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妻共樂:030.◆(二十八)家有客來(第三部)


◆(二十八)家有客來(第三部)

  當天晚上,文龍和小真忘情的用完餐後,兩個人就親密地手拖手順著回旅館房間的人行道邊走邊聊。他們散步般地走了十幾分鐘後,就到達了房間門前了,兩個人直接進了房間後就雙雙的擁抱在那張大床上。由於剛才他們走了一會兒,身上微微發著熱,而且剛才喝下去的法國紅酒也開始起了反應。

  這時候小真白皙的臉上泛起一陣陣的紅暈,窈窕嫵媚的身材也不停的讓文龍看到不眨眼,血脈賁張的,雙眼定定的停目在她的嬌體上,但是他的雙手卻不停地揉摸著她的嬌體上。

  小真她臉上掠過一陣紅了暈,歡叫著撲上去摟住他的脖子,嬌嗔的吻著文龍道:「老公啊……不如你去洗個澡吧。剛剛你都沒洗哦。」

  「嗯……你要等我哦……我很快的。」他一翻身就匆匆的走進了洗手間去。

  這時候,小真就滿臉羞得通紅,穿上她的透明軟紗情趣性感睡衣-紅玫瑰透紗短裙似的,然後就一個人在床上等候著他。她眼看著天花板默默地在想著自己這些日子的婚姻生活,從她沒用的原配老公到志得,然後現在又多了一個帥哥文龍,的是一潮接一潮,好不快活的,快活過神仙般的日子真的是讓她又愛又恨。

  頓然間,她整身一震的彈了起來,原來她一整天忘記打開自己的手機了。也難怪為什麼志得一整天都沒打過一通電話給她。她就匆快的爬下了床,然後從她的旅遊行李箱裡拿著她的手機給開了,一看手機屏幕上原來志得打了幾通電話和一些留言給她,除此之外也有好幾個是從家裡打來的。

  突然見,洗手間門就打開了。這時文龍就赤裸地走出來,趕緊從後面抱緊她道:「老婆,你好性感哦……你在看什麼啊?看到這麼入神的。」

  「啊……沒什麼啊……我……我在看有誰打過來而已嘛……真的沒什麼。」她連忙得把她手機放進行李箱裡去,一臉驚怕的望著文龍,吞吞吐吐地向他道。

  他捉住她的胳膊把她往懷里拉,打趣道:「看你好像很怕這樣子,是不是他打過來呢?」

  她臉色紅紅地靈望著地板,一會兒看看他一眼,然後又低下她的頭。

  「是不是呢?你就說好了。怎麼說我也是第三者啊。唉……不說就罷了。」文龍追問下去道。

  小真又看看他,垂下眼簾,輕輕點了一點頭道:「他有打了好幾次來,還有家裡的……」

  文龍趕緊抱緊她,舔著她鮮嫩的臉頰道:「嘻嘻……你真的是色情不窮哦。那麼有魅力呀。那麼多男人想著你。」

  小真一聽到他吃醋般的,眼圈突然紅了,哽咽道:「你……你是不是在吃醋啊?我真的對不起你了。我怕你會不開心的……」

  「哈哈……我也不是你的誰啊,最多也是你的情夫吧了嘛,我沒資格來吃醋哦……你沒有我也無所謂的。」他涎著臉道。

  小真的粉拳在他身上亂揮著,嬌嗔道:「你好壞哦……你知道我對你的心的啊……不許你亂亂說哦。我……不可以沒有你的。因為我太愛你了。」

  他聽了咧嘴一笑,深情款款的盯著她道:「哈……哈……我就知道。老婆我也越來越瘋愛你了。」

  小真在他的胯下一摸,一手狠狠的把他的大雞巴給揉套著,她臉一紅,忸怩著說道:「壞壞壞哦——我只知道你體下的東西越來越挺罷了。哇……它也太硬了吧……」

  「哦……啊……啊!老婆你讓我太爽了!哦……你跟我口交吧……快……」他興奮得喘著氣道。

  就在這時,小真的手機聆聲就響起了,她也給她的手機鈴聲嚇到。

  「我……可以去聽嗎……」小真顫驚得看著他道。

  「去聽啊,我無所謂的。嘻……嘻……」文龍將她的臉埋在他懷裡,一手擁抱著她,一臉賤笑道。

  「喂……志……志得啊?」她一手顫驚的拿起手機,一邊小心翼翼地向手機裡頭另一邊的志得道。

  「喂!老婆……我終於打到給你啦……你究竟搞什麼啊。手機都打不進的。你現在在哪啊?」志得他一口不停得問她很多個問題,心裡好緊張的道。

  這時侯,她知道自己在說著謊,然後羞答答地撲到了文龍懷裡,漲紅著臉說道:「我……我去了我妹妹的家啊。她有些不舒服哦,所以我去她家照顧照顧她嘍。你呢?」

  「喔……原來是這樣。我已經到了美國啦……好想你哦。快點開你的3G來讓我看看你吧。」志得一心安頓,放心得向她道。

  「我……也很想你…啊!!!」小真激動地一下摟緊身後的文龍,因為文龍他用手把她的陰道大力的搓摸著,她心裡一騷,情不至禁的大叫道。

  「老婆你做什麼啊……!你叫些什麼……」志得一邊關心,一邊緊張的問她道。

  小真粉拳一打上文龍的堅膛,一眼媚媚地盯著他秀氣的眼睛,小心翼翼的向電話裡的志得道:「沒……有東西……我剛剛看到一條好大的壁虎在牆上,好惡心的……老公啊……我的3G壞了啊……不能開了。」

  「唉!那沒法子啦……那你打算在你妹妹家住上幾天呢?」志得一聲哀氣,想妻心切般的道。

  「我看也要到你回來哦……住幾天吧。」她輕柔又嬌媚地道。

  「那好吧,跟我向你妹妹問候,我要趕著跟我的上司出去了。我遲一點再打給你吧。我愛你老婆。」志得匆忙得向她道。

  小真她把臉深深地埋進文龍的懷裡,手上卻發著抖拿著她的手機,一下興奮起來道:「我也愛你寶貝老公…你自己小心哦。你不用想我的…工作重要啊。」

  當小真她放下了手機後,她嚇得粉臉煞白,連連地拍打著文龍的身上道:「你啊……剛才好險哦……害我差點就叫出來了……等下給他抓到我們的話,那就慘了。」

  「嘻……嘻……剛才,你也感到太刺激了對嗎?你的小內褲裡的淫道濕透了哦……哈哈……說愛我還是愛志得?或者是那個沒用的老公啊?快快和我說你要誰呢?」文龍他伸手到她的濕答答的陰道裡摸著,一臉色色的望著她道。

  小真不到一會,就臉色漲紅,呼吸急促,大聲呻吟著說道:「啊……不要這樣……我不耐了……好癢哦……動快點啊老公……啊……我……我愛你……我要你……啊……」

  「老婆啊……你真的是一個淫娃蕩婦哦……好淫蕩啊……」文龍眼望著她淫蕩的表情,他興奮激動的將三根手指全插進她的陰道裡,勁力的搓摸起來。

  「哦……啊……哦……我是淫娃……我是蕩婦啊……好爽哦……我要洩……洩……啦……啊……」

  小真高潮到雙腿向上亂踢,美小腿悄悄的張開。她雙眼緊閉,雙唇漸開著,深歎著氣正在回味著這讓她神魂顛倒,如癡如醉的感覺。

  「老婆啊……到我了。」文龍笑吟吟的道。

  「你壞壞的……快點嘍,嘻嘻……」她立刻蹲著他的腳下,一雙媚眼望著那根大雞巴已袒露在她的面前,一手抓住它又望著文龍他的臉,然後就將它放進她的嬌口裡,一陣陣類似舔食雪糕的聲音就響起來了。

  一片刻後,她吸吮的聲音越來越大,頭部動作也越來越快,文龍也雙手抱著她的頭,然後發出近似夢囈的聲音道:「啊……啊……啊哦……老婆……你太棒了……再吞我大雞巴多一點哦……對……插死你的嬌口……哦……」

  小真又連忙得停下來,雙眼向他發出著淫蕩的訊息,一臉紅羞得呻吟:「老公……我要了……我要你的大雞巴給我……我……我……這幾天便閉哦……你可不可以給我打針嗎?」

  文龍有點不明白她的意思,柔情款款的望著她道:「什麼……?打針……打哪裡啊?」

  「笨蛋老公——用你這只針,打向我的肛門裡去嘛……而且人家是第一次的哦……我想讓你為我破處,只希望你會疼疼我……不要用勁力地辣手摧花。」她嬌臉通紅,彷彿處女般的口吻向他道。

  「啊……老婆啊……我愛死你了……你不用怕,我會照辦的。」他非常激動的深叫起來,他的大雞巴也不能再忍受她的性挑逗,一挺一挺的跳動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