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妻共樂:027.◆(二十七)偷情渡假


◆(二十七)偷情渡假

  淫蕩到底是什麼?到底一個淫蕩的女人會是怎樣的?在心理學裡,淫蕩多多少少都會連聯想到那個人的性慾特強。人的性慾不是一成不變的,性慾高低和心理因素關係極為密切;絕大多數性慾特強的女性,身邊的那個枕邊人通常不是有陽痿的問題,就是太過介意自己的陽具的大小,搞到心有癥結了。

  自古以來,女性的存在只是為了繁衍下一代,但是在社會發展到今天,女性對性生活質量的要求有了質量的提高。女性也絕對不再是生育的工具,更不是男人的洩慾工具。而且,教育程度越高的女人越容易認識到性愛是雙向的,是相愛雙方相互的愛的奉獻;性生活中,任何一方的不快都使性生活變得大為失色,甚至毫無樂趣。

  由於我做老公的無能和長期不能滿足我老婆的性需要,所以她就變成一個性慾望特強的女人,一旦紅杏出了牆外,她就順理成章地去找配得上她的男人談情說愛,用偷情來填滿她的性飢渴。

  這時,小真她正在臥室裡忙著準備收拾她去渡假需要用到的東西。她打開了衣裙堆積如山的衣櫥,手裡七手八腳的找了一些無袖衣衫和超短的小短褲等等。當她望著她五顏六色性感睡裙和那些內衣褲的時候,她的心頓然一癢,想到即將要穿著這些性感睡裙跟文龍挑情的甜蜜時光,體下的陰道就開始流出淫液了。她一臉若桃花紅綻似的,就拿了幾條性感睡裙,內衣褲和比基尼泳裝,然後統統放進一個大型旅遊行李箱裡去。

  正在這時,她的手機鈴聲急促地響了起來,她到床邊拿起她的手機看到文龍的名字顯示在屏幕上後,一臉紅羞羞的,心花怒放地按了接通按鈕,撒嬌地嬌嗲聲道:「文龍哥——你知不知道志得他今天去美國公幹了?」

  「小真——我知道啊!那我們後天就可以安心的去渡假嘍!我們可以玩得開心點啦……嘻……嘻……」文龍激動的笑道。

  小真甜膩膩的對他道:「耶……我不依啊……我不要等到週五啦……不如今晚我就去你的家住一夜,然後隔天我倆就可以一起去渡假啦!你說這樣的安排好嗎?」

  「你是來真的嗎?你要來我家住一晚?哈……哈……那太好了。我求之不得啦!」文龍吃吃地笑道。

  她嬌滴滴,聲音騷騷的道:「那你就等一下八點整到我的家接我吧!你記得準時到哦……我很想你,啵——」我老婆在手機聽筒上很響地吻了他一下,依依不捨的掛了電話,然後繼續去整理好一切。

  當小真她收拾整理完和文龍約會的東西後,她就一個人坐在客廳裡的沙發上等待著我歸來。時間踏進晚上的七點整,我就帶著我在公司工作一整天的疲倦和壓力,一身疲倦般打開了屋子的大門。只見我老婆一身性感的坐在沙發上呆呆地出神,一見到我回來,臉上掠過一陣紅暈,她甜美興奮的聲音道:「你回來啦?你知道我的寶貝志得出差了嗎?他要一個星期後才回來呢!」

  這時的我雙眼定定的看著我老婆身穿著一件性感的水粉色低胸連身蓬蓬裙,酥胸半露般的在我的臉前左擺右扭。我雙眼激動地望著老婆她,白皙的肌膚、精致的五官,渾身上下曲線玲瓏,凹凸有致,既性感動人又羞澀可人,但是又想到這麼嬌美的女人已經不屬於我一個人擁有了,我看著流口水,心裡當時真的不是滋味。

  我心裡想著志得終於暫時不在這裡了,那就代表我終於可以名正言順地和我老婆兩個人單獨在一起,想辦法重新奪回她的芳心。我顫驚興奮的道:「真……的嗎?難怪中午後就不見他在公司裡了……」

  我老婆望著我撒嬌道:「我妹妹剛剛打給我說她病了,身體不舒服,所以我想去一去我妹妹的家那裡住幾天,順便可以看看她。你就跟我一個人乖乖的留在家吧!但是你不可以手淫哦……嘻……嘻……差點忘了你是不能手淫了的……對嗎?嘻嘻……」

  我心裡震動興奮地道:「你……的妹妹!?她還好嗎?不是病的很嚴重吧?那……我……我……又怎樣呢?我……也不想一個人留在家裡……你可不可以將我這個貞潔帶給打開嗎?不然我……我……我會悶死的……」

  我老婆聽到我這樣說,她漲紅著臉,媚笑著道:「我就知道你會這樣說的。所以我為你準備了一些東西來讓你放鬆放鬆下你的頭腦。」

  這時,我就看著她從客廳桌子上拿起一瓶藥水,然後就情深深的望著我道:「這個藥水是我一位很要好的女醫師幫我調劑出來的,她推薦你一天必須要喝三次,這裡夠你喝一個月了。你喝了之後就會全身放鬆下來,只是很想休息,那你的頭腦就不會亂想東西了啦!」

  當我聽到她說的話後,激靈地雙腳一軟,顫驚地望著我老婆道:「這……藥水不會有毒的吧?」

  老婆她用玉筍一樣的手指戳著我的額頭,撒嬌道:「你這個笨蛋奴才啊——我不會要你的命的啦!我還要你為我和我的寶貝老公做一輩子的奴才呢!嘻……嘻……你不喝的話,我就要動粗嘍……你要嗎?」

  我心裡真的顫抖著,呼吸有些顫抖,身體發燙地興奮道:「那好吧!我就喝好了。」

  「那就乖嘍!你要記得喝哦……嘻……嘻……」她嘻嘻笑地道。

  不久後,外面就傳來了一聲汽車喇叭聲。我老婆從窗口邊望出去,她不禁嫵媚地一笑,然後就轉身命令我道:「我的朋友到了,他會載我去我妹妹那邊。現在我要你乖乖的去喝了那個藥水,然後把自己關在你的房間裡,一直到我回來為止。快點去!」

  我老婆一眼看著我乖乖的喝了那個藥水一口後,她也急不可待地拎起行李箱出了門,我就呆呆的站在原地,一臉很無奈的望著她性感的身段一扭一扭的從我的眼前消失了。

  熬過了一個漫長失眠的夜晚,雖然我的頭迷迷糊糊了一整夜,但是我呆呆的躺在床上,望著臥室裡的大笨鐘顯示著現在是六點整的早晨,我毫無精神的一個人沉思著我的老婆,腦海裡充滿了她的嬌樣和性感動人的身材。

  另一方面,自從昨天我喝了那個藥水之後,我開始覺得我體下的小雞巴沒有反應了,而且不會硬挺起來了,它彷彿變成了一條沒有生氣的小蟲,死死地關在冷冰冰的貞潔帶裡。

  這時候我也沒有心情去做工了,所以就打算拿幾天假,一個人留在家裡好好的休息一番。由於現在我腦裡一點興奮感也沒有,反而就有一點點酸溜溜的傷感從心裡內發起酵來,導致我全身發起雞皮心亂如麻的想著我老婆。

  這時候,我終於忍不住打個電話給她了,「嘟、嘟、嘟……」她的手機一直不通,我猜想她可能把電話給關機了或者是她那邊沒有線。片刻後,我越想越擔心她可能遇到了什麼意外,一邊胡思亂想的想著她,一邊打她妹妹家裡的電話。

  我拿著聽筒,電話裡傳來一個很銷魂的嬌聲:「喂……」

  我顫驚又擔心我老婆的安全,心急道:「小嬌!我是你姐夫啊……你姐姐小真在你那邊嗎?我一直打不通她的手機……」

  「哦……是姐夫你嗎?好久沒見你了啊……你最近好嗎?小真她不在我這裡啊!她沒說要來我這邊哦!你找她有什麼重要的事嗎?」聽筒裡又傳來小嬌她甜膩膩的聲音。

  我手裡拿著的聽筒漸漸的抖起來,心突然慌起來了,道:「什麼?你不是說你身體不舒服的嗎?你……」

  「哈哈……你才有病哦……我哪有身體不舒服啊?我現在還是身體生猛的。我沒事啊……我反而打算這個週六去你們的家拜訪你們呢!」她在電話裡吃吃地笑道。

  我滿臉流著冷汗,渾身顫抖,微喘著道:「那……沒事……了……那就週六見吧!」

  放下聽筒後,頓然間我心跳加快,手腳發軟著,全身倒在地上,心裡充滿了很多疑問的問號。我老婆為何要欺騙我呢?她現在究竟在哪裡呢?我心裡想著我越來越不懂得我老婆究竟是一個怎樣的女人了。這時候,我一個人孤零零的坐在地上,雙眼漸漸地流著傷心的眼淚,心痛得發出抽泣聲來了。

  另一邊,就當小真她去到文龍的家過夜的那一個夜晚……她和文龍雙雙躺在床上,細聲大氣的談起情來……

  「你說你那個沒用的老公會不會知道你跟我在一起呢?」文龍一邊摸著她的背後,一邊勁嗅著她的脖子道。

  小真她半迷著雙眼,眨著她細長的睫毛,嘟著性感秀人的嘴唇道:「我已經向他說了我會去我妹妹的家住幾天。他也沒說什麼的,反而我是擔心著志得那一方面吧了。你說……如果給他知道了我倆的關係,他會對你怎樣呢?我真的有點怕……」

  他拉著她的雙手,把聲音壓得很低,情深深的對她道:「小真……我真的很愛你的,比任何的一個人都更疼愛你。如果他真的知道我和你的關係的話,我就會和他攤牌,然後看誰的體下比較強吧!嘻……嘻……」

  小真扭著豐臀款款,一臉害羞得通紅地打了他一個小粉拳。嬌嗔道:「不知羞——誰說要比體下的東西啊?你就是不要臉的哦!」

  文龍風趣的對她眨著眼,情逗著她道:「你不喜歡我體下的寶貝了嗎?那我就不要給你了,嘻嘻……」

  「你好壞哦——戲弄我!你就是明知故問的……你寶貝勃起來了。哈……」她用手搓套著他仰天長嘯的陽具,風情萬種地道。

  說完這句話後,小真就撲到他的懷裡,緊緊地摟著他,把臉貼到他健實的胸膛上。這時候,她一手輕輕地撫摸著他的身體,心裡想著文龍的胸肌和腹肌都很發達,雙腿雙臂都是鼓起了健實的肌肉,心跳加快的想著,這真是女人心中最完美的男人身體。

  文龍也一手把她給抱緊,他的大雞巴一挺一挺地抖著,龜頭上也性奮地流出一點液汁,喘著氣道:「你在想些什麼呢?」

  小真含羞帶笑的去吻他的嘴,文龍也情不止禁的把他舌頭伸進了她櫻紅的雙唇間。她一邊輕吮著他的舌頭,一邊水汪汪的媚眼,魅惑的眼神望著他,無比陶醉地喃喃道:「我愛你,寶貝……」

  文龍聽得慾火中燒,雙手握著她嬌嫩誘人的嬌臉,道:「我也愛你,寶貝……愛你一生一世。」文龍興奮得隨即行動,他一手將她抱起,然後就把她軟軟地靠在他身上,他將他的大雞巴緊貼住她微微發抖的小腹上。

  這時候,小真她興奮得一扭一扭地躺在他的身上,她凌亂的長髮和迷離的眼神都讓文龍色心大起,她風情萬種地望著文龍,嬌嗔地呻吟:「龍……寶貝……你還等什麼呢?我要你的大雞巴啊……龍……龍……快點嘛……」

  文龍聽到她性感的聲音,就作弄地對她道:「哈……哈……你真的那麼想要我的大雞巴,不如你自己把它放進去吧!你就來一個觀音坐蓮吧……潘金蓮……哈哈……」

  小真輕捶了他一拳,害羞地道:「你壞哦!嘻……嘻……」她說完就一手抓住文龍的大雞巴,輕輕地在自己的陰唇上蹭著,她閉著眼睛,興奮地一抖一抖扭動著;她另一隻手伸下分開自己的陰唇,裡面含著一泡亮晶晶的淫水。

  頓然間,她就將自己的身軀坐下,「噗哧」一聲輕響,一鼓一鼓的把文龍的整根大雞巴插進她的陰道裡去。

  「啊……」她仰著臉,緊閉著眼睛,口裡發了一陣很滿足的聲音。

  這時候文龍的雞巴就深深地插入她的陰道裡,他雙手握著她的小蠻腰,用力地上下抽插著她的陰道,他那兩個大如雞蛋的睪丸不斷地「啪啪啪」撞擊在她的陰阜上。

  小真把她的雙手,壓上他堅實的胸膛上,嘴裡發出銷魂的呻吟聲:「啊……哦……全進來了!好大哦……好深!啊啊……漲漲的!你動快點啊……哦……」

  「小真……你好風騷哦,你動得很淫蕩!哦……你自己繼續動著……快……啊……」

  文龍眼定定地望著她,瘋狂的上下抽插著他的雞巴,滿頭凌亂的秀髮飛舞起來,她迷離的眼神情深深的望著身下的情人,嘴角邊漸漸地微笑著。

  「啊……啊……寶貝啊……我好愛你……哦……啊……我很快樂哦……」小真的雙眼從披頭散髮的頭髮間看著他,顯得無比風騷和淫蕩,她盡力地將她陰道收縮起來,然後自己一上一下的抽插著。

  文龍這時受不住這種騷浪的刺激,狂吼起來:「老婆……我也……愛你……啊……你的淫道變得很緊了啊……你夾得我好緊啊!動快點……再風騷一點……哦……哦……我快不能了……啊……再快點……」

  她在他的身上搖搖欲墜,全身雪嫩的肌膚已經開始泛紅,而且她臉上的表情似悲似喜,自己上氣不接下氣地再瘋狂的抽插起來,道:「哦……老公啊,我親愛的老公……你的大龜頭頂到人家的花心了……啊……啊……我……我……要到……了……啊……我要你射進去啊!」

  這時文龍他也用手握住她的豪乳,興奮地喊著:「啊……你淫道裡洩了好多淫液哦!好濕……好滑啊!我插得好舒服啦……爽啊……啊……我插死你!」

  「啊……啊……老公啊……你比志得……強多了……」小真她的陰道裡緊緊插著他的雞巴,她彎著的雪白小腿無力地抽搐了幾下,十隻腳指突然全部分開伸直,很明顯她的高潮已經來臨了,這時她臉上的興奮表情說不出地蕩人心神,真的可以稱為天下第一大淫婦。

  「我……老婆啊……我也要射了啊……操得好快活啊……」文龍就在她的體下一挺,兩挺,三挺的上下抽插的動作後,勁叫地將他數千上萬的精蟲兵團統統爆發進我老婆的淫道裡。

  隔了一片刻後,文龍的雞巴還是硬挺地插在她的陰道裡,小真她也保持剛才做愛的姿式,懶洋洋地把頭放在文龍的胸膛上,整個人也躺在他的身上,慢慢的呻吟著。

  這時,文龍他雙手輕捻著她的豐臀道:「剛才你真的弄到我太爽……太過癮了……」

  小真粉臉嫣紅,媚眼欲醉的垂著她的頭,輕輕的對他道:「我也很舒服,而且我從沒那麼的舒服過……你就是最疼我,最懂得我的人了。我看,我真的對你動了真情了……」

  文龍聽到她這樣的說,頓然驚喜的道:「你說的是真的嗎?那……我們不如就在一起好了……你離開志得吧!我會照顧你,愛你一輩子的。」

  小真雙眼盯著志得為她戴上的結婚戒指,一臉很顫驚的對文龍道:「現在還不能,你給我一點時間向他說明一切吧……我們可不可以不要講這些呢?總之我會盡快給你一個答案的。好嗎?文龍。」

  這時候,她的心情是多麼的矛盾和心亂,她一方面跟文龍在一起很開心的時候,心裡另一方面也會默默的想起志得這個初戀情人。她心裡很清楚,很明白,她就是不能夠忘記志得他的。如果上帝真的是靈的話,她的心願就是兩個情人她都可以擁有一輩子,這樣她就不會讓任何一方受到傷害,皆大歡喜了。

  文龍作弄她,情逗著她道:「那好啦……剛才你好像叫我什麼的啊?嘻……嘻……」

  小真想到她剛剛對他說的話,一臉害羞得一邊嬌嗔,一邊粉拳打著他道:「你真的好壞的哦……就喜歡欺負人家的。你信不信我不要你了?」

  「哈哈……你捨得沒有我嗎?那我就走嘍……」他向她咋著舌頭,然後就想翻身爬到床邊去。

  小真用手緊緊抱著他,撒嬌道:「不要!老公……你壞死了……」

  「哈……啊哈……老婆……」文龍超得意的笑著。

  他們倆也不沖洗乾淨身上的液汁,雙雙柔情深深的擁抱著一同入夢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