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慶淫傳-45.我的鋼琴老師


我的鋼琴老師

  
  第一話

  
  零亂舒適的大床上,躺著赤裸裸的一對肉蟲;這倆人便是我和汝湮老師,才剛幹完愛,此刻正互擁睡躺著,並深深呼吸養著神…

  「嘩!已經快七點了!阿慶,動作快一些…否則被我老公回來撞見的話,那可就完了。」汝湮老師這時瞄了一瞄桌鐘,坐起身嚷叫道。

  汝湮老師硬把我給拉下了床,我不得已,只好懶懶地拾起拋在一地的衣褲,緩緩地把它們給穿上。

  「汝湮老師,我真捨不得你…我…」我望向她,嚥著說道。

  「傻孩子,又不是要和老師永別,你難過什麼啊?嗯,後天我那衰鬼老公就到南部去十來天,到時還怕我們不…那個…到爽嗎?嘻嘻…」汝湮老師一邊穿上胸罩和小內褲、一邊溫柔地說道,並走了過來,在我臉頰印上一個親吻。

  「老師,真的嗎?那太好了!」

  我興奮得不禁地緊貼抱著老師,也高興地回送了她一個長吻,然後才老大不情願地踩著腳踏車離去。

  那一晚,我整夜都睡不著,眼前浮現出來的,儘是汝湮老師那嬌艷的臉蛋、豐滿的大奶子、迷人的海底熱帶城。我的腦海裡,不停地來回憶起自己剛才在和汝湮老師交媾的情景,更是興奮得整個人赤熱衷衷地,到了深夜三點多還是無法入眠。

  哈!都是我這個大笨蛋!前一晚把跟班上的「豬腦」借來的淫書收藏放在鋼琴曲譜之間時,竟忘了拿開,等拿到了汝湮老師家中時,才會在無意間被她發覺。然而,這一切可真是「塞翁失馬,焉知禍福」。接下而來的發展,竟是我未曾預料得到的…

  

  ——————————————————————————–

  第二話

  
  平時,如果我琴彈得不好,汝湮老師就會如瘋狗般地責罵我,甚至用長尺敲打著我彈著琴鍵的手指。我也向老媽投訴過,但換來的不外是一句「嚴師才會出高徒」的廢話。

  那天下午,被汝湮老師看見了這本淫書之時,我知道也肯定會被她狠狠地懲罰一番,得聽她獅吼般的訓教…

  「阿慶,你這小色鬼…到底為何要偷看這種書?年齡小小就學得這麼壞!你啊…都還不到十五歲就已經在看這種淫書!哼…你看看…這些淫穢的圖片,就連老師看了一眼,也會臉紅啊!」如我所料,她果然是毫不留情地對我吠罵著。

  她繼續不停凶捍地訓著我,還時不時地以她那只「家法」長尺往我的手臂打下,亂變態的。我一句不發,低著頭靜靜地任她辱罵,我此刻擔心的是她會去對我母親亂說,那就會更慘了!還是忍著點…

  然而,這變態的老師卻越打越凶,顯然有虐待傾向,竟然掃了兩個使勁的巴掌過來,潑打在我臉上,幾乎把我給震痛得暈了過去。回過神時,耳邊的「嗡嗡」聲響還不停地迴繞著呢!

  我本老早被汝湮老師給訓罵得暈了腦袋,心中正憤憤不平。這時被她這麼一巴掌,或是加上這夏天的炎日熱潮,我的一根筋竟然「秀逗」了,盎然地激動拉下了褲頭的拉鏈,把老二給掏了出來…

  「哪!臭潑婦…要問就問它…別再亂打啦!這肉腸每天有事無事都脹脹地勃起,性需求是那麼地強烈。如果我不靠淫書來自慰,難道…要我去外頭嫖妓或是非禮婦女,甚至於去強姦小女孩嗎?看…看淫書可是能…能令我減壓啊!」我發神經兮兮地,氣呼呼嚷喊道。

  「………」汝湮老師被我突而其來的一陣責問,一時之間竟也楞得傻傻地呆在那兒,一句話也接不上來。

  看著汝湮老師凝視著我老二那即驚詫、又貪夢的表情,使得我毅然地湧起了一股莫名的興奮感,只覺得悶熱的身軀愈加地燃燒了起來。我那大老二竟突然地激昂立起,勃挺得更是粗長,硬脹脹地在老師的面前彈動顫晃著。

  過了一小片刻,汝湮老師才回過神,眼睛眨了兩下,便緩慢地走了過來。沒想到她不但沒以凶捍的語氣加以責罵,反而溫柔地撫摸著我那被她打得印出血紅的五道指痕,以關懷的細聲問我痛不痛。

  我這時反而覺得有些不好意思,慌忙地以雙掌試嘗著掩蔽我暴露出在褲頭外的硬勃肉棍。

  「來…讓老師摸摸看被打疼了沒?唉!阿慶,你要知道…老師打你… 自己的心可是更疼痛啊!」她一邊撫摸著我的臉蛋、一邊慰問著。

  「哼!你會痛才怪?那才真是見鬼了…」我暗自怒道,卻沒說出聲。

  我心裡雖然還不怎麼爽,但畢竟還是乖乖地聽話,更為靠近地任由她撫摸我那紅腫的面頰。

  「來!阿慶,到老師的房裡來。我那兒有消腫膏,擦了一擦它就會沒事的。」說著,汝湮老師便拉了我的手往閨房走去。

  汝湮老師的臥房內,帶有陣陣的女人濃香味。本來就已經意志迷茫的我,如今腦子更加是一片的惑亂。當我見到汝湮老師帶著她那付豐美身軀,姍姍走到化裝桌前,彎身拉開櫃子時的身形;一對木瓜豪乳垂懸、潤圓屁股往上翹,在緊身的衣裳之間,弧美地呈現於我眼前。

  我再也忍受不住了,腦海裡一空,竟然快步飛跨前去,忙從汝湮老師背後緊抱著,並以兩隻手掌猛在她雙峰上揉壓著,下體則緊緊貼按著她豐碩的屁股上,老二激昂地隔著她薄薄衣料,摩擦在那股溝之間。

  汝湮老師似乎是被嚇了一跳,當場楞住了。

  「老師,我…我好喜歡你啊…」我說著,一面將她拉到床沿邊躺下。

  「哇!阿慶…不要這樣啊!」汝湮老師開始作細聲的抗掙,然而身軀卻半扭半擺地來迎合著我的慰撫。

  「好老師,我實在是…很愛你,你就大發慈悲,同情、同情我吧!」我奮勇地一把摟緊她,猛地吻著她潤濕的嘴唇,並撫逗著她的肉軀。

  汝湮老師已為人妻,對吻更是不陌生。此刻,我的熱情反而激奮令得她雙手摟著我,香舌輕送我口中,逗的我春心大動 。

  平時嚴謹的鋼琴老師,如今竟然會大獻慇勤,不但不拒絕我的愛撫,反而更是投懷送抱,以獲我的心。啊!好一個抓不著心態的厲害淫蕩女人。或許,這丈夫常不在的空閨,早已經夠她孤單寂寞的了…

  

  ——————————————————————————–

  第三話

  
  我們倆人就這樣地狂吻了片刻。我的心脈此時己加快了跳動,呼吸也急促,在褲頭外的肉棍更是膨脹到了極點。

  「老師,現在…已是我倆的天地,還顧忌什麼?我可要…」

  「要什麼?你這壞小孩…要吃奶嗎?哪…來啊!」她已暗示著我。

  我毫不客氣地將她的外衣脫下,僅剩一條三角褲,與一付還遮蔽不住半邊肉球的小奶罩,這半裸的美人圖是多麼的誘人啊!我自己則脫得清光,然後繼續將她擁在懷,盡情的愛撫。

  汝湮老師以她柔若無骨的玉手,也在撫摸著、套送著我的大雞巴,並還不時地點觸我那的腫脹龜頭。

  「唔!老師…好…舒服啊…」我不禁地歎出聲來。

  「嘻…阿慶,放進去,好嗎 」汝湮老師面頰泛紅地細聲笑道。

  怎會不好呢?我還巴不得天天都放在她那裡面,不拔出來最好!我忙將她身上的三角褲和小奶罩給脫去。在大白天光線充足之下,我毫無顧忌地仔細瞧望全裸的汝湮老師,只見她今天顯得特別嬌美誘人;面泛春潮,紅霞遍佈,口角含笑,加上她那仰面躺在床上的誘姿,真可說是又艷、又媚、又嬌啊!

  汝湮老師有著豐美的健乳,細細的小腰,圓潤的臀部,即白又嫩的皮膚,配上那紅紅的美艷蛋臉蛋兒,越看越可人。她那略為腫大的乳暈和乳頭,又紅又嫩,就像多汁的水蜜桃似地。平滑的小腹,如同還未破開的豆花一樣,讓人想大口咬它一把。

  還有就是她那大腿根處,深紅色的陰唇口,一張一合,浪晶晶地,誘人極了!那是足以使任何男人見了,都想要戳穿它為止的衝動。

  我緩慢地、細微地撥開了她的玉腿。啊!那深不見底的神秘之淵,真是越看越可愛;那麼地令人神往、那麼地令人心跳加快…

  我用雙手撥開汝湮老師那叢草間的兩片肉唇,紅紅的、嫩嫩的。還有就是那圓圓腫腫的陰蒂,就像是一粒肉丁似的在那洞口上端。我吻了上去,並用舌頭去舔它;啊!熱熱的、鹹鹹酸酸的。我興奮得不停地啜吻著,用雙手把她的小洞再撥大點,嘴兒整個迎了上去,一口含住了這肉丁兒猛吸吮著。

  「啊!癢死…酸死了…啊啊…啊啊啊…」被吻上了小洞,汝湮老師有點沉不住氣心,開始哼出陣陣的浪聲。

  在我吻上了她最敏感的陰核之際,可以清楚地感應到她先是一震,然後混身不斷地微顫著。汝湮老師更沒料到我竟然還會一口咬住了她的陰核,一種如觸電般的觸感令她不住的顫抖,又酸又麻、又癢又騷,陣陣的快感立刻傳遍了她的全身。

  「啊!不…不能再咬了…唔…酸…啊…啊啊啊…癢死人了…」這時的汝湮老師已被我逗咬得淫興大發,騷意隨來,浪興大起,不住的淫笑著呻吟著。

  「唔…唔…阿慶…你這小色鬼…怎…怎會這樣厲害?唔…唔唔…啊… 太棒了…是從那些黃色書刊裡學來的嗎?啊…舒服極了!對…對…舌頭就在那兒使力地舔,啊…啊啊…實在太美,太棒了!」汝湮老師雙眼幾乎翻了白,抖聲地淫叫著。

  忽然,她坐起了身,一手握緊我的雞巴,擺了個姿勢,然後緊緊地把我那堅硬膨脹的大龜頭給擠入她的陰唇縫隙之間,並開始扭腰擺臀地套送著,還時不時地用指甲尖搔著我的睪丸袋,令我的大雞巴,更形充血、更形膨脹!

  「噢…噢噢…阿慶,你的大雞巴…好…好厲害啊!對…對…令它大發雄威吧!唔…唔唔…就快讓你的粗棍兒…過過大癮吧!」這時的汝湮老師,媚眼已成絲,蕩得嬌氣喘喘地喊著。

  我的確是非常過癮,而且性衝動更為地奮起,瘋狂似地挺起身軀,翻身伏在老師的豐美裸身上。雞巴經由她滑嫩玉手的指引,又再次地沖鑽進入那潤濕的桃源洞。我的屁股一沉,「滋」一聲,便毫不費力地一插到底,龜頭直戳花蕾中心。

  汝湮老師不愧為老手,只瞧她雙腿高翹,緊緊地環勾著我的腰,陰戶像是裝了一付馬達似地;陰道間一收一縮,子宮內一允一放,把我的雞巴吸迫得好舒服喲!

  我索性地伏靠在她身上,按兵不動,凝望著她那付淫蕩的臉兒,並感覺著她猛搖晃著屁股和水蛇腰的淫姿,同時享受著她陰壁間那一吸一允的勾魂滋味。

  「老師,你那兒好奇怪嘿…竟然不必我有任何的動作,也可以自己一吸一允地,弄得我好舒服啊!」我讚美地對她說道。

  汝湮老師沒說什麼,只笑了一笑,更緊緊地縮起她陰道的肌肉。我的雞巴被她這樣一弄,奮得幾乎有了出精的趨勢。我急得馬上猛吸一口氣,並將雞巴拔了出來,抑制著陽精被射出來。

  「嘿?好弟弟,你怎麼拔了出來啊?這會要了姐姐的命。來!快…快插回去…」好一個淫婦,她竟然一邊說著、一邊伸手過來握緊住我的老二,把它再次地引入自己的潤穴內。

  看她如此,我也不禁地激昂起來。起先由慢…而快…再加快…然後就有如暴風雨似地狂飆猛戳…

  

  ——————————————————————————–

  第四話

  
  汝湮老師是個性場老將,她怎會讓我獨自發飆,亦也不甘示弱,雙腿下彎,奮力支撐起圓弧屁股,抬臀迎股,又搖又擺地,上上下下配合著我的抽插,同時口裡淫浪喊叫著,令得雙方的快感達到最極點…

  「啊…好…弟弟…好美…喔…喔喔…對…這才像個好樣,插的真好!我…好喜歡你啊!啊…啊啊啊…真行…你的每一插…都插到我肚腸裡去了!喔…喔喔…我…好舒服…乖弟弟…用力…用力插呀…插到底… 插到我花心去…啊啊…甚至戳破我都行…唔…唔唔…美死了…美…」汝湮老師像鬼上身似地,全身震顫著,並瘋狂地浪喊叫。

  沒過一會,她便不支而出精了。那一股火熱的陰精直往我的龜頭上衝澆,澆的我舒服極了,激奮得我更發狂地猛戳。

  雖然汝湮老師已出了精,然而此刻的抽插,更加令她具有浪勁,那圓潤的大屁股搖晃得更加起勁。看來傳言說的不錯,女人是多出幾次精都沒關係的。

  「卜滋!卜滋!」這是我倆肉戰的激聲。見汝湮老師如此地加浪,我也不禁更加瘋狂地抽戳著。

  「嗯…哼哼…喔喔喔喔…」

  沒多久,我的陽關一陣衝動,也已經快支持不住了。

  「老師,我…快…快射精了…我…喔喔…」

  「不!別那麼快射啊…你不要…」汝湮老師惶恐地連連細聲勸說著。

  「不行了…我真的忍不住…我…啊…啊啊…出…出…出來了…」

  我只感到背骨一冷、龜頭一麻,一股火熱的陽精,全數射入在汝湮老師子宮的花心裡去了。

  汝湮老師緊緊地抱著我,雙腳仍然環扣在我腰間,深怕失去我似地。

  剛嘗到異性滋味的我,此時竟然金槍不倒,雖然射了精,大雞巴仍像柱子一般,緊迫地湊在老師那又緊、又溫、又暖的子宮內,享受著射精後的快感。

  「好阿慶,來…繼續抽送好嗎?我難受極了,拜託…就慢慢地吧!」汝湮老師淫心正熾,把嘴唇靠上我耳邊,細聲的哼道。

  「嗯…這樣好了,老師…讓我的大雞巴歇會兒,我可以用手來先替你解解渴! 」

  我話還未說完,便爬起來坐到汝湮老師的身邊,左手摟抱著她,右手按在她的陰戶上,手掌平伸,中指一勾,滑進了小穴,在小穴上方扣弄起來,中指也在陰核上撫弄著。

  陰核不愧為女人天性最敏感的地方,如今經我手指這麼一撥弄,她不由自主地混身一顫,跟著便斜躺在我的大腿上,合起雙眼任我盡情地撫弄、挖撥…

  她這一躺下,我的左手也就空了出來,於是便立即游向她的乳房上,一會兒壓按,一會兒捏揉,激情地撫弄起來。

  汝湮老師也不甘示弱,倆手握起我的雞巴,輕輕套弄,偶而還用舌頭去舔我那還遺留著少許精液的龜頭,舔的我都有點兒毛孔俱張,似觸電似地,酥麻極了。

  「哇!阿慶,你恢復得好快啊!一下子就勃得又硬挺、又粗、又長!跟我那無能的丈夫相比……唉,年輕真好!」汝湮老師歎氣說道,然後又繼續吻著我的陽具。

  「……」我無言,心中樂得直把笑掛在嘴角邊。

  「好弟弟,我此刻覺得太幸福、太爽了!我真恨不得一口將你那巨龍給咬下,永遠放在我那裡面…」汝湮老師瞪了我一眼,狠狠地說道。

  她一說完,便又將小嘴將我的大雞巴整個含著,慢慢吸著、吻著、咬著。老實說,我此刻還真有點害怕她真會把我老二給咬掉呢!

  我的大雞巴將汝湮老師的小口給塞的滿滿地,時不時還差點兒跳溜了出來,幸虧她雙手靈活地立即握緊著,這才沒滑出。她繼續用嘴不停地含啜著我的大雞巴,使我有些抑制不了。

  於是,我的雙手也挖弄得更快更凶,令她也失了魂。我把右手中指頂著汝湮老師陰核,食指跟著滑入她小穴,兩隻手指在小穴內轉動著。這麼一來,直把她逗得淫水直流,臀兒亂擺。而她也更為猛吸著我的大雞巴。

  我們兩人這番互相挑逗,各得其樂,但最後還是汝湮老師受不了。她一骨碌地爬起身,然後將我壓到,跟著便趴坐到我身上來。

  「好阿慶,別再挖弄了!來…該換換大雞巴親親小嫩穴了!」汝湮老師溫柔地細聲說著。

  此時,我仰面躺在床上,汝湮老師則騎在了我的身上,來一個倒插楊柳,這樣一來,她就可以主動攻擊了。

  汝湮老師此刻已是慾火高燒,趴坐在我的身上便顧不了一切地像騎馬似地蹲了下去,雙手握著我的大雞巴,對準了自己的小穴口,身子一沉,「滋」一聲,我的大雞巴全被她的潤濕穴洞給吞了進去。

  「啊!美極了,嘻嘻…」汝湮笑了,笑的好得意。

  大雞巴頂在她的花心上,頂得她全身都麻麻、軟軟地,又有熱燒的快感,真是美極了!她雙腿一用力,向上一提屁股,大雞巴又悄然地溜了出來,但龜頭頸環一觸及陰唇口邊,汝湮老師又忙忙把屁股一沉,又套了進去。這程序就這樣一直不停地重複著,而且速度更快、力道更為加勁。大老二和小穴此時似乎已經融為一體,並不斷啟動著…

  

  ——————————————————————————–

  第五話

  
  「嘻嘻,乖弟弟…現在是我干你,覺得舒服嗎?」汝湮老師笑說著,迅速一上一下地套著我的大雞巴,並得意洋洋、淫態畢現。

  我看她這付春意蕩漾的神色,也感到興奮極了,忙伸出雙手,撫玩著她那對豐滿的大乳房,又時不時地低下頭去看她那潤穴套著我雞巴的樣子。只見她的兩片嫩鮮陰唇,一翻一入,紅肉翻騰,美觀極了!

  我們兩人,一人備戰,一人主攻,幹得樂不亦呼。

  也不知是否汝湮老師被插得太痛快、太過癮,竟然還得意使勁地往我屁股旁直拍打著,疼得我股膚上紅痕顯露。

  「啊…美死了…爽死了!」汝湮老師主動地套了十幾分鐘後,猛地感到一陣快感襲上背骨,一陣抖索,哼了數口氣,一股熱滾滾的陰精,便直噴而出,灑在我的龜頭上,還沿著雞巴根部而流落在我小腹上。

  由於這種姿勢很吃力,導致身體容易累。所以汝湮老師一洩精,人也跟著伏趴在我的身上,長長的秀髮分散於我臉面。

  「阿慶!我的傻弟弟,舒服嗎?我…好痛快啊!好久沒有這麼爽了… 真他媽有你的!還是國中生就這麼厲害…知道這麼多,姿勢又豐富,是個天才啊!嘻嘻,如果你彈琴的天份有你干愛的十分之一,那我的工作就輕鬆多了…」汝湮老師在高潮之際,還不忘了損我兩句。

  「哼!你吃飽了,我可還沒吃夠呢!就看我如何展示我的天份吧!」

  我一說完,忙一翻身,將汝湮老師的雙腿分開,擺了一招老爺推車的姿式。尾粗壯的大雞巴,一起一落、一進一出,狠狠地抽插起來。

  我深紅大龜頭的肉稜子,緊迫地磨著汝湮老師的陰道肉壁,使得她的高潮再度提升。在兩、三百次數的戳插之後,她又是嬌喘頻顫,浪哼 聲四起。

  「啊…啊…舒服死啦!好弟弟…乖弟弟…我…我真的不行了!饒…饒了我吧!我…我要升…升天了!」

  我感覺到她的陰戶一陣陣收縮著,知道她又要出精,忙抽出陽具,伏在她身上。這時的汝湮老師,正處高潮當中欲仙欲死之際,被我這麼突然一抽出,猶如從空中跌落,感到異常空虛。

  「好弟弟…你怎麼啦?快…繼…繼續…我求求你啊!」汝湮老師瞪著水汪汪的大眼睛,迷惑的哀求說道,並忙遞過潤濕的熱紅嘴唇,印貼在我嘴唇上。

  看她這般的憐憫模樣,我的男兒自尊亦提高百倍,白眼冷笑了一陣,「滋」地一聲,便又把我那火熱的陽具,再次插入她那濕淋淋的陰戶中。我奮力地瘋狂猛抽猛送,根根到底,次次戳中花心。

  就這樣地抽送了二十來分鐘,我們倆幾乎在同一時間裡,終於互相洩了精,跟著相擁而睡…

  

  ——————————————————————————–

  第六話

  
  自那次的交歡之後,我幾乎每個星期到汝湮老師的家上鋼琴課時,就會和她盡情歡樂,有好幾次連鋼琴都還沒碰到就已經寬衣解帶,干到床上去了。而每一次,我和汝湮老師都會用不同的姿勢互相交流,新鮮又有趣,往往都會得到意料之外的快感。

  然而,俗語說:「好花不常開,好景不常在」。當我和汝湮老師正陶醉於這「只羨鴛鴦不羨仙」的情慾漩渦之中,美好的日子竟然會是如此地短促!

  那一天,老師的丈夫從公司回來,說是帶了一個極好的消息。然而,對我來說,那簡直是有如被雷電劈到的慘痛。原來他升了職,被公司派到印尼任職為分公司的主管,所以決定舉家搬過去。更意外的是要在三天之後就得過去了。

  本來汝湮老師的丈夫是可以自己先過去的,可是他竟然說什麼要有夫人在身旁才像個樣子,堅持得很。還說公司在印尼那兒什麼都已經準備好了;房子、傢俱、車子、日用品,應有盡有,更本就不必再擔心要帶些什麼過去。

  老天啊!你這不是要我的命嗎?本來正處在天堂上的我,突然被轟了下來。我心裡是一片惶恐、焦急…

  就在汝湮老師離開的前一天夜裡,我偷偷地踏了腳車來到她的家裡。老師見我到來,亦是驚訝萬分。她本來是不肯讓我入屋來,因為她的老公就在樓上的臥房裡。

  「老師!我們就要分開了,你知道嗎?你這麼一走,叫我怎麼辦? 」我緊緊擁抱著老師,禁不住地流淚歎道。

  「好孩子,我也不願和你分離啊!但是你想想,我能怎麼辦呢?和你私奔嗎?雖然我的名節不可惜,但你畢竟只是個十四來歲的孩子,還在求學階段,我怎能毀了你的前途呢?更何況你還不能獨立,生活和工作都有問題啊!我們倆如何生存?如何維持生活呢?你要我離婚後再嫁給你嗎?你雖愛我,但是你的母親呢?她肯嗎?」汝湮老師激動地問了我一連串的問題。

  「………」我無言,因為這一切都是令我無法回答的難題。

  「阿慶,算了…忘了它吧!今世未修,再修來世…」汝湮老師忽然眼帶淚花說道,並溫柔地輕吻著我。

  「可是…老師…我…我……」我嗯嚥著。

  「傻小弟,來…今夜是我們的最後一夜。那死鬼忙著收拾了一整天,剛才疲乏得躺下大睡,像只老牛般地。我們就好好把握這一夜吧!」汝湮老師說完,竟然在客廳裡開始將衣服脫下。

  我也急忙地將衣服脫掉,可要緊緊地把握這和老師的最後一戰。

  我迫不急待地將汝湮老師輕輕按在客廳間的大沙發上。先是伸手握著她那我所熟悉的高挺玉乳,跟著繼續以我熟練的技巧,在她週身性感的地方,玩弄、挑逗著。

  經過了我一番的挑逗,汝湮老師的呼吸開始急促,臀部頻頻扭動,兩顆大眼睛碇放出媚人的異彩,嘴唇火熱,穴兒自動半張半開,春水氾濫,無言的呻吟著…

  我為了要好好的享受這離別前得最後一干,激情地躍身壓下,熱情地吻著她的香唇。她亦緊緊地摟著我的頭,丁香巧送。

  當我的陽具抵近老師的陰戶口時,她那紅嫩穴竟然有如活著般,兩片大門忽然張開,我的火熱大雞巴也就順勢而推進,直抵花心。我的整個塞入,令得她一陣異常舒服 。

  「啊…啊啊…啊啊啊…」她不禁口不遮蔽地大聲噓氣、呻吟,一點也不怕把在樓上睡著的丈夫驚醒。

  這時的汝湮老師,有如吃了春藥的蕩婦;只見她雙腿緊勾著我的腰,那肥大的玉臀和水蛇般的細腰,搖擺不定。她這個晃顫動作,使我的陽具戳抽得更為順暢、更為深入。

  我也就勢還以顏色,攻擊、再攻擊。我拿出特有的看家本領和技巧,猛、狠、快,連續地抽插,戳得汝湮老師的潤穴淫水四射,「滋滋」響聲不絕。

  「哎喲…我的小冤家…好弟弟…你真…真會幹…我…我真痛快啊!乖弟弟…繼續…繼續…啊…啊…好會插穴的小淫娃…太好…太妙了….」

  我為了把握這每一分、每一秒,拿出全身的功夫,堅決要使她樂得透頂。於是,又一陣猛插,亦深亦淺,各種技巧都使了出來。

  汝湮老師不久又樂得大聲浪叫起來,呻吟聲在客廳裡不停地迴響著。

  「哎喲…啊…啊啊…啊…阿慶…你太好了…逗的我心神俱散…嗯…嗯嗯…我不想走了,我…要留下跟你每天干,讓你戳破我的浪穴!啊… 啊啊…美…太美了…嗯…嗯嗯…嗯嗯嗯…」汝湮老師似失了理性地哭泣喊出。

  只見她扭腰挺胸,尤其是那個肥白潤圓的玉臀,左右擺晃,上下不停地拋動,婉轉奉承。我也以無限的精力,使盡技巧,全力以赴,好喂足老師的淫望。

  汝湮老師時地嬌媚風騷、時而淫賤放蕩。只瞧她挺著屁股,恨不得將我的陽具完完全全都塞到她陰戶裡去。她的騷水一直流個不停,也浪叫個不停。

  「啊…啊啊…啊…我可愛的弟弟…人間偉丈夫…干…幹得我好舒服… 舒服極了…哎呀…用力…再用力…插死我…插死我!我的乖阿慶,嗯嗯…喔喔…唔唔唔…我…我愛死你…我要一輩子…讓你插…永遠再不和你分離啊!繼續…嗯嗯嗯…喔喔…舒…舒服極了!天啊…太美了… 我…痛…痛快極了…」

  再套句俗語:「良宵苦短」,說得一點也不錯,我們倆人這一次別離前的最後一戰;我極盡攻勢,她也盡力配合,倆人不知洩了幾次精,只知道高潮來了又來,至到聽得時鐘敲了十二下,迫不得已,倆人才分開!我是十點前到來得,現在都已午夜時分了。

  汝湮老師輕吻我,我也以舌尖回敬著她,倆人再熱吻了近十分多鐘之久,這才依依不捨的再次道別離。

  在踏著腳車的回途中,我滿臉的淚痕,腦子裡盡想著不知何時才能再能和汝湮老師相見,何時才能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