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慶淫傳-43.雨中緣


雨中緣

  第一話

  
  在夏天中的一個大雨日,我還得冒著豪雨往外跑,只因為那天正好就是大學的考試成績揭曉日。嘩!考得都還真不錯啊!十幾年來所花的努力沒有白費,終於順利地考上第一選擇的醫學系,可以暫時把所有的事都拋到腦後,好好地輕鬆一陣子了!

  天空仍然下著雨,而且似乎下得更大更狠,連眼前的情景都是一片矇矓。是老天在悲哀著那些考得不好的學生們吧?

  我為了想趕緊回家,打電話給正在北京大陸公幹的母親,好讓她也分享這好消息,便撐著傘往停車場的方向快步奔走去。突然,一個從側邊衝過而來的人把我給撞上,兩人都跌倒在地。

  我正想破口大罵,但見對方竟是個女的,怒火也就消了許多。我趕緊捨起了傘,爬起身來。那女的卻還愣呆在那兒,以雙手撐著,半躺在路面上。

  「喂,小姐!你沒事吧?」我怕她受了傷,便走了過去扶起她,並關心地問候著。

  仔細一看,嘿!這不就是那中文系的許雅琦嗎?她可是許多男生都想要親近的一位冰山大美人啊!但可能因為她的內向、有意無意的避開和不跟人開口說話,沒什麼人緣,導致常常一個人單獨的往來。我也老早就對她有意思,然而基於互相不同系、不太熟,而她又老是冷冰冰的,所以都一直沒有機會採取行動。

  此時,只見她的美麗的臉蛋流滿著水,但從她那雙又紅又腫的大眼睛看來,那上面不只僅僅是雨水。她肯定是哭了!

  「是不是受了傷啊?很疼是嗎?來,讓我開車帶你到附近的診所…」

  「不,我…我沒…沒事!」她說著,但跟著又哭了。

  看她如此痛哭,我更加堅定她是受了傷。我也不理會她的抗拒,一手撐著雨傘、一手搭著她的肩膀,硬扶著她走向我停泊在前邊的車上。

  上了車,我從後座拿了一大串的紙巾,遞了給她。

  「來,用這先擦乾身上的水吧!」我說著。

  她接了過去,但仍舊保持令人尷尬的沉默。

  「我是阿慶…你叫許雅琦是吧?我曾聽朋友提過你。」凡事起頭難,為了打破這種沉默,我硬著頭皮說點話。先是自我介紹、噓寒問暖。

  「嗯……」 她白析臉上還是沒有笑容、只淺淺的回應了一聲。

  「哦,我看你剛才那樣痛哭,還是先到診所看看比較好。」

  「我都說沒事啦!我沒受傷啊!」雅琦有些兒激動的大聲叫道。

  又是一陣尷尬的沉默。

  「阿慶,對…對不起,我的心情不大好,不該對你吶喊…」這次是雅琦自己先打破了沉默。

  「沒關係!那…我先送你回家好嗎?你住在哪兒啊?」

  「不,我不想回家!我…我…」她又開始流下淚珠。

  雅琦這時才在淚灑中緩緩地把事情說出。原來她的會考成績極為糟透了,很可能需要留級呢!難怪她剛才會哭著奔向雨中而不小心與我碰撞。她此刻不想回家,因為不知該如何面對、以及向父母交代。

  「哪…你現在想到那裡呢?」我輕微地問著。

  「我…我也不知…我心裡好亂…好亂…」雅琦用雙手蒙著臉,直搖晃著頭說著。

  我就這般靜呆呆地陪著許雅琦在車中又坐了數分鐘。

  「嗯,真不好意思,礙著你了…」又是雅琦打破了沉默。

  「那裡的話?我也沒什麼事,本只想回家打電話告訴母親我考入了醫學系的好消息!噢,對…對不起,我不該在這時候還說這些…」我尷尬地悟起對雅琦說這些話是不恰當的。

  「不…不…恭喜你了!我…只能怪我自己,不明白的部份也不敢問講師,又不跟其他的同學一起討論,不然的話…也就不會…」她歎聲自責著。

  「哎喲,沒關係的啦!最多明年再好好來過。只要你肯努力,知道此次失敗的因素,還怕會再考不好嗎?」

  「嗯……」她咬緊了牙,應了一聲,雙眼向前凝望,似乎有了覺悟。

  看到她的神色有了點好轉,我也欣慰得多了。

  「阿慶,我可以先到你家待一待嗎?我希望回家時能更冷靜地向父母作個交代…」雅琦突而其來冒出這句話。

  「嗯…沒…沒問題!到我家坐也總比待在這車內看著雨滴來得好。」

  我臉上雖然假裝有些委屈,但是心裡卻小鹿亂撞高興得要命。我老早就希望有這麼的一天了。

  

  ——————————————————————————–

  第二話

  
  在這傾盆大雨的路上行駛可真苦啊!把車駕入家中的停車道時,已經是整整半小時後了。

  進入屋內,我不知怎麼地全身感到特別寒冷,可能是先前在校園淋漓了滿身的原故,想必此時雅琦也是一樣的感覺吧!我於是趕緊跑進房裡找了一件較為適合雅琦體型的T恤和褲子,然後交給她。雅琦似乎感到心中一陣暖意,用手來接過時,二人四眼相對,我似乎看到她深遂美麗的雙眼正溜溜的轉著。

  「快,你可以到我房裡的浴室去換掉身上濕透了的衣裳,我先去準備一些熱咖啡暖暖身。」我指示她說道。

  咖啡在三分鐘內就弄好了。我把它拿捧進房裡時,雅琦還在浴室內。我彷彿感到有一種女孩特有的奇異香味在我房內飄漾著。

  我也該把身上的濕衣服給換了吧!在雅琦還沒出來之前,我趕緊把上衣給脫去,而褲子正脫到一半時,浴室門竟然就在這時候打了開來。雅琦一出來就看到我半裸著,驚詫得嚇了一跳。我更是慌得把腳跟給鉤到了褲管,整個人給絆倒,不偏不倚地撞在書桌上的一角,整個人竟暈了過去。

  也不知昏迷了多久,醒過來時竟然發覺已經是躺在床上了。一定是雅琦看我暈倒了,便盡了不少力才把我給扶上了床的。

  我並沒有立刻顯示我已經清醒過來,只悄悄然地半開著眼睛,瞄著雅琦,看看她在幹什麼。只見她就坐在我身旁,手拿了一條濕手巾握放在我那腫了個大包包的頭上。然而,她的眼睛居然一直凝視著我內褲的那端,臉蛋兒紅紅地…

  她突然把頭轉了回來望了我一眼,我立刻假裝還昏睡著。當我再度緩緩地張開雙眼時,竟看到雅琦把頭靠了過去我下身那兒,右手正懸放在我的內褲上方,似乎是在模擬做著撫摸的動作。想不到她居然對我魁梧的身軀起了興趣,尤其是我的下半身!

  我此時性慾突起,沉睡在內褲裡的肉棒已經驚醒,立即地膨脹勃起!雅琦被那內褲裡突而挺立起的大肉棍給驚嚇得把手立刻縮了回去。在她驚心未定的時刻,我的手已經立即伸出,一把地抓著她那還未完全來得及縮回的手腕,便硬生生地拖著它按壓在我的內褲上。我肯定雅琦感應到裡頭那肉棒的熱能!

  只見她嚇得把頭轉回來,很有默契的二人再度四目相接!在一片刻的沉默後,雖然心理想說些什麼,但是嘴唇確不聽控制,索性股起勇氣冷不防地就用手搭著她的肩膀。

  雅琦似乎有點震驚,肩頭抖動了一下,但並沒有反抗的意思,只是低頭不語。我用眼角的餘光偷偷瞄了一下她低著的頭,看得出原本微微紅暈的耳朵己經熱得像紅透了的熟蘋果!昏暗的微陽光映在她臉上,照著那白淨的滑臉蛋,此時此景將使任何男人都會想上她的慾望。

  我已經忍耐不住地將她拉倒在我的懷裡。二個人睡在一張單人床上,雖然有點擠,但是倍感溫暖,翻了個身看見雅琦白裡透紅的臉、櫻桃透紅的小嘴、微微閉著的眼睛、髮際傳來陣陣的髮香,不禁地便往她的雙唇間吻去…

  只聽到她喉嚨傳來一下非常短暫的悶哼聲,似乎被這無法防備的舉動所震驚,但卻又沒有任何反抗的意願,只是順從著我的唇而反應。從我的唇傳來一種軟軟的、像是豆腐或麻薯的感覺,但是又沒有豆腐的冰冷和脆弱或是麻薯的黏滯感。雖然這不是我第一次親吻,但地確是第一次有如此莫名的感覺。

  雅琦依然閉著雙眼,我索性地把舌頭給伸入她的嘴裡去,而左手依著我腦波的使喚,從雅琦的T恤底下往上探索;先是輕輕撫摸著肚子,再緩緩的往乳房上伸去,此時可以感覺到雅琦的心跳加快了許多,呼吸也開始急促,直到手摸到雅琦的酥胸,意外的感到一手難以掌握,比想像中的還要大而且豐腴!

  當然,我的右手也沒有閒著,開始拉上那T恤,當拉至胸口前時,突然雅琦把手靠過來似乎想要阻止我繼續往上脫,但又放棄了。把T恤拉掉了以後,看到的是雅琦那一件少女用的絲柔胸罩,還有些兒濕濕地,是先前被雨水潤透的吧!

  平時只看到衣服以外的肌膚,就己經如此雪白了,如今看到衣服內的肌膚,更顯得白細柔嫩。我輕輕的解下了胸罩,感到二顆富有彈性的肉球並跳出來,一時間令我暫時停止了呼吸,但心卻跳的飛快。我的眼神真的離不開此時的美景,衝動地以雙手往雅琦的雙乳撫摸;一時是輕輕著像是輕撫著水面、一時又使力按壓著像是想捏爆它們一般…

  由於無法一手掌握,因此撫摸起來格外酥柔,看著雅琦緊閉的雙眼和滿臉的紅暈的可愛樣子,我的雙唇又不禁往她臉上湊去親吻,先是臉頰,再是耳垂。當用舌頭碰觸到耳垂時,她不禁哼了一小聲,看來這是她的性感帶之一,我多花了少些的時間在那兒輕輕地舔咬著。雅琦似乎非常的受用,開始了一連連的呻吟。

  我再慢慢的往下親吻她的粉頸、胸口,一直到了那高挺的雙乳。看著雅琦的乳暈,還蠻的一圈,帶著少女的粉紅色,非常好看誘人,令我忍不住想咬它一口。於是,我順勢地往那酥胸親吻,並用舌頭慢慢的輕舔雙乳上的二粒紅櫻桃。

  雅琦似乎很不舒服的樣子,並用牙齒輕咬著自己的下唇,喉嚨不停地悶哼著怪聲。我看她如此著迷,更加地肆意輕舔著那雙即碩大、又豐滿的雙乳,並且悄悄地把右手滑往雅琦短褲裡去。

  由於我的短褲較為寬大,所以很輕易便把它給褪下了。雅琦一點也沒有反抗,而且還很合作的彎曲一雙粉腿,以方便短褲的褪下。我把頭往下移去,只見雅琦的內褲和一般少女的沒有兩樣,但是在大腿根部似乎己經濕了一片,這次我肯定的說決不是雨水的關係,而是她的春情蕩意所致!

  我股起勇氣,進一步地把手慢慢地伸進去雅琦的小內褲內,並溫柔的將它拉下。此時雅琦的身體己經完全的裸露在我的面前,晶瑩雪白又帶有一點紅嫩的肌膚,在微暗的光下依然是顯得那樣吹彈可破的細嫩感覺。

  此時,窗外的豪雨還在繼續不斷地灑下…

  

  ——————————————————————————–

  第三話

  
  「可以嗎?…」我溫柔輕聲問著。

  我要在最後關頭確認一下。我可不想在進入醫學院前夕時突然被指控一條強姦的罪行!

  雅琦慢慢睜開雙眼,似乎一時沒有會意過來這句話的含意。當她眼珠一轉,會意過來時,臉脥上又是一陣紅暈。她沒回答,只是含著羞地輕輕點了一點頭。

  一得到了許可證,我便粗暴地把她的雙腿給劈開,手指往陰戶裡慢慢劃圓,再使力地移往裡面的小陰唇上下觸搖,並不時的轉動那憐愛的小玉珠,以增加她淫水的分泌,加以濕潤陰道。

  我的另一隻手則伸往她的雙乳搓揉,只聽到雅琦的鼻息聲愈來愈大,並小幅度地扭晃擺動著小蠻腰,似乎想要跳脫。雅琦不時地傳出愈來愈加大的浪哼聲。

  嗯,是時機了!我於是快速地扒下自己的內褲,把己經怒火中燒的大肉棒握緊,在雅琦的陰戶口邊摩擦,以增加那蚌肉分泌的潤滑度,然後便緩緩地朝向那縫隙間插進雅琦的陰道內…

  雅琦的陰道口似乎非常的緊逼。我於是縮起屁股的肌肉,使勁地把肉棒很緩慢地移入、移入、再移入,最後用力的往前一挺之後便狂飆地猛烈抽送!雅琦狂叫了數聲,並流出了眼淚來。

  「對…對不起!你不要緊吧?」看著她的眼淚, 我知道自己的魯莽,內心感到心痛與愧究地慰問道。

  雅琦咬緊著嘴唇,搖了搖頭,盡量裝出沒事的樣子。然而,從那陰道口流下一絲絲的處子之血看來,我知道這是她的第一次!而大部份女孩子的初次都是會感到疼痛的。

  「嗯,盡量放鬆下身,我會溫柔點的…對不起!我不曉得你還是…」

  我的話還未說完,雅琦便伸出一根手指按在我的嘴唇上。我於是也不再多說,小心微緩地擺動著屁股,溫柔慢慢地推入抽出,並同時用舌尖不停地安撫和挑逗著她挺立的乳頭。

  沒多時,雅琦漸漸的習慣了、並也進入了佳況。我便加快了腰部和屁股之間搖晃的速度。當速度愈加愈快時,雅琦再也安耐不住的開始越喊越狂,並用力地以雙腿鎖扣著我的腰間,雙手的手指甲幾乎都插入了我背部裡的肉內,抓得我紅痕纍纍…

  一陣又一陣快速的活塞運動,肉棒傳來無法形容的莫名快感。我此時已經完全瘋狂了,野獸的性慾完完全全地爆發而出,死命地猛攻!

  雅琦的身軀一次又一次的顫抖著、淫水也一波跟著一波地洩灑而出。把我的下身都弄得濕黏黏的,而床單更是濕透了一大片!再狂飆了數十下後,我也到了爆發的階段,於是立即快速的拔出肉棒往雅琦的嘴裡送去,濃濃厚厚的白色精液便一連連地噴射而出,把她整張嘴都沾得都是黏液。

  雅琦嘗試著吞些精液入喉,但幾乎嘔吐了出來。哈,看來她還需要些時間和經驗才會適應吧!

  過後,我倆便像是虛脫似地平躺在床上,也不理會床單上那淫水、精液和處女之血混合的淫穢液體。

  雅琦喘喘不息的呼吸聲終於漸漸地恢復了平靜,但臉上的紅暈依然未退。我撫摸著她的小臉,親一下她的嘴唇,非常珍惜的抱她入懷裡,並回味片刻前的激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