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城淫亂大王


張容——江城市的市委書記,58歲。

19歲就在江城市的市委當司機,當時天天給市長開車,三年以后市長到省
委任秘書長,臨走的時候給他提升到了市委組織部任副部長。

張容勤奮好學,自己自學了大學課程,加上腦子靈活,膽大心細,甚是得領
導的歡心。

80年代初當年的老領導升任省委副書記,張容更是如魚得水,不出一年就
成爲了江城的市長兼市委副書記,由於張容的學曆高,膽量大,做事有魄力,幾
年工夫把江城市搞的風風火火,經濟實力居全省三甲,加上和上頭的關系,到了
90年代初就順理成章的成爲了江城市的市委書記兼市長。

由於在江城市的勢力已經根深蒂固,所以張容也沒有想往上爬,他很樂意作
個小城市的皇帝!!

張容是一個官場上的高手,妻子劉蘭也是一個生意場上的女強人。在80年
代張容剛剛是市委組織部的副部長時,劉蘭就開始了自己的商業王朝的建立。

她把江城市的第一制衣廠通過各種渠道承包了下來,自己的精明加上老公的
關系,是自己的制衣廠在10年時間里成爲了全國最大的制作工作服的企業。

90年代初膽大精明的她通過和USA的合作又開始生産純棉出口服裝,短
短的5年時間是自己的資産竟然達到了數以億記,成爲全國有名的女企業家。

強將手下無弱兵。他們的孩子們也個個精明強干。大女兒張云是江城市的國
稅局局長,38歲,是江城市有名的美女局長,她可不是靠他爸爸的關系才當上
這個局長的,當初張容還不允許家里人參政,可是張云是清華大學的高才生,本
來北京方面是要她在北京工作,可是她卻說什麽也要回家鄉,省委的領導就只好
把這樣一個人才安排在了國稅局,經過幾年的工作,順理成章的成爲了局長。

二女兒張雨,34歲,自己經營一家商場,這是市中心繁華地段的最大的一
家商場,每年手的租金就有幾百萬,自己倒也落得清閑。

三女兒張霜,32歲,是江城市人壽保險公司的經理,每天辦公室里處理一
些大小事務,也是養尊處優。

四女兒張雪,30歲,江城市最大一家美容院——夢美人就是張雪的財産,
據說每年的利潤都在百萬左右。

張容沒有兒子,這也是張容唯一的遺憾。可是張容的四個女兒,並稱江城四
公主——美麗,財富,精明是她們的代名詞!!!這也讓張容足以慰懷。

這一天,張云來到市委找張容,到了辦公室敲敲門,“請進。”

張云推門進去,只見一張豪華的辦公桌后坐著一位精神煥發的中年人,大概
有1米80的個頭,面容俊朗,沒有一絲皺紋。這就是江城市的皇帝張容。

“老爸!”張云親切的喊了一聲。

“哈哈,今天怎麽有時間來看爸爸了?!”張容親切的看著女兒,1米70
的個子,飄逸的長發,豐滿的身材,皎好的面容。

“老爸,人家哪一天不想著你,只是工作忙嗎!”張云撒嬌的說,“這不,
一有時間我就上來看你來了。”邊說邊向張容走過去。

“想我?!想我什麽啊……是不是和李軍(張云的老公)玩得都把家里忘了
啊!”張容邊說邊拿起電話,“吳秘書,我有點累了,要休息一下,任何人不要
打擾我!”說完就站起身來推開身后的房門,“小云啊,把辦公室的門鎖上。”

“干什麽啊,老爸,人家可是來看看就走的啊!”邊說邊去把門鎖好。

“是啊,看看就走,可是你還沒看全啊!哈哈……”說著就進了辦公室后面
的休息室。

休息室是一個100多平方的大屋子,里面應有盡有。這時,張云也走了進
來,“老爸,都快60歲的人了,怎麽還是這麽精力旺盛!”

“你來找老爸不是想老爸的雞巴嗎?怎麽樣這幾天老爸沒有操你有沒有想老
爸啊。”張容一邊說一邊把手伸向張云的衣服里,“噢?奶罩都沒戴,真是個騷
女兒。”

“老爸,人家不是想你嗎,這幾天人家都沒有時間讓老爸操,人家想死老爸
了,這不是爲了老爸方便嗎!”說著把張容的腰帶解開,脫下張容的褲子,用手
隔著內褲摸著張容的雞巴,“老爸,是不是想女兒了,雞巴已經這麽硬了。”

“看到我的女兒雞巴就硬了,還不給老爸消消火。”說著坐到了那張能容納
10人左右的大床上。

張云脫光自己的衣服,晃著自己那38C的大奶子,走到了張容的面前,脫
下張容的內褲,一條8寸多長,3寸多粗的大雞巴猙獰的跳了出來。

“老爸,幾天不見,你的雞巴怎麽好象又大了,是不是小雪那小騷貨給你操
的,我就知道,媽媽只要不在家,她的小逼還能讓你的雞巴閑著!”說完就把雞
巴一口含進嘴里。

“你不回家,小我當然要和小雪操了,不然你想讓你爸爸憋死啊。對……再
深一點……還是小云的功夫好啊。”

“老爸,你也給人家舔舔嗎,人家小逼都想你想的癢死了。”說著就把身體
轉了過來,形成了“69”式。

“好啊,我也看看小云的騷逼這幾天被人操成了什麽樣子了。”說完含住陰
核就是一陣猛吸,“啊……啊……老爸……救命啊……不行了……啊啊啊……”
原來張云就怕被人含著陰核吸,這是她最敏感的地方。

“老爸,女兒不行了。你快用你的大雞巴操我吧,我不想讓你用嘴就把我給
操高潮了……”張云原來被人含住陰核后,一會就會高潮。

“啊……老爸…不行了……來了……”張容可不管,還是在用力的吸,舔。

終於,在張容猛烈的攻勢下,張云渾身亂顫,“啊……”的一聲尖叫癱在了
張容的身上。

“哈哈,騷逼還是那麽敏感啊,怎麽,不行,老爸還沒過瘾呢。”說著又一
口咬住張云的陰核。

“啊……老爸……不……不要……我讓你操……啊……”

“哈哈,就是啊,我說我還沒過瘾嗎,不過今天我要多玩一會,來,小云,
趴在床上。”

“老爸,人家的小逼讓你吸的好癢啊,你就行行好,先操女兒一次吧。”張
云雙手用力揉著奶子,趴在床上晃著大大的屁股說。

“好啊,我就來操操女兒的騷逼,你這個國稅局長象一條母狗似的搖著屁股
讓人操,你不覺得丟人?”

“我是老爸的母狗……老爸……快啊……”

“快作什麽啊?”

“快來操你的女兒母狗啊……”

“操哪里啊?”

“操女兒的騷逼啊……”

“用什麽操啊?”

“用老爸你的大雞巴操女兒的小騷逼啊!老爸,快啊!”

“哈哈,果然是騷逼女兒。”話音未落,大雞吧直操到底,淺出深入。

“啊……”張云一聲高叫:“老爸……好爽啊……你真的是我最愛的大雞吧
啊……把女兒操死吧……啊………騷逼太爽了……我要讓老爸的大雞吧操一輩子
啊……”

“哈哈,我操你一輩子,你媽怎麽辦啊!”

“我媽讓李軍他們操……你就操我自己……啊……”

“李軍還少操你媽了,那天從你們那里回來在家里躺了3天逼才消腫,聽小
雪說被3個女婿操了一夜。”

“我媽那是自找的,本來就是李軍自己,可是她說人少不過瘾,非要讓張雨
兩口子和張霜兩口子也來,結果來了以后張雨和張霜的老公都讓他一個人占了,
害得我們還要讓小雪把她的那一套德國進口的假雞吧拿來自己操。”

“噢?這你媽可沒有說,你給我說說。”

***********************************

兄弟初次發文,請各位老大多提意見!

文章是一個長篇,所以情節會亂一些,請原諒!

有的大大提出要多寫官場的女人,那是一定的,但是一定要循序漸進,后文
就會是這樣的,現在只是在介紹人物和他(她)們之間的關系的階段,請朋友們
耐心一點!!
***********************************

劉蘭,55歲,生意場上的風吹雨打不僅並沒有使她提前蒼老,反而因爲長
時間和USA的接觸而變得更加妩媚、年輕,使她看起來不過是40歲左右。因
爲她十分注意對自己的保養,她的皮膚看起來白里透粉,煞是迷人。由於天生一
副靓麗的面孔,加上華貴的衣裝,令人一看上去就覺得是雍容、高貴。

生意已經走上了軌道,作爲董事長的她根本沒有必要每天去公司視察。除了
USA來人以外,劉蘭每天就是開著自己的最新款BMW跑車進行美容,購物,
打牌等一些貴婦人的活動。

星期六下午,這是每個星期劉蘭都要到夢美人美容的日子。當她把自己那輛
天藍色的BMW停在停車場的固定車位后,發現了一台銀灰色的頂級AUDIA
6也停在那里。“這不是小云的車嗎,這丫頭上午不是說要開會嗎?”劉蘭心里
說。

“劉阿姨來了!快請進!”一個年輕貌美的小姑娘親切而又熱情的招呼著。

“呦,婷婷,才幾天沒看見又漂亮了!怎麽,交男朋友沒有啊!”劉蘭親切
的摸著小姑娘的頭說。

“阿姨又笑人家,人家還小呢。”小姑娘紅著臉。

“好好好,不說了。對了,你大姐來了?”劉蘭一向很喜歡這個小姑娘。

“是啊,大姐在三樓包房呢,我帶您上去。”說著就要上樓,畢竟是老板的
媽媽,不由得她不熱情。

“不用,我自己去,你忙你的吧。”

“那好,我叫畢師傅這就過去。”畢師傅是劉蘭的專業美容師。

夢美人是一家占地面積一千多平方的四層樓美容院。(據說張雪剛有做美容
院的想法,就有人在這江城市最繁華的地區給建了這座美容院和一個封閉的兩層
停車場。)

夢美人用的都是USA最高級的設備,美容師都是有多年美容經驗的。這一
點張雪決不含糊。張雪知道,如果手藝不過關,你老爸再有能耐,人家也不會拿
自己的臉去行賄啊。但是如果你的手藝是過關的,那就是不管多貴,還是有很多
人光顧的,沒辦法,誰讓老爸是江城市的皇帝呢!

三樓和四樓是夢美人的豪華包房,江城市的那些貴婦們都希望自己美容時能
安靜的休息。

301是張雪爲媽媽和姐姐們準備的房間,一百平方左右的房間,舒適的按
摩床,豪華的裝修,處處體現了張雪對媽媽和姐姐們的深厚感情。

“笃∼笃∼笃∼”劉蘭輕敲了三下房門,她知道女兒的習慣,美容時是一定
要睡覺的,國稅局長的職務也是十分辛苦的。

“劉阿姨。”一個年輕的美容師輕輕的開門。

“噓∼∼∼你繼續吧。”劉蘭輕聲說。

“噢,那阿姨您先休息。”

劉蘭自己慢慢走到另一張按摩床邊,把包放在旁邊的椅子上,輕輕的換上自
己的美容裝,緩緩的躺在了床上閉上了眼睛。一會兒她聽到開門的聲音,又感覺
到一雙手在自己的臉上來回遊走,長時間的接觸劉蘭知道這是畢師傅的雙手,她
沒有睜眼,而是懶懶的睡了過去。

“媽,都五點了。”

“噢,我真睡著了,你早就起來了?”劉蘭發現房間里只剩張云和自己了,
美容師都已經不在了。

“沒有,我也是剛才起來,收拾一下。我們一起吃晚飯吧。”

“好啊,對了,你不是說要開會嗎?”

“一會兒就結束了,是局黨委的會議,沒什麽重要東西,所以我就來這等你
了。”

“洗洗臉,想一想到哪里吃飯,哎∼∼呀∼∼∼”劉蘭伸了個懶腰。

娘倆一起到了衛生間洗臉,刷牙。完畢以后出來換衣服。

剛把美容裝脫下來,就聽張云說:“哈,我說媽媽,怪不得我家李軍總是說
你有味道,你的身材和皮膚一點也沒老,比那些小姑娘還要細嫩!”說著就把手
摸向母親的身體。

“去,沒大沒小。”劉蘭打了張云的手一下,“媽媽哪里比得上你們,媽媽
老了。”

“沒有沒有,我家李軍一直誇你呢!”邊說邊在母親的身體上撫摩著。

“噢?他是怎麽說的?”劉蘭這次沒有阻止女兒。

“他呀,他說你就像一瓶法國的葡萄酒,年代越久,喝著越醇!”張云揉著
母親那一點也不比她遜色的奶子。

“喔……好舒服,傻女兒,那是說媽媽老,喔……用點力!”劉蘭感覺自己
好象又渾身乏力了,而且發現自己的逼開始癢起來,於是把手伸向了自己胯下。

“沒有,他是說你味道十足,每次和我操逼的時候啊,都喊你的名字呢,他
說要請你到我家去玩幾天,還說一定要讓你做神仙!”說完,低頭含住母親的奶
頭開始吸吮。

“啊!再用力點,那小子還想找我,上次他差點沒把我給操死,也不知道哪
里來的那麽多花樣,簡直是把你媽給折騰得夠戗。啊∼∼∼逼真癢啊,真想要個
大雞吧啊!”劉蘭的手不停的在胯下抽動。

“你躺到床上去,讓女兒幫你。”張云把媽媽放倒在床上,然后把頭移向母
親的胯下。

劉蘭的陰部光滑潔白,所有的體毛(當然除了頭發)已經被她用脫毛藥品全
部脫光,她認爲女人就應該是這樣的。

“媽,你的逼真的很漂亮啊!”說著已經把嘴吻向劉蘭的陰部。

“哎呀……舒服,小云啊,你真會舔啊,喔……”劉蘭把自己的腰用力往上
挺,以便和女兒的嘴能保持最親密的接觸。

張云的舌頭在劉蘭逼上不停的從下至上的舔著,並不時的在陰蒂上停留一段
時間,用牙齒輕輕的在陰蒂上咬著。作爲女人,她知道這個時候母親需要什麽。

“小云啊……你舔死媽媽了……他*的逼太癢了……你用力啊………舔死媽
媽……對……就是那里……快……快舔……讓媽媽死吧……啊……要是有個大雞
吧就好了……李軍要是在就好了……啊……快啊……李軍……快來操我啊…哎…
小云,怎麽不舔了,媽媽難過死了啊!”

劉蘭覺得張云的嘴忽然離開了自己的逼,她覺得好象一下從高處摔了下來,
心髒好象都要停止跳動了。她急忙睜開了眼睛。卻看到張云正在背身穿內褲。

“小云,你…………啊……”劉蘭驚喜地喊了一聲。一根黝黑粗長的假雞吧
在張云內褲的前面出現。

“媽,這個可是小雪從德國帶回來的啊,你不是要大雞吧嗎?哈,試試這個
吧!”說完就走了過來。

“小云,這個雞吧太大了,媽媽怕受不了啊。”

“媽,沒關系,我都試過了,很舒服的,我的小逼都能進來,何況你的大逼
呢!”張云用右手把假雞吧對準劉蘭的逼,左手分開大陰唇,腰部向下一用力,
“滋”的一聲,假雞吧操進了大半。

“哎呀……漲死我了……輕一點啊小云……他*的逼要裂開了……”

“沒關系的媽,咱家誰不知道你的逼啊,美國佬那麽大的雞吧你都不怕,這
個算什麽啊!”邊說邊用力的挺動起來。

“啊……操你媽呀……你個騷逼女兒……那不是活雞吧嗎……你這個假的不
知道深淺啊……別把你媽這個逼操壞了啊……操壞了你爸就沒有逼操了…哎呀…
輕點……慢慢來啊……”

“哈,是啊,你罵得對啊,在家里我就是騷逼啊,我現在就是在操我媽啊,
你是怕我爸沒有逼操?我爸還有我們姐妹四個呢!你是怕你那幾個女婿沒有逼操
吧,我操……操死你個勾引女婿的老騷逼!”說罷,便把假雞吧連根操進劉蘭的
逼里。

“哎呀……操死我了……你這個騷逼……我就勾引李軍……我就讓李軍操我
騷逼……就不讓他操你……用力啊……我是老騷逼……把我操死吧……哎呀……
李軍女婿啊……你的雞吧真大啊……你要把丈母娘的騷逼操死了啊……操吧……
操吧……丈母娘的騷逼就是爲我女婿長的…………啊……”

張云用力的把假雞吧每次都深深地操到母親的逼的最深處,直到自己挺不動
爲止,就這樣連續操了幾百次,終於劉蘭在女兒的不懈努力下來了高潮。

“啊……爽啊……逼里太爽了……李軍女婿啊……丈母娘的騷逼爽死了啊…
你操得丈母娘太爽了……丈母娘的騷逼以后天天都爲女婿敞開啊……啊…………
來了啊……”劉蘭失神地喊著。

“哎呀……怎麽還射精啊……啊……燙死我了……爽啊…………”原來這種
道具是最新的産品,它能感知女性的高潮,並且在高潮的同時射出一種液體,這
種液體在溫度,濃度上和真正的精液是一樣的。

“怎麽樣媽,舒服吧,這可是最新的高科技。”

“喔……太舒服了,小雪真能搞些東西。”劉蘭懶散的說,“幾點了,我可
是有一點餓了。”

“都六點多了,我們去李軍那里吃吧,他今天讓我一定要請到你!”

“噢?爲什麽啊?”

“他說都一個多星期沒看見你了,心里和身體都十分想你!哈哈!”

“這死李軍,就沒有什麽好心眼!”

“是啊媽,他說了,十天不操丈母娘,心里就象火上房!!”

“哈哈!!這死鬼,還一套一套的,我們快收拾收拾走吧,別讓李軍等著急
了。”

“哈,我看不是李軍著急,是你這個丈母娘著急吧!”

“亂說什麽,看我不撕爛你的小騷逼!!”劉蘭笑著嗔了張云一句。

“好好好,我不說,不然我爸可得少個逼操了!哈哈!”

母女二人說笑過后,分別開著自己的坐駕奔向李軍的酒店。