-小真以為志得會特地回來見她,所以身穿著一套性感透明黑色的小洋裝睡裙,想給他一個驚喜。怎知道當她開門的時候,卻給眼前的人嚇倒,驚訝的道:「你是……文龍?你……來這有事嗎?」

  這時候,文龍也給眼前的春色蕩漾、春光無邊的風騷身材嚇呆了,靜靜的站在原地。

  突然間,她想起自己身穿著性感透明黑色的睡裙正站在文龍的臉前,彷彿赤裸裸地讓他看到自己的裸體一般。她驚叫一聲,然後一隻手蓋著上身,另一隻手蓋著下體,但是她前凸後翹、曼妙動人的線條、萬分誘人的嬌體哪裡可以蓋得到呢?

  文龍也頂不順了,他一身抱著小真她的嬌體,一手把大門給關上。文龍一手抱著她的纖腰,另一隻手摸著她的豐臀,粗聲粗氣的喘息著道:「大嫂,你好性感啊!我終於可以看到你的裸體了!啊……我很渴望的大嫂啊!」

  「不要!不……要!救命啊!你不能……啊……」小真推開他的手,死命地掙扎著道。

  文龍瘋狂地嗅著她的脖上,一直嗅到她乳上道:「金蓮啊……大嫂……我好想你哦……金蓮……」

  小真原本反抗他的力量突然消失了,渾身軟軟地讓文龍給抱住,很激動的問他:「你說什麼?你怎知道我就是潘金蓮?」

  文龍雙手亂摸著她性感的嬌體,一臉無奈地望著她一五一十的道:「我從很小的時候就一直發著同一個夢……在夢裡我是個古代人,我看見一個貌如天使、美貌和你長得一模一樣的女孩,她就是潘金蓮,也就是現在的你。

  我每晚都夢到你,一直到在你和你老公的結婚晚宴上,我第一眼看到你的時候,我就深深的認出你了。你就是我一直要找的那個夢中情人,可惜你已經貴為人妻,嫁了人。唉……可憐的我之後每天每夜都只有在夢裡和你相見吧了。」

  小真驚呼的道:「你也發這樣的夢?我老公也發這樣的夢,他說在夢裡的古代,我就是潘金蓮。」

  文龍他也很驚訝,他將他的臉貼進她的臉上,而且越來越近,一直到他鼻子尖碰到小真的鼻子尖,親親的道:「真有其事?那就奇怪了。一個人夢到可能是假,現在兩個人都夢到呢,就不會假了啦!一定是真的了。」

  「等下,你可不可以說你在夢裡又是誰呢?那你看到我們倆在做些什麼?」小真驚喜的道。

  「我……我就是打虎英雄──武松。」文龍憐愛地用他鼻子尖撫著她的鼻子尖,低聲道。

  小真驚嚇了一跳,口顫顫的道:「你是武松?你就是我日思夜想的武松?天啊!有變化這麼大的事情嗎?那夢裡我們正在做著……」

  文龍心頭一動,連忙抱住小真纏綿起來道:「正在瘋狂地做愛!」

  小真她被他這樣的纏綿抱著,擺豐臀扭挺胸地壞笑道:「武松就是文龍,文龍也是武松。嘻嘻……」

  畢竟她心裡還是半信半疑,連忙問他:「那你是否也看到我老公是誰?」

  「你老公是沒出息的武大郎啊!也就是我的大哥。可惜他天生就是個三寸丁小雞巴,要我做弟弟的來為他滿足大嫂你啊!哈哈……哈啊……」

  文龍望著小真名模似的嬌臉、雙峰露出深深的乳溝,渾圓豐滿的好身材性感到秀人,他望著望著也心血沸騰,難以自持地用手揉起我老婆的雙峰,嘴巴也給她一個深深的舌吻。

  小真她粉拳像雨點般的落在他身上,呻吟道:「啊……你好壞的哦!哦……啊……輕點嘛……啊……」

  文龍興奮起來,一邊吻著她,一邊揉著她的雙峰道:「大嫂啊……已經三年多了……你老公已經霸佔了你三年多了。我夜夜寂寞難耐地一邊手淫,一邊幻想你。啊……大嫂……我要你啊……我要和你做愛……哦……」

  小真眼定定地望著文龍褲襠裡明顯凸起了一大鼓,喘著氣問:「嘻嘻……嘻……那就要看你的那裡有多大嘍!哈哈……」

  他一邊笑淫淫地盯著她,一邊把褲子和內褲統統脫下來道:「大嫂,這樣算不算大呢?」

  「天啊!」小真驚訝地大聲叫出來,心裡想著,她不敢想像世界上有這麼粗長的大雞巴。文龍的大雞巴雖然和志得的來比差不多一樣粗,不過他的還長過志得的大雞巴大概有兩公分多,應該也有十八公分吧!

  文龍的大龜頭也不是小東西,應該叫做大龍頭才對,因為它的頭就好像個龍頭一般,隆隆地脹起來。小真給眼前的畫面嚇到眼汪汪地,盯著那條超長的大雞巴,久久也不敢去摸它,生怕它會咬她的手一口這樣。而文龍眼看著她給眼前的巨龍頭大雞巴給嚇啞的時候,他得意款款地拉她的手慢慢去握著它。

  一開始,當小真初握著他大雞巴的巨根的時候,他整條大雞巴興奮地跳了一跳,大龜頭也情不自禁地流出液汁來;兩粒睪丸看起來很大很脹的,彷彿有很多精子藏在裡面,準備要噴射出濃濃的精液來。

  「文龍啊,你的大雞巴真的是好長好大哦,嚇傻我了,媽呀!」小真的聲音裡充滿誘感,雙手將他的大雞巴和睪丸給搓套著。

  「好大嫂,給我舔舔雞巴吧!」文龍激動得變了音。

  小真她身上仍然穿著那套性感透明黑色的睡裙,彷彿光著身體的跪在文龍面前,一陣「嘖嘖、嗷嗷」類似的舔雞巴聲音,夾雜著她那含糊不清的說話聲道:「嗷……嗷……嗷嗷……文龍啊……嗷嗷……你的龜頭好大哦……嗷嗷……好像一個龍頭一樣……嗷嗷……我都不能完全的把它給含住……嗷……嗷……太長了啊……哦……」

  小真一邊為文龍口交著,雙手一邊搓摸著睪丸和那些含不完的雞巴根底。她心想著,上帝真的對她太好了,同一時間可以讓兩條大雞巴來輪流地給她玩。她已經玩過志得的大雞巴了,現在她的手裡和嘴裡還舔著另一條更長的大雞巴。她想到,她今生真的是超爽的啦!

  在這個時候,她心裡也貪心地想要永遠擁有這兩條大雞巴來給她性福,好讓她以後死了也會含笑而去。想著想著,她的陰道也變得濕答答的,變成了一個淫道。

  「啊……哦……好大嫂……也舔一舔我的睪丸吧……哦呀呀……噢噢喔……太爽了……哈哈……」文龍喘著粗氣道。

  小真也喘起氣來了,她柔軟優美的長髮也激動地擺動著,問道:「怎樣哦?嗷……嗷……嗷……很舒服是嗎?」

  文龍用手把小真柔軟優美的長髮給撩起,上氣不接下氣地說道:「很舒服!啊……一邊看著你嬌美的臉孔為我口交……真的是太興奮了……哦……不要停下來……你繼續舔啊……」

  經過她給文龍的一陣淫亂的口交之後,隨著「噗哧」一聲響,老婆淫蕩地將他的大雞巴給抽出來,呻吟道:「啊……文龍,現在我要你的大雞巴了……快給我……我需要!」

  他把小真她的那套性感透明黑色的睡裙給拉高到腰部,裡面的小丁字褲也狠狠地給它撕爛了,他將她給趴伏在地上,翹臀面向著他,她頭不斷地擺來擺去,有時候望著後面,有時候卻把她的頭按臥在地上,翹臀好像發著春般扭來扭去,不斷地呻吟著。

  小真她現在就好像只母狗一樣,急不及待地要文龍將大雞巴插入她已經濕潤的淫道裡去。

  文龍看著她姿態撩人的表情,「格格」大笑的道:「大嫂啊,你現在的樣子很騷啊!好像大哥很久沒有給你這樣。他的小雞巴不能滿足你嗎?所以你需要大雞巴?哈哈……哈……」

  小真也等得不耐煩,禁不住喊著:「給我啊……我要大雞巴來插我啊……我要啊……」

  文龍不停地嘻笑道:「那我可以叫大哥回來干你啊!你要他的雞巴嗎?快點擺出你一副最淫蕩的樣子給我看!」

  小真她「嗚……嗚……」的忍受著文龍的性挑逗,稍微掙扎了幾下,便張開櫻唇,舌頭也伸到她櫻唇邊給舔一舔,媚眼半開半閉,勾魂似的說:「我是最淫蕩的女人……我最需要大雞巴來插我犯賤的淫道……最好把我給插死……我不要我老公的小雞巴……他沒用……滿足不到我……啊……文龍快點啦……我忍耐不住了……啊……」

  文龍這時還想挑逗她多一會,嘻笑道:「哈……啊哈……那你索性就不要他了,離開他吧!他已經浪費了你三年的時間。跟一個廢人在一起,你都不開心對嗎?跟他離婚吧!我會照顧你一輩子、養你一輩子、疼愛你一輩子、給你吃大雞巴一輩子。哈哈!啊哈……好嗎?」

  小真不斷地掙扎著,全身發抖,顫聲道:「好……好……你說什麼我都同意的……快點插進去吧……我淫道濕透了……啊……插啊……」

  文龍他眼看著她天使的面孔、魔鬼的身材不停地在發著勁騷,豐臀也給她挺高到無以倫比,好一副欠操的樣子。他終於頂不順小真求插的呻吟聲了,他把大雞巴的龜頭輕輕插入一點,然後卻停止了插入,調皮地對她道:「你真的要我插入嗎?是不是你樂意讓我這樣做的?我要你大聲的說出來哦!我不想等下你告我強姦你喔!說啊!」

  小真加快了身體的扭動,近似哭泣般地哀求道:「是我樂意的!我要你的大雞巴來插我的淫道!我需要你!我愛你啊!文龍!」

  文龍心滿意足的道:「那你要立刻和你沒用的老公離婚哦!然後嫁給我,讓我插你一輩子,清楚嗎?還有你所擁有的東西包括錢財也必須要和我共同分享。但是你一個女人也不大會理財的,那你應該知道該怎麼辦嗎?想不想每一天、每一刻都有我的大雞巴呢?說!」

  她這時心頭發癢、嘴巴發乾,一連哀淫聲地道:「啊……是……我立刻離婚……嫁給你……我全部東西……全部錢財都是你的……我全部給了你……我要你的大雞巴啊……哦……啊……喔……插我啊!」

  「我來啦……啊……終於可以夢想成真干你啦……你淫道好濕答答的……你的豐臀真的是最棒哦……翹翹的……」文龍他雙手緊抓著小真的小豐腰,一股一股狠狠地給她抽插起來。

  「呀……呀……啊……你插得太深了……太長了……塞到我裡面滿滿的……插到我的花心了……哦哦哦哦……沒有人好像你這樣厲害……這樣的長……插死我了……哦……」小真瘋狂地擺動她雪白豐潤的臀部,自己用力地向後退,一抽一插的自己主動退插著文龍的大雞巴,好像一隻母狗在瘋狂的交尾中。

  她扭過頭去看向文龍,向他嫵媚的一笑,吐出她的嬌舌頭,對他眨眨眼道:「你的大雞巴是最棒的哦!我最愛就是你了!武松,你插得我很爽啊……插快點……大力點……對,再進一點……裡面很癢哦……你的大龜頭好會磨哦……磨到我的花心都出汁了……哦……哦……」

  文龍也訕訕地對她笑道:「那你就要聽完我的話啊!哈哈……再給你玩更刺激的。」文龍拉出他的大雞巴,直到他的大龜頭僅插著她的陰道口裡。

  小真她扭了扭屁股,嗔道:「喲……我不要你拉出來呢……我要你插……插啊……免費的讓你插……哦……快點啦……好人……你叫我聽就聽嘛!我會做你的女人……一生一世的……哦……」

  文龍不禁哈哈的笑著,又用勁地再把他的大雞巴整根狠狠地插回我老婆的淫道裡,有節奏地「啪啪啪啪」狂幹起她來。

  她激動地張大嘴,喘著呻吟起來:「啊……啊……啊……啊……你的大雞巴很長啊……插得我好深……插得我好舒服……哦……喔……啊……你插死我了……你操死我了……死了啊……」

  經過不停地狂野抽插幾百下後,文龍他全身抽搐,興奮的叫了起來:「我的雞巴……好漲……好癢……我操死你的淫道……啊……我……我要射了……我要噴射到你體內了……好嗎……你會很舒服的……啊……」

  小真她忍不住發出和野獸一樣的嚎叫,用手往後想把他給推開,哭喊著道:「啊……你……你不能啊……我會懷孕的啊……不要啊……」

  文龍他怎會理會我老婆呢!他這時已到達肉體高潮的臨界點,屁股也隨著強烈的噴射,一扭一扭地動著,將他全部的濃精給灑上我老婆的花心去,喊著道:「你就乖乖的為我懷上一個種吧!啊……啊……噴精啦……」

  她發出了哭泣一樣的呼喊,尖叫起來:「哦……你的精很多啊……你射到我很熱啊……」

  性高潮過後,他們一絲不掛的肉體仍然緊緊摟抱著在一起,文龍的大雞巴還深深地插在小真她的陰道裡,她的豐臀仍然為他高高的挺起來,她長長的烏髮也亂到不堪,雙手把頭給抱著,媚眼如絲、有氣無力,全身微微地發著抖。

  她眼望著自己手上的結婚戒指,從她沒出息的老公──我,到她深愛著的初戀情人──黃志得,而她剛剛才讓她生命中第三個男人給插到性高潮並射精在體內,夢囈般的微微呻吟道:「啊……志得啊……寶貝老公……我闖禍了……」

  文龍彷彿也聽到她的心聲,涎著臉想著不讓任何一滴精液給流出來,一面用手揉搓著她豐挺的雙峰,一面輕輕的把他的大雞巴再插入一點,直到他兩粒睪丸碰到她陰唇上。

  這時候,文龍的手機就在他們赤裸身軀的旁邊,一直都在錄影著他們剛才的春宮片,以便他可以用來威脅小真她。其實這全部一切都是文龍他一手策劃的,因為他也是深愛著小真的,他夢想每天都和她在一起做愛。

  碰巧加上今天他又在志得的房外目睹和聽到我和志得之間的秘密,所以他也要不擇手段的用任何辦法將她即將得到的那筆錢給搶過來。那時候,他就可以人財兩得了,他也可以更容易地控制小真她的思想,甘甘心心的做他背後的一個性感動人、苗窕嬌氣、凹凸身材的淫娃蕩婦發洩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