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妻共樂:023.◆(二十三)心靈相約


◆(二十三)心靈相約

  正當小真在主人房吹乾她柔美的頭髮的時候,她發現到她的手機上顯示了一條短信。當她開了來看後,原來那條短信是文龍他發給我老婆的,他在短信上寫的內容是這樣的:

  「小真,三年前認識了你是我這輩子最開心的事情,我不敢想像如果我從沒見過你會是怎樣的心情,但是我清楚地瞭解我自己現在的心情,我已經愛上你,愛到無可救藥。請你給我一次機會來證明我的真心。

  疼愛你的文龍上」

  她不禁想了一想,然後含羞帶笑地回了那短信,內容是:

  「文龍哥,我不否認我的確對你有點感覺,但是請你明白我目前的處境和給大家一點時間來培養感情,我可以向你保證,我會百分百對你公平的,請你相信我對你的厚愛與真誠。

  你可愛的小真上」

  當她把那條短信給發出了後,心裡想著對於她自己現在的心態,無可否認她就是在玩火,但是畢竟她也是個女人,而且經過了和志得的性開放後,她變成了一個對感情和性愛都很容易三心兩意、思想淫蕩、性愛好奇的摩登女人。她又怎麼可以抵擋這些婚外的新鮮感呢?而且對方又是一個美帥男,這個美帥男又對自己擁有深深的厚愛。

  她想到我做老公的也不能怪她,因為自己的老公是個這麼沒有用的弱男人,一副不太看得上眼的尊容,又不是俊男帥哥,雄性陽具又不是大條過人,而且最重要的是缺乏對性愛的技巧和知識,搞到做老婆的她長期性生理不協調,老公根本就不能夠滿足到她的人生需求,所以她才重遇回她的初戀情人──黃志得。但是現在她的感情裡又多出了另外一個男人──蔡文龍,這就讓她頭痛了。

  她心裡想著她究竟要情歸何處呢?以她這麼清純可愛、性感動人、風騷擺擺的尤物,她根本就有權力去尋找更好的男人和他們風流快活一輩子。其實她心裡想要跟志得說明一切,然後對他說她是給文龍威脅的,但是又生怕志得不會原諒她的出軌,所以她想著想著就決定見一步行一步,暫時先享受這兩男一女還有一個笨蛋廢物帶來的快感,希望紙真的可以包住這團猛烈的火。

  當小真她想通了自己的決定後,她開開心心地把自己扮美美來迎接生命中另一個重要的男人──黃志得即將的歸來。

  回到公司裡的我,這時候正在忙著幫我的同事們複印文件,我背後的同事們也你一句他一句的為我不服氣起來,還有些同事中午休息的時候走過來問我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我不敢向他們說出那麼丟臉的原因,我也只好向他們苦笑說沒有東西。其實我心想著,他們又怎麼懂得我背後的心酸原因呢?就算給他們知道了,又不能為我改變什麼,反而會讓我更沒面子吧了,因為我已經成為了全公司的天大笑柄,從上上人,現在掉到了階下人。我也不理會他們,頭低低地繼續賣命地複印文件去。

  一下子,就到了放工的時候。志得從他的經理房裡走出來,然後低聲笑吟吟地對我道:「大哥,今天工作順利嗎?嘻……嘻嘻……就快放工啦,我也想回家去見我那個性感美人的老婆了。現在我要你去清潔公司裡頭的洗手間。快點啊!嘻嘻……」

  「黃……總,可不可以讓我穿著衣服去洗呢?我……我怕真的有同事撞進來看到我……我沒穿衣服……而且……還穿著女人內褲……我求求你了……不要讓我這樣……」我低聲苦求著他道。

  志得這時候用眼狠狠地瞪著我,大聲道:「他媽的你敢不聽我的話?我跟你說什麼,你就要做什麼!明白嗎?我跟你說,我會有辦法知道你有沒有脫光衣服來洗,如果你給我抓到你騙我的話,你就會很慘的。我說得出做得到。你最好跟我好好底做!快去!他媽的我養隻狗也聽話過你,你連狗都不如啊!」

  「黃……總……不要那麼大……聲……別的同事……會聽到的……」我口吃道。

  志得顯然很得意道:「哈哈……你不想別人知道就乖乖的聽我的話,包你安全的。現在我要駕你的車回家去,等一下你洗完後,自己想辦法回家吧!哈……哈……給我車鑰匙。」

  我顫怕地拿出車鑰匙給他,然後就眼哀哀的望著他哈哈大笑地轉身離去。我心裡想讓人心跳驚怕的事情就要發生了,這件事情遲早都要做的。我一邊雙眼望著公司裡頭剩下沒人,一邊就往公司裡的洗手間方向走去。其實我錯了,因為文龍他一直都在監視著我的一舉一動,他奸笑著跟隨著我後面到洗手間去。

  當我身在洗手間裡的時候,我眼定定的望著裡面的一切,彷彿可以嗅到洗手間裡的微微尿臭味。這時候,我想也不想地將我身上的衣服一件一件的把它們給脫下,直到身上只剩下我老婆的內褲,緊緊地把我的小雞巴給包住。

  頓時,我受虐的傾向又開始從腦裡顯出來,我全身無力地發抖著,心裡想著我真的是很變態,因為我的小雞巴慢慢開始硬挺起來,將那條小小的女人內褲給脹到好像一鼓小棚帳一般。

  我興奮地拿起身旁的掃把,用水快快地將洗手間裡的周圍給沖洗。我想也沒想到,原來文龍一直都用他手上的手機,從洗手間門的斜邊將我這麼羞恥的行為給一一拍下來,好讓他日後可以用這個片子來威脅我。

  不久後,我就完成了我第一天的工作,就當我要出去把公司裡頭的燈給關上的時候,文龍他就出現在我的面前。我很驚訝地望著他,戰競的道:「文龍?難道你……你還沒有回家嗎?你在公司裡做什麼?」

  「我剛剛才回來,遺留下些文件忘記拿了。你呢?你還在這裡做什麼啊?」文龍很客氣地望著我,心裡卻奸笑著道。

  「我、我也是剛剛才複印完全部文件。」我心裡有虧,小心翼翼的對他道。

  他走到我身邊,把一手搭在我的肩膀上,好像很老友的樣子,道:「哈……啊哈……你真是勤勞喔!我剛才走的時候,看到我們的黃總駕走了你的車,是什麼一回事啊?那你又怎麼回家呢?」

  「哦……沒有。他剛才要趕去一個很重要的地方,暫時又沒有車,所以他就跟我借了我的車子來用。我……我自己會坐車回去的。」我雙眼不大敢望著他,心怕他會知道我在說謊。

  「原來如此……那好吧,我就載一載你啦!反正我也是順路的。」他很客氣地將我拉著走出公司到他的車子去。

  「不……不用啦……我自己可以回……不要麻煩你了……真的。」我不太想讓他載我回家,因為我真的怕他會知道我和我老婆跟志得的秘密。

  「哈哈!你怕什麼啊?不麻煩,不麻煩。哈……哈……」文龍想也不想地把我推上他的車,然後朝我家的方向開去。

  一路上,我和文龍都不出聲,直到我突然想起我老婆吩咐過我要買女性內衣褲的時候,才終於戰戰競競地向他道:「文龍啊,你可不可以載我到附近的商城去?我想買些東西……啊……買些東西給我老婆。」

  「這樣啊……好吧!你要我跟著你去嗎?」文龍笑著道。

  我一聽到他要跟我到女人內衣褲商店的時候,不禁緊張起來道:「不用……啊!我的意思是我會很快就回來的。你就在車子裡等一等我好嗎?」

  「嘻嘻……大哥啊,你也不用這麼緊張的啊!嘻嘻……」文龍心想著,我可能要買些很重要的東西給小真。

  當我們到達了附近的商城的時候,我就匆匆地下車走進了裡面。我也沒有心情去留意附近周圍其它的店舖,一心想快快地尋找我腦海裡想去的店舖,終於給我找到了那間店舖,抬頭一看,「維多利亞的秘密」店舖就在我面前了,我想也不想就跑了進出。

  「先生,請問有什麼可以幫到你啊?」店舖裡的一位女服務員問著我。

  「沒什麼……我是來跟我老婆買些東西的。」我也很不好意思的臉紅著說。

  「好的,我們這裡剛剛來了很多新的款式。請問先生想找些怎樣的款式給你老婆呢?」那位女服務員很客氣地對我解釋道。

  「啊……我想要很露眼、很透明、很性感的那些情趣睡裙,和一些性感的內衣褲、胸罩……」我戰競的發著抖道。

  「哦,好的,我帶先生你去裡面看。」那位女服務員就走在我的前頭,帶著我進去看。

  那位女服務員邊走邊問我道:「請問你老婆身穿的是什麼號碼呢?」

  「啊……就當是我的號碼好了,她身材跟我差不多一樣。」我羞答答的不敢望著她道。

  「是嗎?那……好吧!」那位女服務員好像發覺到我的不安,也不想再問那麼多。

  在我選著那些內衣褲和胸罩的時候,心裡好像有一種興奮感,好像變成了真正的女人般,我下體也像好不痛快地給這些興奮感刺激到挺了起來。終於我用了一大筆錢在這些性感情趣睡裙和內衣褲、胸罩等等裡,選購了整整十多套,全部都是五顏六色的,有些還是半透明半絲綢。當我付了錢後,就拿著大包小包的興興奮奮走回文龍的車裡去。

  我上了車後,文龍也注意到我手上的大包小包全部都是「維多利亞的秘密」的包包,他笑吟吟的問道:「大哥啊,你買那麼多這些東西給大嫂,那麼大嫂不就會給你累死了?那麼性感的。哈哈哈……」

  我也笑笑的望著他,不出聲的靜靜坐在他旁邊,一直到達我家的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