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妻共樂:025.◆(二十五)情比金堅


◆(二十五)情比金堅

  在某一個月高風黑的夜晚裡,整座城市黑漆漆的,月亮就特別的大,特別的圓。大街小巷的每一個家都彷彿也進入了夢鄉了。在遠方的一間屋子裡,一個房間的窗戶向外射出昏黃的燈光,而在那房間內的浴室裡就有一位身材凹凸豐滿、窈窕苗條、風情萬種的人妻在淋著浴。

  這時的她正在用蓮蓬頭把溫水噴在自己雪白柔軟的上身,那些溫水也慢慢地流去她豐滿的豪乳,一直到她恥丘上濕答答的陰毛。而且從她的背後看起來,她的玉腿既頎長又勻韻。

  正當她要好好地享受她的沐浴的時候,一把男聲就從浴室外對她道:「你在裡面好了嗎?很久了。」

  她微笑著把水給關上,她也開始慢慢地感覺到身體裡的那團騷癢感,彷彿發著燒一樣。而且她濕淋淋的陰唇已經有如綻放的花瓣由內向外翻轉,充滿著淫液了。

  不久後,她就把浴室的門打開了,眼前就看到一個男人站在門外,而且陰莖已經高高的挺起了。大家已經可能猜到這個性感的女人就是我老婆──小真。而那個男人又會是誰呢?

  「你在催什麼嘛?我剛剛才開始享受著我的沐浴呢!」她嬌嗔道。

  「你要享受的話,就來享受我這個好了。嘻嘻……」他一面把他的那根陽具舉起來,色淫淫的道。

  她羞澀地紅著臉,半期待半挑逗,嗲聲嗲氣地看著他道:「嘻嘻……我不要哦……你壞懷的……嘻嘻……」

  「你來嘛!我頂不住了。你看看,它已經那麼硬了。」他苦笑著把她給抱著道。

  她望著他的高挺的陰莖,嬌臉緋紅,盈盈一笑嬌嗲道:「嘻嘻……我作弄你吧了!你摸摸看,我的陰道已經濕答答的。」

  「啊……真的是哦,好濕哦!」他揉搓著我老婆的下體,興奮的道。

  他的手指不正經地摸到她呼吸逐漸急促起來,陰道突然產生了強烈的快感,輕輕呻吟著:「哦……你的手指摸到我很癢啊……好舒服哦……啊……我現在要你了……快點哦……等一下他回來了就慘了……快……」

  這時候,房門突然打開了,只見有一個人整臉通紅的,全身激動得生氣極,粗聲喝道:「你這個賤人淫婦竟敢在我背後偷情?我看你……你不想活了!」說完就用力地打了我老婆的驚臉一巴掌,五根手指痕還深深的印在她臉上。

  這時候他一轉身,用力地追打著那個姦夫,發著顛道:「文龍!原來你就是個姦夫!難得我平時在公司裡還那麼的照顧你,你竟然做出這些東西來對我。我跟你拼了!」

  「黃……總……我不是的……我……不想的……」那個姦夫瘋狂地推開他的攻擊,驚嚇到三魂不見了七魄般。

  「我捏死你!」他用勁地捏著那個姦夫的脖子。小真她緊張地把他給拉開,哭著道:「不要啊!請你住手啊!你會搞出人命的!不要……」

  「啊!!!」眼前突然一陣發亮,小真給嚇到整個人都彈了起來,她猛睜開眼睛看到面前的主人房鏡子時,全身發著抖,整臉沾滿了汗,彷彿可以聽到自己激烈的心跳「噗、噗」的勁跳起來。

  這時候,她轉臉看到志得躺在她的身旁,正深深的熟睡著在他們倆的主人床上。她心想著,原來這是一場夢!而在這場惡夢裡,她夢到文龍和自己偷歡的時候給志得他捉姦在床,並且還和文龍大打出手,狠狠的想把文龍給殺了。

  這時的她真的很清楚知道自己和文龍的不正常關係其實是在玩著火,他們倆的不正常關係就好像個玩火的遊戲,遲早有一天會燒到自己的手的。所以她心裡真的很害怕,生怕這個不見得人的關係遲早會被志得發覺。到時候,她真的不知道應該怎麼辦才好了。

  她想著想著就起身離開臥室下樓去,當她經過了我房間的時候,眼看到裡面的燈已經熄滅了,她也沒想什麼,走到了客廳裡的沙發去。她在沙發上想了好長時間,眼裡暗含淚水,長吁短歎的。她凝望著外面的黑夜,望到牆壁上的大鐘顯示著現在是早晨三點整,她心想現在也很晚了,不知道文龍他睡了沒有?

  她想了又想,心裡的那團思戀掙扎了很久,終於她手抖著拿起自己的手機,心想打個電話給文龍。

  當她按了文龍的電話號碼的時候,卻又戰競地把電話給關了。因為她真的很猶豫等一下不知道該對他說些什麼話題。她就呆呆的坐在沙發上,終於她思想了很久,歎了一口氣,就拿著手機打了一個短信,然後想也沒想就發出去了。

  小真短信裡的內容:「你睡了嗎?我剛才做了個惡夢,很驚人的,現在還在發抖著。但是我不知道為什麼我心裡開始想起你,想看到你,可能我已經有點喜歡上你了。我是不是很傻?

  ──寂寞空虛的小真上」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當時鐘敲到三點半的時候,她發出的短信一直都沒有回言。正當她開始心亂如麻、胡思亂想的時候,她的手機就來了一個短信回言。

  她滿心激動地把手機拿起,眼看到文龍的名字顯示在手機的螢幕上,馬上欣快地按開那個短信來看。

  文龍短信裡的內容:「親愛的小真,你剛才做了個什麼惡夢呢?不過無論你現在有多害怕、多無助,我一定會深深的疼愛著你,不讓你受到任何的痛苦和驚怕,因為我也是深愛著你。一生一世,決不反口。

  ──鍾愛你一生的文龍上」

  小真讀了他對自己的深情表白後,心裡漸漸地甜蜜起來,眉梢眼角都有些蕩意,一手就立刻回了文龍的短信。

  小真短信裡的內容:「你是否說真的?你不要騙我,因為我想讓你愛我。我渴望現在可以見到你,和你在一起。」

  不到幾秒鐘,文龍的瘋狂短信就在她的手機裡響起來了。

  文龍短信裡的內容:「小真,我可以用我這輩子的時間來證明給你看,我是多麼的認真。小真,這個週末你是否空閒?不如週五我們去附近的海灘旅館渡假一番。你那面可以嗎?」

  這時她的心情很興奮,心花怒放地心跳著。心裡幻想著和文龍這個帥哥到海邊一起玩水沖浪的情景,而且一想到晚上可能會跟他有一些曖昧的時候,嘴角輕輕地扯動著,甜蜜地微笑起來。她認真的思想了一陣子後,手指頭也飛快地打著回言給他。

  小真短信裡的內容:「這個週五就不見不散,週五中午兩點正,我會在克峰餐廳等會你,然後我們才一起去。好嗎?好了,時間不早了,記得我倆的約會哦!晚安。」

  當她一發出那個短信後,立刻聰明地將那些留言一一的給刪除掉,然後關上手機。她靜靜地單獨坐在沙發上,心裡想著,也許自己是一個淫娃蕩婦、壞心腸的壞女人。

  因為當初她為了事業成功的初戀情人──黃志得,因而背叛了自己的原配老公,現在卻為了一個無論事業上或是財富上都比志得差很多的男人──蔡文龍,而去背叛志得他。她內心裡也不知道到底是什麼原因會讓她對文龍難忘,可能是緣分吧,或者是她根本不能抵擋他的男人魅力。

  就在這剎那,她腦海裡就出現了文龍和志得兩個人。一個站在她的左旁,另一個就站在她的右旁,雙雙用嘴舔吮著她的豐乳,而她也雙手握著兩個男人的陽具搓弄起來,一上一下的套動著,好不淫蕩。

  她不斷地聯想起他們倆正在和她一起恩愛,而她就享盡了齊人之福。就是想著這個淫蕩的畫面,她那早已濕透了的內陰唇已經充血了,晶瑩透亮的液體不斷從陰道裡滲出,恥丘上那濕淋淋的陰毛也把她身穿著的透明性感內褲給弄濕了。

  「啊啊……嗯……唔……嗯……哦……」她就坐在沙發上,手指自然地揉搓著陰唇,心裡想著她生命裡最重要的兩個人──志得和文龍,咬緊牙關忍受著即將要爆發的快感。

  「啊……嗯……啊……」小真她從自己嘴裡發出的呻吟聲,證明了她的高潮即將來臨。

  但是就在高潮要來的時候,她的身後卻傳出了輕輕的腳步聲。她一回頭望著身後的那個人,就看到她的老公──我。我剛剛從樓下的房間出來,心想要去小個解,誰知卻看到了這一幕活色生香的視頻手淫。

  當我看到老婆在我的房間外手淫到將要高潮的時候,興奮得不小心弄出聲音來。我嚇得極度驚訝地望著她,久久不敢走前一步。

  只見我老婆伸出雙手,好像要擁抱我的模樣,含羞帶嗔地道:「你過來坐我身邊嘛……現在我需要你……」

  我這時愕然地看著她,心想我老婆為何突然對我彷彿轉了一百八十度的好。我愣愣地走向她的面前,坐下在她身邊,靜靜的不敢說任何東西。

  「我好像覺得我沒有在你身邊很久了,我也覺得我開始真的不愛你了,也不會想你了,我甚至開始恨你。你開心嗎?這是不是你要的結果呢?」她一邊繼續輕輕的手淫,一邊嬌喘著道。

  「……我……不知道……」我羞恥得不知道該如何對我老婆說,頭低低的望著地上。

  「你不用怕的,我不會打你,你就說啦!嗯……」她雪白的臉上泛起一片極美的暈紅,好像要邁進她的高潮了。

  我雙眼濕濕地道:「其實我不想失去你的……一開始我只是覺得這是一個性欲的遊戲……我真的沒想到會搞到這個地步的……」

  「那你就不要我開心了嗎?我跟志得現在覺得很開心、很幸福,和你就沒得比啦!」她雙眼充滿幸福,嗲嗲的道。

  我心想著這幾天來我老婆和志得恩愛的時段,胯下貞潔帶裡的小雞巴漸漸地犯賤到要硬起來,但是由於那個套子緊緊地包著我的雞巴根,所以它並不能完完全全地硬起來。

  我顫著聲道:「我……要……你開心的……」

  老婆盯著我看了好一會,對我道:「我可能懷上了他的孩子……我要嫁給他了。」

  我極度驚訝,眼睛哭紅著,頓時候腦子裡不斷地聯想著:我老婆肚子裡的小寶寶會像誰呢?但是可以肯定的,那個小寶寶不會像我。

  她笑笑的搖搖頭,道:「你幹嘛哭了啊?這不是你一直想要的結果嗎?」

  「老婆……我不捨得你……我……我想過了……我不能沒有你……你還記得結婚時我對你發過的誓嗎?一生一世陪伴著你,永遠都不分開……你……你要我怎樣做才會放過我呢?」

  她搓摸的動作越來越快,水聲也越來越響,全身顫抖著道:「我必定會和你離婚的……然後嫁給志得……如果你要的話……做我和志得的奴隸吧……一生一世服從我們……服侍我們。」

  「……」我默默的不出聲。

  她不停瘋狂地動著她的手指根,有點霸道的嘶喊道:「怎麼樣……要還是不要?你快點選擇哦!」

  我猶豫了很久,心想著我真的太愛我老婆了,我根本不能失去她。這時候我心底裡的受虐欲也控制了我的思想,所以我在毫無選擇的情況下最終答應了她。

  這時我的小雞巴也不受控制地在貞潔帶的套子裡硬起來了,我心裡想著,好想把我這幾天儲蓄著的精液統統給噴射出來,但我就是犯賤到不能再手淫去了。

  老婆聽到我的答案後,將自己的手指根深深地插進痙攣的陰道裡,全身香汗淋漓,「啊……」一聲興奮地到達了她絕美的高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