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妻共樂:024.◆(二十四)家有淫事


◆(二十四)家有淫事

  當我們到達了我家的時候,文龍和我兩雙眼看到我的車已經擺在我家門外,文龍他很清楚明白志得已經正在我的家裡,很可能正在和我老婆親熱著,這時候他心裡酸溜溜的很不舒服。我也感到很丟臉,很羞人的下了他的車,頭也不回地往我家門去了。文龍也不說什麼,轉身就踩油門走了,這時候他心裡想著不如將車停到遠處,然後下車往我家的方向走去。

  當我站在大門前,我深深的可以感受到裡面的性慾情景,久久不敢去開門。但是我知道,醜婦早晚都要見家翁的,於是不久後我深呼吸,然後歎了一口氣就鼓起勇氣把那道大門給打開了。

  這時候,我發覺到屋子裡的燈全部早已給熄滅了,伸手不見五手般的。頓然間,我看到一些燈光從我家裡的廚房發出來,然而我彷彿也聽到一些低呻吟的聲音也從廚房裡傳出到我的耳邊。

  我顫抖著往廚房的方向慢慢地一步一步走去,當我越走越進廚房的時候,就越可以深深地肯定裡面的聲音就是我老婆的呻吟聲,她時高時低的淫叫聲音彷彿就是全世界最美妙的曲調。我心想著,我犯賤的下體也可能即將要加入手淫的比賽了,這時我全身熱血沸騰,犯賤的小雞巴也蠢蠢欲動著。

  當我走到廚房進口的時候,我給眼前的畫面嚇到了,因為我老婆赤裸的正趴在廚房的洗手盆上,她淫蕩風騷地把自己的豐臀給翹起來,美白的臀部就赤裸裸地向著志得。

  我雙眼很驚訝地望著志得,他也赤裸裸地蹲在我老婆的身後,正在賣力地用他強勁的舌頭給我老婆舔著嬌嫩的肛門,而且老婆的陰唇也濕漉漉地向外翹起。

  我老婆嘶啞著嗓子對他道:「寶貝啊……你好像很喜歡我的肛門哦……你的舌頭舔得我癢癢的……哦……哦……很癢啊……」

  這時候,我就聽到志得很興奮的聲音,只聽到他打趣地對我老婆道:「老婆啊……你肛門還是很新鮮啊……你有沒有試過肛交啊?嘻嘻……」

  我老婆一聽到志得的要求,臉上驟然變色,全身驚怕起來,呻吟道:「喲!老公啊……我不依唷!肛交很痛的,我不喜歡啊……不要啦……我怕痛的……」

  志得笑道:「不用怕的,你怕什麼啊?我跟你說,肛交是全世界最流行的性愛方法,而且每個女人試過之後都會愛上它的,好過癮的。來吧!很爽的哦!嘻嘻……」

  我老婆的粉拳就在他的頭上亂打,嬌嗔道:「你腦子裡面全都是壞壞的東西哦……我不睬你了。」

  這時候我就站在他們的背後,我看得血脈賁張,忍不住就伸出我的手去拉下褲子的拉煉,把我的小雞巴給拿出來輕輕的摸起來。

  突然間,我老婆發現了我的存在,她大叫一聲,凶巴巴地對我道:「你……你幾時回來的啊?我跟你說過的,沒有我的批准你不能手淫的啊!死笨蛋,我要你過來這裡!」

  「小……小真……對……對不起啊!我以後不……不敢了。」我真的開始有點口吃的對我老婆道。

  不料她一巴掌就打向我臉上,然後就粗聲粗氣的道:「死笨蛋!我不打你,你以為我是說笑的。敬酒不喝你偏要喝罰酒!你給我聽好啊,再給我抓到你偷偷手淫的話,我是不會手下留情的。我警告你啊!」

  「知……道了……」我雙眼通紅,眼淚直流的哭泣道。

  我老婆一轉身窩到了志得的懷抱裡,嬌笑著道:「那好了,寶貝老公……你不是說剛剛買了一些東西給他來穿的嗎?不如……」

  「哈哈……哈……你真的要這樣嗎?」志得「噗哧」一笑道。

  我老婆笑逐顏開,嗲聲對他道:「唉喲!老公啊,你知道我就是要嘛!你就不用顧慮他那麼多啦,他自己拿來的。來嘛!寶貝,你就從房間拿出來嘛!」

  「哈啊!哈哈……大哥這次你慘了,也爽死你了。哈哈……」志得好得意地望著我道,然後就轉身往樓上的房間去了。

  「喂!那個人,我現在要懲罰懲罰你。我要你立刻把身上的衣服包括你身穿著的女人內褲統統給我脫光。快!」我老婆用她狠狠的雙眼盯著我道。

  我戰戰競競的不得不服從我老婆的吩咐,一瞬間我全身的衣服就給我脫光光了。這時候,我就赤裸地站在我老婆面前,而她也是赤裸的望著我。當她眼睛瞄到我不爭氣的小雞巴正在高高地挺起,就羞辱的對我道:「你這個死笨蛋,誰叫你把那條小蟲弄硬起來的?你信不信我現在就用這把刀給它切下來?他媽的死笨蛋!」

  我老婆說完就一臉怒氣的,手上拿起旁邊的切菜刀往我這方向走來。

  我老婆生氣到整臉通紅,大聲的道:「你去死啦!給我軟下來啊!我一看到你那沒用的小雞巴就讓我想起你讓我傷心了整整三年的婚姻……一粒蛋都沒有讓我懷上。是你害了我的!」

  我給我老婆臉上的認真和怒氣嚇倒,雙腳一軟,頓時跪在她的面前,雙手把我硬挺的小雞巴給狠狠地按下去,希望可以把它給弄軟。我口吃的哭著對她道:「小……真……不要不……要啊……我不想它硬起來的……我真的不……想的,求你放過我吧……」

  「是你啊!我不把它給切下,我就不叫小真!」我老婆兩眼氣到發起紅筋,一手拿著那把刀,另一隻手用勁地將我按住雞巴的雙手給拉開。

  我用盡全身的力量來掙扎,雙眼很無助地哭求著我老婆道:「不要啊……」

  突然間,我聽到一聲救星來救我了,那就是志得他從樓上下來了,手裡拿著一個包包,並且他也請求我老婆放我一條生路。

  「好啦好啦,老婆,你就放過他啦!不然我手上的這個東西又怎麼可以用得上呢?哈哈……哈……」志得一手拿著那個包包,哈哈大笑的對我老婆道。

  我老婆一聽到志得這樣說就開始心軟了,她用手指刮著他的臉皮道:「你真是的……你這樣會縱容他吧了。隨便你啦!那件東西是怎樣用的啊?」

  我真的很感激志得為我來求情,但我心裡還不知道原來最毒心的人就是他。

  「嘻嘻……這很容易用吧了。首先你準備一桶冰水和一些冰塊……」志得望著我奸笑起來。

  「好的,寶貝……」我老婆嗲嗲的道。

  當時的我還跪在廚房地上不敢起身,我雙眼望著我老婆為志得而忙起來。當她準備好全部東西之後,志得和她就奸笑著站在我的面前。

  「喂,現在我要你把手放開。你放心啦,我不是要切你的小雞巴下來,我是要你爽而已。乖,聽話啦!」我老婆用她優雅的聲音半哄半騙著我。

  我全身狂顫著,而且今次是從我心裡真正抖出來的。這種感覺就好像一個囚犯即將要面對他的懲罰一樣,生不如死,叫天不應、叫地也不靈似的。

  我老婆突然又用力地打了我一巴掌,而且這次她還用力地抓住我的頭髮。一眨眼間,她就大力地一巴一巴掌的將我的臉不停地摑著。我頓時無能為力去反抗她。只聽到她狂罵著我道:「他媽的死笨蛋!死廢物!我叫你聽我的話!你卻不聽!我看你不想活了!」

  這時候,整個廚房裡只有我老婆掌摑我的聲音,「啪啪啪」的不停地響著:「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當我老婆摑到我終於狂哭出來的時候,她才心滿意足地停了手,奸笑的對我道:「你這個不死都沒用的死賤貨,我問你怕了沒有啊?哈哈……」

  「嗚嗚……嗚……我……聽你……嗚嗚……話……嗚……了……嗚嗚……請你……嗚……不要……嗚嗚……嗚……再打……嗚……我了……嗚嗚……」我活到這麼大的一個男人,從來都沒有像現在哭得這麼可憐、這麼可悲。

  這時志得出了一聲,他有點想恥笑我道:「大哥啊,你就聽一聽她的話吧!不然你肯定又要再受苦的啊!嘻嘻……」

  我仍然在很痛苦的哭泣著,雙眼可憐楚楚地望著她道:「小……真……嗚嗚嗚……請你不……嗚嗚……要……傷害……嗚嗚……我……嗚……嗚……好嗎?嗚……」

  「哈哈……你傻的,我哪裡捨得傷害你呢?不傷害你的啦……你乖啦!把你的手拿開。」我老婆見我開始心理崩潰了,就更加甜言蜜語地哄著我。

  終於我屈從了老婆的話,將我雙手從蓋著我小雞巴的下體給拿開。這時候,我堅挺的小雞巴也赤裸地顯露他們的面前。我老婆想也不想的,一手將她身旁的冰塊來將我堅挺的小雞巴給包住,頓然間,我讓那冷冰冰的冰塊帶來的刺激給刺激到渾身抖了一抖,然後全身好像發冷一般。這時候我真的是生不如死,我真的不知道為什麼我要這樣犯賤來捱受這些痛苦。

  我就呆呆的讓這些冷冰冰的冰塊折磨了整十五分鐘後,志得才向我老婆說:「老婆啊,我看可以了。現在你把他的雞巴放進這桶冰水裡,讓他的雞巴給洗一洗冷澡吧!哈哈……哈……」

  當我老婆將那些冰塊拿走的時候,我真的不敢相信眼前的東西,我現在的雞巴給那些冷冰冰的冰塊給冷到小無可比。經過剛才的冷卻之後,我原本的小雞巴變到更小更短了,彷彿好像剛剛才出生小寶寶的緲小陽具似的。當我老婆和志得看到了我小雞巴的模樣後,他們就情不自禁地發出笑聲來,好像感到很高興、很滿意的樣子。

  我老婆也不想再浪費任何時間,匆忙將我冷卻到很緲小的雞巴放進那桶冰水裡。大概過了整半個小時後,我感到我的小雞巴已經完全沒有知覺了,那種感覺就好像我的雞巴已經整條給割脫出來的感覺,沒有一點皮肉的知覺般。

  志得看到我的雞巴已經到達了那種階段後,他就涎著臉對我老婆道:「老婆啊,我看他已經沒有知覺了,我想現在是時候了。嘻嘻……」

  我老婆聽到志得這樣說,就高興的嬌媚道:「真的嗎?寶貝,他的小雞巴已經完全廢了?那就太好了!嘻嘻……」

  「大哥啊……等下我要你閉著雙眼,然後等待你老婆的下一步。知道嗎?不用怕,沒事的。」志得帶有點恐嚇的語氣對我道。

  我全身發抖著,無奈地點著頭,表示我明白他的意思。這時我就緊緊地把自己的雙眼閉上。

  「老婆,那這麼神聖的義務就要看你的啦!哈哈……哈……」志得說著從他的包包裡取出了一個東西,一個好像塑料的東西。

  這時的我就彷彿感覺到我老婆用兩根手指將我縮小的小雞巴給輕輕的提起,然後我又彷彿感覺到她用另一隻手飛快地將她手上的東西「噠」一聲,終於將我的小雞巴給永遠關上。

  不久後,我終於忍無可忍地睜開我的眼睛來看。突然間,我給下體的東西嚇壞了,因為我老婆剛剛為我戴上了一個男性的貞潔帶(CB3000)。

  這是一個以玻璃纖維鋼為本的男性貞潔帶,而且它現在把我的陰莖和陰囊根部緊緊地卡住,然後這個好像玻璃纖維鋼的籠子就把我渺小的雞巴給罩住了,只有龜頭從那個籠子邊裡露出來,好讓我可以小解。最讓我害怕的是,我老婆竟然也把這個男性貞潔帶用鎖固給鎖上。

  當我抬頭望著他們的時候,只見志得和我老婆互相給了對方一個熱辣辣的舌吻來表示一切成功了。

  我全身傻呆呆的望著他們在濕吻,直到我老婆笑著把志得推開,然後神情嬌媚、體態誘人、酥胸起伏地臥在志得的胸膛上,擁緊著他的身軀。這時她就用手指摸著我被關著的小雞巴,嘻嘻地笑著:「你覺得怎樣啊?是不是很爽呢?哈哈哈……現在你真的不能手淫了。」

  我全身無力的問道:「為……什麼你要這樣做?」

  我老婆就在志得的懷抱裡,激動地瞪著我,道:「為什麼?我就跟你說為什麼!你這沒出息的王八蛋,沒本事就把我給娶回來。你文又不可以,武就不用多說了,我越看你就越覺得你真的很醜……當初我真的瞎了眼,有眼無珠的嫁了給你。我原本就覺得無所謂的,嫁雞隨雞,嫁狗就隨狗。但是你偏偏又刺激回我對志得的深愛和想念。

  好啦,現在我重新回到他的身邊,我重新得到的東西又這麼的讓我快樂和幸福,這就讓我很討厭你,我恨死你白白的浪費我三年的清春。我跟你說哦,志得已經跟我說你簽了那份合同,等我拿完你全部的錢後,你最好跟我有那麼遠就滾那麼遠,不要再讓我看到你啊!他媽的死笨蛋!」

  「嗚嗚嗚嗚……嗚……嗚……嗚嗚……」我傷心到快崩潰,激動地哭起來。

  我老婆用冷冷的眼光看著我,恥笑著我道:「還有啊,你滾了之後休想再手淫了,你一輩子不可以再手淫了。哈哈……因為你超小的小雞巴永遠永遠的給我鎖上了。我手上的鑰匙就給我好好的保管住,我可以肯定這條鑰匙會從你眼前永遠地消失掉哦!哈哈哈……」

  「嗚嗚嗚……為……什……麼……嗚嗚嗚嗚……我不……要……嗚……嗚嗚嗚……」我仍然在瘋狂地哭著。

  「老婆啊,你就別嚇他了啦!如果他聽聽話話,就在他滾之前把鑰匙給回他吧!好啦,大哥,那你要聽我們的話嘍,別哭了。」志得好像要做和事人,心平氣和地望著我和我老婆道。

  我老婆聽到他的話後,用玉筍一樣的手指戳著他的額頭,撒嬌道:「寶貝老公啊!我要他死,你卻偏偏縱容他。我們不要再理他的……唷!寶貝……剛才你弄到人家到一半,搞到我欲生欲死的,現在我要你再繼續哦!」

  「哈哈……來就來吧!誰怕你啊?」志得興奮地用雙手摸著我老婆的裸體,笑吟吟道。

  接下來的色慾情景就是我老婆和志得兩人一往情深地舌吻著,他們這一吻就吻了大概有十分鐘這麼長的時間,而我也傻呆呆的跪在他們面前,雙眼定定地望著他們親熱。

  這時候,我老婆就望著我,用手指勾了一勾,顯示要我過去他們的身邊道:「死笨蛋!你跟我滾過來啊!」

  我別無選擇地爬著到他們倆的身邊,一臉低低的不敢望著他們。

  我老婆突然喝著我道:「跟我的老公舔雞巴!」

  「啊……老婆啊!你說真的嗎?真的叫你的前夫來舔我?這會不會太刺激了啊?」志得抓住自己的大雞巴揉搓起來道。

  「哈哈……就當他是個淫娃來插他的口吧!我知道你喜歡的。老公,我說得對嗎?嘻嘻……」我老婆邊說邊用手指刮著志得的大龜頭來刺激他的性慾。

  志得也已經急不可待了,大聲的對我道:「大哥,那就不好意思了。哈……哈……你就給我乖乖的舔吧!」

  「嘻嘻……快點張開你的臭嘴巴!我的寶貝老公不能等了啊!」我老婆命令著我道。

  這時的我就蹲在他們面前,只見我老婆用手一把抓著志得的陰莖根部,一搓一搓的將他的大雞巴給套動著。我雙眼驚訝地望著他們的表情,情不自禁地哭泣起來。

  我老婆看到我哭啼啼的,就用手把我的頭髮輕輕的撫摸著,雙眼溫柔地望著我道:「唉喲!你哭什麼啊?現在你沒雞巴用了,你就是一個女人,百分之百的女人啊!所以我想你必須懂得如何為男人服務,你就乖乖地讓我的老公舒服啦!我老公舒服,那我也會開心的。你是不是要我開心啊?乖啦,聽我的話好嗎?」

  「我……我……我不……要……嗚嗚嗚……你不……嗚……要……逼我……嗚嗚……」我心裡正在瘋狂地掙扎著,兩眼淚汪汪的口吃道。

  「他媽的王八蛋!你竟敢不聽我的話呀?張開你的死人嘴啊!」我老婆一手狠狠地抓起我的頭髮往志得的大雞巴那裡扯過去,另一隻手用力地按著我的兩腮旁,我的嘴巴就讓我老婆給捏開了。我永遠都會記得這個時刻,因為這是我人生中最羞恥、最丟臉的時刻。

  志得他的黏答答又硬梆梆的大陰莖就這樣的插進了我的嘴巴裡,頓然間,我體內的嗅覺系統立刻觸發了,我嘴裡感到一陣陣的鹹腥又有臭味的味道,他的陰毛也刺撓著我整個鼻孔。這時候他也同時一進一出地將雞巴頂在我的深喉內,好不痛快的樣子。

  我全身麻木的發著抖,低聲狂叫道:「嗚……我……嗚嗚……不……要啊!嗚嗚嗚嗚……嗚嗚……嗚……」

  志得雙手用勁地按住我的頭,瘋狂地抽插著我的口,然後喘著粗氣對我老婆道:「啊……老婆啊……他的嘴裡熱熱的……幹得好痛快啊……哦哦哦……太變態了……哦……一個男人在為我口交著……這真的是他媽的變態啊!」

  「哈哈哈……哈哈哈……他不做女人真浪費了……我看他口交的技巧還不錯哦……哈……哈……他就是天生男人身、女人心……哈哈哈……寶貝啊……我要看你插他的喉嚨……叫他給你一個深喉嘛……我要看哦……哈……哈……」

  我老婆的手仍然狠狠地抓住我的頭髮,一邊看著這麼刺激的畫面,一邊興奮地用她另一隻手伸到自己已經濕答答的陰道裡自瀆起來。

  這時候,志得也不客氣地將他的大雞巴滑入到我的喉嚨裡去,在我的深喉處一跳一跳地抽插起來。

  「嗚……嗚……嗚……」我紅著眼睛,痛苦地哽著,嘴裡的口液加上他充滿臭腥味的淫液不停地一起滑下我喉嚨裡面去。由於他的淫液太多了,所以我也逼不得以,沒有選擇地把它給嚥下到我的肚子裡去了。

  「啊……啊……對……就這樣……插死他吧……哦……哦……」老婆她也在一旁摸著她的淫道呻吟著。

  「哈哈……太好了!他不是浪費了你的青春麼?現在我就幫老婆你報仇啦!我把他給插到不能呼吸死掉算了啦……哈哈……我插……我插……」志得興奮地羞辱著我道。

  我老婆一聽到他這樣說,頓時拍起手掌來,表情興奮淫蕩極了。

  「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我麻木地讓志得瘋狂不停地抽插著我的喉嚨。

  志得他插了我大概有十分鐘之後,突然臉色一變,頓時急促起來,屁股也不停地收緊著,仰起頭大聲叫道:「啊……啊……來了……哦……我要噴精了……呀……吞進去啊……爽啊……」

  「嗚嗚……」我突然感覺到志得的雞巴在膨脹,我被這突如其來的變化嚇呆了,只能呆呆地把他強勁射入的精液一股一股地吞噬下去。

  「哦……啊……好啊……死笨蛋……乖乖的吞進去啊……喔……」我老婆雙眼盯著臉前我替她情夫吞精的淫糜畫面,也情不自禁地自己高潮起來了。

  當志得噴射完他的濃精後,就大力地將我的頭給推開了。這時候我全身無力的倒在地上,整個人震動的哭著,彷彿剛剛讓志得活生生地給強姦了。

  這時我呆呆的聽到志得對我老婆道:「老婆啊,你的陰道好濕了哦!好像個溫泉一樣,熱濕濕、滑漉漉的,好性感哦……哈哈……」

  而我老婆也情深深的望著他,撒嬌道:「寶貝啊……我太愛你了唷!你要我做什麼我都願意的。」

  志得笑著道:「真的什麼都願意?」

  我老婆全身抱緊他,只見她伸手把他的大雞巴給撫摸到硬起來,然後用她充滿誘感的聲音對他道:「寶貝老公啊!我真的願意……你說要我那個沒用的老公戴上那些男性貞潔帶,我都為你一一安排到了,現在他就是一個跟太監沒有什麼分別的男人,是一個活死人了。嘻嘻……

  還有啊,昨天你給我看那些美國的什麼偷情網站上,不是有說到那些喜歡戴綠帽的變態老公麼?你還說那些老公就是天生喜歡這樣,喜歡看到他們的老婆去偷情、去偷歡,他們還變態到喜歡看到自己的老婆和別的男人在他們的面前偷情做愛,這樣他們就特別興奮了。而且你還說他們也喜歡男人的雞巴,吃情人的精液。

  一開始我也不太相信的,但是當我看到那個死笨蛋給你口交,為你吃精液之後,無可否認我就深深的相信你了了。嘻嘻嘻……我也覺得看到他為你口交深喉的時候,我也特別興奮呢!嘻嘻……」

  「喂!那個人啊……你死了啊?你喜歡為男人口交深喉嗎?說!」我老婆踢了我一腳,輕蔑地問我道。

  「嗚……嗚嗚……我……我……不……嗚嗚……」我還是趴在地上,心力交瘁的哭泣到不能控制般,口裡慢吞吞地回答著我老婆。

  「不喜歡?你敢說不喜歡?但是我看到你剛才的樣子好像很興奮,跟淫娃蕩婦沒什麼分別啊!哈哈……說你是個女人!是一個淫娃蕩婦的女人!我要你說啊!」老婆她繼續羞辱著我,凶巴巴的一腳一腳踢著我的身體,她用勁地踢到她赤裸裸的雙乳也一擺一擺地微動起來。

  「我……嗚……嗚嗚……我是……個……嗚嗚……淫……娃蕩……婦……嗚嗚……女人……哇……哇哇哇哇哇……」我被逼到服從和屈從她的霸道和恥辱,最終我給她踢到了睪丸處,全身極痛,丹田像被火燒般「呀呀」的狂叫起來。

  我老婆看到我痛苦地轉地翻身的叫著,得意地笑笑道:「哈哈……知道我的厲害了嗎?以後還有你受的苦啊!」

  我內心深處的強烈受虐傾向控制了我原本的心靈,疼痛難忍的麻木點點頭。

  如果剛才的每一點每一滴片段給人看到的話,這肯定是史上最淫蕩、最讓人引為笑柄的畫面了,偏偏這個長達一個多小時的片段,就讓廚房窗口外的一個黑影用手提錄影機給拍了下來。這時候他嘴角微微地奸笑著,心想他的《金瓶梅》收集又增加多一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