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妻共樂:026.◆(二十六)再次偷情


◆(二十六)再次偷情

  究竟一見忠情和日久生情的分別是什麼呢?其實這是兩個完會不同的感情,前者缺少彼此的瞭解,單單靠第一次見面深刻的感覺,而這種感情是沒有經過時間的積累,是很不實際的。反而後者卻有雙方的充分瞭解,在感情裡也經得起時間的考驗。試問大家,難道感情,不,愛情真的需要時間來瞭解,或者是需要時間來積累的?是不是說我們人類幾千年來的文化都在堅持著這樣的一個觀念嗎?

  讓我打個比喻,如果一個男人和一個女人在一起,這段感情上都沒有時間的積累,也沒有充分的時間去瞭解對方,那他們就不會愛上對方了嗎?對於這個問題,我自己到現在也不明白,到底我和我老婆的感情是一見忠情呢?或者是雙方也慢慢地日久生情?

  無可否認,我老婆的確對志得一開始就一見忠情了,直到我神推鬼摸的開始鼓勵她去找回志得,然後在我默認和同意下,我老婆就和他日久生情了,並且這洪水不受我的控制,眼光光的看著他們倆再續前緣。

  我和我老婆的婚姻搞到這樣的地步,我也不去冤是誰的錯,因為我老婆的的確確從他的身上得到了她從未得到過的幸福感於快樂感。而且這種幸福感就好像紅酒般,紅紅地,充滿了香味,並且散發著那種香氣足以撩人心扉。相比下,我就不懂得如何真真的去疼愛我老婆了。在這幾年來,我給她的感情可能就像皮酒般,一大口喝下喉嚨就開始沒味道了,很不浪漫。

  當天夜晚,當我老婆回她的臥室後,我獨自坐在我的房間裡,一個人聆聽著曹格的背叛,一便一便地播完又重播,腦海裡深深的思考著我和她的婚姻生活。雖然我老婆她背叛了我,但是我仍然覺得我間接地害了她。我覺得我很慚愧,因為我連一個那麼簡單的東西都做不到,就是讓我老婆幸福地生活。在我腦海裡,幸福就彷彿是一種感覺,一種經歷,一種體驗和過程。

  我不否認志得他給了我老婆美好的感覺,讓她在這個經歷中體驗到無於論比的浪漫和充滿刺激感的過程,讓她下半輩子死於無憾。我心想著我老婆可以變得那麼快樂那麼幸福,我又何必要堅持這個牢固的婚姻觀念呢?

  她希望她的婚姻生活刺刺激激,那我就和她一起度過這個瘋狂的關係吧。只要她知道我是真的深刻愛著她,那我就心滿意足了。

  這時候,我開始有一點興奮的伸手去摸著半硬半挺的雞巴,我突然覺得我很可悲,因為我連自己的雄性特徵也摸不到,一手摸到一根沒用的陽具活生生地讓這個冷冰冰的男性貞潔帶給無限期的關上。越摸越心裡漸漸地酸起來,脹脹的睪丸更加的很不好受,畢竟我也很多天沒有手淫噴精了。這對我來說根本就是一個酷刑的感覺。

  一整晚沒睡就到了早晨的七點整,微微的晨光從房間的窗簾透了進來,照得房間裡逐漸清晰起來。我精神纍纍的,雙眼的黑圈明顯的浮著,我提起了精神,長歎了一口氣,就無精打彩的準備這一天的工作。

  當我準備好了早餐後,我就穿著幾天前買的性感內褲和胸罩走著去他們樓上的臥室,我用一個托盤端著一些麵包和牛奶,一心好意的把早餐奉上給他們。當我敲了臥室門一敲就用手將那道門給打開,顫顫驚驚地走進了我老婆和她情人的臥室。

  就在那臥室門打開了時候,我就給眼前的畫面嚇倒了。那原本屬於我的雙人床正在發出「嘎吱嘎吱」的聲音,並且我全身立刻愕然著,因為我老婆和志得正在床上做著愛。

  只見老婆她仰面躺在床上,她的雙腿淫蕩地分開著,並且高高的攢起她的嬌腿,直到她的膝蓋頂到了她的豐乳上。這時候,志得的大雞巴也瘋狂的抽插著她濕漉漉的陰道裡。當他們發覺到我呆呆的站在臥室門前的時候,我老婆羞羞地望著我道:「你好羞哦!望著人家做愛!你懂不懂什麼叫私隱啊!你就過來嘛。」

  「嘻嘻……老婆啊……你又想讓他近距裡看我們愛愛嗎?或者你要他為我們服務啊?」志得一邊啪啪啪啪的插著我老婆,一邊用眼瞄著我道。

  我老婆輕捶了他一拳,噘嘴道:「你亂說什麼嘛~~我只是想近距裡看看他身穿的內褲和胸罩哦。好像很性感的。。嘻嘻。。」

  志得也笑得將他正在抽插著的大雞巴停下來,他們倆的眼睛就心血沸騰得望著我。我也別無選擇,把那個托盤放下,然後一步一步地走近他們的身邊。

  「你不做女人也浪費了……哈啊哈……不如我帶你去隆胸豐臀部好嗎?哈哈哈……」我老婆看著我這身女性打扮,哈哈大笑得嘲笑著我,拍拍我的屁股道。

  志得一聽到這話,全身笑倒,然後低著頭用嘴舔著她的豪乳。

  「哦嗯……輕力點……啊……」老婆她喘息道。

  我老婆瞄著我,呻吟嗔道:「喂!你還沒說要不要哦!做一個真真的女人!我的好奴隸!哦……哦……寶貝啊!你舔到我的乳頭很癢啊!嗯……哦……我要你動動你的大雞巴嘛……我很癢哦……」

  這時我兩眼定定的望著志得瘋狂的舔著我老婆的乳頭,他的大雞巴還是深深的插入她的淫道不動著。

  「不如我們……嘻嘻……」志得抬起頭,色吟吟的看著我老婆道。

  我老婆兩隻眼睛含情脈脈地望著他,半笑半深情的道:「喲!老公你可知道我有多愛你嗎?你真的要這樣?……嘻嘻……那好吧!一切隨你嘍,只希望他可以受的住,嘻嘻……」

  這時的我很迷亂,雙眼睜睜的望著他們,心想著不知道他們這一次又想要羞恥我什麼的。我也只好顫抖地站在他們的身旁,等候他們下一步的指示。只見志得突然興奮的把他的大雞巴從我老婆的淫道裡抽出來,我老婆也呻吟了一聲,因為她的淫道裡突然一空,濕漉漉的內陰唇有如綻放的花瓣由內向外翻轉。

  志得碩大無比的雞巴也高高地勃起,我的心裡想著我老婆也應該爽透了,將這麼大的一根雞巴融入她的陰道裡。

  我老婆呼喊著我道:「喂!死廢才,現在我要你脫下你的眼眶來。然後乖乖的背躺在這床上……」

  當我乖乖的服從我老婆的命令後,只見到老婆她直接用69的位置騎在我的臉上,而她的頭就向著我的小雞巴的方向,她濕漉漉的淫道就正正的在我的臉前不到一公分,這時候我彷彿就可以嗅到她和志得的液汁的味道,深深的刺激到我體內的嗅聞系統。

  這時候,志得就從她的身後爬上床,他想採用類似動物的性交姿勢和我老婆做愛,她趴伏在我的肚子上,向上挺起她的屁股,然後就輕輕的將她的屁股向下坐。這時她的淫道就放到我的臉上了,一摸一搓的摩擦著我的臉上。

  「啊……很爽……啊……哦……」我老婆狠狠的坐著我的臉,全身興奮的顫著聲道。

  「嗚……嗚嗚嗚……嗚……」我給我老婆突然的行動嚇到,不禁的呼吸著,我彷彿要給老婆她濕漉漉的淫道窒息掉。不到幾下,我整臉都是她的淫液了,很不淫蕩的畫面。

  另一方面,志得看著我老婆的淫道已經迫不及待了,他就將他的大雞巴從她屁股後面深深的插入她的淫道裡。

  「啊…………」我老婆深深的喊著,臉上泛出興奮的神彩。

  「老婆啊……哦!你的陰道裡好濕哦!很熱啊!你爽嗎?」志得雙手揉搓著她高聳的奶頭,屁股一啪啪的抽動起來。

  我老婆也哼哼唧唧地扭動著屁股,一隻手仗著床上,另一隻手就抓著志得的手,一同搓摸著自己的豐乳。這時我的臉就正在他們濕答答和滑漉漉的身下,心跳驟然加快,呼吸也急促起來。雖然我脫了我的眼眶,眼視迷離,但我把我的雙眼緊閉,因為我不敢睜大我的眼睛來看這個淫蕩羞恥的畫面。盡關如此,我幾乎彷彿可以感受到我身上的畫面。

  我老婆媚眼如絲地抬起頭,興奮的轉回後面和志得舌吻去。過了一片刻,我就聽到我老婆對我道:「嗯……志得的大雞巴插到我很深哦……插到了我的花心上!啊……你就好好的在我們的底下感受感受吧!死笨蛋!哦……」

  我老婆說完就用勁力的狠狠坐著我的臉,她性感的臀部就左一下子右一下的在我頭上翻動著,繼續喝著我道:「你去死啦……哦……」

  我也興奮到頭慌慌,我心神激盪之下,也罔顧什麼羞恥了,就很不知覺得伸出我的舌頭去吸吮起我老婆的陰唇。我老婆一聲驚叫,然後興奮的道:「哦!你的舌頭好會轉哦……大力點吸……把我的淫液給吞下你的肚裡去啊……哦……」

  我老婆雙媚眼望著志得,面色潮紅,發出類似半哭泣半高潮的呻吟,語無亂次道:「寶貝老公……快點……插我……你就插死我吧……哦……啊……很興奮哦……插……插……插……哈……啊哈……我是全世界最淫蕩的女人啊……繼續插……繼續舔我……啊……哦……」

  志得濕漉漉的大雞巴就在我頭上,一進一出的抽插著我老婆的淫道,而她的淫液也不停的黏到我的臉上,周圍瀰漫著強烈的性交的味道,感到呼吸困難。這時志得的睪丸也不停得在我的鼻子上,一搓一搓的打來打去。由於他們不斷的羞辱我,恥辱著我,我心裡變態的思想又開始作動起來了。

  這時的我雞巴慢慢的激動起來,我的小雞巴在那個男性貞潔帶裡開始硬起來了,但是紅紫的龜頭和雞巴根一直都是低下去的,不能高挺起來。這時候我感到很羞辱也很興奮的喘不過氣來。

  他眼看到我的小雞巴有反應了,一臉不囂的對我老婆道:「老婆啊……你看看他的小雞巴硬了一點哦……哈哈……我看,你現在就做我們之前討論過的東西吧……嘻嘻……」

  「哦……嘻嘻……好啦……我做就做啦……你不要停下來就可以啦……插我快點啊……哦……哦……」我老婆吃吃地笑著,顫聲道。

  當我在想著他們剛才的話題的時候,突然一聲「啪」的聲音,我頓然整身無力的驚痛起來。原來我老婆剛剛一手用力的打在我的睪丸上。由於我的頭給他們的身軀壓著,不能彈動起來。這時我老婆就繼續的一掌一掌啪啪啪的打在我的睪丸上,大聲的罵著我道:「死笨蛋……沒用的廢才……我就打它打到殘廢掉算了……你睪丸裡沒用的精蟲……不要也罷啊!」

  由於我老婆的豐臀坐在我臉上,所以我痛到叫不出聲音來,心裡默默的驚叫著:「啊!啊!!啊!!」

  最後,我老婆一手用勁力地抓住我的睪丸,然後將它一扭一扭的,呻吟道:「寶貝啊!插我快點哦……你開心了啦……現在你看到他有多麼的痛苦哦……動都不能……叫也不能……喂死王八蛋……我很爽哦……我要將它給扭爆……讓你沒精蟲……哈哈哈……」

  我感覺到我老婆現在全身很興奮,並且我知道她的高潮要來臨了。她的呻吟聲越來越大,志得抽插的動作也越來越快,越來越猛。我痛苦的忍受著我老婆對我的殘忍虐待,但是我犯賤又不爭氣的小雞巴卻越來越興奮起來,終於在我老婆的魔手裡,一股一股的噴射了這幾天儲蓄著的精液。

  一瞬間我感到無感的興奮,因為這是我第一次在貞潔帶裡,沒有用手搓套著雞巴和龜頭的情況下,自己興奮高潮到噴射出來,而且我的雞巴到目前為止還是整根低下去的。

  我老婆嘲笑著我道:「哈!啊哈……誰叫你噴出來啊?真犯賤啊……穿著貞潔帶都可以噴精……你去死啦。」

  「老婆……我猜想你已經扭傷了他的睪丸了,你看它紅紅的,嘻嘻。」志得從我頭上看著我已經沒有知覺了的睪丸,緊張的跟我老婆說笑著。

  我老婆雪白的臉上泛起一片極美的暈紅,淫蕩的道:「誰還要理他的啊……你動快一點哦老公……我要你的大雞巴大力來插我……哦……我就快要到了……啊……插……插……我要了……」

  志得再也受不了我老婆淫蕩的表情,抽插的明顯加快了,而且越發有力,「啪」「啪」「啪」「啪」不到五十下就血脈賁張的將他一股股的濃精噴灑到我老婆深欲的淫道裡。我老婆也同時嚎叫聲道:「啊……寶貝老公……噴進來啊……你的精蟲是我最想要的……哦……」

  這時的我就像他們身邊的擺美的家飾,再一次見證了他們性愛的高潮和志得的噴射到我老婆的淫道內。當志得,在我老婆的陰道內噴完最後一滴的精液後,「卜」一聲的抽出他的大雞巴,然後將它放在我的雙眼上一搓一搓的抹著。然後賤笑的道:「你老婆很可能已經懷上我的種了……你應該感到很高興了對嗎?給我的大雞巴抹乾吧!哈哈哈……」

  我老婆撅著豐挺的屁股,向他扭過臉媚笑著道:「哈哈……你第一次在我的體內洩的時候,我已經感到我會懷上你的種了。」

  「那我就快要做爸爸嘍?嘻嘻……」他雙手卿抱著我老婆紅蕩蕩的臉,深情萬種的望著她的媚眼道,然後情到濃時就和我老婆熱烈的濕吻起來。

  當他們房間的大笨鐘踏進八點半的時候,我和志得也匆匆忙忙地穿好衣服要上班去,我老婆甜蜜地拖著他的手一同走到大門前,然後依依不捨的和他吻了又吻,這時我也頭低低地站在他們倆的身旁,目睹著這一切的浪漫時刻。

  一天的工作很快就到了中午的時刻,就當志得要去用午餐的時候,他的電話突然響起了,就在他和電話裡的那個人說話的時候,志得一臉變色,他不停得搖著頭,然後不停的說「不」這個字。最終他不禁的歎著氣道:「那好吧,我去好了。」

  當他放下電話筒後,一個人呆了一刻,然後拿起電話打給小真她。

  小真嬌聲的道:「寶貝……你是不是想說你想我嗎?嘻嘻……」

  「老婆啊,剛才我美國那邊的上司跟我通電話,他要我回一回那邊開個很重要的會。」他聲音沉重,很依依不捨的感覺。

  她也很驚訝的:「哦!那你幾時要去呢?你要去多久啊?」

  志得很不好意思,心裡很慚愧的對她道:「等一下下午五點的飛機班。今次我看要一個星期吧。他除了要我去開會之外,他也想和我到其他的州區去看一看些市場。最遲也會下個星期就回來的,對……不起啊老婆,讓你一個人孤零零的唉!」

  小真一聽到他今天要回美國公幹的時候,一心驚喜,因為她就不需要頭痛地想個借口去和文龍約會。這根本就是天助我也,天衣無縫的一個好機會讓她安安心心的去約會。

  她心裡一陣陣暗喜,扮著好像很體諒志得道:「沒關係啊!工作最重要啊!你就放心去吧。我最多去逛逛街,多買一些性感和美麗的衣服等你回來看哦!嘻嘻……」

  「你……真的沒關係?不如我也帶你過去美國一趟吧。好嗎?」志得也想帶她一起去,因為他也是有點不捨得和她分割兩邊。

  「不用啦……我跟著你去,我只有煩著你吧了……會弄到你不能專心公幹的啊……你就乖乖的專心工作,然後就可以快快的回來哦。我會很想超想你的。我們也是可以電聯啊。也可以上網見面。我等你回來。好嗎?」小真她把心一衡,心想著和文龍的約會。

  他心沒有一點懷疑,心裡煩著美國那邊的東西,道:「那——那好吧。我要去銀行提些錢和拿我的護照了。我到了機場就打個電話給你,好嗎老婆?我要走了……」

  她心裡抖了一抖,彷彿一朵鮮花正在要心花如放了,嬌嗲聲道:「好——老公——我就等你哦。放心得去吧。我愛你——啵——」

  當小真她放下電話後,心裡想著即將和文龍的約會的歡樂時光,雪白的嬌臉上泛起一片片極美的暈紅,歡喜地跳了起來。然後不浪費時間地,轉身走上樓上的臥室去收拾度假的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