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妻共樂:032.◆(二十九)小姨尤物


◆(二十九)小姨尤物

  時間倒流回到星期六的早晨,這天的天氣出奇的炎熱,家中的我變態地一身女裝淺藍色的內衣褲,赤裸般的正被外頭的天氣給悶熱著。我也只好把家裡的空調調到最冷,好讓屋裡面的溫度迅速降下來了。

  這時候,我就一個人寂寞的拿著我老婆──小真和我這幾年來的照片集本,一片一片的翻來看。眼看到我老婆的那些動人美貌的照片,有些是她親密的擁抱著我,還有一些照片顯示出當時我們倆是多麼的親愛、多麼的美好時光。

  突然間,我和我老婆婚前和婚後的美好回憶彷彿就好像出影畫戲般一幕一幕重現在我的腦海裡,心裡頓時酸溜溜的,眼淚也不受控制地一行一行的流著。雙眼濕濕的一邊非常想念著她,一邊的在想著為何她要作一個大謊話來騙我說去她妹妹的家,而她目前又在哪裡呢?難道她瞞著我一同跟隨她的情人──黃志得去了美國?這時候,我心裡頓時朦朦朧朧、渾渾噩噩、心寒起來,越想就越擔心她的安全。

  「叮咚——」家裡的門鈴突然一聲響起。

  這時我身穿著女人胸罩和小丁褲,全身顫抖的走到門後顫驚地道:「請……問你找誰啊?」

  「姐夫——是我啊!小嬌啊!外頭熱死人啦……快開門啦!」小嬌她輕柔而嬌媚的在門外道。

  我愕然的站在原地,雙腳突然一軟,極度驚訝地說道:「你……你等我一下子,我……我去換個衣服……」

  我心裡想起自己赤裸地身穿著女人的內衣褲,頓然間全身一抖,心激的把我臉上的淚橫抹乾,趕快跑回房間裡脫下了胸罩,更衣去。

  片刻之後,當我打開了門,我的雙眼頓時一亮,眼見到小嬌她今天打扮得格外漂亮,一件黃色低胸無袖無領衫緊繃繃地裹著豐滿的上身,飽滿挺秀的雙峰顯得高高聳立;一件窄腿牛仔長褲同樣的緊繃繃地裹住又圓又翹的屁股,她的一雙長腿顯得出又美又秀人,腳下配上了一雙白色的高跟鞋,她36D、24、35的惹火身材就活生生的出現在我面前。

  她天鵝般雪白的皮膚,瓜子臉的美顏晶瑩如玉,五官端正秀美,特別是她那嘴唇溫濕圓潤,看久一點也會忍無可忍的想親一親它。還有她的那雙翹彎的桃花眼,美眸中不斷閃爍著柔情,也是勾魂奪魄、令人忘情地迷醉在她眼神裡。其實她就長得有一點像一位台灣的前女主播──王怡仁,一臉害羞羞的、俏滴滴的模樣,真的令人想要保護她般的。

  在我的眼中,她就比她的姐姐──小真更加的身材火辣,青春嬌憨,簡直可以用傾國傾城來形容她美貌的魅力。她酥胸、蠻腰、美腿,性感曲線一覽無遺的曼妙身軀引人遐想,一身性感魅力、呼之欲出,簡直就是一個性感尤物。她渾身上下凹凸有致、曲線玲瓏,既清純佳人、又性感襲人。她豐胸又纖腿般的模特兒身材引我幻想起當年她對我說過的一番話。

  還記得三年前,就在我和我老婆的婚禮上,小嬌她就做了我老婆的伴娘。就在當天,我這個男主角正在婚禮休息間裡來個短暫的休息,她就走進休息間裡向我說,她很妒忌她的姐姐那麼的幸運,可以擁有一位那麼疼她又任何事情都會遷就她的老公。

  她還說,如果以後她要找對象的話,她一定要找好像我這樣的一個男人,任何東西都會無條件地疼愛老婆的男人。當時候,我只默默的一笑而過,還憐愛地撫著她的頭對她說傻丫頭。

  「姐夫?你在呆什麼哦?」她噘起嘴來,羞羞地說道。

  我承受不了她美妙的身軀,嚥了一口口水,愣愣地望著她道:「啊……沒什麼,你……進來坐吧!你變得更美了,越來越有女人味了。」

  當她坐在客廳沙發上,雪白的臉上泛起一片極美的暈紅,撒嬌道:「我才沒有呢!姐姐更美啦!不然這些年來你也不會那麼的疼愛她。我姐姐她呢?」

  「她……她現在不在家……我……不知道了……」我頓時一震,傷心的表情也漸漸地透露在我臉上,終於將這幾天來的委屈一一的發洩出來,我終於崩潰地在她的面前哭泣起來了。

  她頓時給我的表情嚇到,緊張的望著我道:「姐夫……你做什麼哭啊?你可不可以跟我說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啊?」

  「嗚……嗚……你的姐姐跟我說謊……她說你這幾天身體不舒服,生病了,所以她要去你那邊照顧你。但是現在卻……嗚嗚……嗚……我現在也不知道她身在何處……嗚……嗚……小嬌,我現在真的越來越擔心你姐姐的安全啊!嗚……嗚嗚……嗚嗚……」我全身發抖般的,一臉馬尿地哭著道。

  小嬌她一臉認真起來,臉上顯示出一半生氣一半不解的道:「天啊!她長得這麼大的一個人了,做事做人都沒分寸的。她真的是……唉……那不如你去報警啦!」

  「那……那也不……不……必這麼緊張……我……我看她也去了別的地方吧了……」我開始覺得全身發著戰抖,顫顫驚驚的口吃道。

  她一聽到我這樣向她說後,她越來越顯示出她的不解,一心想要問到底般的道:「姐夫啊……我真的不明白你在說嘛啊!我姐究竟去了哪啊?」

  這時候,我內心裡的心魔又開始發作起來了,心怕她會知道我和我老婆之間的秘密,一心想逃避她的追問。

  我雙眼凝望著地板,夢囈般地呢喃道:「唉……其……其實我也不肯定的,算了……」

  「你就說好了。」她心激起來,有些焦躁的嬌聲道。

  「她……她……她……跟別的男人到外地了。」我極度地口吃般的向她道。

  「什麼?別……別的男人?誰啊?」她雙眼愕然地盯著我,彷彿正在思考著剛才我所說的話。

  「她……嗚……嗚……嗚……她的初戀情人啦……」我已然激動的哭泣著,雙眼害羞地不敢望著她道。

  頓然間,她心靈開竅似的望著我,大聲小氣的喝著道:「天啊!她紅杏出牆嗎?我姐哪裡可以這樣對你啊?我不認她做我的姐姐了……」

  這時候,我心頭裡的屈辱感忽然湧上到我的頭上,心裡想著,我到底在做些什麼呢?我哪裡可以讓小嬌她知道我和她姐姐的特殊關係呢?我是在做什麼啊?

  一轉眼,我看到小嬌她突然激動起來,便一心想安慰她般道:「你……你不要這麼生氣她了……她變成這樣,多多少少都是我一手造成的。」

  她又用她明亮的雙眼盯住我脆弱的眼神,然後彷彿打破沙盤問到底般的盤問著我:「你什麼?你到底做過什麼事啊?拜託你跟我坦坦白白的說個清楚嘛!」

  這時候我低著頭,急促地喘息著,腦海裡一片空白的望著她,心裡面正在思考著該如何向她說明一切。片刻後,我抬起頭來往她的方向凝望著她,只看到她的眼神裡流露出的表情有種說不出的泣美動人。當我內心裡掙扎了好久後,終於鼓起了一種莫名奇妙的勇氣,一字一字的抖著向她道。

  「都是我不好……怪就怪你姐夫我一直以來都不能夠滿足你姐姐人生中的需要,所以我就鼓勵她去找回她的初戀情人,是我允許她重投他的懷抱裡的……」我一邊顫驚的發著抖,一邊向她坦白地說明一切。

  「我的天啊!你……你真的是想什麼的啊?難道你就不怕會失去她嗎?」她一臉不敢相信的愣望著我道。

  「我……現在怕了……她說她和她初戀情人已經情投意合了……她還說要跟我辦離婚手續……我……我現在也無能為力……嗚……嗚……嗚嗚……」我苦忍著閉上濕濕的眼睛,迷迷糊糊的回答她道。

  「她要跟你離婚?天啊……這也難免太突然的吧?你一直都那麼疼愛她,她怎麼可以這樣對待你啊!這對你太不公平了。」她一臉悲傷的眼神望著我道。

  「嗚嗚嗚……嗚嗚嗚……嗚……」由於她挑起我內心裡的至命傷口,終於我心酸痛苦的再一次失控地哭泣起來。

  這時候,她輕輕地坐在我的身旁,一手把我的頭埋進她柔情似水的香懷裡。她底下頭看著我,悲蒼的眼睛裡漸漸地淚落如珠似的,一顆一顆流心般的掉落下來。整間安靜的屋子裡頓間彷彿可以聆聽到她滑落下的淚水悄滴在地板上的滴答聲,好不淒美。

  「姐夫,算了吧!她不懂得珍惜你,這是她的損失啊!你就忘了她吧!」她一臉傷感,雙眼通紅的緊抱著我道。

  我頓時感到人生最痛,而這種痛心就深深地扎入我的心靈裡。我不斷地痛苦哭著道:「我真的不捨得她啊……她是愛我的……她……她是屬於我的……我不能……不能……」

  「你可以的。你聽我說,你望著我啊……我說你可以忘記她的。你就勇敢地放手放她走吧!」小嬌她一邊激動的用雙手勁搖著我全身,一邊雙眼媚媚地望著我,柔情款款的道。

  「嗚嗚嗚……那我也不能一個人一輩子過日子啊!為什麼上天要這樣的折磨我啊?嗚……嗚……」我凝望著眼前的她,好像被人背叛地淒涼哭著道。

  「姐夫……起碼你還有我啊!其實這些年來我的心一直都沒變過。我一直想找的夢想對象就是你了。你這個人又好,又懂得如何遷就與疼愛女人,誰做了你的老婆真的是三世修到哦!你就放了我姐姐吧……我會嫁給你的,做你一輩子的老婆,我發誓我會全心全意的對待你,不會背叛於你,一生一世也不會。」她桃腮上漸漸地泛起朵朵羞紅,彷彿紅蜜般的羞著道。

  「小嬌……你……」我全身很驚訝的一邊看著她,一邊覺得我已經變成麻木不仁了,頭腦裡一片空白的道。

  「好嘛——姐夫,難道你討厭我嗎?你不想讓我愛你?」她撒嬌般的噘起紅紅的嘴唇,羞嗲嗲的道。

  我一臉不敢相信她,顫道:「你……是否在戲弄著我啊?」

  「百分之百的認真哦!姐夫,我愛你哦~~」她深情款款的望著我雙眼,風情萬種地道。

  我頭痛欲裂、口乾舌燥,頓時五肢麻木,無力地癱坐在沙發上,腦海裡不停地想著我老婆──小真她那優美動人的樣子,突然有點抗拒她的美意般的說道:「你……你給我一點時間來好好的想一想吧!我現在頭腦裡一片空白……我不知道……小嬌……我……對不起!」

  她不斷纏綿地說著,無限愛戀地向我道:「姐夫,我還記得當初我姐姐介紹你給我認識的時候,我真的很妒忌她會有那麼好的一個男友,所以無論你幾時回答我的要求,我也會給你同一樣的答案的,因為我是真的愛你的啊!」

  「你就別再說了……我會給你答案好了……」我有點心煩意亂,神志不清的向她道。

  我既然這樣向她表態,小嬌她就情不自禁地高興微笑起來了。這一整天她也小鳥依人地靠在我身上,慢慢的細水長流似的細訴著當初她暗戀我的快樂時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